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黄喻】你是不是想红

心肝儿们圣诞快乐~

==================


1

有如七大姑八大姨般无孔不入的闹钟五连发响到第四个,黄少天终于从他闯荡江湖行侠仗义的梦里不情不愿地醒过来了。他迷迷瞪瞪地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闭着眼睛摁掉了如泣如诉的闹钟,凭着信息时代低头一族的本能划开了手机锁,把那荧光的屏幕凑到自己眼前来。

暑热季节里难得的阴雨天有点涣散了他的精神,床上跟凭空生出了藤蔓似的,把他绑得结结实实的,根本起不来。黄少天打了个哈欠,点开了手机上微博的图标,此情此景,正需要一点新鲜的外部世界信息来刺激他的神智。

更不用说每回纠结到底打开哪个微博号来刷真的比什么都醒脑。

 

2

黄少天的微博帐号管理里很是一溜齐,分一大三小再加四个掐架战斗号,可谓非常的狡兔八窟,和他的剑影步分身十分配套。他跟挑太监托盘里的牌子一样纠结了一会儿,大号吧,他日常是不上的,怕手一快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点了什么不该点的赞就闹起一波节奏了;刷美食的号吧,没胃口;刷联盟八卦的号吧,没精神;刷时事新闻的号吧,没啥新闻……一时之间黄少天觉得“朕的天下似乎是一片太平,没什么好操心的”,居然有点意兴阑珊。

他想了想,点开了刷喻文州专号。

名字他自己觉得取得蛮好,叫“喻文州一米八六的粉丝说道”。

 

3

喻文州一米八六的粉丝(说道)这个号是有来历的。

想当年黄少天还是个年少无知的中二少年的时候,老是有好事者觉得他肯定是看不上喻文州的,原因非常鲜明,无非是菜是原罪,一个明日之星和一个吊车尾,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对此黄少天一直觉得很冤枉,他能拍着胸脯保证他没有看不起喻文州,他根本就连看都没怎么看过人家,毕竟他以为喻文州只是放暑假过来体验生活的,大概开学了就回去。那时候他们住一层楼,楼道里遇见了黄少天还特别热情地跟喻文州打招呼,心想不知道这些小伙伴以后还能不能见到。

直到喻文州开学好几个月了也没走,还把魏琛那个老鬼给怼翻了,黄少天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哦,这人是来真的啊……

卧槽这人这手速还能赢得这么漂亮啊……

卧槽这是什么峰回路转欲扬先抑跌宕起伏的剧情啊……

卧槽以我多年以来看终点小说的阅历——黄少天一拍大腿,脑袋上叮的一声亮了盏灯——这人怕是个男主啊!

这可怎么办,十几年前的黄少天愁苦地想,一般我这样开始很显眼很有才大家都看好而且话还特别多的设定,两章以后就会被男主KO了吧?咋办呢?怎么能多蹦跶几卷,最好一路蹦跶到最后比男主还多活好几万字呢?

想来想去,似乎只能一颗红心向男主,又有吃来又有住,但黄少天是这样随便抱大腿的人吗?

当然是的。

 

4

黄少天简直是以一个穿越者抱紧历史名人的觉悟,悄悄的建了这个微博小号,一开始取的名字比较简单直白,就叫“ywz的小粉丝”。

那时候除了训练营的人以外没什么别的荣耀圈的人认识喻文州,黄少天自己买了支绩优股,想记录一下是怎么到涨停板的,暗戳戳地发了第一条微博:“可能是小喻同志的第一个粉丝[哆啦A梦微笑]”。当时还想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特权。

之所以能把这条微博记得这么一字不落,完全是因为此时此刻它又被转了好几十条,有喻文州的粉丝组团来著名战斗粉“一米八六”的微博里考古,每年一翻出这条远古宣言来轮。

转发评论里有云:哇噻,这条微博的时间……这是二赛季的粉啊,活化石

又有云:我靠我们喻出道前就有粉了啊???太有眼光了吧,那个时候怎么关注到喻队的啊?有出场次级比赛什么的吗?还是游戏里很有名?

