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林方】Merry Christmas(补档)

不知道为什么ping了我两篇林方(

补一下档,13年圣诞节写的,古早文写得不好的地方大家多担待(抱拳

=============

  

01

“我求着给你们买个圣诞礼物怎么这么难呢?!!!”陈果怒把桌子拍得啪啪响。

“看见没有老板都生气了!你们几个还不速速把那个什么生日卡交上来!”魏琛站在一边狐假虎威地帮腔,“不然分分钟炒掉你们啊信不信!怕不怕!啊?”

陈果瞪了一眼魏琛:“那个叫心愿卡,不叫‘什么生日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吧,老魏啊,做人嘛,最怕没有自知之明。”叶修把椅子转过来拍手大笑。

“你笑个头!说的就是你呢!”陈果甩了叶修一脸愤怒的标点符号,“配合我搞个活动能累死你啊你是怕我买不起还是?!”

“我这不是年年写年年被你打回来嘛……”叶修无辜地摊开手。

“烟免谈!!”

“啧啧,知道啦知道啦……”叶修掏掏耳朵,“怎么说老板就是难伺候呢……”

陈果气得白眼乱翻差点翻不回来,调转枪口又朝方锐去了:“方锐你怎么也跟着一起添堵!别净捡着这些不好的统一战线行不行啊大大?”

“那哪儿能呢绝对不会啊!我才不跟那没下限的统一战线呢我这思想高度跟他就不一样啊!我必须是站在老板您这边儿的!”方锐赔着笑脸,“我就是一时给忘了,您……”

“看你真诚的眼睛是吧?”陈果扑哧一声笑了,“行啦也就是个活动而已,想到了啥圣诞礼物就写了挂在网吧圣诞树上吧,你说本来是要搞个小惊喜的,这么一来怎么好像是我逼着你们过圣诞节一样……”

“惊喜啥呀,有人想要的,老板你还真买不到……”叶修抓紧一切机会施展他浑然天成的拉仇恨技能。

陈果一听就炸了:“谁啊来试试?!”

叶修瞥一眼撑着下巴坐在电脑前的方锐,雕塑一样,视线不知道透过屏幕看到了哪个次元。

“唔,老魏吧,你一看他那张脸就知道肯定猫着躲着憋坏水儿呢。”

 

方锐面前是一张空的小卡片,做的很漂亮,边上画着圣诞老人洒着荧光粉,还印着花体的Merry Christmas,串着金色的一小圈绳。

刚刚才从抽屉里翻出来,是真的把这事儿给忘了,陈果那天发卡片的时候方锐正好刷到林敬言更新了一条微博,是一张旅游的照片,入镜的只有林敬言的手,托着一个唐三打和一个冷暗雷的手办并肩站在一起,在晨光里看凡尔赛宫。微博正文里就一句话:“来早了,先在外边看看。口w口”

下面的评论量跟转发量虽然不如以前多了,那也是妥妥的成百上千数不清的节奏,方锐还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闲,花一个多小时一条一条地看过去,老多花痴的女粉丝成群结队地出没,上来就“舔舔林大大的手好看哭了!!!!”,要不就“嗷嗷嗷嗷嗷表情萌哭了林敬言大大你为什么这么可爱!!!!”,再要不就“哈哈哈哈哈哈求大大先查一下开放时间好吗简直被蠢哭了!!!!”。

啧啧啧啧,你们怎么这么能哭呢。方锐对着转发框发了半天呆,小光标一闪一闪的都快闪瞎他,才慢慢腾腾地敲出几个字:“还戴着你那平光镜呢?”

