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碰瓷5-6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三更了(

点播一首《怪你过分美丽》送给孙肖

前文:1-2/3-4

=====================


5

孙翔吃饱了喝足了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拍脑门想起来了:“卧槽,晚上有节课我忘了上了!”

难为您还能想起来。肖时钦随口问:“点名吗?”

“不知道!”

“你问问你室友……”不对,这人住在小区里,好像也没室友。肖时钦越想越觉得不合常理:“你为啥不住学校宿舍?一般大学生不都住学校的吗?”

“我不乐意住宿舍。”孙翔一语带过。

肖时钦也没多想,猜测大概就是跟寝室人处不好之类的青少年烦恼之类,反倒对自己小区的经济价值非常好奇:“你租在这边一个月多少钱?”

“啊?我不是租的,”孙翔支支吾吾的,“房子我妈给我买的。”

还背着房贷的肖时钦,被击沉。

“我看这边离学校不是很远,就让她买这边了。”孙翔拄着拐跟推着车的肖时钦一起从小区大门走进去,“唉,不行,晚上那节课是我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的,我明天还是得去一趟学校跟他说一声。小事情,你别把我的车停车棚里,太远了,就锁我楼下吧,我明天好骑。”

“你还骑?还要啥自行车?”肖时钦被他的乐观震惊了,“你这样还能骑车?你基本就告别自行车了好吧。”

“但我得去学校啊,你不知道,我们那个老师是个新老师,可严了,不说话,就冷冰冰的,动不动就挂一堆人,男生们都叫他死神。”孙翔自来熟地跟肖时钦吐槽自己老师,“我要不去给他解释一下我撞了腿,万一他不给我毕业怎么办。”

肖时钦被他带偏了重点:“男生叫他死神?女生叫他什么?”

“叫他‘男神’呗!”孙翔撇嘴,“长得是挺好看的。”

他又特别真诚地加了一句:“不过没有你好看。”

肖时钦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同性当着面儿夸好看,还是用这么发自肺腑的语调,不禁老脸一热,又鬼使神差地想起方学才刚刚叮嘱过自己话,一激灵生出几分警醒来,打断了这走向诡异的对话,直接下结论:“反正你还是别骑车了,要不就打的吧,不然你腿真的要断了。退一万步讲,你想想,你也要拄着拐去学校才能显得你伤得重不能去上课对不对?”

“也是哈。”孙翔苦恼地挠头,低声嘟囔,“唉,分完老师我还没跟他说过几句话呢,不知道他会不会放我一马,万一真不让我毕业怎么办……”

肖时钦没想到这位看着放荡不羁的富二代还是个好学生,没忍住出言调侃他:“你就这么怕不能毕业?没事儿,就逃了次课而已,充其量延期一两个月,不会不让毕业的。”

“延期也不行,我就想按期把大学念完了,我爸我妈也可以不用管我了。”孙翔揉了揉鼻子,“现在这样我看着都替他们累。”

“父母怎么会不管你?”肖时钦对这种叛逆少年发言嗤之以鼻,“父母都是为你好。”

“他们跟我说好了等我大学毕业了就不管我了,哦我情况有点特殊,他俩合不来,过得挺互相折磨的,离了。现在都另找了,两边都正是为了新的小孩儿捣腾什么英才教育的时候,有点巴不得不管我。以前也没太管我,钱倒是一直给了。”

孙翔在小区草坪间的石板路上走着,右拐一下一下敲击着地面,惊跑了一只瘫在草地上的流浪猫。他的脸在一盏盏路灯间忽而明又忽而暗,似乎是满不在乎地举起左胳膊抻了个懒腰,手放下来搭在肖时钦肩上:“小事情你别一脸不忍心的表情看着我成不成?唉我就不该跟你说这个,不过可能是你人好,不小心就说了。我没特别怨我爸妈,我长这么大还不都是用的他们的钱?我自己也知道。就是想早点不用他们的钱了,免得尴尬,要知道我那后妈也……不说了,我觉得我过得还挺好的,你看我妈还给我买房了,还是全款,小事情你想想多少人还背着房贷呢!”

“……”肖时钦知道自己多半是被误伤了,但他还是很愤怒,并很想打那个有点心疼孙翔的自己一顿。

命途多舛的脚踏车推到了小区B幢楼下,俩人停了下来,肖时钦抬头望了望:“你是住这儿吧?”

“嗯!”孙翔点头,“13楼!”

