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林敬言&方士谦】谦言万语(五)

前文:(一)/(二)/(三)/(四)

按回合制吹,本回合轮到蓝雨

一回合都不一定吹得完

============================


林敬言:你又骚起来了是不是?这个节目刚刚正经了十分钟你又骚起来了是不是?

方士谦:接下来这场团战就开始了

林敬言:多么生硬的转折啊

方士谦:你闭嘴。啊,蓝雨五人入场以后照例占据好较为有利的地形先苟了起来,蓝雨这个队伍是这样,喜欢后动手,先观察一下情况,观察一下对方要使用什么样的策略,所谓防守反击。反正苟起来就很舒服

林敬言:苟利国家

方士谦:你刚刚说了什么?你刚刚说了什么吧,你刚刚绝对说了什么吧?

林敬言:没有,从你叫我闭嘴以来我一直闭着嘴

方士谦:活得小心一点啊

林敬言:是,我会注意

方士谦:在蓝雨照例苟起来以后,夜雨声烦照例脱离了大部队,隐蔽地慢慢靠近了虚空的位置。看到这里我其实想到了荣耀的玩家们经常质问职业选手的三大问题之一:为什么我们打竞技场的时候学蓝雨一样打4+1阵型,但是反而输得更惨了

林敬言:另外两大问题是什么,为什么我们队的骑士救不回舍命一击的刺客吗

方士谦:为什么我的狂剑卖着卖着血就死了

林敬言:为什么我的魔道的扫把飞得这么慢,王不留行的扫把是火弩箭吗

方士谦:为什么我作为拳法家玩家上车没人给我让座出门没人给我钱包

林敬言:送你一张霸图胳膊打折券作为警告

方士谦:哈哈哈,好吧,我们回到比赛,为什么4+1阵型不是那么好学的,这个阵型成立的一个头等重要的条件,可以说不是这个4,也不是这个1,而是中间的这个加号。我们来看比赛录像,夜雨声烦分别在这几个点停留过:第一个点,距离大部队仅五到八个身位格,并且是靠近索克萨尔的那一侧,他在这里短暂地停留了几秒,这是什么用意呢?就像刚刚说的那样,蓝雨上场喜欢先观察一下情况,这个点是怕对面急攻,在这里可以非常及时地回护队友,如果对面真的开场速攻过来,夜雨声烦的位置恰好卡住敌方前锋的退路,又可以妨碍对面第二梯队的增援,如果你们下定决心转而集火他,嘿,他跑得飞快,索克萨尔就趁这个机会腾出手来开始逮人致命连控

林敬言:蓝雨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速攻队的噩梦,大家可以看看上上周蓝雨打呼啸,黄少天一直埋伏在自己大部队的附近,就真的不动了,跟入定了一样,顶尖的耐心跟定力

方士谦:哎呀别说了,把唐昊憋的啊

林敬言:真的很努力了,wuli唐三打

方士谦:真的很努力了,根据对战战队的实际情况而转变了一向的激进速攻打法,扎扎实实地一步步压过去,被蓝雨借着地形兜圈子,夜雨声烦一直不现身,索克萨尔还反反复复在气功师似乎可以抓到又抓不到的距离出现

林敬言:在违法的边缘来回试探

方士谦:索克萨尔这手看家勾引是真的j——

林敬言:你要说什么,我代表直播间百万庙粉奉劝你这个微草主播不要再说下去了,我仿佛已经看到那个贝字旁了

方士谦:你倒是很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我能说什么,我当然是说他这手真的j—ing经,经典。我记得郭阳到头来还是觉得能把索克萨尔抓回来自己往前冲了几步吧,然后就被夜雨声烦抓到破绽突如其来一波GG。我跟你讲喻文州这个演技打职业真的可惜了,索克萨尔每次勾引时候的走位跟表现,都在镇定中带有一丝慌乱,在害怕里又有那么些胸有成竹,让人根本猜不透他背后有没有埋伏,想上吧又怕自己送,不上吧又怕放过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火大

林敬言:总结一下,可以说是堂堂正正的猥琐流打法

方士谦:郭阳小同学还是太年轻了,掉进了老狐狸的圈套

林敬言:让人不禁想起了

方士谦:想起了

林敬言:六赛季的

方士谦:嚯

林敬言:决赛

方士谦:……

林敬言:激战中某个不知名的微草治疗踏出保护圈一步对索克萨尔放的那个……哈哈哈你去哪里,不要捂脸嘛,你那一波又没死

方士谦:虽然没死,但是要不是那一波我掉了快半管血……唉,打完那把决赛我连着一礼拜天天晚上做梦梦到索克萨尔,那个神圣之火燃起来他恰好往后退半步躲过去那个瞬间我就想“卧槽完了”

