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碰瓷9-10

前文:1-2/3-4/5-6/7-8

====================


9

魅味佳肴迎来了熟得不能再熟的熟面孔,还不等方学才从厨房里视察工作出来,服务员小姐姐很有眼色地直接把人指到空着的小包厢里去了。

肖时钦昨天被孙翔生拉硬拽去看了个战争片,电影院里那超大音量的突突突砰砰砰的声儿震得他这会儿还脑仁儿疼,正无精打采地胳膊肘撑桌子揉自己太阳穴。

“哟,这是怎么了?”方学才大摇大摆地推开包厢门进来,“怎么跟被霜打了一样?你们陶轩大老板又压榨你剩余劳动力了?”

“呵,”肖时钦无不嘲讽地笑笑,“他哪会压榨我,生怕我泄什么企业机密给叶修。被当成叶修派余孽也好,反正我领一分钱,发一分光,耗到合同到期就能走人了。”

“那你这么逍遥怎么还这么萎靡?没睡好?哎呀,难道……”

“没有!”肖时钦一听方学才开了个头就知道他又要说出什么P话,也不知道怎么这个人就这么爱八卦小伙伴的感情生活,肖时钦十分怀疑等他真的哪天跟谁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方学才会在微博上转发抽奖。

“那你怎么这么虚?”方学才倾情推荐,“祖传烤腰子,来两串补补?”

“腰子不用,有猪耳朵跟脑花给我来点儿。”肖时钦头疼得直哼哼,“被孙翔拖着去看了一打仗的电影,我全场捂着耳朵撑完的,差点没给我震聋了。”

“你等等!你说啥?你跟孙翔看电影去了?你们俩人?”

“我……”

“你别说!”方学才制止他,一溜烟跑出去了,一眨眼又飞速跑了回来,手里端着一盘瓜子,皮薄仁大,嗑起来嘎嘣脆,“可以说了!”

说尼玛。

 

结果还是说了。

方学才嗑着瓜子听完肖时钦这几天跟孙翔相关的诸种遭遇,差点情不自禁地起立鼓掌,这什么速度,区区一礼拜,从撞人碰瓷直接发展到聊天吃饭看电影,这是什么天选之子做出来的神级勾引操作,简直应该被写进死宅攻略里让后世万年传诵。

肖时钦也觉出了这发展有点别扭:“老方,说实话,我现在也觉得孙翔有点别有用心了。”

您可算是意识到了!您可真敏锐!方学才在心里吐槽,表面上还是很给面子地配合地问:“怎么了?”

肖时钦隐下了那一段孙翔趴他车窗边的话没说,在心里斟酌了半天,犹犹豫豫地开口:“老方。”

“啊?”

“你觉得我……”

“啥?”

“好看吗?”

方学才跟被人照脸来了一记重拳似的,嘴抿得像假牙掉了,手定在半空中忘了把瓜子递到嘴里,目瞪口呆地看着肖时钦。

“回魂了。”肖时钦拿手在方学才眼前挥,“就问你一句,至于吗?”

“老肖!”方学才嚎了一嗓子,“你到底把自己卖了百分之几十了啊?”

“怎么就百分之几十了,我就这么一问。”肖时钦推推眼镜,“我也觉得这话听着不对味儿,我这不已经注意了,跟他拉开距离了吗?他喊我干嘛我都推了,就看了个电影,还是我本来就有点想看的,没想到观影体验极差。”

就这你还觉得算是拉开距离了,想不到孙翔这年轻人还真有两把刷子。

方学才还想再确认一下:“你真的不想跟他发展一下吗?”

“我是——”

“OK,OK我知道你是直男,您少拍点桌子,我替您手疼。”方学才安抚肖时钦,“那你得直接拒绝人家。”

“我也想啊,”肖时钦颇为苦恼,“但是他又没有直接跟我告白,我要是先说什么,不是显得又自作多情又挫伤他自尊心吗?只能这样和和气气地拉开距离,但是他要是发十条消息过来,我总不好意思一条都不回他吧,万一他又想出新点子来折腾我怎么办?说到底我也不是讨厌他,到了告白那份儿上虽然不行,作为朋友还是没有问题的。”

方学才接不上来话,他觉得这样不是个事儿,又觉得肖时钦说得颇有几分道理,从小到大,肖时钦总是有道理,总是能给你分析得头头是道。

“而且说不定还真是我自作多情,”肖时钦继续分析,“也许人孙翔只是没啥朋友,我看他也不住学校,跟同学也没啥联系,那天碰到同学,满不在乎的。我也大不了他几岁,兴许是把我当哥儿们处了吧。”

他把孙翔放在心里琢磨了一遍,父母离异,从小家庭生活肯定称不上幸福,人傻钱多,不擅社交,看着就没啥真心朋友,据他自己说过往恋情全部失败,现在凄苦单身,独居在校外,连条狗都没养。