再有云:喻队出道之前不是没啥名气吗?在训练营也是吊车尾……这一看就是那个时候就在三次元认识喻队的人吧,嫉妒!!!

还有云:二赛季粉到现在,太长情了吧,真的厉害的啊……

当然,云来云去最后都逃不过有人跳出来总结并猜想:这不会是喻队女朋友吧?

 

5

黄少天躺在床上翻了个白眼,在心里记上新的一笔:日常被当成喻文州女朋友(1/1)。

他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打着哈欠往牙刷上挤牙膏,随手刷新了一下微博新消息,果然“女朋友”三个字一冒出来以后后边儿就跟来了各种赞同的质疑的祝福的心碎的以及表示不懂为什么要祝福或者心碎的,联盟票选最适合当男朋友第一名的喻队长实在是很有争论一番的市场。最可怕的是还有自认为对喻粉圈掌故了解得非常充分的前辈耆老们贴上了“实锤图”,诸如“蓝雨打某场比赛的时候186的微博带了定位,也在同一个城市”,或者“贴过某餐馆的菜的照片,根据盘子样式和桌面纹路八出来那是喻文州经常去的店”,内容充实,语气蛊惑,连排版都挺好看的,最后断定“就是喻队女朋友没跑了”。

又有人怒斥:“这个186定是故意去喻队喜欢的餐馆还拍照,倒贴!还不是想红!”

黄少天在“被当作是喻文州女朋友”和“被发现是黄少天本人”之间犹豫挣扎许久,最后只好假装无事发生。

 

6

“早啊少天,”喻文州坐在正对着食堂门口的位子上,第一个发现走进来的黄少天,朝他笑起来,“刚还在想要不要去喊你呢。”

“黄少今天起这么早啊!”徐景熙浮夸地大惊小怪,“是个假黄少吧!是不是灵魂出窍了啊?”

黄少天拍掉徐景熙伸过来要试他鼻息的手:“滚滚滚,上午要跟队长去拍东西,不然你当我乐意这个点起啊。”

“哇噻剑与诅咒偶像组合又要发新片了,摄影师莫不是个CP粉?”

卢瀚文问:“什么是CP粉呀?”

“……”黄少天收回了拽徐景熙脸皮的手,拿肩膀撞他一下,“问你呢,什么是CP粉呀?”

徐景熙觉得自己仿佛正在被小孩子追问自己是怎么来的,还不是孩子亲爹,充其量算个隔壁老徐,不禁悲从中来。他顶着喻文州“友善”的目光,艰难地斟酌着用词,气若游丝地开口:“CP粉就是……喜欢……喜欢看他俩相处的粉……呀……”

“哦!原来是这样!”卢瀚文响亮地回答了一声,喻文州也低下头去,嘴角压着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黄少天撑着脸看他,一口白粥含在嘴里没咽下去,被喻文州一瞥又呛住了。

“咳!咳咳咳!”黄少涨红着脸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纸巾,又喝了大半杯豆浆才止住咳,喝完才想起来他自己根本没拿豆浆,有点不好意思地把杯子放回喻文州面前:“随手……队长我再去帮你拿一杯啊。”

徐景熙这人每被坑完一次都跟喝过孟婆汤似的,浑然忘却“起哄有风险,做人要谨慎”,又开开心心地揶揄道:“哎呀你跟队长还分什么你我呀~”

 

7

“这个徐景熙究竟是哪路神仙座下没看好的小仙女下凡来的?”黄少天絮絮叨叨地一直抱怨到拍摄结束,“说了让他少看一点粉丝小姐姐推荐给他的同人文,心都看野了!”

