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黄喻】不胜酒力02

开出停车场了,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

友情提示评论可以帮司机加速

=========


黄少天躺在床沿上,虽然灵魂很弯,却在肉体上把自己绷成了一条直线,恨不能瘦成一道闪电,把床上的宽阔都留给喻文州自由飞翔。

但是讲道理,一张单人床,再怎么宽阔能宽阔到哪里去,何况还躺了两个成年男人,能把俩人从左到右地囊括下来就不错了。偏偏喻文州还不是很懂这个道理,还要翻身,一翻就从背对的黄少天的姿势翻到了面对着黄少天的体位,胳膊搭着他的胳膊,大腿挨着他的大腿,连头发稍都在枕头上扫到了黄少天的头发稍,温热悠长的呼吸吻到黄少天的脖子上,轻轻一触就化在他的体温里。

黄少天回忆此情此景就只剩下了一句话:我特么当时就硬了啊!!!

完了,真的完了,队长要讨厌我了。黄少天心中一个大写的绝望。队长也留不住了,小黄也控制不住了,我的人生难道就要这样走向绝望吗?他平躺着,视线往下,痛彻心扉地看着自己的睡裤半点不懂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放任下半身慢慢地支起来,喻文州拂过来的呼吸像给小黄充气,充一下,鼓一点,充一下,鼓一点。

黄少天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吟,侧过身去背对着喻文州,坚强地想用血肉长城把小黄跟喻文州隔离开来。没想到他刚翻身,原以为已经睡着的喻文州就开口了:“少天不舒服吗?”

“啊?没有啊……”黄少天声音都是抖的,“我没事,你睡,你睡。”

“真的没事吗?我刚刚好像还听到你闷哼了一声,是哪里疼吗?”喻文州很担心地支起了半边身子,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你脸上好烫啊。”

我也不想烫啊!可是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你再摸还能更烫呢你信不信!黄少天强撑着拉下喻文州的手,急中生智:“真的没事,我就是、就是……你刚刚不是翻到那边去了吗?我也翻一次,这样就扯平了。”

“哦,是这样。”喻文州竟然十分信服这个理由,安分地躺回去了。然而黄少天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点一个赞,就听见喻文州非常期待地说:“那你现在可以转回来了。”

黄少天:“……………………啊?”

“不是要扯平吗?我刚刚转过去然后转回来了,你现在转过去了接着就要转回来了呀。”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黄少天现在算是知道了,他还想进行一下最后的挣扎,固执地保持着背对着喻文州的姿势,“我就这样睡吧,朝右边侧卧睡觉对心脏好队长知道吗?啊哈哈因为心脏在左边不会压到嘛哈哈哈哈……”

喻文州幽幽地叹了口气:“少天果然讨厌我了。”

我没有啊!!!!

“连跟我睡觉都不愿意看着我的脸。”

我怕我看你的脸我们就不用睡了啊就上升到更高一层的睡觉了啊!!!!

“唉,看来我怎么努力也没有用,郎心似铁啊。”

不是郎心似铁啊!!!!是郎丁似铁啊!!!!

黄少天听不下去了,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再不转过去安慰一下喻六岁就太没有人性了,不过他在转过去之前,坚毅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嘶——软没软下去不知道,至少感觉上不再把全部重心放在小黄上了。

黄少天转了个身,把下半身埋在被子里藏好,拍拍喻文州的胳膊:“我没讨厌你。”

喻文州本来是死死闭着眼睛“睡觉”的,闻言睁开一只眼睛:“真的?”

“真的。”黄少天有点想笑。唉,朝这边睡果然对心脏不好,心跳怎么一下子这么快……

但是,算了,可以这样看着喻文州的话,看着他朝自己露出开心的笑容,比他平时的微笑要笑开一点,像温水里滴进的一滴蜜糖。

黄少天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陷入了一股幸福的微醺之中,也对喻文州笑了起来:“睡吧,晚安。”

然而一只手拨开了柔软的被子摸到了坚硬的小黄,喻文州认真地担忧道:“可是你硬了诶,这样睡不舒服吧?”


http://weibo.com/1714515031/Dpuge6pS7?from=page_100505171451503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59798828634


=======

03

评论(106)
热度(1188)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