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禁止转载到站外

【全职】【黄喻黄】鲫鱼姑娘·上

1

黄少天站在后厨“哚哚哚哚”地以看不清的手速梦幻地切着土豆丝。

“黄少!给来个红烧鲫鱼!”有人在外面扯着嗓子喊。

“没有!!!”黄少天头都懒得探出去,没好气地也扯着嗓子喊。

外边一阵悉悉索索,食客们不知为什么哄笑了一阵,又重新喊:“黄老板!来个红烧鲫鱼!!”

黄少天笑出来,从后厨探出半个身子去:“喊黄爷爷都没用!!说没有就是没有啦你们怎么这么烦这么烦!买不到鱼我有什么办法!再吵就什么菜都没有了今天就关门不做生意啦你们欠的账都给我一次结清了好不好啊啊啊啊?!!!”

“哟,今天火气挺足啊!小卢啊,你家黄老板吃了炸药啦?”一个相熟的老主顾夹了一筷子鸡肉嚼着问趴在柜台上做作业的卢瀚文。

卢瀚文数学题做不出来正咬笔头呢,听人问他,嘟着嘴朝人抱怨:“谁知道他!大概是……”装出赵○祥在《动物世界》里的调子:“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卢瀚文你小子又皮痒了是不是!!!!”

 

蓝雨大排档的老板兼主厨黄少天最近有点烦。

楼下卢爷爷家的小孩儿卢瀚文凑过来笑他:“你算什么大排档啦就一个店面,一天卖卖两顿饭加摆个夜宵摊子。”

“去去去一边儿玩去!!”黄少天挥舞着锅铲要敲他。瞧这小孩儿不懂事儿的劲儿,怎么说话呢?就算只有一个店面也是远近闻名的小饭馆是不是?附近几条街的老老少少都爱到蓝雨大排档来吃点喝点,是典型的一个深藏在民间的美食地。久而久之连市里的广播都介绍了黄少天这家店,掌勺厨师有一手好刀工,点什么能做什么,最叫人难忘的是一道红烧鲫鱼,叫你能把舌头嚼下去,当之无愧的榜单上第一名。

啊,你问什么榜单?

唔,最好吃但是最烦人的店排行榜!

广播节目一播出,蓝雨大排档的客流明显增多了,还有特地赶好远从市那头跑过来专门为了尝尝那道红烧鲫鱼的,小饭馆还要排号了,好不春风得意。结果一个月过了以后,蓝雨大排档又恢复了稳定的客流量,老主顾们笑黄少天:“还不管管你那张嘴!怎么可能大富大贵起来!”

黄少天乐呵呵地还继续一边上菜一边叨叨,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开心嘛,千金难买爷高兴,你们的思想层次简直太低!不入流!

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不过奔个小康还是没有问题的。黄少天每天早上高高兴兴地骑个小摩托突突突地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偶尔自己研究个特色菜,强加在熟人的菜单里让他们给试菜,店里雇了个兼职的大学生当帮手,叫于锋,跟自己也挺合得来,还每天帮着黄少天对账,责任心挺强的。

问题就出在这儿了。

于锋前几天来跟黄少天请辞了,说是要考研,没时间再来打工了。黄少天一想自己也不能耽误人家发奋努力啊,一气儿还多给了于锋一个月的工资,拍拍肩膀鼓励人家好好学习考研成功,不要担心店里,也不怎么忙,一个人也能应付,也就几天的事儿,马上就招新人来帮手。

结果招聘启事贴出去一个礼拜了,居然还没个靠谱的人来。黄少天便是不知道原来自己店里有这么多客人,忙得脚不沾地,话都没时间唠,晚上关店以后几次对账都差点睡过去。没办法只能把惯来相熟的卢爷爷家的小鬼拖过来帮帮忙,也就是个聊胜于无,还是忙得眼花。

更跟中了邪似的,黄少天已经好几天没买到鲫鱼了,菜市场那几个惯来拉着他推销自己的鲫鱼的鱼老板这几天听到突突的摩托声音都要犯心脏病了,远远瞄到到他都恨不得把自己缩得黄少天看不见——当然黄老板一贯眼尖——最后只能在黄少天漫长的没标点的声波攻击里无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是真没有啊……黄少您要不买点儿草鱼呗?……”

也不是说草鱼就不能红烧了,但是!!!欺人太甚!!!黄少天一刀狠狠地剁在案板上,就是不爽啊到底怎么回事儿专门跟我做对还是?谁来跟我掰扯掰扯?!