喻文州好脾气地被化妆师在脸上刷了一层又一层,在灯光下看时还有点荧荧的反光,饶是如此,他还有余裕笑黄少天的眼线:“连你这样的小仙女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哼!”黄少天伸手擦了几下眼尾的眼线没擦掉,收工路过的化妆师随口嘱咐了一句:“回去用卸妆油卸吧,特别是喻队啊,你额角都冒了个痘了,卸妆要卸干净啊。”

“……”黄少天沉默半晌,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撩开了喻文州中分的前刘海。

“干嘛?”

“这么多年终于看到你长颗痘了,我就算回去跟你solo被你单杀我也能合眼了。”

喻文州:“……出息!”

 

8

“看完了吗?看完了补个门票吧。”喻文州随手拨弄了一下头发,眯起眼睛来瞥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一见这千年狐狸上身一般的表情就觉得不妙,后退一步比了个奥特曼发射光波的姿势:“你要干嘛?我告诉你不要轻举妄动哦!你再过来一步我喊人了哦!”

喻文州没忍住笑,抬手就是不轻不重的一记敲在黄少天额头上:“少看点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你是没救了,别带坏我们瀚文。我能干嘛?不过是没有他们说的卸妆油而已,平时有拍摄回去也只是用洗面奶随便洗洗。”

“这还不简单?”黄少天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楼下不就有卖这些的店?你尽管买,我给钱。”

喻文州不说话。

“……那我陪你一起去?”

喻文州还是不说话。

“…………那我自己去帮你买?”黄少天看起来是十分着急了,“难道还要我亲手给您擦上吗?唉,我是恨不得替队长您长痘,可惜没这个福分啊!”

喻文州终于乐了,两个人正走到化妆品店的门口,他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就麻烦少天——你干嘛?”

黄少天一把拉住喻文州伸出来的那只手把人拽进店里了,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想红。”

喻文州:哈?


9

黄少天看着店里晃得人眼花的货架,紧紧攥着喻文州不肯撒手,深情款款:“我好怕我一转头,你就不见了。”

“……”喻文州翻了一个0.5倍速的白眼,拿韩文清的名言点评黄少天,“幼稚。”

“诶队长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黄少天开始了他的强行有理,“不多了解了解女孩子怎么会有妹子来我们队,你看看王大眼,连ID看起来都是妇科圣手,这就是心机啊!!”

“你哔哔就哔哔,怎么每次都要带上王队?”

“怎样?”

喻文州拖长声音:“就很棒棒。”

“哈哈哈哈!”黄少天把喻文州的手夹在胳膊下,“可以可以,卸妆油挑最贵的,很OK。”

“有必要这么严防死(敏感词)守吗,我还能化成蝴蝶飞走不成……”

“误会我了啊,表示一下亲热不行吗?”黄少天装模作样地挤眉弄眼,“难道只有你女朋友能跟你拉小手?我前几天可又看到羡慕嫉妒恨你女朋友的帖子了啊。”

喻文州啧啧两声:“我有没有女朋友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那个上扬的尾音在黄少天听来总觉得有点意味深长,他借着打量货架的掩护瞄了一眼喻文州,有点疑心自己的小号早已被这个人识破了,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人会怎么想我呢?

会不会觉得我早就暗恋他却不敢说?所以才开个小号偷偷摸摸地装逼?会不会也把粉丝的调侃当真,觉得跟我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发展前景?他会不会早就暗恋我了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如果他开口跟我告白了我要答应吗??怎么回绝才不会破坏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

“少天。”喻文州晃了晃他被黄少天控制住的手腕子。

“好的!”

“啊?好什么?”

黄少天把他那张涨红的脸转到了另一边:“没什么……”

 

10

喻文州一米八六的粉丝求助了万能的微博:脸上长痘痘了怎么办?

评论说:卧槽,这个人不会从来没长过痘吧?跟喻文州一个体质?

