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喻黄喻】蛙已竞走三天了!(下)

前文:(上)

过生日!就是甜!

依旧带各种我吃的CP的背景板,比如伞修伞~( ̄▽ ̄~)(~ ̄▽ ̄)~

================


5

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袖子一路狂奔冲进了教室,这门公共课考试简单选了就过,一学期就点这么一次名,对急需凑公共学分的同学们来说简直是“屠龙宝刀点击就送”,每年都在选课系统里被点爆,要靠玄学才能选上。至于到了这难得的点名时刻,平日里不见踪影的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都在傍晚六七点升了起来,跟埋骨之地的骷髅兵一样密密麻麻塞了一教室。

下午打完球这两人回去冲了个澡,叼了两个包子当晚饭就冲来教室占位子了。但今天竞争还是太激烈,就剩前三排还有空位,两人挑了个第三排偏僻的角落坐下,一转头发现王杰希跟方士谦坐在他俩正后面。

“啧。”方士谦这位选手十分机敏,连黄少天的话头都能抢占,“您二位亲自来上课啊?”

“你这话说的,”黄少天不甘示弱,“我们班长模范好学生一节课没逃过,倒是第一次见你啊。”

“你也就把喻文州搬出来说说,”方士谦不屑,“你自己说说,每个礼拜这个时间,我都在游戏里撞见你几回了?”

“哇靠你自己不上游戏能撞见我?”

两个人单打独斗了老半天,一齐侧头催促己方援军速速发兵,只见喻文州语气和缓地问王杰希:“上节课的笔记你记了吗?我最后有个地方没听太懂。”

王杰希:“记了,最后一段我跟冯老师理解得不太一样,你看看对不对。”

黄少天和方士谦:“……”

两位好学生理性交流完,终于回到了日常的不对付氛围,自从某次游戏线下聚会发现各自身在敌对工会以来,这份大家来找茬的执着就没消退过。

“下午路过体育场看到你们打篮球了,”王杰希说得波澜不惊,“弹跳力真的不错,跳起来跟小周他们差不多高。”

“我说那一群过来围观小周的女生里怎么还有两个人看着眼熟,原来是你跟方神。”喻文州恍然大悟状,“怎么不一块儿来玩?哦,新割了双眼皮还不能剧烈活动吧。”

方士谦压低声音问:“学会了吗?”

黄少天:“学不会学不会,少了那么一点慧根。”

喻文州没绷住笑了出来,王杰希也弯起嘴角来,黄少天开始手舞足蹈地比划:“下午文州投了两个特别漂亮的空心三分……”

上课铃响起来,大腹便便的冯教授站在讲台上翻开了点名册,慢悠悠地打趣台下的小年轻们“很高兴每个学期有这么一次机会跟大家欢聚一堂”,惹得教室里一阵低声哄笑。

喻文州翻开笔记本,边等着点自己的名,边随手勾了几笔他还没有音讯的“少天”儿子,画到帽子上的装饰品的时候他放在椅面上的左手被黄少天拉住了。

干嘛?喻文州拿眼神问身边人。

黄少天用手指在他掌心里写字:心疼你。

喻文州没辨认出来写的啥,用气声问:“写的什么?”

黄少天又写一遍:心疼。

“什么?”

心……黄少天回过味儿来了,捏了几下喻文州的指节:“故意的是吧?”

“这么凶的,”喻文州笑,“刚刚还说心疼我。”

手机屏又是一亮,这回他没看错,结结实实王杰希一条微信,两个明镜高悬的大字:「啧啧。」

喻文州单手戳着手机回复:「乖巧.jpg.」

 

6

“超饿。”黄少天抱怨道,“那两个包子就跟出了事故似的,已经失联了,刚咽下去就找不到了。”

“哦?”喻文州走在他身边,顺着下课的人群出教学楼,忍着笑听这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的吃了又饿的描述,“你试着联系过他们了?”

“喂喂喂听得到吗?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你看,都没有回复的。”黄少天装模作样地跟自己的胃交流一番,沉痛地得出结论,“罢了,就当我没吃过你们两个包子!”

喻文州笑出声。

黄少天手机都拿反了,虚空跟喻文州打一波电话:“喂,别的小朋友都去吃夜宵了,我们去不去呀?”