“哎哟哎哟……你吓得我……”摸进厨房的老主顾被刀声吓得摸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摸一边扫了厨房一眼,这不扫不打紧,一扫,诶嘿,闹起来了。

“好啊黄少!还说没有鲫鱼!!这是啥!这盆里是啥!”一喊把一店里爱看热闹的都招来了。

黄少天淡定地举着刀挡到养在盆里的那条鲫鱼面前,对着一大票人张口就来:“留给我媳妇儿补身子的,谁敢动动试试?”

 

2

没错黄少天今天终于买到了鲫鱼。

虽然只有一条,安安静静停在水池中央,鱼老板捞它起来的时候也不会挣扎,黄少天拎他骑着小摩托突突回去的路上也不会在塑料袋子里跳动,但好歹还是买到了一条。

“这个老方不会逼急了拿条假鱼来糊弄我吧……”黄少天拎着乖得不像话的鱼打开店门的时候嘟囔,嘟囔完自己也笑了,假鱼是什么啊谁会这么无聊。接了一盆清水,黄少天把刚买的鱼倒在里面,果然不是假的,鲫鱼在盆里游了两下,抬起头来看着黄少天。

……等等,为什么我会觉得一条鱼抬起头来看着我?!黄少天觉得自己今天简直魔怔,果然是昨天晚上对账对得太晚没睡好,对着一条鱼都能想这么多,下午要好好补一觉。

“鱼啊鱼,好好待着,你还有半天活头。”黄少天假装恶狠狠地对着水盆说,盆里的鱼摆了摆尾巴,在水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不知为何,黄少天突然觉得那涟漪好像是荡在他心上的,由密到疏,由近及远,像是突然开出一朵花,还有小小的“啪”的一声,层层绵绵,无穷无尽。

嘿,奇了怪了嘿。蹲着的黄少天拿手指去碰那条鱼的背鳍,居然没有被躲开,食指从背鳍顺着后脊一路滑到尾鳍,鲫鱼的腮缓缓地开合,被黄少天摸到尾鳍时吐出一串小小的泡泡。黄少天手中料理过那么多鱼,一直是拿好不好吃来界定这种生物的,此时此刻他却觉得眼前这条鱼真好看,眼神沉静得像是安详温和的智者,湿滑的触感从黄少天的指尖蜿蜒到他心里,连鳞片都比他以前所见过的所有鱼都好看,像闪着亮光。

“嘿嘿嘿……”不知为何,黄少天就是好想笑,然后他就傻兮兮地笑了。鲫鱼像是也被逗笑了似的,游开来在盆里转了一圈,撞了撞黄少天的手指。

后来黄少天觉得在鱼盆面前蹲了四十多分钟的自己简直没救了。

 

那天晚上黄少天把鲫鱼从食客们手中保卫下来,带回家里养着。

这事儿怎么说呢,一个做了千百道红烧鲫鱼的厨子最后养了一条鲫鱼做宠物?妈蛋,有点奇幻啊,不过总比被那群不入流的家伙吃了好……黄少天给鲫鱼换了一个家里最大的盆子装满的清水搁在厨房里,家庭新成员在盆子里慢条斯理地游了一圈,很满意的样子。

“怎么老是游得这么慢,是不是胸鳍和腹鳍有问题啊……”黄少天摸着自己的下巴沉思。

鲫鱼一晃尾巴溅了好大一泼水到黄少天脸上。

“哎哟脾气挺大啊!”黄少天抹一把脸,戳一戳鲫鱼的尾巴,又笑起来,“我跟你说啊,今天你差点就被那群大叔吃掉了啊!那群大叔可烦了比如说吧就咱们院里那个老魏啊一来店里就烟雾缭绕的比我后厨里烟都大…………”

那条鲫鱼就停在水中间,被怀疑是不是有问题的胸鳍和腹鳍慢慢地在水里划动,像是在静静听黄少天漫长漫长又漫长的话。

再后来,每天回家以后对着家里的鲫鱼说话变成了黄少天的日常习惯。

黄少天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神经病。他已经总结出来,在他说高兴的事情的时候,鲫鱼会吐出一串小泡泡,咕噜咕噜地冲到水面上活泼地爆掉;在他说不怎么开心的事情的时候,鲫鱼会游过来靠上黄少天搭在水面上的手指。黄少天的食指指腹以前学厨的时候被切到过,留下一条疤,鲫鱼就喜欢意味不明地拿背鳍一扇一扇地去拂他的食指尖。

不同于所有恶意的嘲讽或友善的抱怨,不同于所有旁人,黄少天虽然向来是自顾自地叨叨,但是只有蹲在自家的鱼盆面前才好像……被倾听了。被一字不漏地,没有一丝不耐烦地,微笑着倾听了。

就像是,就像是黄少天曾经千百次地期待过然后失望过,最后放弃了深深埋在心底的那点企盼,又被从泥土里挖出来,洗洗干净,莲花灯一样被搁在水面上浮着,漾开波纹。

“啧。”黄少天点一点鲫鱼的脑袋,“你其实是妖怪吧,化不化得出人形?”

