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也青】小班教学(三)

前文:(一)/(二)

三次写不完,改了下章节号

内含大面积胡说八道请注意(

=====================


7

人流如织的中心街道上迎来两个狂奔疾走的年轻男人,一个赛一个的脚程快头发长,其中一个还拖着另一个的手,怕人跑了似的。行人们纷纷目这俩人以探究的眼神,可惜都被他俩匆匆的脚步给甩开了。

诸葛青被拽着手腕走了百多步,才反应过来甩开王也的手:“老王你又发什么疯?”

王也脸上的热还没消下去,心说我这种实诚人就不应该在臭不要脸的边缘试探,回头看诸葛青:“老青,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诸葛青不自在地躲他的目光,“你这厮真是胆大,还敢欺师犯上了。”

王也突然笑了:“我要是还在武当山,我师父肯定对你这句话特别有共鸣。”

诸葛青冲他挑眉毛:“啧啧,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道士,被我猜中了吧。”

“怎么就不能从积极的方面理解这句话呢?我是说我师父肯定会喜欢你……”王也有点憋不住想伸手去捏诸葛青的脸,想把他捏成个小鸡嘴,大概会很可爱。他心里明白,带着一股甜蜜的绝望,想:啊,我完了。

竟然想把这人带去给所有熟识的人去认识,想让所有人都喜欢他,也让他喜欢自己珍视的所有人。竟然想诏告世界这人与自己的关系非比寻常,让自己像个阴魂不散的标记似的附在他身上,让他俩在别人面前一目了然。王也此刻突然怀念起武当山的一草一木,怀念日常对他暴跳如雷的师父,怀念还没有遇见诸葛青的自己,那时候他想睡便睡,想醒便醒,想静便静了。不像后来,不像他一发现诸葛青不妥便慌了神,是劝回来也好,拽回来也罢,诸葛青必得在他跟前,全须全尾,完好无损的,其他的事他才能慢慢琢磨,不然他便无法静,便什么都想不进去。

当初是他擅自入世,改了诸葛青的命数,这债便好似要他自己来还,把这一点清明魂灵,都偿给诸葛青。

他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儿,悄没声息地想:我愿意。

“老青,”王也突然决定,“我们去看电影吧。”

“啊?”诸葛青被他这神出鬼没的操作搞懵了,“看什么电影?为什么要看电影?”

“今天不是谈恋爱教学吗?你不是我练习对象吗?”王也理直气壮,“逛街吃饭看电影,小情侣三连,常识懂不懂?你个大师还要我教?”

“多新鲜呐,你都知道常识了,小情侣三连不是喝酒开房夜光表吗?”

“那也行。”

“行你大爷……好好好看电影看电影,你别拽我……你这妖道劲儿怎么这么大……”

 

8

“看什么电影?”两人站在售票处前抬头看琳琅满目花花绿绿的海报,诸葛青提前给王也打预防针,“先提醒你啊,最近烂片可真不少。”

王也服气:“你又知道了?”

“我这叫关注大众艺术,关心人间疾苦。”诸葛青哼着小调,还挺惬意的,挥手点了三张海报,“就这部,这部,还有这部,这三部口碑还不错。”

王也仔细一看,一部是外国科幻大片,他每天看香檀功德土河车,实在是不想再看什么逼真特效了;一部是青春疼痛爱情片,他这人注重养生,也不愿太疼痛;还有一部,就是又把国内最好用的西游故事再重新发挥一次,倒跟他们有些关系。

诸葛青察觉王也视线的落点:“不是吧?你还要再看他们胡说八道的西游故事吗?”

“我这叫关注大众艺术,关心人间疾苦。”王也把这话还他,“就这部吧,我觉得挺好的。美女,两张时间最近的票。”

售票员有些为难:“不好意思两位先生,这部电影下一场在夜场,十点才开始,现在倒是正在播,但是已经开始十分钟了。”

十分钟怕什么,反正对西游的故事也熟。两个人到底还是买了正在放映中的电影票,还慢腾腾地加购了电影标配爆米花,进放映厅的时候大屏幕上正放到猴子从五指山下出来,被唐僧一通紧箍咒念得明明白白。王也叹口气,似乎有些无可奈何:“这倒霉猴子。”不知是在叹这猴子倒霉,还是叹猴子自己给自己找倒霉。

两个人在少人的后排坐下,诸葛青好奇:“你什么时候站猴子那边了?”

“我怎么就站猴子那边了?”王也摇头,“我就是觉得吧,这猴子也是受了很多苦的。”

可不是受了苦吗,别的不说,单说在五指山下那五百年,想来也不会好过。

诸葛青不以为然:“那还不是他自找的?”