几分钟以后收到回复:“歪果仁都说帅。”

噗,这都哪儿学点乱七八糟的,果然有时间每天刷微博了就是与时俱进啊……方锐对着微博评论又笑得像个傻比,黄金右手慢悠悠给林敬言回一条:“帅哭了。”

这样就和那么些凶残的女粉丝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然后吧,他的手好看,那是跟我的黄金右手一起做过手操的;他在微博里加表情还是我教的;他还扮过圣诞老人给我发礼物,全队最大份儿的。

怎么样,厉害吧。方锐眨眨眼睛,揉了揉鼻子。

回过神来时陈果的目光都快把他戳出窟窿了,方锐连忙一笔一划态度端正地开始写。「想要一个」……不对,划掉「个」字,「副平光镜」。

旁边的包子瞥见了,着急忙慌地吆喝起来:“哎呀呀要什么平光镜!不吉利!霸图原来那个流氓不就是戴着平光镜才输了退役的嘛!”

“不怕,我比他帅,压得住。”方锐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对包子说,把卡交给陈果,手指上沾的都是荧光粉。

 

02

N市的冬天冷得跟邪教一样,从G市过来迎来他在N市第一个冬天的方锐这样跟林敬言队长抱怨。

林敬言揉揉方锐的脑袋:“谁叫你晚上出去乱跑。”

“那谁叫队长不早告诉我队里有互送圣诞礼物这个活动啊我还不得临时抱佛脚跑去买嘛。”方锐呲着牙吐槽完林敬言不厚道,又憋不住地咧着嘴笑,“哈哈哈哈别说,队长你穿这身还真合适!”

“是吧,是不是特别有范儿特别得劲儿?”林敬言装模做样地摸摸刚贴上去的花白胡子,大红色坠着白毛球的圣诞帽子一甩,英姿飒爽。

“有范儿有范儿!不过我说队长你可得多吃点儿,谁家有这么瘦的跟竹竿似的圣诞老人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被驯鹿踩了呢。”方锐摸着林敬言的肚子说。

“你踩我一个试试?”林敬言笑眯眯地把驯鹿头套一把套在方锐头上。

“不是吧我还得演这个?!队长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我可没答应陪您一块儿丢人!”

“这怎么叫丢人呢,小伙儿多精神,帅得跟驯鹿一样。”

“……”你们家都这么夸人吗怎么听着这么不像好话……行吧,方锐整整驯鹿头套,“我话说在前头我出场费可是很贵的哦……”

“没问题,”林敬言一拍手,“看见那个没?礼物里那个最出挑最大最长条的,我把那个礼物黑给你!”

艾玛这不错,方锐看着那个跟自个儿差不多高的长条礼盒啪嗒啪嗒往下掉口水,这要是一条巧克力都够吃一个月了。

后来方锐夜里兴冲冲回寝室拆了三层终于拆到了礼物。

是根晾衣杆。

“队长你把我送你的围脖还给我!!!!!”

 

后来在第八赛季的圣诞节,方锐终于收到了林敬言的巧克力。

“嗬哟还是自己做的?”方锐嗷呜咬一大口,“怎么没把盐当糖撒,也没做变形?没一点儿话题性,差评!”

“那你还给我。”

“不还不还!”方锐拍掉林敬言伸过来的手,“送我的当然就是我的了!耍什么赖啊臭流氓!”

被劈头盖脸戴了一顶“臭流氓”帽子的林敬言好脾气地笑笑:“那既然你试好了,我就能做给其他人吃了。”

“敢情把我当小白鼠啊林敬言大大,我告诉你我出场费可是很贵的……”

“知道知道,回头给您买两根晾衣杆,晾衣服一根,扒床底一根。”

“呸呸,晾衣杆能扒出啥,我都用扫把扒。”方锐摇头晃脑,“不对啊我说,你怎么这么喜欢转移话题!你就这么一块巧克力把我打发啦?说好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满汉全席呢?!”

