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一人之下/也青】小班教学(一)

本来准备大纲灭文,灭着灭着还挺舍不得的[捂脸]

堵不如疏,还是写了吧

请刚刚看到了大纲的朋友给个面子,假装无事发生(。

==================


1

诸葛青人生的头二十几年虽说不上是万事如意,可四舍五入下来基本也是一路顺遂。要出身,他是大名鼎鼎的孔明后人,老祖宗余威犹存,若要出山入世,谁不高看武侯门第两眼。要资质,他是在诸葛这种世家里也难得一见的人才,自幼受着精英的异人教育,也受着长辈们毫不吝惜的夸奖表扬,自认为还算比较不骄不躁,进退有度,没有长歪。要长相,他的外表那就不止是在异人界,是放之四海皆帅,搭配上几分舌灿莲花的口才,再增添些正中人心的浪漫,可谓在撩妹界无往而不利,单方面跟他云恋爱的妹子就能组成一个加强排。

他倒也不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轻狂人,也常常提醒自己,天道守恒,年轻时候顺了就顺了,等哪天遇到了挫折坎坷,也要以平常心一贯处之。特别是出村参加罗天大醮这回,暗地里给自己做过心理准备,就算是遇上了什么强劲的对手也要怀着切磋砥砺,见贤思齐的心态跟人家共同进步,结果怎么样不是第一重要,能开阔开阔眼界倒也不算亏。谁料到,强劲的对手是遇到了,是个比成天眯着眼睛的他自己看起来还困的牛鼻子,黑眼圈重得好似烟熏,看着都替他虚。可就那么精神怏怏的样子,却用同样的术士手段,用压倒性的实力赢了自己。诸葛青从此视线再难从这牛鼻子身上移开,心说这破道士好生恼人,用俗人俗语来概括,难道这逼人就是我的劫数?

此时此刻,诸葛青和他的“劫数”,还有张楚岚、张灵玉这两位新晋的小伙伴坐在咖啡馆里,张楚岚这人撩妹的操作不行,意识倒是顶尖的,突然压低声音跟其他三人说:“我觉得隔壁桌的小姐姐们好像在看我们。”

诸葛青保持着微笑波澜不惊地侧头扫了一眼隔壁,张灵玉皱着眉头假装没听到,只有王也慈悲为怀地劝着张楚岚:“你瞎乐个什么,不要自取其辱,反正不是在看老青就是在看灵玉道长。”

“那不一定,”张楚岚迷之自信,“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万一今天遇到的妹子就是喜欢我这款的呢?”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差点都要信了。”

“那是,我就是靠胡思乱想活到这么大的。诶诶诶,来了来了,朝我们这桌过来了!”

张楚岚坐立不安,疯狂展现自认为完美的侧面弧线,眼看着那朝他们过来的小姐姐竟然真的没看张灵玉,也没瞟诸葛青,写着自己号码的小纸条拿在手里,径直递给了王也:“这位帅哥,可以认识一下吗?”

 

2

“卧槽!我命怎么这么苦啊!”张楚岚哀嚎,“前有狼,后有虎,一不留神草丛里还窜出来个隔壁老王来截胡。”

王也手里捏着刚收到的电话,还在懵逼的余韵之中,谦虚道:“这都是沾你胡思乱想的光,可见离你这萝卜被人挑走的时机也不远了。”

“那是那是,”张楚岚一看就是饱受过人生的摧残,自我恢复能力早已锻炼得非常优秀,简而言之就是命硬,“这次就便宜你了,你好好发挥!”

王也受人青眼,张楚岚调节得当,张灵玉逃过一劫,大家搁置争议,其乐融融,在座诸君只有诸葛青一个人心情跌到冰点,把手里的咖啡放回托盘,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其他三个人一起看向他。

“不好意思,手滑。”诸葛青回复一个无懈可击的微笑。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王也,懒懒散散,邋里邋遢,衣品堪忧,虽然长得也挺浓眉大眼的,但一天到晚没个正形,虽然人品也挺带得过去的,但气起人来也是真气人,不知道人姑娘到底看上了他啥。想到这里,诸葛青没过脑子地接了一句:“比不上我们也总那么时时刻刻,礼数周到。”

王也侧目看他:“老青,你这茬找的,莫不是被我抢了风头,不高兴了吧?你可不能只许武侯放火,不许贫道点灯啊。”

“我有什么不高兴的,我特高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诸葛青皮笑肉不笑的,“恭喜您嘞,你爱开灯开灯,爱烧山烧山,关我什么事啊?我哪里来的脸不许?”

“您这么想最好,”王也笑吟吟地翘起了腿,把电话存进手机里,“得给人好好想个备注,这可是难得的慧眼识珠的妹子,我可要好好珍惜。”

“存号码还改备注?你土不土啊?”诸葛青嗤之以鼻,“一股幼稚的气息扑面而来。”

“有特别意义的人才改备注,”王也面不改色地说,把手机递到诸葛青面前一晃,“就这个备注了,不错吧。”

诸葛青看到屏幕上“小明白”三个大字,心说这妹子看上这牛鼻子真是倒了血霉,怎么好好的白菜专门送上去给猪拱呢?

他转开脸:“也总开心就好。”

张楚岚咳嗽了两声,冷漠地撑着脸:“你们谁点的咖啡里放了老陈醋了?我怎么觉得味儿这么酸呢?”

张灵玉皱皱鼻子:“酸吗?我怎么没闻到?”

 

3

诸葛青说:碧莲,你这样不行,来,我先富带后富,咱们共奔富裕路,我教你撩妹,必不能被王也那老道比下去。

张楚岚虽然觉得自己有被笑里藏刀的双方选手当成博弈道具之嫌,但因祸得福能得到撩妹大师的言传身教也不错,连忙点头:“诸葛大佬!请您指导!事成我请您喝冰阔落!”

诸葛青先掏出手机噼里啪啦给张楚岚发了一堆时尚型男穿搭图,言简意赅:“你先回去把自己拾掇一下,在外表层面脱离王也的低级水平。”

王也委屈:“你教学就教学,怎么老有我的事儿啊?”

“我这不先给碧莲树立一个反面典型好让他心里有数吗?”

“反面典型也有人来搭讪……”王也小声BB。

“你就这点出息。”诸葛青嘲讽,“有号码就行了?有号码不会聊天还不是GG?你有本事脱个团给我们看看啊?还是你以前有过什么往事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王也没话了:“我从前一个出家人哪儿来什么往事啊?得,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豁出去这张老脸向您讨教一下,这方面您是大佬,跟人发展这事儿要怎么发展呢?”

诸葛青找回了场子,终于网开一面,打了个响指:“算啦,穿衣搭配给发你一份,三天后你俩出门跟我去社会实践。”

三天后诸葛青跟王也在约好的地方碰头,收到张灵玉发在四人小群里义正词严的微信:「张楚岚不会来了,我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阳五雷堕落!我不能让他一念之差犯下弥天大错!」

张楚岚:「张灵玉我#¥@sfewt43%$#@^!!!」

诸葛青:辣鸡碧莲,扶不起的阿斗,我诸葛家真是心塞。

王也倒是很无所谓,收了手机,手插口袋里望着诸葛青笑:“这么说,就咱们两个人咯?老青,我一碰上你运气就真的不错,没想到上个谈恋爱培训班,还能是一对一小班教学。”



========

(二)

评论(103)
热度(1114)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