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也青】小班教学(五)END

前文:(一)/(二)/(三)/(四)

一小段快乐折腾的结尾!

写完啦!飞速赶去写给机油们的稿子了qwq

==========================


12

最近颇为卖座的西游题材电影又放完一场,陆陆续续有观众从电影院里出来,还在讨论电影的画面效果和有点升华的结尾。有人出门右拐,想穿过来时的巷子拐去车站,却不知怎么回事,怎么找也找不到巷子入口了。

“东张西望什么呢?”同行人奇道。

“来的时候这有个巷子,你记得吗?我刚还拿手机地图了,地图上也有,怎么找不到了?”

“地图有时候也不靠谱,上次还把我导沟里去了……”

与路人几步之隔的巷子里,王也听着渐行渐远去的声音,拿手指勾了诸葛青垂在身后的一握长发,赞道:“您这障眼法还挺靠谱。”

“那是。”诸葛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都说了我们诸葛家关注大众艺术,江湖术士的优点也要积极吸取知道吗?”

“那您真会油锤灌顶?”王也比划。

“哼。”

“铁尺拍肋?”

“呵。”

“还会,吞火吐火?”王也红着脸,却带着笑,挨过去亲诸葛青那说不得真能喷火的嘴。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二个亲吻,第一个发生在几分钟前,第一次时也不知是谁先开始的,只记得天翻地覆,晕头转向的,用来装相的眼镜甩在脚边,从嘴唇一路麻到脚趾尖,不是扶着墙都有点站不稳。现在啃到第二回合,终于有余裕插播一点唇齿间你来我往的只言片语。

“你怎么这么烫,”诸葛青贴着王也的额头,拖长了声音,“难不成,王道长这是初吻?”

“咳,不是。”

“哦?”

“小学三年级去动物园参观,嘴上被羊舔了一口。”

“噗。”诸葛青没忍住笑,气息拂在王也唇吻间,混在他的鼻息里纠缠升温。他伸手把王也鬓边的碎发别到耳后,一副身经百战的浪荡公子攻略小姑娘的口吻:“那羊都舔你哪儿了?”

王也绷紧后背兵来将挡,伸手点点左嘴角:“这儿。”

诸葛青却低下头舔了一口王也的指节,他轻咬着王也的手指,温热灵活的舌蹭着指间一路向上,终于吻到了嘴角:“这?”

王也脑子里几乎是空白的,机械地点头:“嗯。”

“你太紧张了……”王也能听到诸葛青含笑的声音,还有他环住自己后腰的手,在上下轻抚自己紧张的后脊。他能感觉到诸葛青挑开自己的双唇,舌尖滑进来,在上颚挑逗地画圈。有什么模糊的嘟囔淹没在亲吻中,或者是“大胆妖羊”,或者是“便宜它了”,又或者是“你这人一嘴血味儿”,又或者是“老王,你可真超纲”。

诸葛青微微歪着头的时候最好亲,从笼着笑影的眉眼,到有点紧张而翕动的鼻尖,再到微微上弯的唇角,勾勒出邀吻的漂亮弧线。王也现场得了教学,现场向老师交作业,轻轻地在诸葛青的下唇啮咬,描摹诸葛青的唇线。他勾着诸葛青的舌搅动,有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两人的嘴角垂下来,他也学着诸葛青,抚摸上对方后背的凹陷,手指尖摩挲诸葛青骨节的突起。

“嗯……”诸葛青似是被他触到敏感带,发出极含混黏腻的一声,听得王也心里一紧。

“您看我这业务还行?”王也抓紧时间大口呼吸,嘴上还是要讨个表扬。

诸葛青靠在墙上眯着眼睛看这大红脸的眼前人,周身的炁感里仿佛都融着真诚的喜悦,似一股暖风熏得他这最擅风的人都忍不住沉迷。

“王道长啊,”诸葛青挑王也下巴,“山人仔细一想,您这又是枸杞又是黑眼圈的,莫不是个离卦?”

八卦之离,外实,中虚。

王也听懂了,不但懂这卦,也懂诸葛青藏在话里多拙劣的激将法,端的是愿者上钩。

“虚不虚,您待会儿自个儿鉴定。”

 

13

中海集团的三公子终于要行使阶级特权了,他拍拍身上的灰前脚刚打了个电话指示别人给他派车订房,不过十几分钟他跟诸葛青便被送到高端大气低调奢华的大床套房,送他们的司机也是职业素质十分过硬,没在王也身边看到美女反而看到诸葛青,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诸葛青披了件浴袍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吹了声口哨:“也总还是有派头,有必要搞得这么兴师动众吗?”