“这个真不会,我就会一道鸭血粉丝汤了您说要不要吧。”

“别废话了!友走尽!PKPK!”方锐拿起桌上林敬言的帐号卡扔给他。

林敬言接过帐号卡,在好看的手指间摩挲了一下,笑笑:“还嫌弃,赶明儿就难吃到喽。”

方锐嚼巧克力动作就停了,像咬到了舌头一样,疼。

后来的时候,方锐想,他当然不后悔从呼啸出来,就好像他当年坚定地跑去呼啸一样;他也不能阻止林敬言去霸图,就好像他不能阻止他最终离开霸图一样。时钟里秒针嘀嗒嘀嗒转,各奔东西嘛,这一天总会到的,谁跟谁不一样呢。

他就是,很想再年轻一回,想再一睁眼,还在呼啸,林敬言队长早上没脾气地敲他房门叫他起床,然后他就在“方锐大大,早饭是您喜欢的甜粥,咱起床吧?”的声音里,把一天当两天过,把每一个呼啸而过的细节都记得牢牢的。

要是都能记得就好了,总说要珍惜要珍惜的,道理都懂,怎么就还是遗憾呢。

拢共就这么几年,过完就没了。

当然,现在也是好的,怎么会不好呢?

不过换一个好法罢了。

 

03

方锐拿着马甲号登进游戏,好友列表里看一眼,林敬言的号正亮着。

“不是吧这么敬业,你不是在旅游吗?”方锐给他去私聊消息,“可真不愧是劳动节出生的男人。”

“今天天气不好,下大雨呢。”

“啧啧,感天动地林敬言,干嘛呢?”

“竞技场呢。”

“艾玛你也要不满级就来神之领域?来来来报房间号我来破破你的连胜记录!”

“我闲的啊输一把我前面那么多场可就白打了好吗= =”

“林敬言大大你这可不对啊,怎么能那么没信心呢?虽然说我是很厉害吧,你也得以一种破釜沉舟的勇气来跟我一战啊!万一,我是说万一啊,万一你就赢了呢?”

“也是哈。”林敬言加一个笑脸的符号,发了房间号跟密码过来。

“这才对嘛,来一句有点儿信心的话表表决心?”

“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我揍你啊!”方锐咬碎里嘴里的话梅糖。

“哈哈哈……”已经到了竞技场房间里,方锐听到林敬言的笑声,隔了小半个地球传过来,带一点儿沙沙的电流音,绕在方锐的耳朵边上,嗖一下钻进去耳膜里去了。

你那边现在是几点呢?方锐可想把握住机会这么文艺地问一句,结果开口就变成了:“你怎么取个这么蠢的名字你是来报复社会的咋的?”

林敬言操纵着他叫“鱼翅螃蟹羹”的盗贼号蹦达了两下,摆了一个潇洒的POSE:“我还有个号叫‘获炙哈尔巴小猪子’,你感受一下我操持一桌满汉全席的决心?”

“扯淡吧你就,字数超了好吗?”方锐笑骂,“你就叫‘小猪子’吧,去粗取精,去伪存真。”

“哪儿能啊我像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吗?有些事嘛,要做了就不回头……”

“停停停啊,就这你都能扯人生哲理你去了一趟欧洲人都文艺了啊,还满汉全席呢你这么崇洋媚外的一看就做不成那个什么费尔巴哈小猪子。”

“是获炙哈尔巴……哎哟,”鱼翅螃蟹羹一个翻滚飞快往右边撤开,“偷袭啊方锐大大,你可真不讲究。”

“有些事嘛,要做了就不回头……”

 

来来回回打了挺多场,方锐对着屏幕上那个飞速动作着的盗贼号有点发愣,明明不是自己当年那个,风格里也多有不同,但是在最细枝末节的地方,抹不去的熟悉,曾经的犯罪组合是消不下去的烙印,他或者林敬言,都互相影响着拉扯着,流到血液里,变成本能。

“想什么呢,不专心啊。”林敬言蹲在方锐马甲号的尸体旁边。

“林敬言大大,我问你哈,如果霸图跟呼啸对上的话,你希望谁赢啊?”

“唔,兴欣吧。”

“……怎么?我们老板娘给你发钱了啊?”

“那不是给你发钱了嘛,都一样。”鱼翅螃蟹羹顶着个微笑的表情在方锐身上踩了两脚,“还不起来,不打啦?”

