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卢刘】爱不爱我08-12

前文:01-07

=============


08

前一天夜里睡得晚,刘小别晚起了快两个小时,一拉开房门,看见高英杰在他门口焦急地转来转去,一看他出来有点吓着了,结结巴巴的:“小、小别哥……”

“英杰怎么了?有事?”刘小别拍拍他的肩。

对面袁柏清的房门大开着,袁柏清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他没事,他是怕你有事,怕你想不开削发为僧。”

“……”刘小别失笑,“别担心,怎么可能!”

“就是!”袁柏清又插话了,“削了发不是离一米八更远了!”

“你不接话是能憋死你吗!”刘小别大踏步进了袁柏清房间,“卧槽傻逼你干嘛呢!”

袁柏清回过头来,左手一瓶番茄酱,右手一瓶红药水,桌子上还有一瓶红墨水:“你喜欢哪个?”

“我哪个都不喜欢!我喜欢这些东西干嘛???你受什么刺激了,有毛病啊?”

“啧,你怎么这么不配合呢!”袁柏清不满意了,“我们这不是在帮你想办法吗!他们玩套路,我们不会套路他们啊!”

刘小别目瞪口呆:“啊?”

“卢瀚文不是不理你吗?如果他是在套路,那肯定也憋着呢,这个时候就需要一点刺激,一点转折,一点推动故事发展的关键情节,我跟你讲,你就装个病,吐个血,命悬一线,奄奄一息,他要是还不理你,那就断了这个念想吧。”

刘小别:“…………………………”

袁柏清:“我叫你吐血,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

刘小别:“你别急,我再看你一眼就吐出来了。”

 

09

最终袁柏清还是拿红药水在餐巾纸上甩了几个点子,自己很满意地打了个响指:“Perfect!”

刘小别坐在他床上,一脸“随便你们吧”的生无可恋的表情:“然后呢?你要把这张餐巾纸快递到蓝雨?”

“哪儿那么麻烦!”袁柏清指指门口,“我们这不是有沟通的桥梁吗?”

刘小别回头一看,高英杰倚在门框上朝他小幅挥手,十分乖巧。

“………………英杰啊!你怎么变成了这样的英杰!”

高英杰有点羞涩:“助人、助人为乐。”

刘小别:“……”

在他无语凝咽的当口,高英杰已经在袁柏清的指挥下远远地拍了一张“吐血餐巾纸”,看着吓人,又看不太清细节,假作真时真亦假,妙极。

“完美!太完美了!这就是战术啊!”袁柏清忘情地赞美自己,“英杰!发!”

“等等等等!”刘小别拦住他们,“就这么发?没一点前情提要?就这么突然一张图甩过去说我吐血了??谁信啊!”

高英杰摇摇头:“不会,其实小卢经常会问我你怎么样了,我回复的时候发过去就好了。”

袁柏清跟高英杰咬耳朵:“你看他,高兴了吧,这点儿出息!”

高英杰悄悄地说:“高兴就好呀,啊,瀚文问我今天过得怎么样……”

袁柏清跟他一起发:「不太好,早上起来小别哥老咳嗽,还吐了点血。餐巾纸.jpg」

“哦了!等他来消息吧我的朋友!别谢我们啊大恩不言谢!走走走食堂里喝杯庆功豆浆去!”

 

10

高英杰坐在食堂里,一分钟刷三次手机,袁柏清坐在他旁边,替刘小别刷着手机,一刻钟过去了,没有卢瀚文的消息。

“啊哈哈,”袁柏清干笑了两声,“万一他那里没信号呢!”

刘小别不太有所谓地叼着油条:“行了,喝你俩的豆浆吧。”

袁柏清放下手机:“他怎么这样呢!”

“嗯!”高英杰点头。

“怎么这么无情!居然是这样的人!”

“嗯!”

“别理他了,分手吧!”

“嗯!”

“……”刘小别还没来得及张嘴吐槽,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王杰希穿着正装,领带还没来得及打,跨进了食堂。

“队长?”三个人抬头,“你不是今天要去拍公益宣传片吗?”

“正准备出门。”王杰希匆匆回答,“小别,你不舒服?你到底怎么样?哪里不舒服?你说实话。”

刘小别差点被油条噎死:“我没不舒服……”

“没不舒服怎么喻队刚刚打电话来说你吐血了?不要瞒我!”

