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卢刘】爱不爱我01-07

我在路上好好开着车,有些人非要勾我下来打快板

好坏哦(指

================


01

刘小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放下了,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划开锁屏把什么微博微信企鹅通通看过一遍,终究还是塞进了裤兜里。

没有新消息。

“啧。”他烦躁地拿起一碗西瓜搁在餐盘上,转身就看见袁柏清站在他后面,对他打的菜很有兴趣的样子:“诶你这打的什么?好吃吗?我刚刚咋没看到?分我点哈!”

刘小别心里烦,统一回答:“不知道。不好吃。想要?不给。”

“你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大,吃枪药了啊?”袁柏清翻个白眼,“卧槽你别拽我你拉我去哪儿!我还没拿西瓜呢!”

 

02

“所以,”袁柏清叉了一片刘小别的西瓜放进嘴里,“卢瀚文一个半礼拜没联系你了?”

刘小别兴致缺缺地扒了口饭:“嗯。”

“哎呦嗬,那你应该高兴啊!”袁柏清浮夸地替他拍手,“不是你自己成天抱怨小卢烦得要死希望他能找点除了烦你之外更有意义的事情做吗?”

“我是那么说了,可是现在不是烦的问题,现在是连正常的——正常、正常的,最起码的交流都没了,这个属于矫枉过正。”刘小别越说眉头越皱,“难道他出什么事了?”

“他能出什么事,上午不是刚看了他上礼拜比赛的录像吗?再怎么说有喻队看着他呢,你别瞎操心。”

刘小别也不知道被那句话戳中,顺嘴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那他怎么这么久没联系我!”

“……”袁柏清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我怎么觉得你下一句就是‘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刘小别放下筷子,字正腔圆俩字儿:“放,屁。”

 

03

袁柏清趁着午休把刘小别拖回了房间:“来来来,咱们哥俩好好聊聊!”

“聊屁!不想聊!滚蛋!”

袁柏清:“你真要这么对治疗讲话?”

刘小别:“……”

“这才对嘛。”十分善于使用治疗权威的袁柏清朝刘小别比了个大拇指,还贴心地给他倒了杯水,“说吧,你跟小卢怎么回事儿?”

“不是跟你说了就没消息这回事儿吗!还能怎么回事儿啊!我要知道怎么回事儿我还问你啊!”

“才几天没消息给你急成这样,退一万步讲,你不会自己联系他啊!”

“我——”刘小别卡住了,把袁柏清乐得上气不接下气,心想这傻逼还真是在方神的“我不要听”和王队的“说上就上”之间两边不靠。

“你别激动,喝口水平复一下心情,慢慢说。”

刘小别平复了心情,他说他确实很少自己联系卢瀚文,因为不需要啊,回复他就可以了。他又说他发现不对的那两天是想联系来着,可是不知道说啥,又有点怕卢瀚文铺天盖地的回复,真的有点烦。他还说其实他还是发了,就前天晚上他看了卢瀚文比赛的回放,跟他说打得挺好的。

“那他回了吗?”

“回了六个字一个句号:谢谢前辈夸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袁柏清笑倒在床上。

 

04

刘小别把狂笑的袁柏清摁在床上打了一顿,聊表自己的感伤之情:“有什么好笑的!就会笑!瞎几把笑!养你不如养头猪!猪还能当储备粮!”

袁柏清笑到打嗝,坐起来揉脸:“完了,完了刘小别,你怎么对人家小卢这么上心,难道联盟大热西皮之一要成真了?”

“我跟他算什么大热,人家蓝雨两个才叫大热,你少特么跟我废话,你说,我是不是要再问他一句?”

“你怎么问?你为啥不理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袁柏清在刘小别暴起伤人之前及时滚到了床的那一头,“你有没有想过,这有可能是蓝雨的阴谋,套路!”

“啊?什么套路?”

“欲擒故纵啊!诱敌深入啊!放置play啊!蓝雨不是一贯善于防守反击吗?”袁柏清跟他分析,“你想想哦,对面可是有喻队当指导,套路深不可测啊!就等你自投罗网呢!”

“……那咋整?”

“你问我我哪儿知道去,别动手啊,我的意思是这要看你咋想的,你想法不一样那对策能一样吗?自个儿想去!”

刘小别竟无言以对。

 

05

刘小别想了老半天,他对卢瀚文到底是个什么心态,想不出来。

他有时候是真的挺烦卢瀚文的,黏人,真的,太黏人,就跟小雏鸟刚破壳第一眼看到谁就觉得谁是妈妈一样,卢瀚文第一次在游戏里跟他打得酣畅淋漓,就认定了刘小别是他一生一世独一无二的对手。在职业圈里也打了这么久了,厉害的对手也遇到过不知多少,自己队里也有一个顶尖剑客,可卢瀚文就爱撵在刘小别屁股后面求PK,几年如一日,十分顽强。

糟心啊,这直接导致,刘小别这种年少有为心有大志的剑客,一想起蓝雨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剑圣,不是心脏喻,居然是个成天蹦跶到晚的未成年,糟心啊!!