一样个头你知道什么叫一样吗你就随随便便张口就来,方锐突然觉得有点气闷:“不打啦不打啦,我都饿了,吃牛肉锅贴去!”

“嘿嘿,看我大N市的小吃好吃吧,这念念不忘的,啥时候记得去N市吃正宗的啊。”

“有时间的吧。”方锐扯起嘴角笑一下,想想对面也看不到,也就不勉强了,对着电脑沉默下去。

一座城市是特别的,因为有过那么一个人,跟那个人一块儿过过一段,就不一样,街面上铺的每一块砖都跟别处不一样,好像就算揉碎了,还有一股子喜欢的味道飘出来似的。

什么味道呢,也不是牛肉锅贴味,也不是鸭血粉丝味,也不是盐水鸭子桂花糕味,是N市冬天里洒满地的阳光的味道,看着温吞,晒在身上才知道里面含着多少能量,绕在鼻尖上的绵长的清甜味。

“林敬言大大。”

“嗯?”

“我……”好像怎么都传达不到,什么都传达不到,这个人已经不在我身边了啊,甚至也已经离开我碰得到的世界了,在欧洲,也许明儿就会回来,可是别的地界儿里,跟我有接触的场合,还能相处的场合,怎么就一眨眼就没了呢。

过不了多久,犯罪组合什么的,就会被大家都忘了吧,偶尔隔着网线像这样聊一聊玩一玩,几年以后十几年以后,出来聚一聚,聊聊老婆孩子新工作。

能不能等一等呢,能不能停一停?能不能往回走两步,还呆在我看得到的地方?能不能,还让我呆在你的生活里不要退场?

多好笑啊,你谁。

他跟你关系好。

他跟谁关系不好?

他对你是特别的。

哈哈,再过几年,记得你是谁呢?

“喂喂喂?听得到吗?怎么不说话?”林敬言的声音还不依不饶地从耳机里钻出来。

“一想到我就能去吃牛肉锅贴了而你要吃着仰望星空我就心疼得说不出话。”方锐回他。

“都知道心疼我啦,没白养你这么多年。”

呸,倚老卖老给谁看呢,怎么没心疼过,你要离开呼啸的时候就心疼过了,你平平静静地说能有一个出场位子就好的时候就心疼过了,你说你是时候结束的时候就心疼过了,看你在会场通道里眼角发红地对着我笑的时候就心疼过了好吗。

疼得好像这颗心都是从别人那儿强抢来的,不情不愿地跳一下,都撞得肺叶子透不上气来。

“哎哟哎哟哎哟!这不是老林嘛!”叶修突然从后边路过,眼尖瞅到了方锐的屏幕,一把抢过方锐的耳麦,“同志们快来刷BOSS啦!这里有林老流氓刷新掉落啊!乖老林,快交代房间号!”

“老叶你就饶了我吧,我都埋进土里的人了你还要挖出来鞭尸啊?”

“说你流氓没文化吧,这叫化作春泥更护花!你不能就陪废物点心练啊也给其他孩子练练嘛,到时候兴欣再拿个冠军咱也在奖杯底座上刻个你的名字。”

林敬言有点无奈地笑了声,发了房间号过来,顿一顿,又开口:“他不一样的。”

叶修点起烟看一眼方锐走开倒水喝的背影,甩了甩鼠标:“别跟我说,跟正主说去。”

 

04

平安夜的当天,陈果早早地给小网管们发了礼物,关了网吧门。兴欣众人悄摸摸地从上林苑转移到兴欣网吧,拼了几张桌子坐下来,面前堆满了吃吃喝喝,对着那棵铁丝做的圣诞树,挂着圣诞老人和漂亮的一闪一闪的彩灯,树尖上还有一颗金色的星星。

“怎么,今年的礼物不是挂在树上?”包子叼着芒果干问。

“今年啊……”陈果笑得很开心,“预算比较够,就请了圣诞老人亲自来发礼物。”

“……老板娘这是咋了,笑得一副把持不住的样子。”魏琛悄眯眯地跟身边的方锐咬耳朵。

“大概是脱团了?这个年纪还相信圣诞老人的妹子脱团确实比较不容易。”方锐跟魏琛一起怜悯地看着陈果。

陈老板笑眯眯地就掐住魏琛脖子摇了个半死不活,威仪三千地朝方锐扫视过去,然后“噗……”,捂着嘴就笑了。

“……”方锐觉得后脊梁上都是冷汗,开始抹脸,什么情况啊这是我脸上画了什么好笑的东西吗?!大平安夜的搞这个对心脏不好好吗?!