肖时钦想来想去,竟想不出于孙翔来说日常里安稳的陪伴,他像山崖间风化的一块飞来石,摇摇欲坠,寸草不生,人们连赞都赞的是他的不合时宜。

你真的特别好。肖时钦想起那天孙翔趴在车边对自己说这句话,像只夜里往路灯罩子上撞的蛾子。

 

10

孙翔的脚伤恢复得不错,一礼拜过去虽然走起路来还是有点疼,但已经基本可以告别右拐了。他慢慢地走在教学楼走廊里,身边不停路过赶来跟他上同一堂课的学生,认得他的跟他打个招呼,只是眼熟的两边都装专心走路没看到,还有三三两两瞟着他窃窃私语的,孙翔也懒得管他们在说什么。

“翔翔!”孙翔刚从后门进了教室,就被眼尖的小伙伴发现了,是他曾经的另一个室友杜明,算是孙翔在没什么人缘的学校里排头一个的熟人。杜明兴冲冲地拍拍身边的位子:“这儿这儿!正好没人。”

孙翔冲他笑了笑,拎着书包过去坐下,还没把包链拉开就被杜明大巴掌拍了几下背,差点吐血:“我女神中午回我微信了!要跟我吃晚饭!”

我就知道……孙翔挥开杜明的手:“好好好,知道了,恭喜你。我TM胆汁都要被你拍出来了。”

杜明追隔壁艺术学院的钢琴女王白富美唐柔从大一追到大四,天地可鉴,日月可证,人尽皆知,热闹得好去拍一部恋爱情景喜剧。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有点石头开花的迹象,兴奋得可劲儿蹦跶。孙翔无可奈何地听着杜明给他大讲特讲跟女神的点点滴滴,心里的祝福跟厌烦各参一半。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搬出寝室的原因里,杜明也占了几成。

他羡慕杜明,羡慕到了有些嫉妒的程度,嫉妒他可以这样大张旗鼓光明正大地追求喜欢的人,嫉妒他可以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不怕别人来刺探,嫉妒他,正常。

他们是正常的,孙翔想,而自己是不正常的,是弯的,是天生hard模式,是别人眼里的笑话和谈资。他曾经也谈过恋爱,也喜欢过别的男孩子,也被人发现过,嘲笑过,被人孤立过,成为班上和学校里的异类,被人画过课桌,扔过书包,围在操场角落里砸过碎石子。他也曾经当过叛逆少年,逃学打架,谁打他他打谁,还亲手把死不承认跟他交往过的小男朋友打进了医院,最后他发现没人特别在意他到底叛不叛逆,忙着离婚的爸妈给人赔完钱以后再一次相对冷笑地把孩子不学好算在对方脑袋上,成为他们婚姻失败理应分开的一个佐证。他也曾经赌着一口气复读考上这所还不错的大学,试探了一下同类的圈子,又觉得有点太过,交往过一个看中他钱跟貌的伴,不咸不淡地分手,反倒好像被刘皓看出来些端倪,连洗脚盆都要隔开三米放,呵呵。

他想逃离“正常人”们,可他又还没这个资格,毕竟他还用着爹妈的钱,跟大部分不谙世事的大学生们没什么两样。他突然有点不知道自己坐在这里是在干什么,上课,考试,毕业,找工作,不再用爸妈的钱了,然后呢?然后会有什么值得他养活自己的事情发生吗?

啊,想到了,有。

肖时钦。

可是肖时钦还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如果他知道了,他会不会……

孙翔像是在楼梯上虚踏了一脚,心慌意乱,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杜明一脸迷茫地看着他:“怎么了翔翔?”

“啊,没事。”孙翔勉强露了个笑容,随口瞎编,“我腿有点疼,站起来活动一下。”

同班一个矮个男生从他们位置边路过,正好听见孙翔这句话,阴阳怪气地笑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孙翔:“坐不住啊?是腿疼还是别的地方疼啊?”

杜明没听懂,孙翔听懂了,他瞥了一眼那人,伸手捏住了对方的后颈,一用力,感觉那节颈椎在他手指下有点发抖。

谁恶心他,他恶心谁。孙翔凑到那人耳边低声说:“你看我像下面的吗?要是不信,我可以干干你,证明一下。”

 

“孙二翔,你去哪儿,马上要上课了。”杜明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看老师都进来了。”

“不想上了。”孙翔把书塞回书包里,当着老师的面走出了教室。他出了教学楼顺着来路一直往回走,一路上好像想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也没想。他一直走到脚又开始疼了才停下,抬头一看是在图书馆后面的草坪上,有好几对小情侣坐在四周的长椅上晒太阳,在阳光下拉着手或靠着肩,或者吵架拌嘴,各有各的节目表演。

孙翔掏出手机给肖时钦发微信:「小事情,今天可以跟我一起吃晚饭吗?」

他站在阳光下,一直看着跟肖时钦的对话界面,点着屏幕不让手机暗下去。他一直等,等了五分钟,又等了一个三分钟,再等了一个两分钟。

他终于收到肖时钦的回复:「行。」


===========

11-12

评论(65)
热度(704)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