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黄喻】文化苦旅·上

六千粉福利的黄少上厕所不带纸梗(

 @✿紫花苜蓿屋✿ 这个黑黑点的!

写了一直想写的嘴里喷毒的鱼23333333

后续尽快吧,我还蛮中意这个故事的

================


1

人这种生物,天生很懒惰。总是不去在意日常里琐碎的细节,总是习惯地相信和依赖“一贯如此”和“从来这样”,总是要到了山穷水尽的那一刻才明白世事并非一成不变波澜不惊,总有跌宕着把安稳的面纱撕碎给你看的一瞬。也不是不知道要慎思谨行,也不是不知道要留下退路,要心存怀疑,能把握住的只有自己。可还是懒,把一切都交托给别人最容易,装作对最熟悉的事物懵然不知的样子,久而久之就真的不留心不在意,看真相在面前跌碎才知道有多痛。

以上是黄少天在没纸的蓝雨男厕所隔间里感悟到的人生哲理。

天哪!!!!为什么没纸!!!为什么会没纸!!!蓝雨的厕所不是一年四季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八千七百六十个小时都有厕纸的吗!!!不是不管是每个隔间还是洗手台旁边甚至连隔壁没有任何意义的女厕所都有纸的吗!!!不是上到职业合同下到食堂须知的第一条都是我们承诺蓝雨厕所永远供应厕纸的吗!!!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没有!这是命运跟我开的玩笑!这是老天在玩弄我!

黄少天绝望地检查遍了厕纸盒,裤兜,马桶水箱,地板天花板,还是连一片纸角都没找到,他坐在马桶上摆了一个思考者的姿势。

完了,他想。我还因为楼下隔间满了自作聪明地上了两层楼来这个偏僻的厕所……还因为待会儿还要回去训练所以连手机都没有带出来……在这个破地方,就算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我的,结束了,不会有人路过了,不会有厕纸了。黄少天悲从中来。不会有温暖的阳光和清甜的微风了,不会有可爱的游戏和得心应手的夜雨了,我会孤寂地死在这个小小的隔间里,尸体七天以后才被发现……

还没擦屁股。心中一把正义的标尺提醒他。

住口!!!黄少天怒喝,背景音乐是一阵遥远的冲马桶的声音。啊,他们都可以潇洒地冲马桶,为什么我不可以,我到底做了什么孽上天要这样惩罚我……我心里好苦——

诶等等,有人啊!有人冲马桶啊!黄少天喜上眉梢,悄声侧向左边隔间:“这位兄台好巧啊你也来上厕所啊!”

没回应。

黄少天又侧向右边隔间:“相逢即是有缘,既然你我如此有缘,不知道兄台可否帮在下一个小忙……”

还是没回应。

难道他没听到?不应该啊,这个厕所隔板薄得跟奥利奥巧轻脆一样,连隔壁的蚊子叫这边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怎么可能没听到?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人如果在隔壁的话冲马桶的声音应该大得多才对啊,怎么这么辽远,难道长得比较铺天盖地阻碍声波?

一阵开水龙头洗手的声音让黄少天心中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妈蛋那人不会是在隔壁女厕所吧……………………

一个眨眼间,人生的大喜大悲,不过如此。

 

2

黄少天曾经跟郑轩动情地形容过:如果要把蓝雨俱乐部拟人,那么它的女厕所一定是那一双明亮又迷人的大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将那万千的企盼和温情蕴于其中。这么说不知道你懂了没有。

没有。郑轩冷漠地回答。

虽然和郑轩的这场深层次厕所对谈没有获得想象中的热烈反响,但是黄少天关于蓝雨女厕所的定位并没有动摇,这可是一个常常在蓝雨的鬼故事里出现的地方,如果不是有天地的灵气集聚于此,它的下水道里怎么会孕育出这么多精灵鬼怪呢?但是这些感想都仅限于无伤大雅的叶公好龙阶段,黄少天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真的遇到女厕所的名产。