“嗯嗯……”陈果拍拍方锐的肩膀,点点头转身走了。

方锐眨着他真诚的双眼忐忑不安地往嘴里塞了一颗巧克力。

“咳咳咳咳!”走到圣诞树旁边站好的陈果清清嗓子拍两下手,“大家圣诞快乐!”

“老板圣诞快乐!”一众人在叶修懒懒的调子的带领下嘻嘻笑笑地喊。

“大家这一年辛苦了!”

“为老板服务!”

陈果咬着下嘴唇笑,朝叶修脑袋上砸过去一个气球:“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老板……”包子一个人兴冲冲地喊到一半卡了壳,摸不着头脑地问,“这句要怎么回?”

“这句不用回。”罗辑扶着额拉包子坐回位子上。

 “行吧,废话也不多说了咱们先来发礼物!”陈果特别大气地一挥手,往楼梯口走,朝楼上吆喝一声,“圣诞老人?”

“……我说老板,你要真信这个,你就敬业一点儿让我们晚上床头一人挂一袜子,多给人点儿钱让圣诞老人半夜来塞礼物啊,你这搞得跟演小品的似的,多不严肃啊?”魏琛叼着烟咂摸着味儿不敢抽,恨不得把烟丝扯出来搁嘴里嚼,朝右边叶修左边方锐各捅一肘子,“你们说是不是?”

叶修勾起嘴角一笑,讳莫如深地摇摇头,方锐倒是乐呵呵地接话:“这么多要求你也要有干净袜子能装礼物啊,人圣诞老人怎么说也是个老干部了你也要设身处地地替他想——”

楼梯上下来一步一步走下来一个拿着大口袋的圣诞老人,红衣红帽白胡子,瘦瘦高高,竹竿儿似的,怎么看都像是在温和地笑着。

“想啊……”方锐有点愣愣地说完他最后两个字,像半空中一个肥皂泡,刚吹出来就“啪”的一声碎掉了,弱不可闻。

 

方锐设想过很多个和林敬言再见面的场景。

像个活泼太过管不住自己脑子的小姑娘似的,一闲下来就自动进入瞎想模式,脱缰的野驴一样拉都拉不住。比如吧,林敬言良心未泯,还记得来H市看他,人模人样地降落在萧山机场,人模人样地递给自己一袋甜食当见面礼;又比如吧,方锐良心未泯,还记得去看林敬言,英俊潇洒地敲响他家门,英俊潇洒地给他一个旧日搭档的温暖拥抱。

反正是没想过有朝一日还能看见林敬言扮成圣诞老人拎着礼物站在自己面前。

当然,他现在也没看见。开玩笑,人家现在在异域感受原汁原味儿的圣诞风情呢,哪儿来的闲得发慌的时间来H市cosplay。

只是眼前这位来扮圣诞老人的群众演员,太像。熟悉的高度,熟悉的气场,熟悉的眼睛,连走路的步子都熟悉,不快,很稳。圣诞老人不说话,从他的大口袋里一件一件地掏出来礼物,递到每个人面前,有礼貌的好孩子微笑着道声“谢谢”,冷酷寡言的好孩子点点头示意,活蹦乱跳的好孩子拆着礼物拉着圣诞老人一定要问他是什么星座的,看着一副万事不着调的样子的叶队长也拍了拍圣诞老人的肩头,换了一边嘴角叼烟的老魏接了礼物拿在手里转:“老板你这圣诞老人声卡坏了啊?”

