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黄喻】不胜酒力05

前文:01/02/03/04

带着心理阴影坚持开车

其实评论可以治疗我

====================


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活在梦里一样。

说真的,多年以来划着友谊的小船在生命的长河里畅游,他就这么着开窍喜欢上了人家,正担心着失恋悲剧,突然一下就两情相悦升华成了爱情的巨轮,然后他还在巨轮上把人上了。

在巨轮上!把人上了!Just like!杰克巨巨那样!!!

我要冷静一下,黄少天想,让我的那啥再多搁在队长的那啥啥里一会儿,享受一下他的温热和紧致……话说我这一发在技术层面上还过得去吧?没弄伤队长吧?还有下一次吧?他应该有享受到吧?

黄少天心中正惴惴不安如履薄冰着,喻文州就撑起身子跪坐了起来,离开了黄少天的怀抱。

黄少天的那啥从喻文州的那啥啥里离开了,他的心也揪了起来:“队长,你干嘛去?”

“洗洗睡啊。”喻文州扯了一下黄少天的脸,“你还想干嘛?”

原来不是嫌弃我!黄少天窃喜:“我扶你过去洗!”

“你?”喻文州郑重地把他按住了,“我还有要事烦你去办。”

黄少天一紧张:“何事?”

“帮我把床单被套换了。”

“……”黄少天眼看他笑着起身,有点脚步虚浮地走向衣柜,就那么坦蛋蛋地拿了两件干净衣服,还把新的床单被套抽出来扔到了黄少天身上。

“辛苦少天啦!”他说,尾音打着旋扬起来。黄少天朝他的背影挤眉弄眼地做了个鬼脸,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笑起来了。

黄少天把身上那用过的套子扒下来打了个结投进了垃圾桶里,随便扒拉上他的睡裤就哼着调子起来换床单。床单上弄脏的地方臊得他有点老脸微红,想了一想又全是甜蜜的尴尬,便乐颠颠地抱着换下来的那一床往浴室走。

“队长,脏的我给你扔洗衣筐了啊……”黄少天站在浴室门口,没听到里面有水声,又是担心又是有点好奇,总之怀着这样那样的一点心思,拧开了一条门缝探头进去,“你明天早上记得——”

就这么看了一眼,他便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喻文州正站在镜子前,身上穿着黄少天刚刚“染指”过的那件衬衫,侧头在镜子里看着那衬衫后领子,听见黄少天开门,回过头来笑了一下:“少天,我这衬衫领子上怎么湿了一块?”

“呃……”黄少天眨巴两下眼睛,“可能……可能你把它搁浴室里,打湿了吧……”

“那怎么好像还有两个牙印呢?”

“噫!难道队长你浴室里有老鼠?”

喻文州若有所思:“是吗,那我下次要小心不让老鼠进门了。”

“那可不行,”黄少天干脆进了浴室,反手在身后带上门,“老鼠可不答应。”

喻文州一脸懒得理他的表情:“你今天怎么这么喜欢咬东西,你晚上没吃饭吗?衬衫也下的去嘴,吃出什么滋味来了吗?”

黄少天心想我不是用来尝滋味的我是用来自那啥的啊,被喻文州瞧见他一副不自在的样子,倒是起了逗他的心,抱着胳膊靠在盥洗台上:“你刚刚叼着我的衬衫,想什么呢?”

“……”黄少天恨自己刚刚怎么就顺势一步跨进来了,现在的喻文州身上就一件白衬衫,扣子都没扣完,下摆堪堪遮到髋部,还随着他斜靠的动作往上攒起几道褶皱。方才喻文州一丝不挂地背影都没让黄少天这般的口干舌燥,现在却是情潮难自抑,分作两半,一半走心,一半走肾。

“我刚刚想……”黄少天艰难地开口,“你解开你衬衫的扣子。”

“哦?”喻文州依言一颗一颗把扣子解了,“然后呢?”

“然后,把衣服脱下来,脱到一半……”

喻文州慢慢把衬衫褪下来,那白色的遮掩滑过他的肩头,后背,停在他的手弯处,露出黄少天留在他身上欢好的印迹。黄少天情不自禁地朝他走过去:“再然后,你坐在台子上……”

喻文州手撑着盥洗台往那大理石的台面坐上去,脱到一半的衬衫被压在身下,黄少天凑过来吻他,将他宽窄合宜的腰拿在手里。喻文州的身子软下来,舌头被黄少天的舌勾着纠缠,他有点神魂颠倒,像是往日的冷静理智都被温柔地扼死在了这个漫长的亲吻里,不值一提。他的身体变得敏感,触觉被成倍地放大,他感觉到黄少天的手指游走到他的后腰,像月夜里信步一走般,然后牵起他衬衫的衣角,在背后打了个结。

喻文州挑起眉:“看来你是彻底想毁掉我这件衣服了。”

黄少天也学他挑眉,蹭了一下他的鼻尖:“真聪明。”


http://weibo.com/1714515031/Dr8GjadGq?ref=&type=comment#_rnd1460737395866


================

我什么都不想说

你们将永远失去你们的雕宝宝

(坠机

06(完)

评论(68)
热度(878)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