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禁止转载到站外

【黄喻】秘密·上

 @启世之尘 生日快乐

抱歉今天可能写不完,先把上发出来_(:3

给你十六七岁的黄喻和郑轩大大,新的一岁万事如意

================


01

黄少天发现了一个秘密。

“说出来吓死你!!!”黄少天双目圆瞪地对郑轩说,手里扒拉着他的午饭,在座位上左一转右一挪,好似多动症一般坐立不安,“你根本想象不到!!!”

我根本不想想象。郑轩面无表情地在心里说,扒了一大口饭在嘴里嚼啊嚼:“哦。”

“哦什么!哈哈!我知道你现在一定特别抓耳挠腮地想知道但是又怕被吓死对不对!哎呀你这个人就是心理戏太丰富了看不出来还蛮内敛的嘛行话就叫作闷骚!”黄少天理解地拍拍郑轩的肩膀,眼珠子一转又一转,筷子在碗里划来划去,看起来无比纠结,“唉……但是啊,我还是不能告诉你……”

“……”你的脑洞怎么这————————么大啊?!郑轩要吓死了,刚想问问黄少天是哪里的行话,就看见黄少天突然兴高采烈地举起手来,向食堂窗口前刚打好饭的喻文州挥了挥:“吊车尾的,这边!”

喻文州本来都要自己坐在第一排了,听得这一声招呼,抬起头来四下里张望一下,端着盘子朝黄少天这桌走了过来,礼貌地笑了笑:“你们好。”

“你打的什么呀哎呀呀排骨好!”黄少天瞟了一眼喻文州的盘子,手快地夹走了一块排骨,“我在排骨和炸鸡块之间犹豫了好久还好我打得炸鸡哈哈哈这下两个都吃到了!来来来你也吃点炸鸡吧!”

喻文州眨眨眼睛,像是有点不太习惯黄少天这般的熟稔,毕竟他自己还停留在礼貌问好的阶段。不过疑惑的神色只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瞬就消散了,顺着黄少天的话头夹了一块炸鸡:“谢谢,以后就请多关照啦。”

“哈哈,都认识大半年了,干嘛搞得好像第一天见面一样!”

“嗯,当室友还是第一次嘛。”

“当室友……呃……诶?!”黄少天哀嚎一声,“啊???我新室友是你啊?!!!”

“……”喻文州被嚎得排骨都掉回了碗里,“是啊,你不知道呀?”

敢情你不是为了想跟新室友处好关系啊?那平白无故的干嘛这么亲亲热热的,上上个礼拜还想堵厕所里揍我一顿的人是谁啊?喻文州对着餐盘在心里老气横秋地感叹世事无常,最是看不懂黄少天这种自来熟的心路历程,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地方突然投了训练营里的齐天大圣黄少天的眼缘。想了半天也想不太出来,干脆放弃了追根究底,自自然然地和同桌吃饭的两人交谈起来,两句三句就热乎起来了,有说有笑的。

喻文州在训练营里不是很合群,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钻研怎么在这里留下来了,这里又是个互相之间有着竞争关系的地方,他要死不活地缀在队尾次次踩线留下来,多少有点被人看不起。但是他并不是没有交际能力,甚至他的性格和交友技巧还是同龄人里拔尖的,郑轩和他哈哈哈哈的聊得不亦乐乎,反倒是最能说话的黄少天,一顿饭闷闷不乐的,像是有天大的心事。

这人果然还是阴阳怪气的。喻文州心里叹了口气,为未来的同寝生活感到一丝担忧,收拾了碗筷起身说:“抱歉我午休得先回去收拾下东西,不然晚上来不及搬。先走了啊。”

“嗯,下午见。”郑轩跟他打个招呼,桌子下踩了黄少天一脚提醒他也打个招呼。

“怎么回事啊你?”郑轩慢条斯理地喝汤,数落黄少天,“叫人家坐过来的是你,突然不说话也是你,什么意思?新的欺负人的方式?幼不幼稚啊你……”

“不是!我不是故意不说话!我在想事情呢!天大的事!”黄少天一脸丧气,“怎么是他换来跟我一个寝室呢……”

“你别这样,我看他能留到现在也是很有本事的,少看不起人。”

“都说没有没有了!!我真没看不起要我说几遍啊!!就算有、就算有也是在适当的范围里,不至于那么严重,我不是不想跟他住一起——不不不我就是不想跟他住一起……哎呀!!!!”黄少天郁闷地一锤桌子,“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郑轩斜睨了黄少天一眼,不做声继续慢条斯理地喝汤。

“啊!!啧!!!我还是跟你说了吧!就那个秘密!”黄少天晃着脑袋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你也给我出出主意,怎么办好。唉,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事!就是吧……你真的做好心理准备啊……”

“……你到底说不说,我要回去睡午觉了。”

“说说说,就是吧我发现……”黄少天苦着张脸,“吊车尾的,就喻文州,喜欢我。”

“噗——————”郑轩差点被汤呛死了。

 

02

“我都说了叫你做好心理准备!”黄少天抱着胳膊靠在郑轩的椅子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自己弄脏了衣服,怪谁?”