太像,连掏出东西来的时候翻手腕的小动作都像,方锐想自己真是没得救了,这脑子跑速加太多,带起一阵烟尘来把林敬言都妖魔化了,搞得人家好像还打上附身技能似的,身虽在千万里之外,音容笑貌犹长存眼前心中。

我还没死呢……方锐想想林敬言有点无奈地笑着说,自己一个人就低头嘿嘿地笑起来。然后余光里就瞟见一身大红色站在自己面前,抬头一看圣诞老人最后终于发到了他,大口袋已经空了,直接从领口处取下来别着的一副眼镜,摆在方锐面前。

方锐呆了一下,看看眼镜又看看送眼镜的人:“我说老同志,你这也太不讲究了吧,你好歹给我包一包打个蝴蝶结啥的啊,你这个工作态度不对啊太敷衍了!”

圣诞老人翘着贴的两撇白胡子就翘得更高了:“你什么时候都开始喜欢蝴蝶结了?”

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

方锐从椅子上弹起来,双手撑在桌上身子往前倾,死死地盯住眼前人,耳边还留着那个太熟悉的声音的余响,忍不住伸手上去一把揭掉圣诞老人的胡子,想太多以至于有点不认得的脸,抬手揉揉下巴,朝他微笑:“你能不能轻点儿?这是直接贴的我这也是肉。”

“林敬言?”

“嗯。”

“林敬言……”

“嗯?”

“林敬言!”

“嗯……”

一边的魏琛叼着的烟就掉了:“我勒个去这怎么回事儿啊?老林这是千里迢迢来打听敌情的?你为谁卖命呢这是?霸——嘶————”魏琛瞪大了眼睛看着方锐一把撸起林敬言的袖子,胳膊上狠狠一口咬了下去,看着都疼,“你俩多大仇啊这是?!”

“没仇,我就是试试,是不是真的。”方锐松开口吐出林敬言的胳膊,拿手背擦擦嘴。

叶修笑得往外喷可乐:“还试试是不是真的,你当你咬金子呢?”

“你懂个屁!”方锐朝叶修呲一口大白牙,攥着林敬言的手腕子就没撒手了,跟五零二粘住了似的。

我们家老林,可不就是金子做的嘛。

“我知道了!”戴着新圣诞帽的包子突然站起来,高兴地指着林圣诞老人,“你是金牛座的吧!”

 

05

方锐也设想过很多次和林敬言再见面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反正也没有这条:他坐在上林苑套间的厨房门口,看着林敬言做鸭血粉丝汤。

“你怎么来了?”方锐想想,觉得还是得问上一句。

“来看看你啊。”林敬言在抽油烟机嗡嗡的声音里回头,“快起来,坐地上不冷啊?”

“不冷!”

“傻啊你,怎么会不冷?”

还问,怎么会不冷,高兴呗。方锐掐住自己的脸以免笑得太明显,“嘭”的一声一头撞在厨房木板门上。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真傻啊你!”林敬言吓得两步跨过来给他揉额头,“兴欣行不行啊,咋把一个挺聪明的孩子搞成这样了?!”

“没事儿,我就看看这新装的门结不结实,啊哈哈……”

林敬言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行吧,那撞撞就好了,别上嘴啃啊,不干净。”

“……咬你一口又没把肉咬下来你怎么这么记仇!”

“那我是臭流氓嘛,不符合人设怎么混?”林敬言笑眯眯地推推方锐滑到鼻尖上的平光镜,直起身来拿脚推他,“快起来!”

“起来起来!”方锐上了发条一样一下就蹦起来了,飞身跑回了自己屋,不多会儿又噔噔噔地跑回来,抱了两个坐垫铺在地上,一屁股坐回去,还拍拍另一个空坐垫:“这回不冷了!林敬言大大来坐会儿?”

“…………你是无论打游戏还是真人都黏在地上不起来了是吧?”