鲫鱼嘴一开一合,吐出一串小泡泡。

黄少天站起来活动活动已经麻掉了的腿,洗洗漱漱忙碌了一阵,爬到卧室里睡觉去了,睡了一会儿觉得哪里不对,又从床上爬起来,打着哈欠走到鱼盆面前。

“晚安。”黄少天微笑着,像每天晚上睡前那样说。

鲫鱼冲他摇了摇自己的尾巴。

黄少天觉得当个神经病挺好的。

 

3

经过了大半个月的焦头烂额,黄少天终于渐渐平稳过渡了。虽然还是一直找不到来帮忙的人,不过幸而大部分是熟客,不怎么在意细节,习惯了还是基本上能应付。而且自己家里居然还时不时有人来帮忙打扫整理,更有甚者今天一回家连久已积垢的厨房都清理了一遍,干净得黄少天都不敢下脚。

怎么说远亲不如近邻呢,黄少天感动得眼泪都要淌下来了。把带回来的骨头汤温了温端了下了两层楼,哐哐哐地敲卢爷爷家的门。

“哟,少天啊,什么事儿啊?”卢爷爷拉开门笑容满面的。

“嘿嘿卢爷爷好,谢谢您今天又去帮我整理屋子累着您了我也没什么能感谢您的今天店里熬了点汤您尝尝,也给卢瀚文那小子喝点儿正是长高的时候我看……”

“等等……”卢爷爷疑惑地打断黄少天,“我什么时候帮你整理屋子了?”

“啊?……”黄少天彻底晕了,“只有您这儿有我家钥匙啊……”

一老一少站在门口面面相觑,卢瀚文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跑过来从黄少天手里端过来骨头汤,朝黄少天笑:“黄少不是有媳妇儿要补身子了嘛,不是你媳妇儿帮你整理的?”

你小子等着啊!黄少天用眼神向卢瀚文表达。

卢瀚文吐了吐舌头啪嗒啪嗒地跑到厨房里去了。

 

黄少天回家以后开始查案了。

他严肃地坐在鱼盆面前的小板凳上给自家宠物鲫鱼分析案情。

“现在的情况是有一个人能不用钥匙就开我家的门还好心好意地帮我整理家务?难道是我家其实埋了什么稀世奇宝贼人其实是暗中来寻宝的?!为此他翻到二楼卢爷爷家去偷偷配了一把我家的钥匙趁我白天不在家的时候就来我家大肆翻找?!然后可能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就捎带手帮我收拾了一下屋子?!”

鲫鱼在水中一动不动。

“好吧是不太可能……那,其实这是一个灵异故事?这个屋子里一直住着一个鬼魂?!他或者她与屋子的旧主有一段难以忘怀的感情一直不得超度?!然后在我出去的时候他或者她就会显形?!然后因为前主人是一个很干净整洁的人他或者她就要把屋子恢复成以前那样?!”

鲫鱼依然在水中一动不动。

“……你怎么这么难伺候。”黄少天摸摸鲫鱼的背鳍,“难道还能是我屋里有个田螺姑娘,趁我出门的时候帮我整理屋子?”

鲫鱼游到盆子那一头去了。

“唔,我又没有买过田螺啦,真要说起来我最近带回家的活物就只有你啦,其他的都是已经加了油盐的……”

等等?!黄少天瞪着鱼盆。他回忆起客厅里偶有的可疑的水渍,又奔到厨房门后边摸了一把围裙。

湿的。

黄少天一瞬间脑子里都是轰隆轰隆的爆炸声,他攥着围裙站在鱼盆面前咽了一口唾沫。“鱼大仙快显灵?”

“快显形快显形快显形快显形快显形快显形快显形快显形……”

“急急显形!”

“芝麻开门!”

“嘛哩嘛哩轰!”

“菠萝菠萝蜜!”

“呼神护卫!”

古今中外能想到的咒语全部对鱼盆念过,鲫鱼还是鲫鱼,在盆子里游了一个圈,摆一摆尾巴。

黄少天抓着围裙十指交叉,虔诚着闭上了眼睛,心口嘴边,他只剩最后一句。

“拜托你快显形,”

“我想见你啊。”

鲫鱼还是鲫鱼,大大的眼睛在水里睁着,干净透明。

 

评论(12)
热度(615)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