林敬言:现在想想也还是心理阴影

方士谦:现在想想觉得昨晚上吃他那一顿点便宜了

林敬言:什么你们小团伙吃饭又不带我,今天录完喊点小伙伴出来吃饭吧

方士谦:你录完这个节目还想吃饭?早点儿包严实点偷摸回去吧,不然怕是要被人打死。录了这个节目以后基本就告别吃饭了

林敬言: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给大家做节目,希望大家能够珍惜

方士谦:好了好了,你伤口也撒完盐了,我们来看夜雨声烦的第二个停留点。他在第一个点其实没有停多久,因为虚空跟呼啸不一样,虚空是一个擅长阵地战的队伍,他们也很少会开场就直扑过来快攻。夜雨声烦选择从右侧悄悄靠近虚空众人,在一个跟两边都有一定距离的位置停下了。仔细研究过这张图的人可能都知道,他所在这个区域因为又山壁和树木的阴影,可以凭借走位做到隐藏自己的影子,也就是说他向虚空突袭的时候是有可能不在第一时间被发现的

林敬言:并且这个时候索克萨尔的站位也很靠近树丛,一有不对可以立刻潜进树林寻找掩护,跟夜雨声烦相呼应。夜雨声烦停在这里没有走了,在对方队伍里有刺客这种高爆发偷人职业的情况下,这个距离是脱离大部队的极限了。各位在自己打4+1阵型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个适合你们队伍的安全范围是多少,这个阵型的生命力在于能够相互呼应,你的队友技能交得怎么样,遇到什么情况是特别危急你必须给与支援,什么时候什么战况下值得你牺牲队友去换对面的人,这些你都要做到心里有数

方士谦:其实黄少天停在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面是虚空,虚空不会再往后退了,再往后退他们会留出太多空间给蓝雨躲避各种剑阵,而且他们也会没有足够的空间后撤他们的脆皮刺客让他短暂休整。这个距离是双方都准备开战的一个位置,逢山鬼泣掩护鬼刻往前推进,鬼灯萤火往索克萨尔身边摸。虚空的意识很好,你看驱魔师和治疗两个死死地盯防着树丛那个方向

林敬言:虚空的这个小驱魔师很不错的,你看他甚至还关注了头顶。只是万万没想到……

方士谦:万万没想到那天的枪淋弹雨是张佳乐上的

林敬言:哈哈哈哈哈骚这一下你就快乐了吗?

方士谦:哈哈还好还好,枪淋弹雨,一个通常在蓝雨团战后期发力的男人,这次一开场就带着流云突然抛下索克萨尔和治疗冲了过去,来了一个近似版的繁花血景打法。我真不爱看这个打法,太费眼睛了吧我的天

林敬言:不闪瞎眼怎么掩护队友,枪淋弹雨这个打法厉害的,百花缭乱的炸屏攻击里都只带一个剑系,他带两个,左青龙右白虎

方士谦:身后还有一个白雪公主呢,这个时候场上最危险的其实是白雪,啊不是,索克萨尔,双鬼和鬼灯萤火还是朝索克萨尔去了没有回头,两个暗阵计算好了索克萨尔能在这个瞬间里移动的最远距离,他百分百必中暗阵,但是在刺客冲过来的时候,枪淋弹雨回头一个闪光弹扔到了索克萨尔脚边

林敬言:索克萨尔是中了暗阵的,可以切到他的视角看一下,屏幕全黑。但是这一段真的厉害,该吹还是要吹一下,他在屏幕全黑的情况下立刻下蹲躲过鬼灯萤火的第一击,同时一个六星光牢圈到了青之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在中暗阵前一秒记住了青之驱的方位以及推测出了他可能的走位。吹一下吹一下,大家看一下第一术士是这样操作的

方士谦:虽然从出道那天起就是老年术士,但身上还是有一些值得大家学习的东西

林敬言:不是很懂你们微草和蓝雨之间的这种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老是一起吃饭玩耍打训练赛的欲拒还迎的给里给气的关系

方士谦:哈哈哈哈哈这句吐槽太长了吧,带你!下次一定带你好吗!

林敬言:好吧,总而言之青之驱被索克萨尔于乱军丛中控住了

方士谦:你站在此地,不要走动,我们剑客的攻击马上就到

林敬言:青之驱没想错,夜雨声烦真的是从天上下来的,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其实也是怕青之驱浮空躲六星光牢。最惨的是青之驱的镰刀恰好被六星光牢卡住了,在这两秒里他遭到了蓝雨三个主力输出同时的攻击,驱魔师其实也没有很硬的,这一套就有点够呛了

方士谦:说起来夜雨声烦是怎么从那么高下来的,有他的视角吗?

林敬言:你没看到他的视角?爬树啊。从曾经的失败中学到了很多

方士谦: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

林敬言:你从六赛季的决赛里学到了什么?

方士谦: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从此就被王不留行圈住了

林敬言:emmmmm总觉得吃到了狗粮,是我的错觉吗?



========

(六)

评论(99)
热度(2350)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