可你要问讨不讨厌,那肯定是不讨厌的,刘小别心想,谁面对那种真心实意欢欣鼓舞的眼神讨厌得起来。跟卢瀚文切磋PK,聊天互动,乃至闲极无聊胡说八道,占去他多少零零碎碎的时间,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日常生活里极普通的一部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有点为时已晚的意思。那就这么着吧,刘小别还挺想得开的,小孩儿乐意找我玩我就陪他玩玩,长大以后自然就不缠着我了。

然后就,卢瀚文的长大,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到来了,猝不及防地,他就不找刘小别玩了。

“诶,你别难过啊。”袁柏清爬回来了,拍拍刘小别的肩。

“我没难过。”刘小别挥开他,“我在思考。”

袁柏清心里想:扯淡。

“真的,我知道肯定有这天的,好像也没什么。”刘小别摸着下巴,“不过这个时候就觉得还是三次元每天能看到人更好,那样就算没啥交流了也有个缓冲,不像现在这样,一没了新消息就杳无音讯,好像就断了一样,有点不习惯。”

袁柏清认真看了看刘小别,发现他真的好像情绪稳定,摇了摇头:“你要真这样想,那习惯习惯就好了,走吧,快训练了。”

他俩出了门往训练室走,走廊那头高英杰看着手机朝这边走过来。

“走路看手机小心摔啊英杰。”刘小别提醒他,“跟谁聊天呢傻乐。”

高英杰抬起头跟他们打了招呼,有点腼腆地笑了笑:“刚刚瀚文发了一个好笑的图片过来。”

袁柏清拿余光瞥了一眼刘小别,哟,还强行淡定呢,别捏手机了要捏碎了。

 

06

两天以后是微草主场的比赛,赢了,王杰希扫视了一圈在加餐吃夜宵的队员,问:“小别呢?”

袁柏清憋笑:“他不舒服,先回宿舍了。”

“严不严重,要不要叫队医看看?”王杰希坐下来,“他怎么不舒服?”

“呃……他说他……”袁柏清编,“胃酸。”

顶风酸十里。

高英杰乖得不行地坐在袁柏清旁边,配合地点了点头。自从那天跟卢瀚文聊天被撞见以后他就被袁柏清悄悄科普了刘小别的心路状态,变成了“卢瀚文你丫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亲友团(袁柏清取名)的一员。

太可怕了,高英杰回想,那天他被问到是不是跟卢瀚文关系很好,他呆愣愣地说了句“小卢跟大家的关系都很好呀”,刘小别就微笑了一下。

他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看破红尘的微笑。

“你们先吃,我去看看他吧。”王杰希说,“今天他打得这么漂亮,我还想表扬表扬他呢。”

“他没事儿,可能已经睡了吧。”袁柏清拦他家队长,“队长你看他打完还发微博嘚瑟呢。”

王杰希看了一眼袁柏清递过来的手机,刘小别不久前发了条微博,难得是张自拍,比树杈,还挺帅的,配的文字是“爱不爱我?”。

 

07

刘小别躺在床上,简直要咽气,今天晚上他超常发挥,擂台赛差点一挑三,把主场微草观众撩得翻江倒海,一个没忍住,发了张自拍。

这要是往常,无论他是发今天天气不错还是晚饭吃什么等等没营养没爆点纯属给微博除灰的内容,卢瀚文都会在前排转发评论点赞,强行迷弟,连刘小别擦过桌子的餐巾纸都是天上有地上无透着一股英姿飒爽,刘小别无奈地嫌弃过他,他说他把刘小别加特别关注了,这都是命运的召唤。

想到这里刘小别没忍住笑了笑,又刷新了一下微博,那张自拍下面涌进一波又一波的粉山呼“爱爱爱”,一波又一波路人被圈进粉群,中间夹杂着几个黑说酸话,再被粉掐走,场面十分严肃活泼。

“叮——”微博提醒他有他关注的人转发,他飞快地点进去,是王杰希转了:「打得很好,再接再厉」。

王杰希 is watching you!刘小别不明所以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开心地yeah 了一小下。

然后他继续等,继续等,第二天休息,他睁眼到半夜两点。

也没有来自卢瀚文的新消息提醒。




====

08-12

评论(81)
热度(1421)
  1. 。南邮一路春白 转载了此文字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