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黄喻】不胜酒力06(完)

前文:01/02/03/04/05

车到站了

有没有给司机同志写感谢信的啊?(没有

=============


喻文州站在一片大草原上,一群斑马奔跑着路过他身边,带起一阵飞扬的草叶,他的面前有几只高挑的长颈鹿,正在慢条斯理地啃树叶,不时还降低视线看他一眼,眼神比较不屑。

喻文州十分淡定地想:哦,我在做梦呢。

识破了这是一则的梦境的喻文州并没有醒来,斑马和长颈鹿这种和平的草食动物都退场了,大草原上的狩猎者围了上来。

“……”喻文州站在狼群里,想了半天。狼不是山里的吗?

不知道被咬到了会不会疼,大概是会被吓醒吧。喻文州漫无边际地想,没一点紧张感。就在这姑且算是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一头狮子冲了过来,猛地扑倒了两头狼,将那包围圈撞出一个突破口,将喻文州驼起来就跑。

喻文州紧紧地抱住那狮子的背,被那迎风飞扬的鬃毛糊了一脸,干脆闭着眼睛感受迎面而来的飒爽的风。他好像抱着狮子跑了很久,怕狮子累,拽了拽狮子尾巴:“别跑了,歇一歇吧。”

狮子好像没听到,还在继续跑,喻文州又拽着尾巴像握了个手刹一样:“乖,我们歇会儿吧……”

狮子终于停下来了,回过头来张开那威风凛凛的大口,发出了黄少天的声音:“要歇你还握着我。”

喻文州吓醒了,睁眼一看,手里握的不是尾巴也不是手刹,握的是黄少天的前/列/腺刹车。

“咳。”他尽量若无其事地松开了手,试图用微笑带过一下这略显尴尬的气氛,“早。”

“队长早。”黄少天侧卧着,面对着喻文州,“酒醒了?”

“醒了。”喻文州动了动身子,只觉得身上像是被一万匹斑马狂奔踩踏过一般,没有一处不是酸疼的。特别是腰,好像已经自行断开了跟大脑的联系似的。

人作死,就会死啊……他皱着眉头躺了回去,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少天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啊?有吗?没有吧!啊哈哈,我是有点担心你不舒服,头疼不疼?宿醉以后会头疼的吧?昨天喝到什么程度啊?那什么,呃,喝了以后的事还记得吗?”

喻文州看起来有点懵,睁着眼睛看了黄少天一会儿:“是有点疼,昨天什么事啊?”

“昨天——”黄少天噎住了,跟喻文州相对无言了好一会儿,突然伸手一拽喻文州的脸,“你还跟我演!”

“嘶——”喻文州吃疼,“我现在身上唯一不疼的地方也被你拽疼了……” 

“你活该。”黄少天喷他,仿佛又做了一番心理挣扎,手终于放到了喻文州身上,“我给你揉揉。”

喻文州啧啧一声:“还有售后服务的呀?”

“……”黄少天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对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能不能闭嘴。”

“不能,麻烦你为了友谊忍耐一下。”

黄少天:“……”

“或者你忍不了了,可以考虑回自己房间。”

“……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谁得寸进尺,我腰都要断了有人还觉得是酒,后,乱,性呢。”

“拜托是我单恋你诶!现在单恋的连忐忑不安一下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谁说是你单恋我啊?你搞清楚一下状况好不好??你看现在这个样子像是你单恋吗?我昨天不是告白了吗?还不一定谁先喜欢谁呢!”

他俩鼓着眼睛互相瞪着,居然货真价实地生起了气,黄少天伸手一捞,把人搂进怀里,连腿都扒上去了:“我不管,反正是我先喜欢你的。”

“证据呢?”

“没有。”

“那我不服。”

“憋着。”

“你不跟我保持距离了?”

“我跟你保持零距离。”

喻文州笑出来:“我要是真是酒后乱性你准备怎么办?”

黄少天畅想了一下:“我准备一桌凤爪白切鸡把你追回来。”

“…………在你心里我真有出息啊。”

黄少天笑着吻他:“那是!”

 

这个吻比昨晚的都活泼些,仿佛经过了夜晚的浓烈绮糜,又回归了青涩的雀跃。黄少天的唇在喻文州的唇上轻触了几下,变换着角度将舌头探了进去。他舔弄啮咬着喻文州,手上还不忘给人揉腰,揉着揉着就渐渐往下走了。

喻文州往后仰了仰,舌尖带出一段银丝,咳嗽一声:“你不是吧?想弄死我啊?”

