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王方】夜行车01

讲道理,夜里开趟车,要什么题目(

结果第一节还是没上链接,我对自己绝望了

===============================


方士谦有点不舒服,KTV里闪来闪去的彩灯晃得他头晕,昏暗的光线又让喜欢光亮地方的他呆不惯。邓复升正在前面深情款款地唱陈奕迅,意外的好歌喉,方士谦从“需要多勇敢”挪到“换一个老伴”,终于挪到了门口,悄无声息地拉开门出去了。

KTV的走廊里吊着金黄光芒的顶灯,他舒了口被闷在包厢里的气,双手插在口袋里往厕所走过去。厕所里比走廊上还亮些,他解决完个人问题,靠在旁边的吸烟处点了根烟,心说要不就呆在这里等他们结束算了,想了想又有点担心煞风景。

这是微草拿下的第一个冠军,从决赛那天晚上以来这两三天大家都掩饰不住的喜气洋洋,连着几顿大鱼大肉庆功,桌上他们队员滴酒不沾,工作人员倒是一个个醉得东倒西歪。也就是老板,喝得都不能走直线了还记得给队员们在这吃喝唱住几合一的酒店里开个K歌的包厢。

“算我的算我的!”老板很开心,大家都很开心,方士谦当然也开心。道理他也都懂,总不好自己说什么不爱上KTV里去扫大家兴,现在悄悄溜走好像也是扫兴。他这两年来自己都觉得自己聪明了些,聪明了些活得也更累了点。

姑且也算是成长的烦恼吧。方士谦撇撇嘴,心里挣扎搏斗了半天,终于还是靠回去又点了根烟,心说,我再抽一根,再缓缓就回去,万一有人问我,我就说我上大号了呗。

至于会不会有人问我,那就随缘了,说不定还没人发现我出来呢。讲道理为什么大家伙儿都要在那么黑的地方唱歌呢?好像随时都想借着掩护发生点什么一样……方士谦叼着烟抱着胳膊漫无边际地想,要真没人发现我我溜了也行吧……

正神游物外着,突然一片阴影覆了过来:“躲这儿干嘛呢?”

方士谦被吓得一抖,掉了一裤子烟灰:“卧槽你个王杰希,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吓死我了。”

我哪里没声音了,你自己出神还怪别人。王杰希挑了挑眉,倒也没跟他争辩:“他们找不到你正闹呢,说要你去唱《野蛮天使》。”

“……呵呵!”方士谦冷笑,“胆子越来越大了。”

“前辈您知道吗?”王杰希点评道,“您老人家现在脸上的表情现在就跟慈禧老佛爷似的。”

“好笑,说得跟你见过老佛爷似的。”方士谦翻个白眼,往后靠了靠才发现自己无路可退,一指头戳远了王杰希,“那你还不去唱个什么《情歌王》安抚一下群众情绪,多适合你啊,都姓王。”

王杰希不以为然:“我觉得把你逮回去才能真正安抚群众情绪。”

“少闹我啊,别以为我制不住你。”

“哦?前辈要怎么制住我?”

方士谦瞪了他几秒,一口气把嘴里的烟吸尽,气势汹汹地把烟头摁灭了,揪着王杰希的领子就亲了上去。

 

方士谦自己其实不太抽烟,没有瘾,只有在这样脑子里昏沉的时候才抽两根提神。他也没见过王杰希抽烟,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想着这么着突如其来的一下多少会有点震慑作用,最好呛得人咳嗽两下他会比较有成就感。

人家讲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条狗,他也不想跟王杰希说话并向他渡了一口烟。

结果对方稳稳地接住你的狗,王杰希稳稳地含住了他的烟。

完了,方士谦在那个瞬间想,这一回合要输了,这就好比单挑没带帐号卡,斗图没有表情包,广场上赛舞就我一个人没BGM,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谁料得到王杰希这般鸡贼,居然接得下我这招,是不是早在这儿等着我了。

那一口烟仿佛化在他们的唇舌里了,搅碎了抹开了直到鼻腔里都是暖烘烘的烟草的香气。方士谦还不服,还要变着角度往王杰希嘴里送,被王杰希搂着他一吹,就吹进他嗓子眼儿里去了。

“咳咳咳咳咳……”方士谦自作孽地被呛着了,觉得大失脸面,怒道,“放肆!”

