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黄喻】一场气干云霄的33(32-33)(完,附印调)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8)/(29-31)

上一部:【黄喻】一场风花雪月的22

终于!!!!!!!完结啦!!!!!!!!!!!!!!!!!

完结章有大量方王请注意_(:3

这一篇会和上一部《一场风花雪月的22》一起出个本子,叫《一场风花雪月的233》

还有一个黄喻番外一个方王番外以及一个特邀刘卢刘番外,大概会直接放进本子里

==================


32

[帮会][冬虫夏草]:咦,最近蓝雨双害哪里去了?怎么不见他们为害乡里鱼肉百姓了?

[帮会][飞刀剑]:度蜜月去了吧#鄙视

[帮会][冬虫夏草]:简直太堕落了!刷到十四阶了吗就度蜜月?JJC上九段了吗就度蜜月?我们PVP的队伍里怎么混进来这种蛀虫了!是时候该打他们一顿了!

[帮会][独活]:……你能不能有一点奶该有的矜持?

[帮会][飞刀剑]:就是!跟蓝雨的打个架居然还要找理由,我简直看不起你!

[帮会][独活]…………#鄙视

[帮会][冬虫夏草]:我这不是看你跟小卢都已经这样那样了我给你个面子给你个台阶下嘛!真是狗咬吕洞宾#讨厌

[帮会][飞刀剑]:呵,我会在乎他吗?

[帮会][冬虫夏草]: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B#噢

[帮会][独活]: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B#噢

[帮会][木恩]:我就静静地看着你……#噢

[帮会][防风]: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B#噢

[帮会][冬虫夏草]:嗷!师父父!

[帮会][冬虫夏草]:您老今天怎么有空上线#吓

[帮会][防风]:#吓以后每天都有空

[帮会][冬虫夏草]:卧槽你要回来玩了?!!#欣喜

[帮会][防风]:嗯,跟家里的持久战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终于不来找我麻烦了,工作也可以换了,不用见天出差#欣喜

[帮会][冬虫夏草]:yooooooooooooo把你美得#阴险是不是准备带人正式见家长了?

[帮会][防风]:#大笑今年过年吧

[帮会][防风]:#大笑#大笑怎么样,我不在的这一年多里你们有没有乖乖听话啊

[帮会][防风]:#大笑#大笑有没有好好跟蓝雨打帮战啊?

[帮会][防风]:#大笑#大笑有没有好好埋他们复活点啊?

[帮会][防风]:#大笑#大笑有没有好好嘲笑他们帮主那个哔哔鸡啊?

[帮会][独活]:我说你们怎么每次找茬都这么有条不紊呢,原来都是套路#困

[帮会][冬虫夏草]:诶嘿,我师父终于回归了,[王不留行]帮举大人,你不得表示一下啊?

王杰希对着电脑略一思索,转头问喻文州:“论文写完了吗?”    

“刚完,咋了?”

“叫上你家养鸡一起上线跟我们打个帮战,大家开心一下。”

喻文州:“……”

 

喻文州甫一上线,那叫一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只见蓝雨微草双方各自走出一员大将,棍在手剑出鞘,隔着三十尺遥相对望,开始石头剪子布。

喻文州:“………………”

[近聊][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我是石头我赢啦!

[近聊][王不留行]:你出慢了#鄙视

[近聊][夜雨声烦]:呸呸呸我手速这么快怎么会出慢!想耍赖哦!

[近聊][王不留行]:呵呵,不知道谁耍赖,信不信我把你抓过来暴打#鄙视

[近聊][夜雨声烦]:妥,怕你是狗,你抓我我就进你们人堆转风车,特效腰坠已换#鄙视

[近聊][防风]:孩儿们准备上了,小药都吃起来,到我这里来吃桌子,[芙蓉出水宴]

[近聊][夜雨声烦]:还吃桌子!莫方,我们放两张![芙蓉出水宴][芙蓉出水宴],吃吃吃吃吃!还有你们的小药,什么排骨肘子煎饼果子都给我吃满!

[近聊][索克萨尔]:……请问你们是在野餐吗?