“怎么会我现在高兴得都要飞起来了——”方锐一时嘴快,连忙试图遮掩,“因为,因为天气很好……”

“唔,我一来,你的夜空,星星都亮了,的感觉?”林敬言关上火,盛出一小碗鸭血粉丝,憋着笑呢,肩膀都是抖的。

老林你这就不对了啊,方锐愤愤地瞪着林敬言的背影,我好歹是一片真心,可认真可认真呢,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来尝尝味道?好久没下厨房了。”林敬言把那个小碗递给方锐,在他身边那个坐垫上坐下来,整整衣领,“一边吃着一边听我说个故事?也好久没说故事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嗯,那啥,有一大一小两只小狐狸吧,生活在广袤的大森林里。

“你行不行啊这一听就是现编的,广袤不是用来形容大草原的吗?”

“闭嘴。”

这两只狐狸呢,自从小狐狸被大狐狸捡回来以后,就一块儿吃一块儿住,一块儿去偷鸡猎兔子,感情很好。

“偷什么鸡啊小狐狸不爱吃鸡!”

“偷鸭!”

但是有一天呢,大狐狸老了,偷不动,不是,猎不动猎物了,他决定离开森林,去一个他还能自由自在打猎的地方。

“是自由自在抢钱包的地方吧。”

“钱包是副产品……”

但是他其实呢,特别舍不得小狐狸,他去了抢钱,不是,自在打猎的地方以后,还是经常会想起小狐狸来,想他有没有好好找到吃的呢?有没有跟新的小狐狸好好相处呢?有没有也偶尔想一想大狐狸呢?

后来呢,大狐狸知道了小狐狸也离开原来的森林了,去了新的广袤的,好吧,大草原,有了新的伙伴,小狐狸成长得很好,比跟大狐狸在一起的时候还要好,打到了比大狐狸还要多的猎物,大狐狸很高兴啊,他想我捡来的小孩儿也长成了不起的大狐狸了,真有出息,真好啊。

所以,小狐狸已经不需要他了吧。

“呼哧呼哧呼哧……”

“你吃个粉丝汤而已能不能小点儿声?”

“我怕我笑场……”

大狐狸后来终于彻底地老了,在新地方也猎不动了,他很感激地告别了他后来的同伴,一个人,那啥,一个狐,还不对,一只狐,独自离开了,到了很远的地方漫游。

在漫游的过程中,他还是关注着各个地方打猎的新情况,小狐狸的情况总是最得他关心,他觉得就算小狐狸已经不需要他了,他还是需要小狐狸的,他那么多年,放在心尖子上偷偷养着的小狐狸,他其实很想一直一直跟小狐狸在一块儿,不过好像不太能够,那就一直看着他吧,还是偷偷地没有人知道地想着他。

直到有一天,大狐狸漫游到了大陆的边界上,看到了夕阳下的海,大狐狸以前也见过海,可是大陆这头的海,颜色又不一样,多蓝啊,在血红的夕阳里泛起来紫色,大狐狸四周都是外国……狐,大狐狸的外国狐语不好,大多数时候听不懂外国狐们在说什么,他就一只狐站在峭壁上,听着奇奇怪怪的语言,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落下去,那副景色很好看,他想跟谁说说,又表达不出来,他想他已经经历过两次衰老了,他的一生能有几次衰老呢?他为什么不能跟小狐狸一起看漂亮的风景呢?

明明只要跟小狐狸一起的话,无论哪里,无论怎样的景色,都是好看到他形容不出来的风景了。

 

06

方锐半张脸埋在碗里,勾着身子半晌没说话,空气里间或传来一两声他吸鼻子的声音,林敬言摸摸下巴觉得不太对,把方锐的脸从碗里扒出来:“你这是浸死在汤里了?”

“我舔舔碗底不行啊!”方锐理直气壮,“再来一碗!”

“你这么能吃你们老板娘知道吗?”林敬言起身又给他盛一碗,“味道还可以?”

“可以可以!我也就是给你当小白鼠的命了。”方锐敲敲碗,“你厨艺还是不错的嘛,是不是那个什么鱼翅螃蟹羹也会做了呀?”