消息灵通的蓝雨粉反驳:喻文州也长痘了,今天工作人员直播的时候他把前刘海扎成一个揪在卸妆,因为以前不好好卸妆额角上冒了一个痘,据说卸妆油还是黄少给他买的[笑哭]

立刻有人反应过来了:啧啧啧啧,这是在帮喻队问吧,这恋爱的酸臭味。让喻队去问黄少吧,黄少冒痘的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

黄少天无奈地想:对不起啊我只管长不管治啊,自己的脸当然只等一个自然消退,也就是喻文州的脸我会关心一下,毕竟……

他想了半天,想了一个基本上逻辑通顺的理由:毕竟喻队长的脸就代表蓝雨的脸面嘛!

蓝雨的脸面喻文州同志洗完脸过来推黄少天的房门,脑袋上还扎着小揪忘了摘,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头绳:“有吃的吗少天?好饿啊。”

“有辣条。”黄少天想了想,点了点额角示意,“但是你不能吃。”

喻文州沉默了两三秒,突然说:“你看微博了吗?”

“微博怎么了?”黄少天莫名有点心虚。

“有人拍了我被你拉进化妆店里,微博上炸了。”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我都在群里被嘲讽过三轮了,心灵受到了伤害。”

“呃…………那怎么办呢?”

“我要吃辣条。”

“……你怎么变成这样的喻文州了!”

 

11

经过了一番艰苦卓绝的口头斗争,黄少天终于打消了喻文州对辣条的执念,帮他点了粥当外卖。他趁着喻文州下去拿外卖的间隙登上了微博大号,果然看到新消息提醒里炸开了锅,在一众吃糖声中还夹杂着一个傻子卢瀚文的转发:当被小姐姐们调侃为何要转发的时候他耿直地回复道“因为我是队长和副队的CP粉呀”。

徐景熙我记住你了!

黄少天嘴里嘀咕着早晚要给徐景熙来一顿爱的PK教育,随手翻了一下转发评论,在卢瀚文之后看到突然来了一波“不妥吧”势力:喻文州不是有女朋友吗?这么gay里gay气的不好吧?

黄少天:他不是!他没有!

喻文州拎着粥一回来,就看见黄少天趴在桌子上,把正在刷着的手机“啪”地一下屏幕朝下摁桌面上了。

“欲盖弥彰,做贼心虚。”喻文州把黄少天那一份端给他,文化人说话都是四个字四个字往外蹦词,“干什么了?”

“没……”黄少天想了想他转发里打了还没来得及点击发送的“这么巧我也是CP粉”,吞吞吐吐地补充,“没来得及……”

喻文州叼着粥勺很是凝重地叹了口气:“没事,你干了什么我也只能像个父亲一样把你原谅啊。”

“你可算了吧!”黄少天笑起来,划开手机准备把刚刚一时上头瞎打的字都删掉,然而他并没有看到输入界面。他颤抖着刷新了一下自己的微博,三分钟前多了一条新微博,已经转了好几百条出去了。

黄少天:“队长,你刚刚说不管我干了什么都会原谅我,是真的吗?”

喻文州:“当然不是真的啊,我跟你客气一下的。”

黄少天:“……”

 

12

这魔鬼的三分钟为荣耀八卦圈又增添了重量级的新瓜,黄少天飞快删除那条微博反倒显得更加心虚,到了第二天都有不负责任的电竞媒体打出了大标题:震惊!黄少天公然叫板喻文州女朋友!此番争宠的内幕竟然是……

“队长,你真的有女朋友吗?”蓝雨众人七嘴八舌地问,他们明天晚上有客场的比赛,正坐大巴往机场赶,黄少天塞着耳机坐在后排窗边,假装自己什么也听不见。

喻文州刚上了车清点完人数,都还没来得及坐下,随着车子的开动晃了一下身子,好脾气地笑:“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他们都这么说,”卢瀚文抢答,掰着指头数,“媒体、论坛、粉丝微博,都这么说。”

“是吗?那我猜如果明晚赢了的话记者会上八成会问这个问题吧。”喻文州笑眯眯,“想知道就赢下比赛呗。”