[近聊][夜雨声烦]:情缘缘你来了呀!!~~~~#欣喜#欣喜#欣喜#亲亲#亲亲#亲亲

方圆百尺的玩家们:“噫——!!!”

[近聊][索克萨尔]:……你刚刚嗑的是小药还是毒药?

[近聊][夜雨声烦]:不要这么冷淡嘛!你昨天晚上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可怜

“噗——”喻文州正端着茶杯喝水,全喷回去了,溅了自己一身。抓了几张餐巾纸胡乱擦了一顿,揉作一团扔向探出头来挑眉毛的王杰希:“我昨天出没出门你不知道啊?啧啧个头!”

王杰希笑得不行:“嫁出去的室友泼出去的水,我哪里知道你半夜往哪里流淌哦。”

喻文州指指他做了个“你给我等着”的口型,扣上耳麦遮住有点烧的耳朵,屏幕上刷满了一片「yooooooooooooooooo」的文字泡,黄少天在那边打了几个欣喜的表情。

[近聊][夜雨声烦]:他昨天跟我打电话的时候是说正躺在床上啊#媚眼

[近聊][索克萨尔]: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浪了啊,干嘛?封印破了你出来作妖了啊?

[近聊][夜雨声烦]:你们看看,没把到我的时候他叫我亲爱哒,把到我了以后他就说我作妖#讨厌

[近聊][夜雨声烦]:你以前明明很迁就我的!#流泪#流泪#流泪

你悄悄地对[夜雨声烦]说:…………你是不是被盗号了!你是谁!

[夜雨声烦]悄悄地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悄悄地说:我就是突然想到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你也是这个画风,吓死我了#奸诈

你悄悄地对[夜雨声烦]说:……好的不学#鄙视

[夜雨声烦]悄悄地说:好的我也学!我跟你说我最近在研究战术!你知道21世纪打帮战最不可或缺的是什么吗?

你悄悄地对[夜雨声烦]说:心眼儿

[夜雨声烦]悄悄地说:……………………………………

喻文州对着电脑笑。

你悄悄地对[夜雨声烦]说:好吧,你说是什么

[夜雨声烦]悄悄地说:阵型!看我给你摆一个#欣喜

[近聊][夜雨声烦]:孩儿们!乡亲们!你们让开一点,我要起阵法了!

周围的红名蓝名不知道他要来一发什么套路,都往后退开十尺狐疑地盯着他,只见夜雨声烦气势恢宏地一把把重剑抽下来握在手上,在近聊里哇呀呀呀呀呀地大喝了一声,然后点中喻文州,放了个真橙之心。

[近聊][夜雨声烦]:看到没有!阵型!心形的!还是热兵器带火药!噼里啪啦!

[近聊][灵魂语者]:#发怒#发怒#发怒麻痹你没告诉过我们你这个阵型同队不豁免啊!(闪瞎狗眼

 

33

结果到最后一群人踩着黄少天的阵型互怼了一波,怼着怼着人越来越少,到后来就只剩两边正副帮主四个人了,还搁那儿大眼瞪(七只)小眼。

“不对啊你们人都上哪去了?!!!”黄少天在YY里咆哮,“本指挥下令撤退了吗你们就这么消极怠工?就这么把你们的双核处理器撂在战场上吗!你们平时跟微草死磕到底的精神哪里去了!就这样还敢说是爸爸的好孩儿吗!”

“麻烦你们处理器自己内部处理一下吧,”宋晓淡淡地说,“打架还要用喊话谈恋爱,最近狗粮涨价了我们得省点吃。”

“就是,”其他人颇为赞同,“泡了社会主义的花哥还想屠社会主义的狗,哪有那样的好事!党章都不容你!”

黄少天被叛逆期的阿里曼手黑祭祀们堵得瞠目结舌,还要顽强地跟对面互相嘲讽。

[近聊][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的爪牙呢!打散得也太快了吧!

[近聊][王不留行]:呵呵,你们蓝雨也都成真走狗了,遁走的单身狗哦

[近聊][索克萨尔]:住手!你们不要再为了我吵架了!#可怜

[近聊][夜雨声烦]:………………………………你憋说话!