“那是,都说了满汉全席嘛,妥妥的。”

“哎呀老林,你也不能玩物丧志哈,饭要做,游戏里我的号也要继续好好练哈。”

“……怎么就变成你的号了方锐大大?”

“可不是我的号吗?满汉全席,你还想做给别人吃啊?”

林敬言盯着方锐,眼睛都不眨,在静谧的冬夜里盯了好一会儿,带一点笑意:“方锐大大,请问你这是在跟我表白吗?”

“不是。”方锐粗声粗气地回答他,“你怎么这么喜欢瞎联想,你这悟性也就做不出来那个什么哈利波特小猪子了。”

“是获炙哈尔巴……”

方锐的嘴唇贴上来,带着粉丝汤的油盐味儿,在林敬言的嘴角飞快地亲了一口,平光镜框在林敬言侧脸上撞一下。

“又偷袭啊,方锐大大?”林敬言揉着脸,舔舔嘴角。

“味道不错吧,你的粉丝汤。”

“味道不错呢,我的粉丝汤。”

“看在你做了这么不错的鸭血粉丝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个大狐狸不知道的,准确来说是谁都不知道的,小狐狸的……唔,心愿吧。”

“你确定是谁都不知道?”

“听不听吧?”

“听听听!”

方锐放下碗,侧过头扶一下眼镜,咂咂嘴:“希望大狐狸圣诞节快乐。”

“……”

“还有,他希望大狐狸能跟他在一块儿,因为吧,”方锐眨眨眼睛,“我喜欢你哦。”

可不是谁都不知道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原来这么喜欢你啊。

“这才是在跟你告白!”方锐趾高气扬地拍拍林敬言的脸,“懂了吗?”

“懂了方锐大大,圣诞快乐方锐大大。”林敬言勾着嘴角凑过来,伸手把方锐的眼镜摘下来,别到他衣领上,小心翼翼呼吸着的气息拂在彼此唇上,仿佛一个最温柔的梦境,轻轻地笼罩在两个人身上。

他看着方锐真诚的眼睛,里面有一个林敬言。

他看着他微笑着慢慢闭上眼睛。

“哎哟我说你俩这样不好吧我们一屋子人还饿着肚子等着吃粉丝汤夜宵呢……”头顶上传来叶修的声音,笼罩在两个人身上。

 

“老林啊,你说你以后反正就要常驻兴欣了,你要无所事事的不把余热发挥在荣耀上多大材小用啊?这样,你到咱们兴欣来,技术部还有你的位子,化作春泥更护花!对不对!你以后就是兴欣战队家属了,不如就趁机成为战队正式的一员,咱们再去拿冠军!”

叶修被忍无可忍的方锐一脚从厨房里踹出来,还坚持不懈地锤锤“咔嗒”一声被锁上的厨房门:“老林啊好好考虑哈,咱们兴欣待遇优厚着呢!首付就是方锐,你要不够呢我们下一步把老魏也发给你!”

“你就添乱吧。”陈果靠在墙上笑。

“什么叫添乱呢,这是战术。”叶修严肃地拍拍屁股上的鞋印,“欲扬先抑,现在里边儿指不定抱着怎么啃呢。”

你不来这俩人也啃上了好吗?还是说……“你是认真想林敬言来技术部?”

“咱们家底子也还不够厚呢。再说,人虽然老了,心可还不老呢。”叶修笑笑,点根烟,“再看吧再看吧,我也就是借机会一提,来不来是人家的事。”

这群男人吧,究竟是抓紧一切打荣耀的时间谈恋爱,还是抓紧一切谈恋爱的时间打荣耀啊?陈果扇着烟味儿躲到窗户边上,打开窗子,抬头看到今天晚上夜色不错,能看到星星。

就很想笑,控制不住,停不下来。

圣诞快乐,爸爸。

这个世界上,今天也有非常非常好的事情在发生着。


评论(38)
热度(1209)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