不要问为什么他如此肯定,虽然蓝雨的小伙伴们确实会在厕所排队的时候去上女厕所,虽然他自己也确实是因为训练室那一层连女厕所都排队了才选择上楼的,但是这一层的男厕是空的啊!正常人怎么想都会先按性别选择厕所吧!综上所述,黄少天觉得自己一定是遇到了女鬼。

或者是蓝雨内部其实有一个妹子,一直女扮男装地生活在大集体之中。

太可怕了,黄少天还是选择自己遇到了女鬼这条剧情线。

一个上大号没带纸的有志青少年,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此时此刻黄少天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人鬼殊途了,急迫地想要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的大脑高速运转着,运用了十七岁特有的活泼过头的想象力,灵光一闪,对了,电视上说,女鬼都喜欢文化人!

于是这个进了训练营以后还被安排要上文化课的男孩子,这个下个礼拜就要语文期中考的男孩子,这个背了两页答题册重点诗词名句摘选自信满满的男孩子,有感情地开始背诵起了诗歌。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水声停了,黄少天小鹿乱撞地侧着耳朵听那边的动静,没想到过一会儿水声又响了。

看来这位女鬼姐姐不喜欢这种情情爱爱的诗啊……黄少天心想,看我换一个金戈铁马的。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那边的水声又停了,黄少天趁势追击,“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男厕所门口响起了脚步声,黄少天无暇去想女鬼有没有脚这个问题,决定用一击富有人生感悟的诗句彻底俘获这位女鬼姐姐的心:“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

“你上厕所还带酒啊?”那位“女鬼”问。

 

3

这是黄少天至今为止十七年的人生里最耻辱的瞬间。

他想过这位“女鬼”可能不是女鬼,可能是任何一个等不及楼下厕所的逗比小伙伴,可能是还来不及介绍给大家的女性新成员,甚至真的可能是一个女扮男装的花木兰,唯独没想过会是喻文州。

虽然无论求助于谁肯定都免不了被嘲笑一番,但是一想到是吊车尾就觉得特别要紧特别丢脸特别尴尬特别在意是怎么回事!一定是我刚刚才随口对他的训练结果表达了不屑的缘故……就让我来找找他的黑点扳回一城!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隔着门板十分小混混地歪嘴坏笑了一下:“哼哼,原来是你啊,这边有空的男厕不上,你怎么爱去女厕所啊?”

喻文州在门外淡淡地回答:“因为这边没纸。”

妈个鸡他说得好有道理啊……黄少天痛苦地捂住脸。

“你怎么了?在厕所里复习呀?天还没黑呀你就来厕所里借灯光了呀?太勤奋了。”喻文州的语气十分诚恳,心里难得乐了一下。

也不是就对“吊车尾”这个称呼怎么怀恨在心了,训练营里自有人比这认真百倍地嘲弄他。只是喻文州对其他人都能一笑置之,唯独对黄少天就是憋不住关键时刻补上两刀,大概是看话唠语塞有种特别的成就感。

小隔间里的黄少天果然又梗住了,喻文州愉悦地关切道:“你是不是没带纸呀?”

黄少天内心挣扎了半天,挤出一个字:“嗯……”

“那你应该背你悄悄地来,挥一挥衣袖,没带来一片云彩。”

“…………”黄少天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或者盈盈一纸间,脉脉不得语。”

“…………你是不是来打架的!”

“那也要你现在能打才行。”喻文州笑了,蹲下从门底下递了一长截卫生纸,“喏,隔壁扯的。”

黄少天颇有些感动地准备去接,那纸又被收回去了。喻文州在蹲在门外问:“既然你这么会背诗,我考你一句,答对了就给你纸。听好了啊,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下一句是什么?”

