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也青】小班教学(二)

前文:(一)

=================


4

王也今天着意收拾了一下,不再是老头套衫大裤衩,上身是白衬衫搭开襟的灰针织,敞着开衫,袖子挽到小臂;下身是九分裤翻边加一双低帮板鞋,露俩脚踝;长头发拢在脑后扎了个马尾,鼻梁上居然还架着副大框架的平光镜,十成十的斯文。

“怎么样?”王也见诸葛青打量他,“这搭配可是我从你发我那堆男模图里闭着眼睛一挑即中全盘照抄的。”

诸葛青叹口气:“你怎么这么草食?”

王道长从前大部分时间用来出家,于网络冲浪一事上不如旁的年轻人那么精进,没听懂什么是草食,只好照着字面意思乖巧地回答:“我确实不太爱吃肉。”

“……算了。”诸葛青领着王也往外走,询问学生的知识水平,“你跟小明白联系了吗?”

“没呢。”王也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怎么联系,难道发‘在干嘛呢’?”

“你要是敢给妹子发‘在干嘛呢’就别说是我诸葛青的学生,我丢不起这个人。”诸葛青抱着胳膊,“本来都是给碧莲那厮备的课,结果主人公还不来了,就剩你这个赠品可如何是好……”

“是是是,您生受了。”

诸葛青把人领到一家甜品店门口,停了脚步:“就这里吧,你不像碧莲,你已经有目标了,咱们跳过‘如何搭讪’,直接从第二阶段‘如何相处’开始。”

这家店门口有缀着繁花的篱笆,院子里支着漂亮的遮阳伞和雕着精细花纹的桌椅,好几桌前都坐着有说有笑的男女,氛围极甜蜜,看得出来是家非常受情侣欢迎的店。王也跟着诸葛青穿过小花园间的石子路,两人昂首挺胸的,也不管周围偶尔投来的好奇视线,直到进了店里挑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诸葛老师才点拨道:“你看出点什么没有?”

王也不好意思:“我看出他们觉得我俩挺配的。”

“……”诸葛青拿风绳在背后拽王也辫子,“您是皮痒?”

“哎哟,我说错了,您高抬贵手!”王也磨磨唧唧地点了个看起来不是太甜的蛋糕,拒绝了来一杯奶昔的提议,摸出他的水杯喝了一口泡枸杞,“我没看出来啥,您看出啥来了?您不会又听风了吧?”

“切,就这点事还需要听风?”诸葛青不屑,“全靠一双眼看穿懂不懂,就以你为中宫,我算乾六,你看你坎一方向那桌,观察神情,是不是男方在洋洋得意地叨叨,女方已经有点不耐烦听了?而且几次想开口插话都插不进去?”

王也悄悄掉头一看,还真是,连忙举一反三:“您是说,跟对象聊天,得挑对方有兴趣的话题,照顾双方情绪,不能太以自我为中心。”

“不错。”诸葛青满意他的受教,“你再看看兑七那桌,那桌是不是更不妙?我刚瞥见女方情绪不佳。”

王也又一看:“何止是不佳,我看快急眼了。”

“跟你讲,这种情况一般来说又是另一种不会说话。”诸葛青吸溜一口端上来的橙汁,“你们这种直男撩妹经常不是根本不顾妹子说啥一个劲尬聊,就是对方说啥都要自以为是地评头论足,显得自己特别成熟高端,给人找不痛快还觉得对方小肚鸡肠。”

瞧您这话说的。“难道你不是直男?”

“呵,我当然超越了一般的不会聊天不会谈情专给人添堵还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的男人。一般我这样的男人被称之为……”

“渣——”

“男神。”诸葛青把蛋糕摁王也嘴里。

 

5

实地取材的教学毕竟适合的案例有限,诸葛青没再管周围其他人,一心一意给王也谋划怎么跟小明白拉近关系,结果劳心劳力半天,对面还不太热心听,只把下巴搁水杯上望着诸葛青笑。

“笑P……”诸葛青不爽,“为你终身大事操心呢,你怎么这么不严肃?笑什么笑?”

“没什么。”王也正色,“就觉得刚刚那蛋糕还挺好吃的,想再点一个。”

王也招手让服务员小姐姐过来,问诸葛青:“我还想吃蛋糕,你还要加点什么吗?”

诸葛青说得口干,吸溜完了一整杯橙汁:“再来杯橙汁谢谢。”

服务员小姐姐拿着笔跟点单的小本子有点紧张地站在他俩桌边,一人瞟一眼,话都说得磕磕绊绊的:“是、是这样……我们店里有,有那什么,蛋糕和橙汁一起的……套餐。两位要不要考虑一下?套餐便宜……”

诸葛青向来体贴人,笑得十分和煦地答应了:“那就套餐,麻烦你了。”

小姐姐点头,一溜烟跑了,不多时套餐送过来,两杯橙汁里插着的吸管掰成了爱心的形状,两块蛋糕放在两个小碟子,拼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爱心。

这么巧,偏就是份情侣套餐。

王也憋笑,腮帮子都鼓起来,诸葛青不理他,拿过橙汁来一拉把吸管给捋直了:“你有什么意见?”

“诶,诸葛老师,”王也突然伸手拉诸葛青袖子,“我们都是小班教学了,你是不是应该当一当我处对象的那个对象?”

诸葛青睥睨他,王也连忙补一句:“练习对象。”

“那好吧,假如我现在就是小明白了,”诸葛青往后靠在椅子上,十指交叉看着王也,“你现在怎么开口跟我讲话?”

“呃……”王也想了半天,“吃了吗?”

诸葛青:“……”

诸葛青:“你走吧,我教不了你,我认输,要教你撩妹真是我飞蛾扑火。”

“我以前又不认识她,真不知道她喜欢听啥不喜欢听啥,有什么兴趣爱好。”王也为自己辩解,“要换成你这种认识的人就不一样了,我就知道你爱听什么。”

诸葛青不信他:“那我爱听什么?”

“我把小明白删了。”王也一口蛋糕就一口枸杞茶,叼着叉子眯着眼睛说,带一丁点儿微笑,“其实我跟她说了话,说很感谢她看上我,但我大概,可能,八成,说不定吧……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6

两个人去柜台前结账,刚刚给他们点单的服务员小姐姐躲在另一个小哥儿背后,把小哥儿疯狂往前推,示意他开口给两人结账。

“咳咳。”小哥咳嗽了两声,看了眼手里的单子,“是这样,两位点的是情侣套餐,本店有一条优惠规则,如果点了情侣套餐的情侣能Kiss一下的话,就打对折。”

诸葛青冷漠:“不亲。”

王也刚听完不要跟人对着来,给人找不痛快的教学,哪儿能忘了,连忙帮腔:“不亲,不亲。”

我说不亲就不亲?你不是要把我当练习对象吗?你看过三国没有?三顾懂不懂?我信了你的邪,你这棒槌怎么没有一点慧根?

诸葛青懒得跟愚人废话,伸手掏钱包,掏一半被王也拉住了,语气不善:“干嘛?知道您有钱,不过一顿下午茶我还是请得起——”

他的侧脸被又凉又硬的眼镜框硌了一下,与之相对的是王也热乎软和的嘴唇,在他脸颊上一触便走。

“嘶——”收银小哥倒抽口气,打破了收银处的沉默,看样子是被小姐姐死命抓着胳膊抓疼的。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两个从脖子红到耳朵尖的人,无情地开口:“得亲嘴才打折。”

“不打了。”王也捂着脸把钱拍在桌上拉着诸葛青走,“还没学到那章。”


============

(三)

评论(66)
热度(958)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