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禁止转载到站外

【黄喻】感情危机

2015年最后一天快乐!2016一整年也都顺利!

看了日版的人设本来想圣诞写个段子,结果拖到元旦了_(:3

来吃个有点齁的狗粮~(。

 @高级供销社 感谢家翻的寻人梗

睡醒了再写个年终总结吧(也许又拖到了明年

==================================


1

黄少天和喻文州吵架了。

这一天,蓝雨的上空积压着厚重的乌云,紧张尴尬的气氛弥漫在四周,连平日里活泼好动的经理在今天也安静地蛰伏着,偌大的俱乐部仿佛是一片现代主义的荒原,拉到近景可以看到一个气急败坏的黄少天和一个生无可恋的郑轩。

 

2

“我真是很痛心很痛心啊!很生气很生气啊!”黄少天在房间里背着手来回踱步,十分沉痛地说,“你说他有什么好骄傲的,啊?常规赛打得不错就可以松懈了吗?年假之前的几场比赛比较精彩就自满了吗?休个年假,短短半个月,不好好抓紧时间保持状态,还去相亲!相什么亲!你说说这像个队长的样子吗?”

“不像,不像……”郑轩心里想:自从我到了大蓝雨来以后,真是方圆八百里的狗都被我日遍了。

“相亲也就算了,居然还选在他生日那天!吃个饭也就算了,我晚上八点多打他电话居然还没完!还挂我电话!苍天啊!还挂我电话!这是什么行为?这是身还在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单身狗阵营,心已经飞到了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泥潭中的行为!我听到那个冰冷的女声说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忙的时候妈妈我眼泪都要下来了!你说这是人干的事吗!”

“不是,不是……”可以啊,都特么学会使用设问句了!

“我跟你说还在放假的时候我就很看不惯他这种懈怠的行为了,但是大过年的,我憋着,不找不痛快,结果一来队里我给他指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还意识不到错误!还跟我横!还跟我生气!还跟我冷战!你说我冤不冤啊?”

“不冤,不冤……”

“你说啥?”

“啊不是,冤!特别冤!六月飞雪窦少天!”

“这还不算,你猜他还干什么了?”黄少天怒把平日里贴身戴着的一块金属挂牌拿出来,翻过来一面刻着自己的名字,后面贴了个小纸条,一看就是喻文州的笔迹写着:「走失请联系138xxxxxxxx」

“……………………”

“不许笑!!!”

郑轩捂住嘴。

 

3

说起来这块牌子也是很有来历的,可以追溯到黄少天跟喻文州前两年的一次旅游,黄少天被路边的手工艺人吸引,非要买一拎现场雕字的铁牌回去给队友做礼物,雕的字都很讲究,比如给李远的是“办证”,给宋晓的是“开锁”,给郑轩的是“被压的都是受”,给徐景熙是“精忠报国”,给卢瀚文的是“挺进小别山”,等等等等,就他自己的要雕名字,一股十五六岁叛逆期金属质感的中二味儿扑面而来。

“你就雕个「憋说话吻我」挺好的,”喻文州诚恳地建议,“视情况可以把「吻我」两个字去掉,可能比较强人所难。”

“你闭嘴!”黄少天还真好意思对别人说这句话,“我就要刻自己的名字,等以后我有对象了可以送给人家,这是情怀!懂吗!”

喻文州冷漠。

“少来干扰我,你自己刻什么?”

“我跟你讲我拒绝你这种中二审美,拒绝。”喻文州警惕地盯着霍然起身的黄少天,“你干什么?你还要打人哦?”

 黄少天邪魅一笑:“你钱包在我背包里,你晚上还要不要吃凤爪?”

“…………”

 

4

虽然被形势所迫暂时屈服于黄少天,但喻文州还是保留了一个心脏最后的尊严,几年来没被黄少天看到过他牌子上到底刻的什么字。

此时此刻,黄少天睹物思人,气得咬牙切齿,用力一拍桌子:“我不服!!”

郑轩本来在打瞌睡,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了:“……吓死宝宝了,你要干嘛?”

“我要批斗喻文州这个反动典型!”黄少天怒道,掏出手机拉了个微信群,除了喻文州以外蓝雨队员都被拉进去了,名字叫「批鱼大会」。

「徐景熙」退出了本群。

「郑轩」退出了本群。

「卢瀚文」退出了本群。

「宋晓」退出了本群。

「李远」退出了本群。

“给本宝宝滚回来!!!”

