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王方ABO】我俩是怎么谈起恋爱来的(二)

前文:(一)

你叶无辜躺枪_(:3」∠)_

嚯,试了半天敏感词,发现国家规定不能姓[敏感词]赵(´・ω・)

=================


5

方士谦现在十分震惊,在震惊之中又有一丝懵逼,懵逼之中又有一丝纠结,纠结之中又有一丝委屈,对他来说算是世界级复杂的情绪体验了。

我这算是被王杰希表白了?他对着一片空白的墙壁想,把眼睛都瞪没了焦距。王杰希说他喜欢我?神经病吧,是不是小说看多了?我得好好说说他,一天到晚不想正事儿不办人事儿。还敢拿不那什么来威胁我,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就范的人吗!我——他到底喜欢我什么啊……

方士谦绞尽脑汁左想右想,只觉得眼皮子乱跳,王杰希说过的话在脑子里打着旋儿转来转去,一个字儿赶着一个字儿地往外蹦跶:喻文州是B。

哎哟我去喻文州居然是B啊,真的吗?莫不是他分化得晚?啧啧啧这人看着干什么都晚到最后都是他占便宜,扮猪吃老虎的典型了吧,万一哪天摇身一变就变成宇宙无敌美阿尔法了呢?

我不喜欢他。

我知道你不喜欢他,我不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嘛!确实他就是那种……合你口味的嘛!

我喜欢你。

方士谦突然哽住了呼吸,他被空气呛得咳嗽好几声,把脸埋进被子里,憋得胸腔里发疼。他在床上缩了好一会儿,翻过身来,缓慢地深吸了一口气,王杰希没说完的话好像渐渐地被他从纷杂的思绪里打捞起来,浮在他耳边,而他整个人都沉下去。

喻文州是B,我不喜欢他,我喜欢你。

因为你是O。

 

6

王杰希设想过许多方士谦被他表白以后的反应:或者是太过于害羞傲娇而耻于再跟自己交流,炸了毛疯狂躲人;或者是太过于震惊而一直无法接受,甚至进入追问“你到底喜欢我什么”的“自知之明”模式;或者是太过于抗拒而跑过来期期艾艾地拒绝;或者是太过于太过于渺小的概率,他居然能一拍即合地觉得从床伴转正也不错,他居然也喜欢他。

然而他万万没有料到方士谦居然能……没反应。

说真的,就方士谦那个性子,心思浅得一眼能望到底,啥都藏不住,比训练室里的大灯还亮堂,让他把这么一虽不大但肯定也不小的事儿一晚上就消化殆尽连一点情绪波动的渣都不剩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事出反常必有妖,王杰希琢磨着,可要他脸皮再厚一点直接去问当事人的心路历程他又问不出口,“前辈,请问难道你对我喜欢你这件事情没有什么触动吗?”王杰希想想都觉得快要窒息。

可他怎么能这么无动于衷呢?王小队长一边嚼着大白菜梆子一边想,难道他真的就这么一点都不care?难道我在他心中连个让他波动一下的份量都没够上?难道一直以来他真的就只是因为觉得Alpha方便好用才勉为其难地配合我一下?

他掏出手机来求助场外观众,期望能帮助自己排除一个错误答案。

王杰希:「难道我其实没有什么能招人喜欢的地方吗?」

喻文州:「你招不招人喜欢你自己心里没有一点」

喻文州:「A数吗?」

王杰希:「你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了。」

喻文州:「你爱听啥,你点。」

王杰希想了半天,还是有点耻于把自己的胡乱猜想共享出来吓人,打打删删地刚在对话框里打了“算了”俩字儿,那边喻文州就用灵动的双手打了一长串儿来:「你不点播我就自动播放了啊: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精力旺盛的Alpha们纷纷肆意地打扮自己来获取未来伴侣的注意。微草草原上的小王,今天已经是第213次揽镜自照了,他压低了嗓音,从喉咙深处发出些欲言又止的低吼,似乎正在询问着: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方士谦最喜欢的人?」

王杰希觉得自己真的有点魔怔,第一反应居然真的跟着在心里问了一句“是谁?”,过了两三秒方咽下最后一块大白菜奄奄一息地回复道:「看样子反正不是我咯」

喻文州依依不舍地把“正常”两个字删掉:「被拒了?不能吧。一般你们这种没有被当场拒掉的不是都希望比较大吗?」

王杰希:「拒倒是没被拒,但是被假装无事发生」

喻文州:「人生三大错觉之对方都假装无事发生了还以为自己没被拒绝」

喻文州:「好吧,不要闹这种不回复的小情绪,我们来探寻一下你为什么被拒绝」

喻文州:「不负责任地猜一下,或许你其实最近多了个情敌?」

 

7

叶修,此时此刻他还以叶秋的名义生活着,三步并作两步地从宾馆侧门的台阶上跳下来,随手压了压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压完还是翘起一撮也不甚在意。他左右看看,没发现有别人,刚松口气从裤兜里掏出一包被压瘪的烟挑出一根来叼在嘴上,就被旁边突然窜出来的人影吓得一哆嗦。

“卧槽你打哪儿蹦出来的啊小方同学,”叶修倒退两步,看清来人,叼着烟含含糊糊地埋怨,“一惊一乍的,烟都差点被你吓掉了,我还以为谁呢。”

方士谦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石头里蹦出来的,成了吧?就你屁事儿多。吃了没?”

