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也青】小班教学(四)

前文:(一)/(二)/(三)

性感术士,在线告白(什么

=========================


10

“诸葛青!”王也追在诸葛青身后快步出了电影院,“你跑什么?我又不打你!”

诸葛青右手握左手的在漆黑的电影院里沉默地坐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往外走,连本来十分期待的猴脸带泪也不看了,一部电影看得掐头去尾,也不知何苦花这几十块钱。王也暗地里掐个乱金柝,终于在电影院旁的巷子里赶上了脚步飞快的诸葛青,拉住他的胳膊肘:“怎么这一天咱俩老在跑来跑去,咱们是出来上课的还是跑酷的……”

“你哪里还需要上课?”诸葛青别过脸去不看他,“我宣布你已经出师了,下课,我要回去了。”

“瞧您这话说的,我这点儿微末道行,萤火之光,怎么敢在您这日月面前争辉。”王也察觉面前这人的抗拒,松开了手,“怎么了?不是说好您的撩妹神技,包教包会包成的吗?”

诸葛青终究还是没好意思撒腿再跑,或者是有什么神秘不可说的力量绊住了他的脚步也说不定。他心里未尝不知道,王也这人讲道理,老是为别人着想,别人真不愿意,他说不定也就算了。

怎么能算呢?诸葛青心里突然噌噌冒火。他这厢又是开眼又是吐血又是勇斗心魔又是泪洒碧游村,搞得跟演电视剧一样一个人跌宕起伏百转千回,好不容易从刀尖上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还得在这个人面前假装无事发生,还得尽量保持从容镇定云淡风轻,这算是怎么回事?他被王也这人外人粗暴地撕破世界改换命数带他看到这天外天,眼看着这人在自己心里扎根变成执念,于至交好友之外又不讲道理地多出几分不可说清难以道明的纠葛,这算是怎么回事?他不甘心离这人太远,又不愿意离这人太近,好不容易决定知足常乐执两用中,让王也当他心里不敢轻易示于人的友人A,可王也居然还自己贴上来瞎几把撩,非要送这个人头,这又算怎么回事?

诸葛青伸手一拽王也,反手就把人给甩墙上了,右手撑在王也头边,一个姿势标准一气呵成的壁咚:“老王,你什么意思?”

王也眨着他好不容易把黑眼圈养下去的大眼睛,被这么梦幻的动作安排得有点小鹿乱撞,心说怪不得诸葛青情场得意,就这倾过身来一套招式,大姑娘得怀孕小伙儿得弯。他紧张地贴着墙面站好,犹犹豫豫地拉住了诸葛青垂着的衣角:“就、就那意思呗……”

诸葛青好悬没给嗓子眼里一口气给堵晕过去:我跟你真刀真枪生着气呢!你TM给我表演什么含羞带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你是智障吗??气性一上来他不禁高声怒斥,超凶:“你给我好好说话!”

“诶!是!”王也被他一吓,差点站成军姿,他挠挠头,把那点不好意思压下去,拉着诸葛青衣角的手却没松开,那是件不知用什么毛料织成的白色薄毛衣,柔软地蹭着王也的掌心。王也盯着眼前人看了好一会儿,抬手去抚诸葛青眉间的皱褶,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老青,我喜欢你。”

诸葛青却躲开了王也的手,他放下撑着墙的手,往后退了两步,那一点儿衣角也被带出了王也的手心。他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了王也好一会儿,终于说:“哦。”

王也:“啊?”

“哦,朕知道了。”诸葛青好似恢复了活气,双手插兜好整以暇地望着王也,“你说完了,没什么要紧事了吧?我能走了吧?”

王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诸葛青这孙贼对他的表白无动于衷,说走就真的转身就要走了,他脑子里一热,再顾不得旁的,朝眼前人的背影就扑了上去,四肢并用跳到诸葛青背上:“老——哎哟!”

“卧槽!”

王也四仰八叉摔在地上,捂着嘴喊疼:“老青!我嘴给你撞豁了!”

诸葛青捂着后脑勺:“王也你有病吧!!”

 

11

两个人蹲在墙根下,王也拿着诸葛青的手帕擦嘴里的血,他嘴磕到诸葛青的后脑,牙把上嘴唇撞破了。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没想到在这告白的当口还能有这种土里土气的血光之灾,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笑。

“还出血吗?”诸葛青没好声气地问。

王也却答非所问:“不走了?”

“看你这样子我轻易也走不脱,”诸葛青居然赏脸睁开点眼睛来瞪了王也一眼,“你就不懂吗?就非要我讲得那么清楚?我掉头就走这种行为基本就等于‘不成,没戏’,这种浅显的道理也要我教你吗?”

“那你说,”王也干脆席地而坐,“你说你不喜欢我,你说你不乐意,咱俩没戏,只要你开口说,我立马走,从这里一路走到五环开外我都不带回头的。”

“……”诸葛青张开嘴,却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他出神发愣了一瞬,没能再躲开王也探到他眉头的手,听见王也无可奈何地叹气:“一说这事儿你怎么老皱着眉,你就这么看重我?”

恋爱于诸葛青讲从来是愉快,是与另外一个有趣的灵魂各取所需,有缘共渡自然千好万好,不得不分开的时候他也从来放得下想得开,大家彼此都是对方生命里聊得来的观光客,就算不是那个正确答案,也装点过答对这道难题前的风景。他相处过的人其实没别人以为的那么多,就那么一两个,最后都处成了朋友,可轮到王也这朋友,却不知怎么处成了他的难题。

他没法对王也轻松,很多时候也不那么愉快,他本该依着术士的本能趋利避害离这劫数远远的,可绕过几圈还是绕回这个圆心。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好不容易才找到进与退之间的平衡,他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拿王也当个稀世的宝贝,值得他花这么些劳心劳力伤肺伤肝的真情实感来郑重对待。

“老王,”诸葛青轻声说,“你别离我这么近,我害怕。”

是了,他想,我特别看重你,看重到忧心忡忡,几乎要动摇根本。他这人惯会为自己着想,会在乱流之中全身而退,会除疾于未有形。他内心最深处早修成一潭静水,怎么敢为王也起波澜,若他求了什么,又不能得,若他得到什么,又再失去,他该怎么回头呢?

“我怕你。”诸葛青只这么说,再没说别的,王也却听懂了。常人告白要说我爱你,修行之人却说我怕你,你能涣散那一点儿出世的精神,吹皱这一颗不动的道心,你是在空寂境界里开出的一朵花,只生不灭。

你是我万万年不变的道和理。

“我也怕你,”王也扣住诸葛青的手指,“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老青,我也特别怕你。”

可他拉着诸葛青的手,贴着自己的脸,用侧脸蹭诸葛青的掌心,非要说他三顾茅庐的告白:“老青,咱俩在一块儿,就不怕了。”

诸葛青拿脸挨这一个接一个的直球,被这人生和老王一齐堵得说不出话,连祖传的骂人句式都搬了出来:“你这蓬发匹夫!”

“诶。”

“奸宄老贼!”

“是我。”

“我——”诸葛青捏着王也的脸皮往外拽,“我是倒了什么血霉了才能看上你?”

“哎哟!”王也喊着嘴疼,差点被自己的脸皮弹回来击倒,顶着红了半边的脸蛋子朝他的诸葛狐狸笑。

“往后还请您多担待了。”



============

成了!!!!

还有一小段大概比较甜蜜的结尾= ̄ω ̄=

(五)END

评论(53)
热度(911)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