寝室群里适时响起两个嗷嗷待哺的寝室留守儿童的呐喊:「喂,别的小朋友都有人带夜宵回来吃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黄少天十分恨铁不成钢地点开语音一通教育:“就你们俩好吃懒做一天四五顿的就知道吃吃吃,简直没办法,唉,算了,只能特地绕到校门口去给你俩买吃的了,要知道感恩啊你们!”

喻文州瞟了他一眼。

黄少天又追加一条语音:“特别是班长,依我的脾气是不想助长你们的嚣张气焰,都是文州非要帮你们带,吃水不忘挖井人,回去谢班长的恩吧。”

“论臭不要脸我还是不如你。”喻文州摇头,跟着他往校门口走,“要吃什么?”

“烧烤!肉跟蔬菜都点几个,我要烤茄子,”黄少天立刻振奋地点菜,眼瞅着望见了烧烤的摊子,越说越来劲,“再来几份麻辣土豆,还有脆藕,文州你吃炒面不?哦还有……”

喻文州听着头大,正准备开口,想说的话却已经被人说了出来。

“你确定你这是夜宵?我还以为你跟这表演一段报菜名呢。你吃完这些个东西还要不要睡觉了?”喻文州定睛一看,是苏沐秋苏老师正在训人,“是吃下肚等着明天中午当午饭反刍?”

那被训的人叼着烟举着双手求饶,不是叶修又是谁。叶修瞥见喻文州跟黄少天过来,把烟掐了,顺理成章地把两人当台阶下:“那我少吃点,多的那两份炒面,给两位小朋友吃,好吧?”

“叶老师好,苏老师好。”喻文州和黄少天连忙跟自己学院的两位老师打招呼,“老师们也来吃夜宵呀?”

“刚上完课,有点饿了。”苏沐秋笑眯眯地招呼两个学生,“快来快来,你们叶老师要请你们吃炒面。”

黄少天十分珍惜这一次坑到叶老师的机会,立刻笑容满面地响亮回答:“谢谢叶老师!”

叶修站在苏沐秋身后朝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板起脸吓唬人:“给你们布的论文写完了没有啊?就知道到处瞎逛。”

“准能按时交给您!”黄少天又把话题拉回来,乐呵地“落井下石”,“老师我的炒面里能加个蛋吗?”

苏沐秋比他还高兴:“能!”

“能再加肉吗?”

“可以!”

“能再加份火腿肠吗?”

“多大点事!”

叶修:“……”

叶修盯着喻文州,心说你这班长不给我分点忧的?还好喻班长没闻弦歌也颇知雅意,拉住黄少天:“别打搅老师们了,我们还得带吃的回去给景熙他们呢,怕是人都饿晕在寝室了。”

苏老师闻言点点头:“那你们的炒面打包带走吧,再炒两份给你们室友,还想吃点啥?多点几样带回去。”

叶修听着不太对劲,苏沐秋接着说:“今天都是你们叶老师请客。”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苏沐秋也笑:“老师在这儿哪有要你们学生出钱的道理。”

叶修掏出手机念念有词:“莫笑啊,你爹最近是没吃的给你养不起你了,你还是去你干爹那儿住几天吧。”

“我是亲爹,你才是干爹!”苏沐秋驳道,又好笑地跟喻文州他们解释,“是养的蛙,非要跟我的取一样的名字,当成同一只,天天跟我争抚养权。”

不愧是脑回路不同凡人的叶神,养蛙都有新思路。

夜宵摊子的大叔把黄少天他们点的东西都给打包好了,叶修看似还在看手机,余光却瞟见喻文州把手悄悄伸进口袋,知道他是要掏钱包,咳了两声:“一点夜宵钱你还跟我推什么,是不是嫌弃老师呀?”

“怎么会?”喻文州连忙解释道,“是怕给老师添麻烦。”

“不麻烦,怕我吃不上饭啊?”叶修嘴上回答着喻文州,眼睛却盯着苏沐秋,“家里做比外边便宜也比食堂好吃,我以后可以买了菜去你们苏老师家做饭去。”

苏沐秋觉得不太对:“为啥要上我家?”