刘小别:“……”

 

11

刘小别生无可恋地半靠在床上,队医在他房里望闻问切地折腾了半天刚走,还留下了一个“郁结于胸心火过旺要喝点清热去火的中药”的诊断。王杰希出门前再三叮嘱他今天不能下床好好休息,还拿了一个王不留行的抱枕摆在他床头监督他。

“……”刘小别看着床头王不留行一大一小的眼睛,领略到了什么叫作“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看你出的好主意!」他给袁柏清发消息。

「不怪我啊!我冤枉啊!我哪里知道小卢同学早恋还敢告诉家长啊!」

刘小别又跟袁柏清打了几句嘴炮,把手机撂在了枕边,突然觉得特别没意思,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来来回回折腾了好些天,好像他跟卢瀚文真的有什么似的,切。刘小别把王不留行抱枕搂在怀里,下巴把人家的魔法帽戳进去好深一个凹,觉得自己特好笑。

特别好笑,又不是初中小女生,被好朋友冷落了就觉得委屈,还吐血,怎么不拿红墨水儿写张“血书”来“祭奠”一下消逝的“友情”。

可他又觉得不服,各种不服,他心想我这几年花了这么多时间陪你个小兔崽子玩,你说不理我就不理我了,连理由都没给我一个,你凭什么啊!你谁啊!你现在要站我面前我能一酒瓶子抡死你你信不信!艹!

然而他现在既没有酒瓶子,卢瀚文也不站在他面前,刘小别闭上眼睛摇摇头,算啦。

算啦,管他什么卢瀚文张瀚文李瀚文,他想要怎样就怎样吧,他想要去找谁玩就找谁玩吧,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朋友变老了也许也是好事。保持恰当的距离,哪天愿意想起来的时候,还能想起来亲密融洽时发生过的趣事。

说到底大家也就只是朋友而已,刘小别举着抱枕砸到床尾:“卢瀚文,滚吧!”

哦哟,忘了抱枕是王不留行。

等刘小别十分心虚地爬到床尾把抱枕捡回来,他的手机又震了,想也不想也知道是亡我之心不死的袁柏清,拿起一看结果不是。

「小别前辈,你还好吗?」

是卢瀚文。

 

12

刘小别对着手机大骂了一声:“去你大爷的!”

早不来,晚不来,我刚刚下定决心的时候你来。

可刘小别还是回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没事。」

「刚刚那个不是血对不对?是别的染的吧?是不是英杰哥弄错了?」

尼玛,敢情是来拆我台的。刘小别感到一阵丢脸,但是自己做的蠢事也没法不认:「嗯,红药水而已。」

这条过去以后就再没回音了,刘小别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胡乱发散思维想着卢瀚文是不是正在吐槽他莫名其妙小题大做,下床转了几个圈又拿起手机看,没看到卢瀚文的回复,却看到王杰希刚发来的开导。

「队医跟我说了你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心情不太好上火,年轻人,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不要闷在心里,有空的时候出去玩玩也好。」

刘小别特惭愧地回复:「我知道了,谢谢队长。」

王杰希又说起了别人家孩子:「你不是跟小卢关系好吗?你也学学他那样开朗活泼,你看他今天还跟喻队他们一起过来玩了。」

「???队长你是说卢瀚文过来拍那个公益片了?」

「他没拍,喻跟黄来拍,他说他跟过来玩。」

刘小别一瞬间只觉得气急攻心,怎么想都咽不下这口气,一个电话拨到卢瀚文的手机上。

“喂,小别前辈……”

“卢瀚文你是不是现在在B市!”

“……”对面沉默好久,好像还轻轻抽了下鼻子,终于说,“嗯。”

刘小别忽然说不出话来,什么你到B市了怎么都不跟我说的质问在他嘴边转了三四个圈怎么都说不出口,他自暴自弃地在心里骂了句娘,问:“你现在在哪里?”

袁柏清在外面敲了敲门:“小别大大,我进来了哦!别难过了给你买了好吃的——哎哟卧槽,你这么着急冲去哪儿啊!”

“我出去一下!”刘小别拎了件外套往外跑,“你自己吃吧不用给我留!”

袁柏清听着刘小别蹬蹬下楼梯的声音摇摇头啧啧两声:“疯了。”




============

13-16

顺手捞一下本子通贩地址:《一场风花雪月的233》

评论(55)
热度(971)
  1. 。南邮一路春白 转载了此文字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