“切…………”众人纷纷啧啧了一波鸡贼喻,各自靠回自己位子上。喻文州抬起头来,正看见黄少天匆忙移开的眼睛。

“嗡——”黄少天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喻文州的微信:「你耳机没插在手机上,插头从口袋里滑出来掉座位上了。」

「你以前很迁就我的!!!.jpg」

 

13

所谓明星选手三大爆点:退役、复出、谈恋爱。大概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蓝雨队员没忍心巴巴地准备了热点问题的媒体们憋死,发挥出实力赢下了这场比赛。这场赛后发布会空前热闹,前几个问题大家还装模作样地问一问排兵布阵选手发挥对手表现,十好几分钟过去以后底下媒体坐不住了,个个像眼里闪光的狼,喻文州就是他们心中肥美可口的大兔子。

黄少天坐在喻文州旁边,刚贡献完一段被主持人无情打断的五分钟独白,在“下一个问题”这句话的余音里他侧头瞥了一眼老僧入定般的喻文州,顺手摸过喻百万八百块钱一支的自动铅笔拿在手里转起来。

“我是XX电竞社的记者,想问一下喻队长,最近关于您的消息很多……”记者阵中先跳出一员大将,开篇先言影响如何强烈、舆论如何纷杂、粉丝又如何悲喜交加,所以虽然这个问题并不合适但还是要代表众多粉丝问一下,“喻队长现在有女朋友吗?”

“有的,”喻文州说,他停顿了一下,等慢悠悠地欣赏完队友的侧目和众媒体的奋笔疾书后才接了下一句,“就是荣耀女神。”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喻文州能感到坐在他另一边的徐景熙憋笑憋到发抖。

还有想搞大新闻的媒体问道:“众所周知,您与黄副队长也表现得非常亲密,那么除了队友、搭档关系以外,黄副队对您来说还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有的,”喻文州又停顿了一下,很遗憾这回大家都不上当了,“可能算是我的情敌。”

“……”黄少天十分配合地点头。

方才如雨后春笋一样举手的媒体们此时都有点无fuck说了,只剩最后一家还不依不饶,顽强地高举着手。

“喻队长,”这位也顾不上铺垫了,直接来了一句,“您知道‘喻文州一米八六的粉丝说道’这个微博吗?是不是确实像网上默认的一样这位博主就是您的女朋友?”

黄少天手里转着的笔“啪”的一声就飞出去了。

 

14

喻文州用口型质问:笔芯断了吧?

黄少天疯狂摇头:不不不不不不不。

喻文州:我看到笔帽摔出去了。

黄少天疯狂摇头:不不不不不不不。

喻文州:八百块。

黄少天疯狂摇头:不不不不不不不。

在场其他人莫名其妙:怎么看着像是黄少被喻队捉奸的样子?难道这个喻文州的粉丝其实是黄少天的女朋友?

“咳咳,”喻文州深深地看了一眼僵硬的黄少天,清了清嗓子,一万个标准的官方答案在嘴边转了一圈,不知怎么最后开口的时候还是变成了,“嗯,我知道这个微博。”

他十指交握放在桌面上,余光里瞥见黄少天的手指攀在桌缘上收紧:“这是我认识很多年的一位老朋友了,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他给了我许多帮助,这么久以来,我非常感谢他对我的支持。”

黄少天坐在明亮的灯光里,面前的嘈杂纷扰好似都离他远去了,只有身边的喻文州的存在格外的强烈,他想,队长是知道的,是了,队长肯定知道,但他知不知道那是我呢?还是只当作一个累年的粉丝?听他的意思他应该知道是我吧?那我要不要跟他解释一下我没有自封为他女朋友都是别人安在我头上的?但这么说是不是不太好?万一我以后要跟他……

他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要怎么样,就被喻文州敲了敲肩膀:“还发什么呆?走了。”

黄少天顺势跟他勾肩搭背地往回走,平日里的过分熟稔又在言语里带了出来,活脱脱一个调戏良家妇男的街痞:“啧啧,还是舍不得留我一个人吧?”