“我住宿舍没厨房呀。”

“我……”苏沐秋被叶修跟喻文州两双“期待的眼睛”一盯,只能先答应下来,“也不是不可以……”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两位老师!”喻文州一副松一口气的样子,乖乖地听叶修嘱咐了两人几句好好写论文,道了别拎着夜宵往回走。

“我怎么觉得你跟老叶有点阴谋。”黄少天回过味儿来。

“就是恰好跟上了叶老师的节奏而已,”喻文州竖起手指放在嘴边比了个“嘘”,笑,“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7

“孩儿们!”黄少天蹦进寝室,高举手里的夜宵,“我们回来啦!”

徐景熙高呼了一声“耶!”,郑轩也晃晃荡荡从下床来,围着黄少天手里的袋子看:“啊,烤茄子,我要吃!还有鸡翅,不错不错,有牛肉吗?行啊真有……”

“这里还有炒面,”喻文州也进了寝室,“都是叶老师请的。”

“叶老师?”郑轩奇道,“怎么突然请我们寝室吃东西?”

“可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喻文州笑得神神秘秘的。

郑轩叼着串孜然牛肉,非常干脆地决定不要想得太多,回头又加入了分食夜宵的队伍之中。黄少天招呼喻文州:“文州你不吃吗?”

“我吃炒面吧,买了四份呢。多了吃不下了。”

“你尝一口这个,”黄少天拿自己的饭盒装了些菜过去,“这个巨好吃!”

喻文州往阳台避,“不吃,看着就好辣。”

“不辣,真的不辣,信我!”黄少天跟在后面卖安利,“实在怕辣你尝尝这个烤茄子,这个茄子不辣的。”

喻文州的声音远远地从阳台飘过来:“都是蒜。”

“那还有这个藕,你尝尝藕,这个藕总对你的胃口了吧?”

“你是这家店的托儿啊?”喻文州好笑,凑过去就着黄少天的筷子咬了一口藕,“是挺好吃的,行了,我尝了,可以了吧?”

黄少天的目光在喻文州的嘴唇上停了半晌,在阳台门口瞟了一眼徐景熙跟郑轩正在埋头吃东西,上前几步在阴影里亲了喻文州一口:“你再尝尝这个。”

喻文州嫌弃地瞪了他一眼:“一股蒜味。”

“不是你说的挑食不好吗?”黄少天看着他笑,“多尝几次就习惯了。”

徐景熙跟郑轩低头吃面。

徐景熙实在没憋住,小声问:“他俩是不是以为他们隐蔽得挺好的。”

郑轩差点笑呛住:“你小心被黄少锤。”

 

8

徐景熙跟郑轩出门去打热水,黄少天跟喻文州在屋里看书,喻文州翻页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有点惊喜:“少天回来了。”

“哇,终于回来了。”黄少天从书桌前转过身来看他,“带了什么回来?”

“一堆特产,还有一个火柴的纪念品。”喻文州点开游戏,“跟蝴蝶拍了照片,还有那个不回家的称号。”

喻文州翻了翻相册,他的小青蛙去了许多地方,遇见了许多小伙伴,每一张都不重样儿,有蝴蝶,有螃蟹,有老鼠,他以后还会去更多地方,会遇见更多可爱的生物,会遇到螳螂,猫头鹰,大蛾子,也许还会遇到别的蛙。他的小青蛙总是独自出发又独自回程,可他的蛙的同名人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我儿子会带对象回来吗?”喻文州突发奇想,随口问道。

“怎么,想把我儿子拐回去吗?”黄少天笑,“那得先问我答不答应。”

喻文州放下手机,撑着侧脸看黄少天:“什么时候我们也出去旅游吧。”

“好啊好啊!”

“就寒假去,怎么样?”

“好啊好啊!”

“冬天这么冷,干脆就去东北吧,看冰雕?”

“好啊好啊!”

“你就会说好啊好啊。”喻文州也笑起来。刚刚看见手机屏幕上青蛙回来的通知,他的心脏猛烈跳动一下,想:我的黄少天回来了。

现在他看着朝自己笑着的眼前人,又觉得屋子里的灯光都亮了些,像夜空落下一颗星辰在这儿,在他面前心上,闪闪发光。

他又想:我的黄少天一直在这里呢。

“因为文州说的都对啊,谁叫我这么……”黄少天还在答他的话,说到一半,门口传来郑轩和徐景熙开门的声音,黄少天最后几个字拿口型示意。

喜——欢——你。



==================

文州生日快乐!

陪你过的第五个生日,今年也超级喜欢你

和黄少!和蓝雨!23333333

评论(69)
热度(1914)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