郑轩把喷上一大口蛋花汤的外套袖子打上皂死命地搓:“说话吓人也要有个度好吗?算我服了你了黄大圣,你的脑回路怎么这么奇葩啊!”

“哇哇哇哇郑大鸭梨你喷喷衣服就好不要含血喷人好吧!我怎么奇葩了?我说的都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事实!”

郑轩呵呵哒地笑了两声。

“别不信!不信我给你分析分析!”黄少天一路跟着郑轩跑到阳台上晾衣服,喋喋不休,“你是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啊会从各种细节里体现出来。就说刚刚吃午饭吧,他隔了那么远,我一叫他他还是过来了对不对?一过来就用他的排骨换了我的炸鸡对不对?你看没看见他还脸红了呀!特别是说到要当我室友的时候,他那个微笑啊!怎么形容好呢,情意绵绵的!后来又明显是用跟你说话这样的手段转移注意力嘛!害臊!懂不懂!后来说什么要整理东西,那都是借口!借口!就是有点不敢跟我相处太久了!”

“……”郑轩也特想向黄少天说说那几个字,害臊!懂不懂!

“你是不知道他平时,去训练的时候,下训练的时候,都要看我几眼,还以为我没发现呢,我多敏锐的人啊!所以说实话其实我老早就注意他了,结果是个吊车尾的,那手速,啧啧,说起来你发现没,我叫他吊车尾的他也不恼的。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黄少天一挥手,郑重地说出他压轴的证据,“我那次不是跟他在厕所里约了一架吗?他那本走哪儿带哪儿的笔记本搁洗手台上我不小心撞掉了,翻开来那一页,就写的……就写的……我的名字!”

郑轩无语地看着黄少天那一脸令人惊惧的羞赧,心说妈呀还不如不害臊呢,没奈何地挠挠头:“写个名字而已,你怎么就能发散思维到他喜欢你呢……”

“我们班上女生们看的小说里都这么写!平日里不起眼的少年对闪耀的同伴产生了超越友谊的好感,却又不敢说出来,只能饱含感情地在他的笔记本里书写自己的心情,那次答应我的约架肯定也是鼓起勇气想跟我有更多的交流……艾玛想想都觉得好虐啊!”

这尼玛课外读物害死人啊……郑轩是真心的不太信,但是又觉得在黄少天表现得不信带来的后果太麻烦了,于是半推半就地顺着黄少天的话说:“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真的喜欢你……”

“退什么一万步!一步都不用退,他就是喜欢我!”

“好好好,他喜欢你……只要他不表白,你当不知道就好了……”

“那怎么好当不知道呢!我这么光明磊落的一个人!”黄少天长叹一口气,“现在要住一个寝室简直是火上浇油,我要怎么跟他相处啊?”

还没等郑轩搜肠刮肚地想出个敷衍的答案,门外走廊上突然传来“哐当”一声,黄少天推开门探出脑袋一看,原来是喻文州抱着个大箱子看不见路,撞到了拐角的垃圾桶。

“诶诶诶你怎么一次搬这么多你搬得过来吗!”黄少天冲上去不由分说地把喻文州手里的箱子抱过来,“走走走一起抬吧,郑轩啊,钥匙在我口袋里,你摸出来开下我寝室门!”

郑轩应了一声,擦干净手出来帮忙。三个人合力把喻文州的东西搬妥了,喻文州客客气气地向他们表示感谢,一人请了一罐可乐,坐在楼下自动售货机前的长椅子上喝。

黄少天猛地喝了一大口可乐,精准地把易拉罐环弹进垃圾桶里,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把可乐放下:“喻文州。”

“嗯?”喻文州转过身来,不解地看着他。

“以前我有不对的地方,我向你道歉,你也不要太难过,我们以后就当朋友吧。”黄少天在裤子上擦几下手,朝喻文州伸出手来,想一想又加上一句,“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强求的。”

喻文州多少有点惊喜地接受了黄少天这次和平示好,针对黄少天的话又做了不卑不亢的回复,少年的微笑里带着一股抹不去的坚定:“谢谢,不过如果不去强求一下,终究是搞不清楚是不是不能强求的事情吧。”

黄少天听了这话背地里叹着气摇了摇头,悄悄地问郑轩:“你看我这么处理靠谱不?”