良家妇男喻文州乖巧地点头:“是啊,你还欠我八百块呢。”

“真的没钱,这样吧,我把我的心给你。”

“……”喻文州感叹,“哇噻,你又跟景熙一起看什么难以言喻的电视剧了?”

“我没看!嗳!你别管,你现在应该说‘那放在我这里就不能拿回去了’才对!”

“哎呦你还有套路的?别给我分配这种主角台词吧,很害怕,感觉只有传说中的方明华前辈才配说这种台词。”

黄少天不知为何没办法跟平常一样全身心地投入和喻文州的插科打诨互骚之中,他甚至有点不服气地想:你怎么就不能是主角呢?我可是从训练营起就一眼看破你根骨清奇,我可是老早就买了你的股的!

你在我这里,一直是主角来着。

 

15

黄少天最终还是……当然没有赔八百块(反正也不是他摔坏的第一支)。那支笔被他摔得身首分离,在奄奄一息之际被奋力抢救,脱离了危险线,还换了黄少天一顿宵夜略表他不怎么明显的歉意。

两个人抛弃大部队坐在食堂角落里吃烧烤,黄少天动手之前按惯例拍照,拍得羊肉串上的孜然都好像闪着金光。喻文州拿着筷子满怀期待地看着他:“可以了吗?你又要上微博深夜报社血虐你的小粉丝们?也不怕他们脱粉?”

“脱粉了正好都去粉你,”黄少天放下手机,“说不定一夜爆红,怎么样,是不是想想都觉得很开心?”

喻文州挑了一串脆骨:“别一夜爆红吧,承受不起。”

“希望大家都来看看,我们队长就是一个这样有着高尚情操的人。”

“也不是,”喻文州突然托着下颌说,脆骨在他牙齿间发出一声脆响,“也不是想默默无闻,甚至年轻的时候也想过如果能成为所有人视线的焦点就好了。”

这食堂角落里的普通夜晚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谈心背景,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说:“可是现在不想了,可能是老了吧。我经常想,如果他们不太关心我们就好了,特别是那些本来就不太关心我本职工作的人,如果他们可以,不那么想知道我有没有女朋友,有的话是谁,也不要过于在意休息日去了哪里和谁呆在一起,如果他们可以多看一些索克萨尔少看一些喻文州的话,就再好不过了。我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我不想红。”

黄少天十几年如一日地看不得喻文州低落,见缝插针地抖机灵:“像队长这样的梦中情术可能是有这样的烦恼。”

喻文州温情脉脉地挑了一串鸡翅膀到黄少天碗里:“不过还好挺多人都喜欢剑诅CP的,所以还是很感谢你的。”

“死了还有一个垫背的?”

“哈哈,是这个道理。”

黄少天带着无可奈何的笑意白了喻文州一眼,他的心终于在这几天的七上八下之后落到了实处。他的唇齿间咀嚼琢磨的仿佛是他与喻文州之间无需言语的默契,带着五六分的近乡情怯与七八分的当局者迷。

“队长。”

“嗯?”

“我应该会比你早退役吧?”

“怎么说起这个来了……”喻文州顿了好一会儿,才道,“可能是吧。”

“那我先退役以后,就在这附近,或者是你以后要去的城市呆着,然后等你退役了就来找我,好吗?”

在这个夜里,他们还有许多话没有说出口,也不知道未来有什么曲折崎岖,甚至不知道粉丝圈里会爆发漫长的CP战争直到大家发现“一八六”正是黄少天本人的小号,而这又引发了新一轮的风暴。这些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的花边风波最终都像被揉碎的花瓣一样随着流水远去了,只有喻文州一个轻飘飘又沉甸甸的“好”字一直陪伴他们许多年。

 

16

许多年后黄少天某天突然想起来问:“文州,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一八六那个号是我的了?”

喻文州想了半天,决定比较委婉地告诉他:“有些人年轻的时候会用我的电脑登小号,有时候还会忘了取消掉自动登录。”

“……哦。”



评论(108)
热度(2705)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