卧槽这个人太鸡贼了,还专门挑了我没来得及背的练习册古诗词专题的第三页!黄少天心如刀割。“我知道这篇是《湘夫人》!”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袅袅兮秋风……袅袅兮秋风……袅袅兮秋风……”黄少天一咬牙,“湘夫人兮真好看……”

喻文州没扛住,笑出了声,递纸的手是抖的。

黄少天万万没想到他人生最耻辱的瞬间这么快就更新了。

 

4

开门的瞬间原以为有一场恶战,但是当黄少天终于能从马桶上起身的时候他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所有爱恨情仇都可以轻轻放下,绳命如此美好,有什么是不能用爱解决的呢?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开门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不见了。

说来也是,不走难道还等着黄少天把纸还给他不成。黄少天内心极其复杂地往训练室走,一会儿思考要不要跟喻文州打架,一会儿思考这个事传扬出去以后要怎么做人,一会儿思考今天的晚饭吃什么,总之是殚精竭虑心力交瘁,连郑轩喊了他两声都没有听到。

“你干嘛啊魂不守舍的。”郑轩踹了一脚黄少天的椅子,“上个厕所也上那么久,我还以为你掉坑里了。”

“你都知道了?喻文州告诉你了?”黄少天呆滞地问他。

“啊?知道什么?”

“我的秘密。”黄少天已经笃定了喻文州一定是比他现行一步在大家面前狠狠地嘲笑了他,“我真傻,真的……”

“你真傻这个事儿其实不是秘密。”

“………………”

“诶诶诶好好说话别打人啊!君子动口不动手——算了,您口也千万别动!喻文州告诉我什么了??”

“他没告诉你?”

“他一天到晚坐在角落里对着电脑,能告诉我什么啊?”郑轩努努嘴,“你看他不坐在那儿吗?今天下午我还没听过他说话呢。”

黄少天望过去,喻文州就坐在他背后那排最里面一个位置,背对着他,对着电脑屏幕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时不时动几下鼠标键盘,再拿起笔写写画画,背挺得笔直的,仿佛……

仿佛跟刚刚那个在厕所里呛我的根本不是一个人……黄少天痛心疾首地想。我是该问那个不补刀不舒服斯基的人还是问这个温温和和好说话的是谁啊!

“你俩到底干嘛去了?”郑轩追问道,“打架去了啊?”

“没有……我俩有那么过不去吗……”

“有啊,你俩不是不共戴天吗?别瞪我啊,他们传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哎呀,困了……”

喻文州这个时候恰好放下了笔,像是感应到了黄少天在看着他似的,转过身来,对上黄少天的视线,也许是温和友善又仿佛是揶揄嘲笑地笑了一下,黄少天被他笑哑了,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谢……谢…………”黄少天挤出两个字来。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喻文州倒是轻轻放下不以为意,让刚刚怀疑过他的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不单谢谢你的纸,也谢谢你没有跟他们说这个事,说实话还是有点尴尬的……”黄少天挠挠头,“这一纸之恩,我一定会报的。”

喻文州好笑地瞥了他一眼:“这也算恩,你日子过得是有多苦?”

“话不能这么说,滴水都是恩,关键时刻的一张纸,那就是我心中的一首诗啊!日子过得再好也要忆苦思甜嘛不是。”

“可是人生里总是要有那么一两个人,别说是一滴水一张纸,就算是你跟他要天上的月亮也是理所当然的。”喻文州随口说道,顿了一下,“呃,我乱说的,你不要多想,我没有月亮。”

黄少天脑子一热:“那你要月亮吗?”

“…………不要。”

黄少天颇有点失落地走了。

黄少天越想越不得劲,不服气地又回来了。

“我不管,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你有什么意见吗?有也驳回!”

喻文州举起双手:“没意见,你说什么都对。”

“这样才对嘛!朋友你跟我性格很合,他们那些说我们不共戴天的人可以傻眼了哈哈哈……”

“他们没说错啊,确实不共戴天。”彼时喻文州看了比他矮着五厘米的黄少天一眼,微笑了一下,“你戴不到。”

“……………………………………”


评论(63)
热度(1353)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