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碰瓷7-8

前文:1-2/3-4/5-6

真的是个起起伏伏的俗套故事(

对了,有一点周江背景

==========================


7

孙翔一出学院大楼就悄悄给江波涛发了个微信:「谢谢师叔!谢谢周老师!」

江波涛回了他一个doge脸:「可把你周老师心虚坏了,为人师表带头坑老实人,罪过罪过。你可要好好表现,能行就行,不行也别把人吓坏了。」

孙翔一连串的决心还没表完,肖时钦的车就开了过来,孙翔开开心心地拄着拐要上车,被路过的一个耳熟的声音唤住了:“哟,这不是孙公子吗?好久不见了,诶,你腿怎么了?”

“啊,刘皓。”孙翔朝那人点点头,“没什么事,骑车撞了一下。”

“这么不小心呀?那可得好好养养!”刘皓颇有点大惊小怪地感叹,又探头瞥孙翔面前的车,“怎么换车坐了?上次不是奥迪吗?”

孙翔不耐烦跟他说话,敷衍几句:“上次是我一个叔叔,今天是我朋友。”

刘皓冷眼看着孙翔飞快地上了车,私下里“切”了一声。同行人问他:“谁啊?”

“一傻B富二代。原来我室友,后来说是买了房子搬出去了。”刘皓晃着步子往学校里走,边说边笑,“还说不准是不是富二代呢,我跟他住了一年,觉得他是那个。”

“哪个?”

“就,gay佬。”

“哇靠,真的啊?”

“所以说不一定是不是富二代,你看他今天这个车送,明天那个车接,都是穿西装的骚包男,别是被包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这条致富捷径呢!”

“可不说嘛!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孙翔绑着安全带乖巧地坐在肖时钦的副驾上,一双眼睛打量着肖时钦的车,里外都是他喜欢的深灰色,车窗前贴了个闪电的小标志,为整个车平添几分中二的活泼。

“好车。”孙翔表扬道。

肖时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比不上奥迪。”

“呃……”孙翔有点摸不清肖时钦这脾气是从哪儿来的,难不成是吃醋?他紧张中又带几分洋洋自得地给肖时钦解释:“你听到啦?那是我那便宜爹……好吧,我那后爹,有一次我妈找我去他们家吃个饭,他顺路把我捎回学校了。”

肖时钦不讲话。

怎么还生气?难道不是吃醋?那就是有点伤自信心了?孙翔擅自揣摩着,赶紧换了一个安抚角度:“奥迪不好,烧机油,而且据我妈说我后爹那车的变速器还坏过……”

MDZZ。肖时钦听不下去了,一脚刹车,车稳稳地停在停止线前,前方的交通灯闪了两下变红了。肖时钦低头看着自己,还穿着西服打着领带,从公司直接冲去S大,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也是特么智障一个。

肖时钦一手撑在方向盘上,一手把领带扯了,轻描淡写地呵呵一声:“我倒想知道,什么时候又不是行政编又不是老教授院领导的,青年、教学、老师,管处分学生的事了?孙翔,你当我没念过大学?”

 

8

孙翔脑子里“嗡——”的一声,懵了。他一着急想凑到肖时钦跟前,又被安全带勒了回去,一挣扎脚腕子也钻心般疼起来:“不是的!小事情!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肖时钦不看他,盯着七十多秒倒数的红灯玩味地自言自语:“唔,说不定死神老师也是杜撰出来的?搭这么大一台戏请我来看,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啊,是不是还得感谢你一下啊孙翔?”

“不是的!周老师真的是我老师!”孙翔一把把肖时钦薅过来正对着自己,刚动完手立刻又蔫儿了,满脸写着理亏,声音低下去一个八度:“不过江师叔确实不是老师……”

“江波涛是我们周老师的师弟,还在念博士,他俩老在一块儿。”孙翔疯狂解释,“今天我去见周老师跟他说我昨天摔到脚了所以没去上课,江波涛也在,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就跟他说了几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好像就知道了我、我,那什么,就知道了你……”

孙翔随着车的起步脑袋在椅背上磕了一下,还在涨红着脸“我我你你”,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好直接跳过:“反正他就知道了你,我跟他俩说着说着,也觉得我不该碰你的瓷,我这事儿干得不地道。我想知道你有没有生气,你以后还会不会理我,就用了一下……用了一下……”

苦肉计。肖时钦在心里冷笑一声。合着这还是组团作案,防不胜防。

“小事情,你别生气……”孙翔绞尽脑汁,尽力描补,“你、你念过大学!”

 “……”肖时钦差点破了功笑出声来,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这么个缺心眼儿真刀真枪地生气,简直就跟同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过不去一样不可理喻。想到这儿,他脾气下去一点儿,拿眼风扫了大班小朋友一眼。

孙翔这人不说别的,反应是十分敏锐的,见肖时钦终于肯看他一眼,直觉这是个乘胜追击让人消气的机会,连忙立下保证书:“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不这样了!再这样我是你孙子!”

谁乐意当你的便宜爷爷似的。

还要讲讲哥们儿义气,把老师前辈们摘出来,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也别怪周老师跟江师叔,都是我的错,不关他们的事!”

肖时钦终于开了尊口:“连老师都能动员,孙公子您人缘不错啊。”

“没有没有,我在学校不认识什么人。”孙翔居然还认真回复这句嘲讽,“周老师跟江师叔人好,原来周老师也不像他看着那么冷冰冰的,他俩跟我有点……”

孙翔突然抬起头喊:“小事情。”

“干嘛?”肖时钦没好气地问。

“如果我跟你说,周老师跟江波涛好像……”孙翔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肖时钦的脸色,“好像是……一对,你怎么看?”

肖时钦听着这些适合在方学才的饭馆里传播的八卦都头疼:“我能怎么看?关我什么事儿?”

“你不讨厌?”

“我凭什么讨厌?管得着吗我?”肖时钦放平心态,调整语气,“又不伤天害理,自己乐意就行。”

“小事情,”孙翔沉默两秒,突然说,“你特别好。”

“少拍马屁,到了,下车。”肖时钦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快滚。”

孙翔刚把人惹毛,什么吃饭逛街看电影的腹稿提也不敢提,夹着尾巴就下了车。肖时钦看着他一瘸一拐的又犯了老毛病,有点不忍心,摇下半扇车窗跟孙翔挥了个手才往地下车库开。还没来得及起步,突然被孙翔冲到车前呈大字型拦住了。

肖时钦气急败坏地熄了火:“孙翔你TM碰瓷碰上瘾了是吧?!”

“不是!”孙翔拄着拐过来趴在肖时钦的车窗上,“我就想跟你说一声,我不是拍你马屁。”

他一米八几的个子弯在车边,探了半个脑袋进车里,盯着肖时钦看:“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我之前就见过你。在小区里见过你,你在拿快递,跟快递员道谢,笑得特别好看。”

那种平凡的,日常的,却特别友善温和的,对陌生人都不带一丝生疏敷衍的笑容,那种孙翔自己做不到也想不通的笑容。

孙翔斜靠在车门边的右拐顺着车子的弧线滑了下去,倒在路面上发出一声闷响,肖时钦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随着这响声一起颤抖了一下。

“小事情,”他听见孙翔说,“你真的特别好。”






===========

肖时钦:谁乐意当你的便宜爷爷似的。

大孙:我愿意。

(滚

9-10

评论(51)
热度(714)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