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喻黄喻】蛙已竞走三天了!(上)

给我们喻的生贺的一半

活力大学森养蛙日常

带各种我吃的CP的背景板,自由心证(

==============================


1

喻文州摁亮了手机,还是没有看到任何新提醒,他叹了口气划开了屏幕,怀着微渺的希望点进了养蛙界面,然而屋子里还是空空荡荡,院子里也是寂寞空庭,连广告大师蜗牛先生也没有来。喻文州随手收割了地里几根可怜的三叶草,翻了翻并没有新信件的邮箱,又进屋子里第不知多少次地确认桌上有摆满吃的。

他的蛙叫“少天”,年龄四天半,正值青春年少,看着非常活泼,现已离家三天,音讯全无。

这就很扎心,喻文州想。养儿方知父母恩,自家蛙蹦跶出去的时候连帐篷都还没来得及买一顶,不知在这冷到昏厥的冬夜里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挨饿受冻。“儿寒乎欲食乎”的六字慈父真言还没在心里念完,手机里呱唧跳出个绿色app标志的新消息。

是我的蛙——喻文州定睛一看——的同名人发来的微信消息:“哈哈哈我们家文州回来了给我带了一堆特产照片抽奖券还看了蚂蚁!我跟你讲我的蛙真的欧爆,一给他买吃的就中抽奖券,太乖太有能耐了我的儿!”

就很气。喻文州靠在床头瞪了一眼上铺的床板:“你不是在寝室吗?发个鬼的消息啊。”

从上铺床边探出来黄少天半个头,学小女生比了个耶:“话说完就过了,留个文字版万一哪天你看到消息记录就又可以扎心一次呀~”

喻文州向来人设温良恭俭让,不好说脏话,只能拿口型示意:你——大——爷。

黄少天一拍床板:“好你个喻文州,竟敢暗示我们尊敬的魏老师?”

 

2

尊敬的魏琛魏老师,今年三十岁整,还没猫,四舍五入差不多八十高龄,社会见得多了内心比较沉稳,算下来精神上已经是百岁老人。日常有着社会人的各种烦恼忧愁,好好地当着辅导员还带着一群戏精,其中特别包括他拐了好几个弯的亲戚家的孩子黄少天,人生格言似乎是“生命在于运动”,一天天的不闹出点儿动静来就不舒服。刚开学就跟室友茬架,实在没空寝室没能给调开,过了一年不到俩人又一个班长一个副班长的见天同进同出,身体上勾肩搭背嘴里老哔哔个没完,魏琛一看到他俩就头疼,暗地里给取了两个外号,叫奔波儿灞与灞波儿奔。

这一天他喊了奔波儿灞来学院值班,帮他做个联络表,没想到灞波儿奔也像个尾巴一样地跟来了,一进办公室就瘫在沙发上,魏琛还以为他要现原形。

魏老师:“我喊奔……我喊文州过来值班的,你又来干嘛?毛遂自荐来帮我干活?”

黄少天从魏琛桌上翻出半包瓜子:“我来跟您检举的,老师,文州昨晚上骂您了。”

“骂我什么了——”魏琛话音未落,就听见喻文州和和气气地反驳道:“别乱说,我怎么会骂魏老师?魏老师少我骂他这一句吗?”

魏琛:“……”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有道理!”

你们两个成精的臭鱼烂虾是有组织有预谋地来搞我来了是吧?魏琛一把夺过黄少天手里的瓜子:“地主家也就这点粮了,还不够勤劳值班的人嗑,你这种蛀虫可以打道回府了。”

“我等文州吃饭啊。”黄少天还敢先发制人地翻白眼,“就会压榨别人劳动力,回回喊文州下本他都要过来值班,你怎么这么周扒皮啊魏老师?”

魏琛第一万次地反问三连:“你俩不是关系不好吗?不是合不来吗?不是共处一室超过三秒都要窒息吗?”

喻文州:“都是在魏老师苦口婆心的教育和开导之下,我们才能化干戈为玉帛。”

魏老师:“我悔恨,我检讨,是我错了。”

喻文州正待说话,余光里突然瞥见放在桌上的手机又亮了一条新消息,黄少天往他这边探脑袋:“你崽回来了?”

“没,”喻文州锁都懒得开,把手机放了回去,“又是微信。”

魏老师大吃一惊:“怎么回事?你怎么就有崽了?不合适——哦,是那个青蛙啊。真不懂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喜欢养个蛤蟆当儿子。”

黄少天趁机献一波谗言:“老师你可以养一个当儿子取名叶修叶老师啊。”

魏琛:“你说得我竟有点动心。”

黄少天:“然后饿死他。”

魏琛:“这个游戏叫什么名字,哪里下?给他充钱能死得更快吗?”

“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得往外喷碎瓜子,一把搭上喻文州的肩,“看来我对你还真的不错,没饿着你没冻着你。”

“我对你也很不错啊,饲料都喂八十的,为什么你都不回家?”喻文州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叛逆期?还是在外面有了小蝴蝶就不记得爸比了?”

魏琛停下了下载游戏的手:“玩了这个游戏以后会变得这么gay的吗?那要不还是算了。”

 

3

“我跟喻文州关系不好,”黄少天解释道,“所以我养娃儿子才取他的名。”

张新杰冷漠地回应道:“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黄少天简直窒息,“你坐隔壁桌的怎么管得这么宽呢??”