“有啊,”王也靠在长发沙上噼里啪啦地拿手机打字,抬头朝诸葛青眨眼睛,“我初吻都没了,初夜也即将没,总要把这个喜人的消息透给我老爹知道安安他的心吧。”

“就怕你老爹知道以后就不安心了……”诸葛青悄声说,想了想又开心起来,“他会给我五百万让我离开你吗?五百万是不是太少了?”

“他会给你五百万让你瞧瞧脑子。”王也起身拿自己额头磕诸葛青额头,“别紧张,咱俩在我爸那儿都过了明路了。”

“切,谁紧张了?我说你这行动力也太快了点吧……”

“早晚不都一样?反正要拖着你四处见人的。”

诸葛青只觉得听了一句极顺耳的话,一时间也不好意思再去反思自己怎么就变得这么肤浅好攻略,连王也还没洗澡也不嫌弃了,纡尊降贵伸手去解他衬衫的扣子。一颗,露出清瘦的锁骨,两颗,露出白色老头背心的领子。

“……”诸葛青把扣子系上了。

“老青……”

“你别说话,老王,我重新考虑了一下,觉得我俩还是不太适合。”

“不是,老青,衬衫开襟,肚脐眼儿受风,多冷啊。”

“我倒找你五百万,你能跟我分手吗?”

“老青,一万年太久,养生只争朝夕啊!”

“王也,”诸葛青把脸埋在王也肩膀上笑,“你可真是个宝贝。”

王道长得到这一句赞誉,十分得意,把人扑倒在骄奢淫逸的大床上,跟诸葛青咬耳朵:“其实还有一个事儿我得跟您坦白从宽。”

“嗯?”

“其实那位小明白吧……”

怎么还有小明白的事儿?诸葛青有点不满。

王也在内心挣扎一番,吞吞吐吐地说了:“……是我雇的。”

“…………土河——你还敢拦我?王!也!”

“诶!”王也连忙跟个八爪鱼似的把人缠住,顺嘴就卖队友,“都是碧莲说这一招说不定有用!我这不是,这不是喜欢山人喜欢得紧,才出此下策么!”

敢情这牛鼻子跟碧莲一起把我坑了,我还巴巴地要教人撩妹是吗?情感大师,在线失足,能怎么办呢。诸葛青气得阳炁蒸腾,王也还鼓掌:“你头发干了!”

诸葛青第不知多少次想:这逼人真是我的劫数。

他实在是无可奈何,似乎又带几分甘之如饴,全都化成咬牙切齿,拌着一点义无反顾:“我对你王也真TM是飞蛾扑火。”

 

14

王也跟诸葛青又在等人过来商量正事儿,这回在面馆里,他俩还没吃午饭,一人点了一碗面条,诸葛青不吃香菜也不提前说,面上来了把香菜都挑到王也碗里。王也没法子,一根一根都给吃了。

吃饱喝足,张楚岚他们还没到,俩人对面坐着,各自掏出手机来玩。王也刷完一圈社交软件里的消息,给对面的家属发微信:「在干嘛呢?」

诸葛青回:「也就我会回你。」

「那可不是,谁叫您心肠好呢。」

「我不回你也没事,你还能雇人回你呢」

完犊子,这茬还没过去。王也擦额头上的汗:「花那个冤枉钱干嘛?我这不是有你嘛,旁人可看不上眼了。」

诸葛青回话还没打完,突然屏幕上笼罩了个人影,他抬头一看,一个大波浪成熟美女正朝他笑:“这位帅哥……”

“咳!”王也似乎肚脐儿受了风,有点咳嗽。

诸葛青盯着美女看了半天,才微笑着拒绝了她认识一下的提议,目送完美女离去的背影,他又回过头来盯着王也看,看得王道长心里发毛。

怎么,这么快就后悔了要退货不成?

“王也。”诸葛青撑着脸,抓得十分有型的蓝发衬得他格外白净好看,活脱脱一个洗剪吹反例的海洋中万里挑一的正能量。

王也非常紧张,一瞬间打了一万个拒绝分手的腹稿:“什么?”

诸葛青有点期待地说:“我用阳炁给你烫个头吧!”

王也:“……”

得,他又体会了一个人生真理:谈恋爱嘛……

就是与有缘人,一块儿折腾。



=========

贴个八卦离卦:

评论(59)
热度(1083)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