得,加起来俩B。

“那你自己上去吧,有电梯,自己应该能上去吧?”肖时钦嘱咐他,“我把车给你锁这儿了,不过你最近还是别骑,等你脚好了之后吧。走了,你记得按时换药。”

“小事情!”孙翔喊他,“你住哪一栋啊?”

肖时钦终于硬下一回心肠,没回头地挥了挥手:“不告诉你。”

 

6

以上就是肖时钦一段被碰瓷的离奇遭遇,导致他没能放松自我,没能打上游戏,还被发小当了一回基,质疑了一下能力,如果可以,他想把这一切都轻轻揭过去,就当做了一场梦,就像放了一个P。

虽然想得挺押韵的,但生活明显不愿放过他。第二天下午肖时钦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开口就是“我叫江波涛,是S大的教职员工,想跟您谈谈关于我们学校孙翔同学的处分问题”,简直像个“孙翔现在在我们手上,拿钱来赎他,不然就撕票”的威胁电话。等肖时钦急急忙忙地赶到S大,一进办公室就看见孙翔低着头坐在长沙发上,办公桌边坐了两个老师模样的人物,都很年轻,但面色沉峻,神情冷漠,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人物。

“两位老师好。”肖时钦觉得自己像个来领闯祸熊孩子的家长,“啊哈哈,逃了课虽然是孙翔的不对,也不至于就要处分吧。”

其中一个矮个儿点的老师对他带了几分客气的笑容:“您就是肖先生吧,您好,我是江波涛,这位是孙翔的学位论文指导老师周泽楷。我们不是为了他逃课而处分他。是这样,我跟周老师仔细问了孙翔受伤的事情,他承认他是先撞到了你之后还有碰瓷行为,我们觉得这样的行为非常过分,不是一个合格的S大学生做出来的事情,所以才决定处分他。当然如果肖先生觉得不至于到处分的程度的话,我们也还是以批评教育为主。”

坐在一旁的周老师绷着脸点了点头。肖时钦心说这就是死神吧?确实长得挺好看的。

“批评教育!当然是批评教育!”肖时钦连忙接话,“年轻学生嘛,有一点做事不妥当也正常,要给他们改正的机会。何况孙翔这也算不上什么大错是不是?”

“听到没有,肖先生宽宏大量,但你还是要好好反思自己哪里做得不对。”江波涛颇有威严地说,“你应该向肖先生正式地道歉。”

孙翔蔫蔫儿地站起来,拄着拐给肖时钦鞠了一躬,闷声道:“小事情对不起。”

“怎么道歉还能叫绰号?”江波涛不满。

孙翔又鞠了一躬:“肖先生对不起。”

肖时钦生怕孙翔给他来个三鞠躬,赶紧把人拉到自己背后站着:“没事儿,没事儿,对年轻人太严格了也不好。”

“唉,我们刚参加工作,管不住这些孩子。”江波涛叹了口气,“既然您不追究了,那我们也不说什么了。不过孙翔啊,祸是你闯的,你要负起责任来,要多关心肖先生,肖先生有什么正当要求,你要尽可能满足。”

肖时钦还没太反应过来,就听见孙翔积极地答应了一声:“好!那老师我跟小……肖先生先走了!谢谢老师的批评教育!”

“死神”周老师沉默地看着孙翔兴冲冲地拉着肖时钦出了办公室,转头看江波涛:“不该帮他。”

“怕是个直男?”江波涛笑,“帮他试一试,又不是帮他追,说到底还是看他俩,真要是根钢筋,也掰不成蚊香。”

“哎呦,装老师真累。”江波涛瘫在椅子上,狐假虎威完还来抱怨,“好久没这么端着了。”

周泽楷也瘫,每天端着也累。

“肖时钦人真的挺好的。”江波涛感叹。

“嗯。”

“这事儿成或不成,都挺好。”

成了,或者多一个好故事,不成,或者少一个坏故事,都不错。

“成了好。”周泽楷突然说。

“怎么呢?”

周泽楷看肖时钦这人,好说话得没边儿,连个萍水相逢碰他瓷的傻学生都要火急火燎地冲过来救他一救,怕是到时候没能在一块儿孙翔都找不到半点儿可以怨他的地方,说不得还会一天天一年年念着他的好,拐几个弯都忘不掉。

“那该多难过。”



========

江波涛:当你们没有进展的时候他就会有所助攻

7-8

评论(79)
热度(790)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