“……”王杰希好笑,静静地看眼前人装逼入戏。

方士谦拿手背抹了抹嘴巴:“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什么抽烟!”

“前辈不是也抽吗?”

“你也知道我是前辈啊,我抽你不能抽,我比你大。”

“是吗?”王杰希看似很是思索了一番,摸了摸下巴,微微向前倾撑住了墙面,大腿卡进方士谦双腿之间蹭了蹭,“你哪儿比我大?”

“………………………………”方士谦当机半晌,“……………………………我日。”

 

王杰希这个人,实在是个妙人儿,当队友也妙,当队长也妙,当男朋友简直不但妙还因垂丝汀还一颗赛艇。方士谦刚跟他好的那个时候,还以为这艘爱情的皮划艇可能要全靠自己浪,没想到王杰希的划船技术比他还好,不但划得快,而且划得稳,不动声色之间,就已过万重山了。

现在这般恰到好处的时候,方士谦又觉得晕了,他的视线扫过王杰希的眉眼、鼻梁,停在嘴唇上移不开了,他想了半天,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可能不是想呛王杰希一下给他一点color see see,他可能就是想和王杰希接吻了。

王杰希妙就妙在这里,他仿佛一下子就看穿了方士谦,不再给人百转千回的机会,靠过去吻住了他。

方士谦还在他情动的思维里没转下一个弯,于是特别配合,张开嘴迎接王杰希温存的吸吮。他靠在墙上的背有点发软,跟着王杰希的节奏往下滑,不得不伸手扶住了王杰希的肩。王杰希的舌头轻轻触过方士谦的上颚,点出一圈圈颤抖的涟漪,时而又在他嘴角上加点力地咬一口,刺痛里漫出别样的快感。

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垂下来,滴到方士谦的锁骨上,他本来就晕,被吻得更晕,闭着眼睛还被灯光闪出一片亮色。他心想在黑暗的包厢里都没偷摸干啥,倒是跑到这灯火通明的地方瞎胡闹,实在是本末倒置不识好歹得很,但是他又没出息地流连忘返。按这发展对方接住了狗王杰希吻住了他,终于要干个爽了,而他居然还挺期待的。

“干不干?”方士谦在接吻的间隙喘着气问。

王杰希没答话,只变魔术一般手里突然出现了张房卡,十分有腔调。

“卧槽,不会也记在老板账上吧?”

王杰希握着他的手腕上楼:“我自己开的。”

“蓄谋已久啊……”方士谦啧啧,“那其他人就撂那儿了?不回去不要紧吗?”

“我出来的时候已经说了先跟你回去了。”王杰希说,“你不喜欢KTV就不用强撑,要知情解意以后自然有场面应酬,现在都是自己人,你硬捱什么?”

方士谦一愣,好像终于想明白了,是了,都是自己人,自己队友兄弟,撒个泼打个滚好像也没什么不行的。

不过这些自己人也是能闹的,他笑:“那他们也肯这么容易就放你走?”

王杰希不自在地咳嗽了两声:“唱了几首什么女儿情之类的就肯了。”

方士谦眨眨眼睛,心里简直是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他心想王杰希这个人多好啊,居然还肯为他唱女儿情,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自己一开始怎么没发现他的好呢?他现在只想跟王杰希谈一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纯真恋爱,最好把什么两小无猜情投意合诗词歌赋都补回来,滚床上炕什么的似乎都有点三俗了。

于是他在房门口郑重地拉住了王杰希:“要不还是算了吧,我不上嗟来之床。”

“……”王杰希“嘀”地刷开了房卡,把人撵了进去,“咔嗒”锁上了房门。


============

02

评论(47)
热度(964)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