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碰瓷15-16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

悄悄更新_(:3」∠)_

==================


15

第二天孙翔准时来嘉世上班,一进肖时钦的办公室就被他的小事情上司招手喊他去到办公桌前,扔给了他一堆资料:“这些是技术部成员的基本资料。”

“小事情!”孙翔有些惊喜,“你还是决定要对他们动手了是吗?你放心交代我,我保证一定完成任务——嗷!”

肖时钦收回敲孙翔额头的手指:“你这脑子里怎么一天到晚都是喊打喊杀的,法制社会还管不住你了是不是?收了您的神通吧,这些资料是给你的作业。”

“作业?”

“虽然给你的安排很明显是让你随便拿个实习证明来了,但我还是决定自作主张的不识时务一下。”肖时钦点了点桌上的这叠厚纸,“你专业又跟我这里不对口,只能发展一下社会人常识,别的部门的资料要到人事办公室拿,我不方便动,手里只有技术部的员工材料,你拿去好好看看,凭你自己的理解,如实跟我讲能看出点什么。”

“好的肖老师!”孙翔跟他挤眉弄眼,“我可以在这里看吗?”

“回你自己的位子去!”

“可是万一在大办公室里看这些资料被其他人看见了的话……”

“……就在这里看吧,约法三章,不许偷懒,不许聊天说话,不许跑到我这边来。”

孙翔拿起手机。

“不许给我发微信!”

“好吧……”

啧啧,还委屈死你了。肖时钦在电脑后面翻了个白眼。

 

一个小时以后,肖时钦不得不重播了一番自己的白眼来抒发汹涌的内心感情。

彼时孙翔突然发下手里的纸和笔大喝了一声:“小事情!”其声音之铿锵有力余音绕梁让人几乎以为他要即兴来一段《刘海砍樵》,吓得肖时钦一个激灵差点把手里的保温杯打了。

“你能不能不怎么一惊一乍的?能不能稳重点?”肖时钦第不知多少次问出这个问题,“又怎么了?”

“我看完啦!”孙翔乐颠颠地拎了几张纸过来,一屁股靠坐在肖时钦办公桌沿上,把手里的纸拍在肖时钦面前,“这两个人值得注意,一个张家兴,一个贺铭。”

“哦?”肖时钦十指相扣靠回椅背上,“怎么说?”

“你上次跟我讲的嘉世的内部分裂是在一年前吧?我看了一下这两年的员工考核还有奖惩之类的,张家兴这一年以来有很多奖励,但一年前也有很多奖励,而且都是实打实的业绩,这说明他不但站陶轩那边,而且业务能力很强。”

“贺铭呢?”

“贺铭很奇怪,好像是技术部里唯一一个不是科班出身的?是陶轩给他开后门了吗?难道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

“切入点找得很好,但能不能麻烦你把分边思想收一收……”肖时钦语气里透着无可奈何,“首先这种先入为主给人划分阵营的想法就要不得,不从道德上讲,从实用上讲,社会人没有那么非黑即白,而且时时刻刻都在因为外界的影响而变化,你这样先给别人下一个你自己深信不疑的定义,要么就可能被人带到沟里,要么就可能失去一个潜在的盟友,无论哪种说不定都会让你损失惨重。”

孙翔摸了摸鼻子,好像确实无言以对,只好虚心地站直了身子保证:“你说得有道理,那我以后不这样了。”

嘴上从来说得好听……肖时钦在心里吐槽。不过该夸的还是继续要夸:“你看人还是有自己的一套的,普遍里找特别的,变化里找不变的,不错。那假设这就是你未来正式工作环境里的同事,你应该怎么跟他们相处呢?”

孙翔一寻思,刚刚才被教育过,肯定不能说要跟他们对着干,反复思量再三终于试探着开口:“防肯定要防一手,但是也要好好观察,尽量好好相处,能跟着学的东西要跟着学。”

虽然还是纸上谈兵,但好歹孺子可教,肖时钦还是很满意的。他撑着下巴盯着孙翔看了半天,把人看得情不自禁手贴裤缝站好,突然一拍手:“下午翘班吧,带你出去转转。”

“啊?”孙翔呆了一秒,立刻来了精神,“好啊好啊!去哪里?去哪里都行!怎么翘班,现在直接走吗?”

“直接走怎么行,堂皇地缺勤要扣工资,我很穷的。”肖时钦站起身来围着孙翔转了两圈,突然伸手解了孙翔衬衫的两颗扣子,又揉乱了他的头发,后退两步看看还不满意,拉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摸出一条细细的休闲领带,给孙翔随手系了个吊儿郎当的歪结,“成了!”

孙翔不自觉绷紧的后脊被肖时钦拍松,摸不着头脑问:“成什么了?”

“你现在可以去找你陶叔了,就说你要翘班,记得带上我,就说拖我出去转转。”肖时钦给他示范那股欠扁公子哥的架势,“情绪要到位,就注意下巴抬起来一点,那种不想好好上班的叛逆青年的感觉,你自己找一下。”

孙翔:“……”

“愣着干嘛?快去尽情利用自己的优势资源。”肖时钦朝门口努嘴,“成功了我请你吃我超喜欢的店。”

 

16

“小事情你超喜欢的店就是这个煎饼啊?”两个人从昏暗小店临街的窗口里一人捧了个煎饼出来,肖时钦觉得孙翔看自己的目光都变成了个妈粉,满脸写着「崽,我赚钱给你买更好的」。

“你少说话,吃一口再说话!”

“好好好,我吃一口,能有多……卧槽,这个好吃!”