 

5

黄少天:「你们这些人能不能有点骨气!!!!!看不起你们!!!!!」

宋晓:「黄少,你这是要造反啊」

黄少天:「我这叫打破封建枷锁,争取自由进步!你们就是太迷信他心脏的威力了,我今天必须要揭穿他的真面目!就比如说我上次帮老叶去刷副本被他知道了这事吧,你们以为他有多神机妙算善于推理,其实还不是我夜里出去觉得冷套了他的外套回来一股烟味被闻出来了!技术含量低!很低!」

李远:「我怎么听这走向这么不对呢……」

黄少天:「你们想想我出个门也不过是去打个本,好歹还跟游戏有关系,他出门都相亲去了!相亲!还把我们这些单身小伙伴放在眼里吗!」

郑轩:「队长不就是过年去相了个亲吗?到底怎么你了……」

徐景熙:「就是,多大点事你蹦跶成这样,你又不是他男朋友」

宋晓:「就是,吃醋也要按照基本法啊,你俩能不能先把名正了再来秀恩爱」

黄少天:「谁谁谁谁谁谁吃醋!我有那么狭隘吗!」

黄少天:「我告诉你我这完全是义愤填膺!」

黄少天:「是一个副队长站出来提出的有建设性的意见!」

黄少天:「是……

 

6

卢瀚文:「黄少你先暂停一下……我有一个情况要汇报」

卢瀚文:「其实我用电脑登的微信,刚刚队长正好在我房里……群里的对话他都看到了……」

卢瀚文:「他走之前说有句话让我转达一下」

卢瀚文:「“大家别多想了,连帽衫外面套西装,一看就是直男”」

 

7

“喻文州!!”黄少天气势汹汹地冲进喻文州的房间。

“干嘛?不是不跟我说话吗?”喻文州泡着脚冷笑一声。

黄少天一看到他这一副世界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就来气,怒发冲冠,一定要给喻队长找点不痛快,不过脑子地大吼了一声:“我不是直男!!!!!!!”

“……………………”喻文州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痕,“嗯,朕知道了。”

 

8

妈妈我刚刚说了什么……黄少天想死。

“那个什么,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喻文州沉默。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喻文州沉默。

“我们能不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我再重新进来一次,大家都和和气气的……”

喻文州终于不沉默了,笑憋不住了,瘫倒在椅子上:“噗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笑!”

“不笑,不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又要气炸了,他觉得今天自己就像个热气球一样:“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

灵机一动,计上心来,病急乱投医,不择手段,反正就是经过了一个这样的刹那,黄少天风一般地拿起喻文州放在泡脚盆旁边的拖鞋,抬手从窗户里扔了下去。

院子里的宋晓大吃一惊:“卧槽黄少真的把队长推了吗怎么还掉装备了??”

 

9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脚还泡着,起不来身,黄少天得意洋洋地坐在他床上,还舒服地躺了下去,觉得自己扳回了一局。

喻文州斜睨他一眼:“你这是要翻天啊。”

黄少天在床上自在地翻了个身:“嗯,你看,翻天。”

“……你到底要干嘛?都说了我家亲戚安排的相亲推不掉,又没有进一步发展,怎么就影响训练了,大不了我把一晚上的训练量补回来可以了吧?”

“不行,”黄少天认真地说,“还要给我看一眼你那个铁牌子上刻的什么。”

“…………你要不要脸?啊?要不要脸?好好好,看看看,递双鞋给我我要收拾睡觉了,你自己去抽屉里翻,看完送你都行。”

黄少天窜到喻文州书桌前翻抽屉,迅速地找到了那块跟自己脖子上一样的挂牌,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郑重地翻到了正面,睁开一只眼睛来看,十分朴素,就仨字:「喻文州」

切………………

咦??????

黄少天缓缓地看向喻文州:“这个……送我?你还记得我说过啥意思不?”

“知道,情怀嘛。”喻文州擦干了脚,踩在盆沿上,“不过你可能不想要,毕竟你是直男嘛……”

“不不不我不是!必须不是!绝对不是!直男是什么我不知道啊!我对党发誓我肯定是弯的!九曲十八弯!”

喻文州一副懒得理他的样子:“鞋!”

“鞋什么鞋!”黄少天大步走过去,不顾喻文州的挣扎把自己的挂牌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又不顾喻文州的挣扎直接把人公主抱起来了,“睡觉!”

 

10

黄少天一迈步,没看到脚下,一脚踢翻了喻文州的泡脚盆,趔趄之中没站稳,跟喻文州一起摔到满地脏水里,泡脚盆底都翻到了他们面前,上面写着「扶朕起来,朕还能泡」。

“……这是一个意外,”黄少天努力解释。

“憋说话,吻——”

 

11

啧啧,脾气还挺急的,被吻住的喻文州想。


评论(93)
热度(1930)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