一口饭非要数着嚼二十下的养生标杆张同学咽下嘴里这口,慢条斯理地怼道:“你们非要坐我旁边。”

“谁稀罕坐你旁边!今天老韩不在我们可不怕你啊!我们看见老林来找老林聊天的!是不是啊老林?”

矛盾中心林海伦冷静地掏出手机:“啊,我们家点心回来了。”

喻文州感伤。

“文州没事哈,你崽在回来的路上呢。”黄少天给喻文州碗里夹了个肉丸子。

林敬言一边观赏点心的新照片一边拆台:“你俩不是关系不好吗?”

黄少天翘起腿:“关系再不好,对儿子也应该要有基本的关心吧。”

张新杰在吃饭的百忙之中还特地分了一丝神出来冷笑一声,林敬言不禁好奇道:“你们当初为啥吵架来着?”

“还不是这个人抢我床位!”黄少天控诉。

“都是空的床位,难道上面写你名字了?”喻文州有理有据。

“我那天上午去的时候就看中了!只是行李还没到没放铺盖而已!我还跟郑轩说了!”

“我到的时候郑轩又不在……”喻文州揉揉鼻子,“不过如果是郑轩或者景熙要我让我肯定就让了。”

黄少天挑眉毛:“就不让我?”

“你那个态度很让人火大诶。”喻文州推锅,“我当时就想这个孩子一定不能惯着,要让他见识到社会的残酷。”

林敬言适时发问:“所以你们为了最终解决这个问题就发展成睡一个床位的关系了?”

“你不要乱说哦,这是我儿子。”

“你也不要乱说哦,谁是谁儿子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张新杰:“呵呵。”

“诶张新杰你养青蛙了没有?”黄少天问。

“没有。”林敬言回答。

“为什么都是你在回答,你是他经纪人吗?”

张新杰终于放下了碗筷:“我们上解剖课,一刀一个都是你们还没回家的儿子。”

喻文州呼吸困难。

 

4

“没事,你崽肯定是去了最远的地方,”黄少天理性分析,“回来肯定给你带一大波东西。”

喻文州觉得有点好笑:“我看起来有这么担心吗?也不至于吧。”

天气不错,午后的篮球场覆盖着暖和的阳光,孙翔蹲在场边草丛跟茵茵绿草一起进行光合作用,秋冬天的短袖和反扣的帽子使这位篮球少年显得十分青春洋溢。

“老哥们!”孙翔隔了半个操场,一眼瞄中了熟人,抱起脚边的球一蹿两米多高,“打球不老哥?”

黄少天跟喻文州两个人被他这一嗓子一吓,分开几步走四处找声音来源,被黄少天望见了疯狂招手的孙翔:“你喊人打球怎么跟喊人买碟一个句式?”

“哎哟你还买过——”

“没有。”黄少天断然否认,“我跟文州出来打乒乓球的。你怎么一个人来打球?这么独的吗?计院一匹狼?”

“杜明那个畜生放我鸽子,”孙翔一手拉一个不肯松,“我喊了小事情跟我们班长还有副班长,他们马上就到了,凑六个人打3V3啊。”

喻文州有点为难:“我篮球打得不好。”

“没事!”孙翔天赋异禀,灵性地嗅出在场谁掌控着话语权,白花花大膀子一把搂过喻文州,“不就是个玩儿嘛!”

“咳咳。”黄少天清嗓子。

“怎么了黄少?身体不舒服啊?就是缺少锻炼!打打篮球什么病都好了真的!”孙翔又掉回头去跟喻文州旁征博引,“打得不好真的不怕,小事情也打得很烂啊!还不是一样玩?”

“咳咳。”肖时钦带着和善的微笑出现在孙翔身后,“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乒乓二人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没决定是安静吃瓜看戏还是落井下石嘲笑一波,就看见孙翔不由分说一个直线飞扑差点把肖时钦掀翻在地。

“小事情!杜明那个辣鸡又放我们鸽子!”先控诉。

“居然还说什么先过来热身,我信了他的邪,你看我穿这么少,超冷!”再委屈。

“还是小事情好,小事情从来不迟到的,说好去哪儿干什么都陪我一起!”最后还来一发直球。

“……”好人肖时钦能怎么办呢,只能拍拍孙翔的后背,“动起来就暖和了,下次别这么傻穿这么少了。”

乒乓组一波叹为观止,喻文州对刚刚到达的江波涛和周泽楷点点头:“原来孙翔能平安活这么大都是有理由的。”

“必须的,不能光靠命硬啊。”江波涛乐得不行,“怎么样,看在我们翔翔这波精彩操作的份上赏脸改打篮球呗。”

“行。”佛系喻点了头,“这么有缘,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黄少天掏出手机:“打之前我先收一波草。”

喻文州掏出手机:“我也收一波草。”

周泽楷掏出手机,江波涛:“小周也收一波草。”

“小周你也养蛙了吗?”

“嗯。”周泽楷的语气里透着欢欣,“叫‘江’。”

“……”

“……”

江波涛:“别看我,我劝过他了,劝不住。”


=======

黄少天:叶修

魏老师:要不起

(下)

评论(146)
热度(2612)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