“没有没有……咳咳,我就是手速比较快,不经脑子……”

喻文州还待说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安静了几秒钟:“好像是你手机在响吧……”

“呃……我昨晚上好像把手机扔你浴室了。”黄少天撑起身子来,又躺了回去,“没响了,不管了。”

“……你也不怕找你有事。”喻文州从床头摸到自己的手机划开一看,“你看,微信群里瀚文在找你呢。”

黄少天接过他的手机来看,才发现卢瀚文找了他一上午,想跟他单挑对练,结果训练室也没人,寝室也没人,门卫也没看到他出门,电话还打不通,十分震惊,这会儿正在群里害怕黄少是不是被妖怪抓走当口粮了,怎么突然之间人间蒸发了。

「别怕,不会的。」宋晓安慰他,「黄少全长才176,不够吃。」

黄少天气愤地点开语音:“就你高是吧!就你得意是吧!把你嚣张的!你给我等着!待会儿我就来打哭你你信不信!我——唔!”

黄少天一松手,那尾音变调成一声呻吟的语音就发出去了,他捏了把又握住了他的“刹车”的喻文州:“队长,你这是要超越自我啊……”

“免谈,我看你这么精神帮你一把而已,用手已经是极限了。”喻文州正直地说,“我是个具有自律精神的正经人。”

“还有……”喻文州提醒他,“你刚刚好像用的我的帐号。”

“呃……”黄少天看了一眼群里,已经刷满了「黄少你跟队长在一起吗?你们在哪儿啊?卧槽发生了什么?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他潇洒地撂下手机,“管他们呢。”

喻文州笑了,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黄少天没一会儿就喘起来,搂着他腻歪地亲来亲去,跟他说话一样没完没了。

就在濒临释放的边缘,突然响起了几下敲门声,门外蓝雨经理的声音响起:“喻队?你起来了吗?身体还好吗?昨天没醉狠吧?”

喻文州被吓得手里一重,照着黄少天那话儿就是狠狠一捏。“嘶————————”黄少天疼得弓下去身子,眼角闪出几点泪花,“卧槽…………”

“抱歉抱歉……”喻文州低声说,又抬高声音,“谢谢经理!我没事!”

“没事就好,”经理很欣慰,“老板还叫我带些水果给喻队。”

“好的,我下午去找你拿啊,不好意思我正准备洗澡,不太方便开门。”

“好,喻队你忙,我先回去了。”

喻文州听见经理的脚步声远了,连忙察看黄少天的状况:“你没事吧?”

黄少天四仰八叉地躺着装死:“你手劲真足啊……”

“一时情急……呃……我也没想到……”喻文州非常不好意思,“可能是超越自我吧。”

黄少天瞪着他,无言以对,半晌笑了出来:“你可真励志!”

“那你还硬不硬了?不硬可以起床吃饭了。”

“这个嘛,还要卧床观察一下……”

“唉,突然想起来我没有干净床单了。”

“没事,今晚上睡我房里吧。”

 

大上午的这一发终于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弄出来了,喻文州扯了几张纸巾擦手,就撑着身子爬起来穿衣服了。黄少天还躺着拿他手机回复微信群,用腿蹭蹭他:“起来干嘛?”

“刷牙洗脸吃饭工作啊,”喻文州拍开他,“我还有一场轮回的比赛没看呢。”

“哇噻你还有力气啊,说好的从此君王不早朝呢?”

喻文州下床去洗漱了,声音从浴室里遥遥传过来:“想得真美!”

黄少天笑,起身半靠在床头,看着喻文州叼着牙刷拉开窗帘,又转进去洗脸,出来梳头发。他又换了新的衬衫,遮不住脖子上的吻痕,都令人遐想地露在外面。

明明是让人脸红的痕迹,他却像是毫不在意似的,对着镜子看了一眼也没半点懊恼的神色。他拿起笔记本来看,又恢复了平时的那个喻文州,冷静的镇定的行云流水般的,可是他与昨晚那个情动的喻文州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

两个样子的喻文州在黄少天的眼前轻而易举地重叠在一起,是了,黄少天想,喻文州本来就是这样的,本来就只有一个喻文州而已。

那个与黄少天从少年轻狂开始,一路看过了这么多的风景,走过了这么多个年头,互相陪伴倚靠,信任他更甚自己的人,那个从今往后还要一起走更多个年头一直走到走不动为止,无论如何不愿意放手不愿意分开的人,从来就只有一个喻文州而已。

黄少天坐在阳光里,安静地看着喻文州的背影。

“喻文州。”

喻文州回过头来:“嗯?”

“我爱你。”





=========

完整版可以走黄喻论坛溪山城看:http://bluedrop.moezone.com.cn/hy/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3&extra=page%3D1

评论(75)
热度(1291)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