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碰瓷1-2

疯狂开坑

填不填另说(。

================


1

一个提早下班的乐呵下午,肖时钦慢悠悠地打院子跟前的小超市门口过,突然一辆十分风驰电掣的自行车从拐角冲了过来。眼看就要撞肖时钦身上落个两败俱伤,车主一个歪把加急刹,车龙头斜斜地擦过肖时钦,然后一头撞在旁边的行道树上了。

两声“卧槽”几乎是同时响起,肖时钦还站着,冲过来的人先倒了。肖时钦还没从这擦肩而过的冲击中回过神来,眨巴着眼睛转过头去看“肇事司机”,隔着辆扑街的青春洋溢时髦二轮车,肖时钦看到了同样正当年华摔都摔得大开大合四仰八叉的车主。彼时车主正皱着眉头从地上爬起来,努力到一半,抬头看见了肖时钦,动作突然停顿了三秒。

肖时钦:?

“哎哟喂!!!”车主突然大叫一声,原地又倒下了,倒的方向谜之靠近肖时钦,伸手就拉住了肖时钦的裤脚,“哎哟我腿是不是断了?”

肖时钦:???

车主一手拽着肖时钦的裤子,一手捂着自己的脚腕子,人高马大的大个子惨兮兮地坐在地上,侧着头瞪大眼睛望着肖时钦:“我脚断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肖时钦:……

“怎么还变哑巴了?”地上的人小声哔哔。

“这位朋友,”肖时钦提着裤腰终于开口了,“好像是你冲过来撞的我吧?”

“我——”小年轻语塞,想起来什么似的又连珠炮似的急忙说,“我不叫‘这位朋友’,我叫孙翔!孙悟空的孙,飞翔的翔!我也住这个小区,我们是邻居吧?”

我管你是不是我邻居……肖时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好吧,孙翔,你能先放开我……的裤子吗?”

“不行!放开你就走了!”孙翔居然十分理直气壮,“你不能走!你要对我负责!”

现在碰瓷的路子都这么野的吗?肖时钦有点无语凝咽,打起精神来跟孙翔讲道理:“是你先撞过来的,你不能反过来怪我吧?”

“可是我是为了躲开你才撞到树上的,不然我就不会摔了。”孙翔也很认真,振振有词,“怎么说也是为了你摔的对不对?我都摔了一回,你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也让我摔得明明白白。”

肖时钦想了半天也没闹清楚自己不小心看路摔了一跤还非要问清楚绊脚的石头叫什么学名是什么操作,但是为了自己岌岌可危的裤子着想,还是说了:“我叫肖时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翔突然发出一阵爆笑,“你怎么叫‘小事情’?怎么有这么傻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哈!”

“……”肖时钦一边拽着自己的裤子往外走,一边皱着眉想:神经病。

“诶诶诶你别生气!别生气别生气!”孙翔揽住肖时钦的小腿,“我说错了,不傻!很特别,让人一下子就记住了!”

敢情你还在大发慈悲地安慰我是咋的?肖时钦气结,只能压着脾气解释:“不是小,是肖,时间的时,钦佩的钦。你能先松开我吗?我不走。”

“真的吗?”孙翔坐在地上期待地问。

“真的。”

“真的不走吗?”孙翔还问。

肖时钦被那灼灼的目光一望,突然有点没脾气。孙翔还坐在他那辆翻倒的自行车旁边,衣服上全是褶跟灰,头发上还插了一片被他撞下来的落叶,狼狈地像只刚捣了鸡窝被家禽们联合驱逐的哈士奇。哈士奇睁着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肖时钦,好似他这一生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肖时钦要走。

现阶段的碰瓷的演技都这么出神入化了,肖时钦在心里提醒自己,可还是点了点头:“嗯,我真的不走。”

 

2

两个小时之前肖时钦还挺美滋滋的,活干完了,提前这么早下班,回家就是开电脑打游戏一气呵成,说不定上次卡进度的那个本今天就能刷完了。结果做人就是不能想得太美,到头来既没能摸电脑也没能打游戏,差点被人撞了还被肇事者赖上,受了惊吓还得负责把人带到附近医院挂跌打损伤的号——没办法,孙翔的脚真扭了。

令人震惊的是碰瓷者孙翔没让他给钱,连医药费也没给,直接自己掏了钱包刷卡。肖时钦瞟了一眼那卡还是VIP金卡,心说你也不缺钱啊,跟我这死磕什么呢?

孙翔的脚腕子上包了一圈绷带,拄着刚到手的右拐在医院走廊里转了两圈:“哈哈哈,小事情,这个还挺好玩的,你要试一下吗?”

肖时钦真想知道孙翔的脑子是一直这样还是撞完树以后才这样,他礼貌而不失冷漠地微笑一下:“不用了,你自己用吧。”

孙翔那有很多谜题的脑子里似乎也没装载感受他人冷淡情绪的装置,兴致勃勃地问:“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肖时钦脑海里闪过一万个问号:“孙翔……”

“到!”

“……”肖时钦听到这个朝气蓬勃的“到”字也不好意思板着脸了,叹了口气,“我把你送回去吧,你好好休息几天脚就没事了,记得按时换药。”

“啥?现在就回去吗?不去吃个晚饭吗?到饭点了!”孙翔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一起去吃饭吧!我请你!你想吃什么?你点,什么都行!”

“不用了吧,”肖时钦推了推眼镜,假装没看到孙翔失望的表情,想着没刷完的副本来坚定自己的意志,“我还有点事……”

“这样啊……”孙翔的语调低下去,“那也没办法……那我也不吃了,没什么胃口,家里也没什么吃的了,周围也没什么好吃的……”

“不吃怎么行?”肖时钦劝道,“你这个年纪不好好吃饭,半夜饿死你。”

“腿疼,”孙翔撇嘴,挠挠后脑勺,活动了一下脚腕,吃痛的神色一闪而过,“不想一个人吃饭,没意思。”

“呃,其实我……”肖时钦在心里对自己大喊:别说!别说!我求求你别说!

但他还是说了:“吃顿饭的时间还是有的。”

“真的吗?”孙翔的表情一瞬间明亮起来,竟让肖时钦有些微的成就感,“那我们去吃什么?什么都可以!你喜欢吃什么?”

肖时钦一时也想不到吃什么:“先下楼吧,你自己能走吗?”

“能!”孙翔中气十足地回答,跟在肖时钦后面拄着拐走了两步,突然又“哎呦”一声。

“我、我还是自己有点不能走。”孙翔扭扭捏捏地说,含羞带怯的,演技极其拙劣,“我能扶着你吗?”

肖时钦被孙翔扶着肩膀的时候还在想,自己的脑子是一直就这样,还是被孙翔撞过以后才变这样的。


==========

3-4

评论(45)
热度(1004)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