“靠谱,靠谱……”

“唉,靠谱也没用,他还是不想放弃我啊……”

我觉得你们俩说的根本不是同一件事啊……郑轩想,看着一脸认真的担忧的黄少天,没忍心说。

 

03

黄少天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他说了跟喻文州做朋友,那就是做朋友,关系往好了说,他把喻文州划进了他的保护范围,霸道总裁一般“能叫他吊车尾的只有我”,往不好了说,两个男孩子住一个寝室,黄少天连换衣服的时候都小心注意着,生怕喻文州看到他“年轻的肉体”生出什么“要命的绮念”来。

郑轩这种损友吧,关键时刻起不了什么大作用,只会嘲笑他语文学得不错啊还知道“绮念”这么文绉绉的词。面对喻文州近在咫尺的喜欢是黄少天独自一人的战役,稍有不慎就会两败俱伤。

不过黄少天有时候会想,也不用搞得太绝对了,反正,反正喻文州会走的吧,训练营一层一层地筛选,他能留到现在已经很了不起了,以后离开了自然就会把这种年少时候的荒唐事忘掉吧。这样想想,居然又觉得有点舍不得,黄少天也能理解自己,毕竟这是第一回有人喜欢自己,足见喻文州这个人眼光不错,虽然是男的,也是值得结交的,每回一想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能继续呆在训练营里了,黄少天不禁都挺难过的。

「那感觉就像我们到场的时候BOSS已经被叶秋他们打掉了,」黄少天认真地在日记本上写,「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这其中的委曲黄少天也几次想向郑轩吐露一下,无奈他们已经从以前的两人组变成了加上喻文州的三人行,实在是找不到喻文州不在的好时机,而等喻文州终于不在的时候,情况已经有很大的不一样了。

喻文州在魏琛手上连取三胜。

黄少天坐在俱乐部大楼后门的水泥台阶上,头垂得很低,夕阳把他的影子一直拉扯到灌木丛里去,半天不挪动一下。损友郑轩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递给他一瓶水:“喝点水吧,我只有买矿泉水的零钱了。”

黄少天接过来,盯着瓶盖看了好久,像是不会拧似的。老半天以后挤出来一个苦笑:“魏老大说他要退了。”

郑轩揉揉鼻子,眼圈也有点红,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你别……别迁怒喻文州,我觉得不是他逼走的,魏队不至于那么小气……”

“我知道,不用担心这个……干嘛搞得好像我在做什么如果魏老大和文州一起掉进水里我要先救哪个的题目似的还只能二选一啊……”黄少天有点好笑地说,笑完又吸了下鼻子,“我也没有生他的气,我知道他很努力的,现在看来也很厉害,我就是那什么……一看到他就会想起魏老大要走这事儿……不想看到他。”

郑轩没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陪黄少天坐了一会儿以后生拉硬拽地拖着他去吃晚饭。黄少天被他拽得差点撞到玻璃门上,简直是强压下了一腔揍他一顿的怒火。两个人拉拉扯扯地拐过走廊,突然听见走廊尽头的厕所里传来训练营里两个同期的声音。

“他也是很有本事,可以把魏队都逼走……”

“呵呵,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手脚呢,他平时都不用术士的……突然用术士……肯定偷偷发现了什么魏队的弱点,专门做了针对练习……”

“啧啧啧,突然跟黄少他们关系好也是为了打探吧,说不定还准备了打败黄少天版什么的,反正就是要一鸣惊人嘛。”

“哈哈哈哈哈就是,跟别人打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魏队也是老了不行了……”

黄少天抬起脚就要踹那扇半掩着的厕所门,临踹前看了郑轩一眼:“你不拦我吗?”

郑轩镇定地拍拍他的背,一脚替他踹开了厕所门:“哐!!!”

当天晚上黄少天和郑轩因为打架斗殴被魏琛和方世镜拎到办公室训了一个半小时,溅了一头一脸的唾沫星子,出来的时候喻文州拿着两份晚饭在走廊上等他们,还是热的,刚用微波炉转过。

晚饭一交到两个人手上,喻文州微笑了一下,像是体谅到黄少天不想看到他的心情似的,寒暄两句飞快地走了。郑轩叼着小白菜绝望地想,好了,黄少天又特么要觉得这是喻文州爱得太悲伤而羞涩,心里情生意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温好晚饭在这里等着……艾玛我的天哪……………………

果不其然,黄少天挣扎半天,放弃了似的又开始叹气:“真是的,喜欢我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

“……”郑轩觉得这句话好有道理,他根本懒得反驳。


评论(44)
热度(1094)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