“是啊,是他自找的。”王也顿了顿,又说,“可单给苦受又能怎么样呢?”

这心猿无父无母,纯从石头里蹦出来,他天生不受束缚,无法无天,直到闹得天翻地覆才被五指山镇下去,可镇下去又能怎样呢?五百年后他还与这天地同在,瞅准了机会还要蹦出来。若不是套上金箍,跟着三藏,一步一步踩在地上走过十万八千里,又能悟出什么?

好似他对诸葛青这一点心思,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能不管不顾地镇下去吗?镇下去了又怎么样呢?诸葛青就在这里,在他心里,骗得过别人,怎么骗自己。

王也多看了两眼诸葛青的侧脸,终于转头看大屏幕,诸葛青叼着爆米花凑过来低声跟他讲话:“你猜这部西游是什么套路?”

常人拍西游大抵两类,一类把这个故事当大喜剧,一类当大悲剧,一类降妖除魔修成正果,一类无可奈何屈于现实。王也琢磨着这电影既然评价颇高,想必是有几分悲壮的特殊在其中,便猜:“悲剧套路?”

“也对也不对,算是悲喜交加。”诸葛青看过了剧透,非要分享,活脱脱一只在柯南漫画第一页上圈凶手的狐狸,“成佛的时候猴子哭了,然后便无悲无喜,修成正果。”

王也点点头,说:“这倒不错。”人们幼时看西游,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把这故事当爽文来看,斗战胜佛好不威风。后来再看西游,又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只是只被摧折了自由的猴子,终究翻不出界限。可他们是术士,便知道这故事其实无悲无喜,无非是陈述事实,你放纵,便堕落,你修行,便成佛。

“修行,便成正果,多简单。”诸葛青低声说,“可人总领悟不透。”

他停顿半晌,又说:“也难做到。”

悟到总归是不难,去做也容易,可做到却不简单,每个人的九九八十一难,哪一难不撞得人头破血流?

就像王也这一难,对诸葛青便极难。

 

9

王也看了小半场电影,终于想起来担忧地问一问诸葛青:“你看得见吗?”

诸葛青:“啊?”

“这么黑灯瞎火的,您又老闭着眼睛。”

“你……”诸葛青把不雅词汇吞了回去,“才闭着眼睛!”

他无可奈何,语气里不自觉带了笑,想着刚刚才聚起几分感伤气氛,瞬间又被这妖道一掌打散,当真是个不会读空气的傻子。

“闭着眼睛也比你睁眼瞎好,”诸葛青抹平心里的波澜,特地堆叠些许嫌弃开口,“你要是这样跟妹子看电影,出门就在微博上被挂。”

王也小声嘀咕:“我这不是关心你吗……”

电影演到高潮迭起的打斗场景,孙悟空在万丈金光里从天而降,诸葛青就在这照亮了影院的一瞬光芒里侧头看王也,双眸在眼睫下泛着一点微光:“别担心,我看见你了。”

这话一说出口,他突然想到在碧游村时他甘当戏精演绎陈朵,声情并茂地念临时编的台词,大概是:“我看见你了,把我的幸福给我。”

可他自己心里知道,后半句何其多余,有前半句就足够幸福了。不是望见,也不是想起,而是看见,多合适,多让人欢喜,天知道他走了多远,花了多少力气,闯了多少难关,才终于看见王也。

诸葛青悄声又说了一遍:“我看见你了。”

“怎么?”王也也看他,“是不是特帅?”

“呸。”

王也刚要笑,又听见诸葛青转回头去,幽幽地说:“多了不要,只要能看见你,就足够啦。”

“不够。”王也没特别明白诸葛青说啥,只是心里突然一紧,伸手便抓住了诸葛青的手。他刹那间心跳如擂鼓,好似如果不握紧,便要与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错身而过。诸葛青抱怨着“你又有什么幺蛾子?”想挣开他,被王也的手指搭住左手手腕:“贫道与山人把脉。”

“你又会把脉了?”诸葛青揶揄,“摸出什么来了?”

王也沉吟半晌:“摸出山人口不从心,摸出山人光想镇那猴子,可那猴儿镇个五百年五千年五万年,也不死不灭,不能成佛。”

这人多过分,诸葛青想,只逮着我一处软肋,便死死揪着不肯松手,这人非要把我摔破了敲碎了才满意,这人非逼着我认输。

他恼极,把最后一口爆米花也吃了,不留一点儿给王也:“道长就没有弱点吗?”

“有。”王也把诸葛青的左手放回去,把那左手手掌放回诸葛青右手掌心里握好,松开手去,只剩诸葛青自己双手交握。

“你捏好了,”王也说,“这就是我的弱点了。”


============

(四)

评论(55)
热度(981)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