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喻黄】大冒险

一个自由散漫不认真的短篇,喻黄花样告白

恐龙paro【不是

爱在侏罗纪找你【都说了不是

======================


10

喻文州说:“我有一件事情,要郑重地告诉大家。”

塞满了人的喻文州的寝室安静了一下,唯独黄少天不在,降低了喧哗程度百分之九十,蓝雨队员们嚼着小零食看着喻队长,不敢明目张胆地插话,心里还是很有想法的:什么事?你跟黄少已经领证了么?

“我想……”喻文州停顿了一下,“跟少天告白。”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卢瀚文呛住了,“告白?!队长你是在逗我?!这么纯情?!可是宋晓前辈他们明明说你跟黄少都已经——”

宋晓一把捂住了卢瀚文的嘴:“告白?!好!好好好!队长我们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你们不会觉得……唔……很难接受吗?”

他耳朵尖有点红起来,像是事情没有像他预料地那样发展而难得有点磕巴起来,努力一本正经地解释:“我是说,我以为,出柜什么的,你们还是会觉得挺别扭的……不是开玩笑的,是说真的……”

寝室里又安静了一下,蓝雨众人沉思了一会儿:“是哦,好像哪里不对……”

徐景熙:“但是想了想又觉得完全没有哪里不对……”

郑轩:“啊……连这种事情都要介意的话也太累了……”

李远:“反正跟现在也没什么区别……队长你真的不是逗我们玩的吗你俩真的还没在一起吗?”

卢瀚文热泪盈眶:“毁童年!!!我还以为你们俩早就——”

捂住卢瀚文嘴的宋晓:“一库做!队长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喻文州坐回床上,保持着沉稳冷静脸咳嗽了几声:“谢谢。”

“不客气。”蓝雨的队员们说,“谁叫我们是朋友呢。”

卢瀚文:“天哪这句话好帅哦我能再说一遍吗!”

 

9

事情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喻文州在蓝雨训练营第一次与黄少天相见的时候,少年被小伙伴们摁在地上挠痒痒,边抽笑边大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赖!赖赖!赖赖赖赖赖赖!”喻文州被挡住了通往自己电脑的路,起初还皱眉,一会儿过后忍不住跟着少年一块儿笑起来。

事情也可以推及很近的前几日,被业界吐槽打趣了好几年的蓝雨寺头顶青天的剑与诅咒的西皮,一个电闪雷鸣的暴雨天过去之后喻文州像是突然开了窍一样,对跟他已经够不清不楚的搭档产生了更加不清不楚的真情实感。

李远举手:“提问!那个暴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住口!”徐景熙连忙呵斥他,“这也是你能问的吗?”

“……行了别一唱一和的。”喻文州撑住脸,“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我说就是了。那天打雷,俱乐部不是停电了吗,我误以为他去看电闸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蓝雨队员们无声地嘶喊:「这还不丢人吗!!!从小到大蓝雨俱乐部停了多少次电了!!!你居然直到上一次才开窍!!!」

“我当时特别着急,不仅仅为朋友,为战队,脑子里还想着,自己要怎么办,那个时候才懂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明明是我们自己要他说的!为什么听了之后感觉这么羞耻!!!」

“我也已经跟父母说过了。”

「跟父母说——」

“诶?”徐景熙反应过来,“队长你已经跟家里出柜了?”

“是啊。”喻文州笑笑,“如果是认真考虑这件事的话,我肯定要先给相关的人一个交代才能放开来对他说,先是父母,再有就是你们,我都要坦诚相对。”

“那你父母怎么说?”

“………………他们说,”喻文州的耳朵尖又微微红起来,“‘什么?你俩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这样。”

“………………………………噗。”

 

8

“大家不要笑!”宋晓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当务之急,是要帮队长想想正确的告白方式。”

“还想什么直接上啊,”郑轩撇嘴,“这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吧。”

“不不不,”徐景熙摇头,科学理性分析,“一码归一码。平时是平时,我们平时不是也觉得队长跟黄少已经……咳咳,那啥了吗?但是这个跟实际还是有差距的,要求稳妥的话我们首先要探一探黄少是个什么想法,对症下药。”

喻文州表示自己也没谈过恋爱徐奶妈说得好像很有道理,谦虚地问:“要怎么探呢?”

一屋人陷入了沉思。

卢瀚文在沉思中随手刷了一下微博:@黄少天V:我通过@微盘下载了@剑与诅咒生一堆分享的“喻黄喻文包.rar”,推荐给大家!

“……………………”卢瀚文默默截下了那条秒删的微博的图,“不用下药了,这就没治了。”

 

7

喻文州在寝室里来回踱步:“我去了。”

“等等!”卢瀚文拽住他的上衣后摆,“队长,我从少年少女们的青春杂志上看到,突破往日形象的可爱一面有利于告白的成功哦!”

几分钟以后,喻文州穿着卢瀚文送给他的恐龙连体睡衣在寝室里来回踱步,转身的时候尾巴甩到椅子腿上:“这样可以吗?”

“妈妈救命啊……”蓝雨众人想笑不敢笑地蜷缩在角落里,唯有李远以一个召唤师的骄傲迎难而上:“队长,你愿意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召唤兽吗?”