“哼。”肖时钦挺胸抬头地回了孙翔一个冷笑,也咬了一口自己的煎饼。他抬手指了指不远处一座有些老旧的楼,灰扑扑又不高,埋在四周的熙攘里半点不起眼:“知道那是哪里吗?”

孙翔眯起他一双5.2的眼睛仔细一看,念出旧玻璃窗里透出来的简单招牌:“兴欣。兴欣公司,是哪里?”

“是你后爹的老搭档现在的公司。”肖时钦一面带着他往前走一面说,“他从嘉世出来之后,带着最信任的旧部去了一个要什么什么没有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就是这里了。”

孙翔脖子上还挂着肖时钦的那根细领带,怕把煎饼的酱蹭在上面,很机智地挡着胸前在吃,就这么西子捧心式地接话:“那不是很惨?”

“惨?嗯,现阶段比较惨。”肖时钦带着人走进了楼里,在称得上破旧的电梯里站定,摁下楼层,“未来就不一定了。”

“哟,这不是小肖同志嘛!”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肖时钦还刚往外迈了一条腿就被人一把搂住脖子捞出去了,“我说今天怎么有喜鹊蹲在窗子外面滋哇乱叫呢,原来是肖时钦肖先生大驾光临,哎哟真是蓬荜生辉。正好帮我看一下我新搞的一个东西……”

肖时钦被人拖着走,无可奈何地扶正被撞歪的眼镜:“叶神,我是嘉世的……”

“我知道,我知道,就帮我看一下,不要你透露嘉世的任何东西,我知道你也不会跟陶轩说起什么有的没的。看一眼,就看一眼,你知道我这边人少……”被称作叶神的人边逮人边顺着肖时钦频频回望的视线往后看了一眼,“哟,还带了小孩子过来啊?”

孙翔孤零零地缀在后面,还没意识到那句“小孩子”是在喊他就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这位小同学你先坐一下,我找肖时钦有点事,我喊我们公司的实习生来陪你聊聊天哦。一帆!过来招呼一下客人!”

 

行吧。孙翔坐在兴欣朴素的小会客室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过来干嘛的,也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只能傻坐着等肖时钦。他面前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还飘着些许茉莉花瓣,作为一个血液里流淌着可乐的时尚男孩他平时本是不喝这种中老年热茶的,无奈刚吃完一个大煎饼,真有点齁,终究是端起来灌了一大口。烫口又微苦的茶汤卷过他的喉舌,他皱完眉之后居然又感到一股清甜的回甘,经久不散,不禁感叹了一声:“挺好喝的。”

给他泡茶的实习生听了这话像是受到了多大的鼓励似的:“那我再给你泡一杯吧。”

“乔一帆。”孙翔看了看工作牌上的名字,“你好,我叫孙翔。你也是实习生吗?”

“你好!是啊我是实习生,刚进来。你也是实习生吗?”乔一帆兴致勃勃地问,“你实习多久了?你跟着肖老师实习吗?他很厉害的,我知道!叶神也很厉害,唉,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跟上进度。”

孙翔端着茶杯犹豫好一阵,也意识到了此时此刻说什么是被亲妈安排到公司里拿实习证明的好像有点不合适,只好含糊地回答:“我也刚刚开始实习,才第一天……”

“这样啊,你不要紧张,”乔一帆好心地反过来安慰他,“肖老师人很好的。”

我知道。孙翔在心里哼了一声,想了想还是不懂就问:“你们跟嘉世不是敌对的吗?”

“啊?是吧……”乔一帆有些手忙脚乱地解释,“不过你不要误会!肖老师只是来串过一两次门而已,他从来不说任何关于嘉世的东西的!”

“那你们不怕他回去说起关于你们的事情?”

“怎么会,肖老师人很好的,他肯定不会。”乔一帆毫不犹豫地说。

孙翔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下午跟肖时钦一起从兴欣出来的时候突然凑到他耳边提议:“你要不跳槽来兴欣吧,正好他们人手也不够。”

肖时钦有些无语:“你这是又想到哪一出了?”

“没,我就是觉得你在兴欣的时候挺开心的,”孙翔解释,“连他们的实习生都很相信很崇拜你。”

他能看见肖时钦的笑都比在嘉世时轻松真诚许多,是完全被人信任着的放松状态,孙翔喜欢这样状态的肖时钦,他说不出来,可又觉得很像是跟自己渐渐熟识之后会露出来的那一个肖时钦,让他觉得亲切又好奇。

肖时钦却没接这个下茬,只是笑了笑问他:“你呆了半个下午,就看出这么点东西了?”

“那当然不止!”孙翔跳着脚反驳,“我还看出来他们公司干活儿气氛很不错,这也是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他的理由之一,我跟那个乔一帆实习生聊了半天的天,他给我讲了好一些事,他就是个热情很高的人,其他人也……”

孙翔说着说着,声音突然低下去,肖时钦侧头看了他一眼:“怎么?”

“没事,”孙翔双手插在口袋里,“就看他们都有自己想——”

“部长!!”孙翔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一声清亮的女声打断,一个年轻女孩儿蹬着高跟鞋如履平地一般跑过来,在肖时钦面前站定,笑得双眼像弯月亮一般,“部长,好久不见,你是不是也过来买煎饼呀?”

“好久不见小戴。”肖时钦也跟她打招呼,带一点无可奈何的笑,“我都离职这么久了,说了别这么喊我了。”

女孩儿不听他的,反倒还要问:“那部长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孙翔不言不语地站在一边,顺着女孩儿跑过来的路线回望,才看见煎饼店的后面还有一幢楼,顶层有和肖时钦车里贴着的同样的闪电标志,旁边是两个大字。

他无声地念了一遍:雷霆。


========

孙子捧心

17-18

评论(30)
热度(494)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