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黄喻】婚姻的正确包办姿势01

丧病的脑洞………………

可能是中篇,可能是长篇,可能是坑……

里面的各种设定………………当然是胡说八道的_(:3

=========================

第一讲:我有个徒儿生的是冰肌雪骨婀娜多姿宜室宜家早生贵子

 

G城坐落在荣耀联邦的东方沿海,气候温热潮湿,经济繁荣发达,人民安居乐业。在和谐美好的G城,除了有联邦委任的象征性的城主之外,真正统治着整座城邦的,是城内的两大势力,这两家一个老牌,一个新起,本应水火不容打得不可开交,却因为一家为巨商一家为教派,各有侧重,明面上并非没有转圜的余地,于是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这样下去不行!”魏琛一脚踹上他的书桌,暴躁地挥舞了两下拳,“H城那帮孙子都欺负到爷爷头上来了!”

“哦……”黄少天趴在椅背上打哈欠,刚被魏琛从床上拖起来眼睛都睁不开,一头乱发左边翘一撮右边翘一撮,闭着眼睛又要昏睡过去,敷衍地答应了魏琛两声:“孙子……孙子……”

“叫谁孙子呢!”魏琛直接把黄少天连人带椅子踹翻了,“说正事呢!你给我擦擦眼屎!”

黄少天摔在地上摔醒了,坐在长毛地毯也懒得起来,神智还在上线的路上:“您老还能有啥正事……好好好,您说,您说。”

魏琛一脸“我不跟你瞎胡闹”的正经表情:“你以为为什么最近跟我们打交道的其他城邦的行会、商会都越发闹腾起来,隐隐约约有不把我们蓝雨放在眼里的架势?”

“不就是嫉妒我们新近崛起,生意越做越大,渐渐掌了G城的权嘛。”黄少天撇嘴,搔搔头发。

“那为什么我们刚起来的时候态度反而恭敬,现在我们做大了倒来找麻烦了?”

“毕竟是外城,以前那是看不出我们的深浅,现在怕是摸清楚我们的根基了。”

“不错。”魏琛背着手点点头,在房里来回踱步,“还有一点,最近联邦要出大事了。………………………………………………你特么给我起来!!!!你昨晚上做贼去了啊!!!!”

黄少天揉着眼敏捷地在长毛地毯上翻滚,躲闪魏琛踩他的脚:“哎哟没没没没作贼就是昨晚夜色太好出去赏了个月…………行行行魏老大您别气坏了身子,什么大事什么大事,说来听听?”

“两件。”魏琛一只脚踏上椅子拗造型,神神叨叨地伸出两根指头,“第一,咱们城主的任期快到了。”

“咱们城主……”黄少天斟酌了一下用词,“很重要吗?”

“就是因为不重要所以才很重要!”魏琛比较直接,“再被架空那也代表着中央政府的脸面,像这个咱们用钱养着就平安无事的当然好,万一下一任来个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神经病,最后也许能搞定,但搞定的过程要是一拖久了,那些个盼着看我们笑话的会放过这么大一破绽不来捅刀子吗!”

“魏老大看不出来您还是个智将啊!”

“这么明显的事你怎么好意思看不出来!”

“哈……哈……哈……哈……好了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魏琛换了一只脚踩椅子,“小道消息,联邦第2999道法令快要出来了,不再需要特殊批示,允许普通人携带刀具器械上街。”

“啊啊啊啊这个好!那就是说我休假的时候也能带冰雨上街不用藏在裤腿儿里了?!”

“好个屁!!”魏琛喷他,“这道法令一出来,火拼仇杀打架甚至小规模乱斗!止得住吗!咱们家底子薄,耗得起吗!”

“别急别急,那么些个城,也不见得会来耗我们。”

“不耗我们耗谁,真正能耗得动我们的都是一城的主要势力,你看看这么多个城邦里,哪个是像我们G城一样前些年动荡,两方势力平分秋色的,既然两方,那就挑个拨离个间,没准就自相残杀逐个击破了,换老子我也要捡这个便宜。”

黄少天直起身子来摸着下巴进入状态:“既如此,我们就长个心眼,不要受了旁人的挑拨盲目地跟蓝溪阁翻脸,他们反正是一群半隐居的研习术法的,想来不是逼得无法了也不会太插手俗事。”

魏琛意味深长地从鼻子里哼一声:“不要想得太简单,我们自己知道还不够,还得让人知道,我们两家轻易是挑拨不了的。”

“哦哦哦?难道开个公开会握手言和发个声明宣布我们两家签订了屌炸天的和约永不窝里反让别的城的看看我们的信心决心毅力?”

“和个屁的约!你看嘉世跟兴欣签的那么要脸的和约陶轩那小子还不是说翻脸就翻脸自讨苦吃。和约早没什么公信力了,我们得谋求更可靠的方式。”

“比如?”黄少天喝一口魏琛摆在桌上的热茶。

“联姻。”

“噗——!!!!!!!!!!”黄少天喷了一桌子,“魏老大你终于要讨媳妇啦!!!!!”