喻文州微笑了一下,一尾巴把李远抽回了人群里。

徐景熙捏着嗓子开始渲染气氛:“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郑轩翻了个白眼,拖长了声音:“喻队长——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喻文州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那我就这样去了。”

卢瀚文又一次拽住了他,这回是他的尾巴:“等等!特别的环境造就特别的故事,我们还得想个梗,这样更容易成功!”

 

6

恋爱导师卢瀚文说:不管新梗老梗,能谈恋爱的就是好梗。

“黄少!”卢瀚文扑上了黄少天的后背,“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啊?你们又搞什么幺蛾子???去去去别闹别闹别闹,我在想事情呢!”

你怎么不直说你在看文呢!卢瀚文挤出个笑脸:“来玩嘛,队里好久没有集体娱乐活动了!你看大家都空出时间来了,就等你一个人啦!”

黄少天迟疑了一下:“大家都在?”

“是啊!”

他从房间里探出头,真的看见蓝雨队员们都聚在寝室走廊上,唯独少了喻文州一个人:“队长呢?”

徐景熙努力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队长在房里等着呢,你快来,真心话大冒险,国王游戏也成。”

“那什么,你们先进来一下,进来进来。”黄少天朝他们招手,“快点儿的,嘘,不要叫队长。”

 

5

黄少天说:“我有一件事情,要郑重地告诉大家。”

徐景熙:“为什么……”

宋晓:“我有……”

卢瀚文:“一股……”

李远:“熟悉的……”

郑轩:“感觉……”

“我想……”黄少天停顿了一下,“跟队长告白。”

徐景熙:“看吧……”

宋晓:“果然是……”

卢瀚文:“熟悉的……”

李远:“感觉……”

郑轩:“呵呵……”

 

4

恐龙喻摊开他手上的牌,沉吟了一下:“我选大冒险好了。”

“好的。”卢瀚文双手叉腰愉快地宣布,“那么就开始捉迷藏,谁最后一个被你找到你就要亲他一下。”

黄少天努力把视线从恐龙喻身上移开:“诶诶诶等等等等等等!玩游戏就玩游戏!怎么还能动手动脚的!多尴尬呀!”

他心里忿忿的:开玩笑,要是万一我不是被最后找到的,我找谁说理去啊!

喻文州心里塞塞的:怎么着,他原来不期待这种可能的身体接触啊!

其他人心里乐乐的:就爱看他们这种谈恋爱不带脑子的。 

“咳咳。”卢瀚文插话,“说好了一切听赢了的人的,不准反悔,反悔是小狗!我说预备了啊?说‘预备——躲!’大家就都躲起来了啊!自己跑得慢的不怪我啊!预备——黄少呢?”

徐景熙摊手:“跑了。”

 

3

按规定喻文州要数到三十,他坐在寝室的椅子上,闭着眼睛听墙上挂钟的声音,嘀嗒,嘀嗒,嘀嗒,十五,十六,十七。

而按计划,他将会在各种显而易见的地方找到他除了黄少天以外的队友们,最后到达黄少天所在的地方。

“队长~”郑轩轻手轻脚地招呼他,“我在这儿呢~”

喻文州笑:“你也好歹做做样子。”

“哎呀麻烦……我弃暗投明,您继续攻关。”

他一路走来翻山越岭,与黄少天始终只有咫尺之距,他路过那么多显而易见的瞬间,最后才走到黄少天面前。

「嗡——嗡——」喻文州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伸手进毛绒绒的口袋掏出手机,有一条黄少天的短信:「他们都找到了不?」

「还差两个。」

「哦,那你先找!加油!」

过了五分钟,手机又响了:「现在找到了不?」

「嗯,就差你一个了。」

「咳咳,那就来吧,游戏嘛,时间拖太久了就不好玩了,我在训练室呢,你来吧。」

喻文州对着手机笑出声来,真的啊,他怎么会才要跟黄少天告白,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找到你啦,少天。”

 

2

恋爱导师卢瀚文又说了:要告白选真心话最方便啦,这个游戏简直就是为了这个功能而诞生的!

但是喻文州淡定地摇了摇头,他觉得如果只是真心话的话远远不够,从今往后是一场热闹的大冒险,就算步履维艰也要勇往直前。

我要当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喻文州鼓励自己。

“少天。”

黄少天紧张地好像随时要跳起来:“啊?”

喻文州手里没有花,没有巧克力,他穿着恐龙睡衣,带着他的朋友们给他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点子,他只有一起奋战过来的年年月月,还有他在青春岁月里最珍惜的伙伴们嘻嘻哈哈的祝福和他对眼前人电光火石间的彻悟。

他鼓起人生所有的勇气,在黄少天的嘴唇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这是大冒险。”

接着又说:“我喜欢你。这是真心话。”

 

1

“队长,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黄少天严肃地说,“你为什么要穿恐龙睡衣?”

“唔……大概是为了提醒自己,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灭绝,所以要抓紧时间来爱你。”

 

0

@喻文州V:谢谢大家,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叶修V:秀分快知不知道啊!//@魏琛V:谁乐意知道啊!//@孙翔V:我都知道啊!//@江波涛V:谁看谁知道啊!//@楚云秀V:谁不知道啊!

@黄少天V:@喻文州V 我头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谁也不知道!我已经脱团啦!


评论(101)
热度(1991)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