“正准备去对面超市点个老坛酸菜,怎么,一块儿?”叶修拍拍兜儿,“盯着我的仨瓜俩枣来的吧,走着吧,正好够请你来一顿红烧牛肉。”

“去去去,谁稀罕你的破泡面,嘉世怎么一天到晚让你吃这个,准备给康〇傅代言啊?”

“什么就代言啊,别提钱,什么东西一提钱就俗了。”叶修喷了一大口烟,皱着眉头隔着缭绕烟雾看过来,显得十分沧桑。

 “这么一说,我都不好意思请你吃饭……”方士谦刚准备把掏出来的钱包放回去,就被叶修一把攥住了手腕子,“哦哟,不是嫌俗吗?”

叶修诚恳地说:“为了你我愿意变俗啊!”

“……”方士谦的脑海里突然跳出来一道送命题,“你们A是不是都是这样啊?”

 

8

孤A寡O共处在窗明几净的小馆子里,周围萦绕着欢欣鼓舞的火锅气息。

“跟大B市找个四川火锅,真是难为你想的,”叶大佬一边吃着一边还要指点江山,“不介绍点儿B市特色菜?不把我们H市来的小伙伴当客啊?”

“你TM差不多得了,一土著跟我这儿装什么装,演得好谁还给你发工资怎么的?”方士谦往红锅里下羊肉,“诶真的,叶秋巨巨,我问你一问题。”

叶修抢答:“我们A不是都这样,只有王杰希这样。”

“……”方士谦一波动把一盘子羊肉全倒锅里了,“怎么就关王杰希的事儿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来关王杰希的事儿了!”

叶修心想你浑身上下都是王大眼的味儿,羊都没你膻,还好意思在这儿跟我假装无事发生,失敬失敬,社会社会。

他光顾着动嘴和动脑,忘了接句下茬儿给方大治疗递个台阶下,于是在方士谦的掩耳盗铃之后现场出现了沉默的两三秒,凝重得仿佛他们在瞻仰锅里为中国电竞事业献身的羊的遗体。叶修夹着一筷子羊肉跟方士谦尴尬地对望,果断选择了自认为最安全的选项:“王杰希真不是个东西!”

方士谦拍案而起:“关你屁事!”

“那我重说,”叶修果断认怂,“王杰希其实真的挺不错的,我长这么大见过最好的Alpha除了我自己以外就数他了。”

方士谦以一副“你也配姓[感觉这是敏感词]赵?”的表情勉勉强强地表示:“嗯……………………你有的时候,确实还,嗯,挺好的。”

“嚯,合着我牺牲我的休息时间来陪你吃饭,还要受这般羞辱。”叶修怒道,“到底有什么事儿,说!有什么屁,放——”

“那你能给我做个临时标记吗?”

“……”叶修震惊,“我不萌双神的!”

 

9

“我来我来我来我来……”

“不不不,还是我来!”

“说好了我请客,你别跟我客气,你这样我要跟你翻脸的!”

“我求求你跟我翻脸吧,这顿饭我请,你就放过我成不成?”叶修恳求,“我给你推荐,我们队的沐橙,特别喜欢八卦啊不是,特别适合情感咨询,你直接拨打我们队的电话按5就是情感热线,沐雨橙风有约。”

方士谦很生气:“让你做个临时标记有这么难吗?你怕不是个假A吧!”

“当然难啊!先姑且不论我下不下得去嘴,你要是个裸机,裸O,反正就那个意思吧,还勉强可以,但是你闻闻你自己身上这味儿,往你旁边儿一站都仿佛隔三米开外有个王大眼跟班主任一样注视着你,这你还让我给你临时标记,那大眼不得给我投毒???”叶修为了渲染其危险甚至不惜放起了洋屁,“灯爵肉丝儿!!!”

“哇靠难道就没有人能跟我一起击败王杰希这股邪恶势力吗!”方士谦大为光火,“我们的小伙伴里还有谁是A来着?吴雪峰?”

叶修:“老吴是Beta。”

方士谦:“郭明宇?”

叶修:“老郭是O吧好像。”

方士谦:“林敬言?”

叶修:“老林也是B啊。”

方士谦:“韩文清?”

叶修:“老韩是36D。”

方士谦:“……”


================

(三)

评论(112)
热度(1095)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