“滚!我说了是我娶吗?”

“那咱们蓝雨根本就没有姑娘可以嫁过去啊!”

“娶是咱们娶,但肯定不是我娶,他方世镜嫁徒弟,难道要我做他的徒女婿吗?想得美!所以……”魏琛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黄少天后退一步。

“少天,不要不懂事,”魏琛一脸慈祥,“你是我亲手带大的,以后是要接管蓝雨的,年轻一辈里除了你还有谁有能担此大任?想开点,讨媳妇是好事嘛。”

“我呸你一脸哦这什么年代了你还来包办婚姻你就是这么当长辈这么当蓝雨的头头的吗来跟我PKPKPKPKPK好吗!——卧槽,你前面那么凝重就是给这个做铺垫的是不是!!!你你你你你不会已经安排好了吧!!!!”

“哈哈,明天早上就办仪式了,你回去试新衣服吧。方世镜把他徒弟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想来也是有几分真材实料的,别想着逃婚哦,虽然可能拦不住你,但我们指名道姓了是你黄少天娶,你要跑了蓝溪阁下不来台当众跟我们翻脸,我们就难过了哟,你要亲手把我大蓝雨推到绝路上吗?~”

“………………魏老大你就忍心看着我娶个面都没见过的姑娘索然无味地过了这辈子吗!!!!”

魏琛沉吟了一下,招招手示意黄少天附耳过来:“悄悄告诉你,好像……不是个姑娘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收到师门传送过来的红信封套着的紧急事态的信,骑着大白马狂奔八百里回了G城,撩起术士长袍连跑带蹦爬上了白云山,喘着粗气推开了蓝溪阁主的房门,看见他“病榻垂危”师父方世镜正在看G城坊间新出的流行小说。

“回来啦!”方世镜抬起头愉快地朝喻文州挥挥手。

“师父,你的病好得这么快啊。”喻文州微笑着用灭神的诅咒插穿了方世镜的桌子。

“哎呀呀,你一个柔柔弱弱的术士,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方世镜放下了他手上的《石中剑传奇》,“虽然装病喊你回来不对,但是你要懂得,最近的事态紧张得可不比我病榻垂危好啊。”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倒也听了风声,以他那脑子一转,早就明白了个中委曲,撩了袍子在凳子上坐下:“师父要跟蓝雨联手?”

“现下的形势,这是最好的出路了。”方世镜揉揉眉心,“蓝雨也不是穷凶恶极之徒,做生意时一点点不干净也都是有底线的,跟他们联手,一来能保G城太平,二来……”

“……”喻文州黑线看着他,“师父你又收了人多少钱?”

“穷啊……我们这种源远流长的教派组织又要养这么多人又要装逼撑门面师父我……不……容……易……啊……”方世镜泫然欲泣,“文州啊,你是我大徒弟,你可要……帮为师分忧啊……”

“……不知为何有股不祥的预感。”

“安心啦安心,没什么大事,要你赶回来就是为了跟蓝雨联手的事,你也知道要是搞个随时都能撕毁的和约的话等于没搞,所以这次我们要用到六星契约。”

“…………………………如果徒儿没被您施了混乱之雨的话,我记得六星契约是恋人之间用来盟誓的……您这是,要跟蓝雨联姻?”

“文州不愧是为师最得意的弟子哈哈哈……”方世镜骄傲地挺挺胸,“准备一下吧,咱们蓝溪阁要嫁徒弟了。”

“…………您好像没有女弟子。”

“哎呀,不要用那种表情负隅顽抗了。”方世镜笑眯眯,“这是为了G城子民。”

“……………………您还可以买个婢女收为徒弟。”

“哎呀,为师没有钱。”

“……………………………………如果被别人知道了是两个男人联姻,也不过是贻为笑柄罢了,这联姻还有什么效力。”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蓝溪阁向来深居简出嘛。请柬是这么散的:蓝溪阁大弟子喻文州纡尊下嫁蓝雨。身段嘛,可以裹在长袍里;声音嘛,你装高冷不爱说话;你正好还有一头银色长发,多么浑然天成!”

“我哪里有一头银色长发?!!!”黑短发的喻文州痛苦地问。

方世镜掏出一头假发来扣在喻文州头上:“这里。”

喻文州一口血闷在胸口:“师父……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嗯哼?”

“您就没想过,万一蓝雨嫌弃我是个男的,要毁约怎么办?”

“啧啧,你这是叫为师怀疑你的智力啊?文州你会搞不定?”

“呵呵,我还不是被您骗回来卖掉了。”

“那是因为是为师嘛你没有戒心嘛哈哈哈哈!”方世镜得意地挺胸抬头,被喻文州一瞪连忙缩起来,“咳咳咳,那什么,除了智力以外,还要提升一下魅力,为师为了准备这场联姻,在你岀远差的时候可是练会了一项绝技!景熙,拿为师的眼线笔来!”

“………………师父,我现在叛逃师门还来得及吗?”

“哎呀,刚刚不已经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吗?”


评论(53)
热度(911)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