[近聊][王不留行]:…………………………GUN!!!!

[近聊][防风]:难道、难道是为了我!#可怜

[近聊][王不留行]:你也憋说话!!!!!

[近聊][防风]:哈哈哈哈哈哈,行啦别BB了,难得风景好,我第一次来这个地图呢,拍个照吧

他们四个忘我地花样小轻功抱团厮打的表演艺术家还滞留在苍云的映雪湖边,调了电影画质,漫天地白茫茫的一片,有金色的日光筛过疏斜的落满雪的树枝覆盖过来,映着半空里萦萦的烟气,倏尔变化一个颜色。一旁的映雪湖波澜不惊的样子,被兴致起来上窜下跳乱飞的防风大轻功点在湖面上,涟漪里照见紫色蝴蝶的舞姿。

防风落在王不留行身侧,给他炸了个烟花,就手原地转起了千蝶,身边的搅基蛇旁若无人地头对头打了个啵。

王不留行难得又把他的白色假发掏出来戴上了,回了一个烟花给防风,又在千蝶刚结束的时候给了一个舍身,霎时防风身上莲座佛身的金光乍起,声势浩浩。

卧槽这视觉效果,输了。黄少天心酸地想。怎么说舍身诀真是撩人神技呢,简直输在起跑线上啊,五毒也自带蝴蝶烟雾的基佬紫舞台效果,看看我们这边,万花,就会转笔,藏剑,就会转剑,我来个大风车估计也就给文州扇扇风,大扇子倒是有,我们也不会跳啊!一思及此,黄少天不禁忿忿,把包里剩下的烟花一股脑都炸了,还掏出二胡挂件给喻文州拉起了赛马。

[近聊][夜雨声烦]:好听吧?嘿嘿,但还是没有你拉得好听#可怜

[近聊][王不留行]:…………你是该多聋啊才会觉得他拉二胡好听??你不能为了讨好他连做人的底线都不要了啊!

[近聊][夜雨声烦]:你懂个P!那是他专门为我拉的,就是好听

[近聊][索克萨尔]:你自己做的那些个【】一样的黑暗料理,方神还不是觉得好吃

[近聊][防风]:怎么又拉我进战了#讨厌,我一个成熟的大人,经历的风雨多了,他这点毒药还毒不死我

黄少天看着四个号面对面盘腿坐在灿烂的烟火圈里,突然问道:「都经历了什么风雨啊?」

「那可真是太多,不用你来都三天三夜说不完」方士谦慢悠悠地回答他,「什么跟家里出柜啊,异地啊,吵架啊,冷战啊,不知道晚上吃什么啊,等等等等,艰难险阻」

「那怎么克服的?」

「早告诉过你,顺其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顺着自己的本心就好。」方士谦弯起嘴角来笑,「毕竟我真的很想每天跟他在一起想晚上吃什么。」

黄少天把镜头拉进,转了个身看着眼前的索克萨尔,切到队伍频道里打字。

[队伍][夜雨声烦]:这位花哥,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队伍][索克萨尔]:喜欢

[队伍][夜雨声烦]:这位花哥,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队伍][索克萨尔]:喜欢

[队伍][夜雨声烦]:这位花哥,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队伍][索克萨尔]:喜欢

这么来回了几次,黄少天先不好意思起来,亡羊补牢地掩饰一下:

[队伍][夜雨声烦]:啊哈哈,刚刚是我的技能喊话

对面根本没动过的索克萨尔也表示:

[队伍][索克萨尔]:嗯,刚刚也是我的技能喊话

“他俩干嘛呢?”方士谦看眼前两个人半天没动了面对面傻站着,不禁在自家YY里问了王杰希一句。

“谁知道,卡了吧。”王杰希翻一个白眼,“脑子卡了。”

方士谦笑出声来:“那不管他们了,今天晚上吃什么?”



======================

印调:http://vote.weibo.com/poll/137077217

感谢大家对这篇文的一路陪伴QWQ

评论(66)
热度(1399)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