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禁止转载到站外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03

前文:00-01/02

============


03

喻文州猝不及防地开始了一种“包养小白脸”(黄少天语)的生活,早上要多煎一个蛋,下班回家还得负责买菜。黄少天在厨房的动手能力比他强,至少除了煎蛋和下面条以外还能做出点别的东西。特别是住进喻文州家里以后,黄少天好像终于有人给他试毒了一样下厨兴趣翻倍,有时候捣鼓得太多了喻文州还能带个午饭便当去联盟总部上班。

明察秋毫的同事们对这个细节实在是无比在意,午休时候一拨一拨凑到喻文州面前来八卦他,喻文州听人问是不是女朋友给做的便当当然摇头,又觉得直说这是黄少天做的画面实在可怕,最后只能默认了“妈妈过来看望了”这个说法。

有关系好的同事对他饭盒里的炸的小肉丸很感兴趣,征求喻文州的意见:“可以吃一个吗?”

喻文州平时就是有蟠桃人参果也早分出去了,这次却莫名有点不舍得,把桌上的小蛋糕推给同事,好脾气地说:“我刚用筷子碰到了,不好给你,蛋糕给你赔罪啦。”

同事顺着蛋糕的台阶下来了,倒也没觉得不愉快,带着点好奇走开了。喻文州把护下来的炸肉丸送进嘴里,咸得他皱眉头。

黄“妈妈”正好给他发短信:「晚上吃茄子煲吗?」

喻文州喝了几大口水,回问他:「你会?」

黄少天十分有自信地说:「我会看菜谱。」

「记得少放点盐。」

「午饭很咸?」黄少天没做够,自己没有份。

「没有,配米饭正好,好吃。」

喻文州觉得自己真是特别善良。

 

傍晚时候喻文州把圣上钦点的茄子送进了厨房,黄大厨气势磅礴地穿上围裙,菜刀拍在砧板上,豪迈地说:“看我发挥!”

喻术士游离在战场之外,靠在厨房门上随时准备战略性撤退,却突然收到了方锐大大的企鹅表情十连发。

无事发真诚的眼睛,非奸即盗。喻文州在心里琢磨着,点开了对话框:「方副队有何指教?」

方锐跟他从头说起:「我这两天回G市了。」

「然后我寻思着挺久没见老朋友了,就想找黄少吃个饭。」

「但是我问他的时候,他跟我说他不在G市,这段时间在B市。」

「我随口开了句玩笑:你这余威犹存的,到B市去讨打啊?他说不会啊我住队长家里,安全。」

喻文州看着消息一条一条疯狂地往外跳,仿佛看到了一个手舞足蹈的方锐站在面前,摇了摇头:「是啊,所以?」

「所以,你果然早就跟黄少天在一起了????????????」

「……」喻文州黑人问号,「什么跟什么啊,他出差,来我家借住而已。」

「然后你们就借这个机会终于在一起了??????????????」

「………………我怎么以前不知道你还是个西皮狗?」

「你管我是什么狗!你说!你们到底在一起没有???!!!你不说我今晚睡不着觉!!」

「当然没有,你趁早洗洗睡吧。」

「为什么不!!!!」

「为什么要???你怎么什么脑洞都当真?」

「你考虑一下啊!万一黄少暗恋你好久好久呢?万一你暗恋黄少好久好久自己却不知道呢??」

喻文州叹了口气,设置了自动回复。

「你快扪心自问一下,你对着黄少天有没有心跳加速?」

「你猜」

「别来这一套!时隔多年又同居了什么感觉?」

「你猜」

「他要住多久啊?我一礼拜以后走,够逮到他吗?」

「你猜」

「卧槽你不是设的自动回复吧???」

「你猜」

「………………你这样的态度很容易失去我的!!」

「拜拜」

 

时隔多年又,同居。

喻文州对这样的暧昧用词并不是很满意,以前在队里那叫集体生活,现在这叫借住,同居,好吧,姑且算是事实。

至于说什么感觉,平心而论没什么感觉。太熟悉了,他和黄少天之间连个不习惯的磨合期都没有,自少岁开始十好几年朝夕相处下来,就算分开这么久,曾经的契合感怎么也磨损不去。

喻文州是个很能适应环境的人,一群人有一群人的过法,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过法,他在独居生活里轻松地折叠起和别人有关的小习惯,他觉得这没什么难的。可是现在他的家里又多了几件行李,多了另一个人的痕迹,多了一个仿佛永远安静不下来的身影,黄少天好像伸出一只手来,轻而易举地把加诸旧习之上的封印全部揭开了。

“当当当当~~~”黄少天把他的茄子煲从锅里盛出来,一只手端到喻文州眼前邀功,另一只手去解背后围裙的结,却解不开,“卧槽,怎么打的死结?”

喻文州被他逗笑了,绕到背后去替他解围裙:“成大厨者,不拘小节。”

“说得好,还是队长会说话,一针见血!”黄少天一边说一边端着菜往餐厅走,给他解死结的喻文州被他带着在厨房和餐厅之间走来走去。

“……你这个结也打得太紧了吧,这条围裙怎么你了啊你下得去这个手。”

“哎呀我刚刚有点紧张嘛。”

“有什么好紧张的?”

“紧张菜啊,没做过,万一炸了你厨房怎么办。”

喻文州终于把那个结给解开了,闻言挑了挑眉:“你还挺为我着想的,我都有点感动了。”

“那是,不过我跟你讲我的心路历程啊,我觉得虽然前方有困难,我们还是要激流勇进迎难而上,要对自己有信心,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失败了,也不过是会炸掉你一个厨房嘛!我们喻百万根本不care!”

“我跟你讲B市这个地段一个厨房也差不多百万了。”喻文州一边盛饭一边说。

“队长你怎么跟大眼一样也开始关心房价了,你要永远当一个爱与梦想的少年知道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喻二百万了,买完厨房买厕所。”

“……”喻文州白他一眼,“少天还真高看我啊。”

黄少天啧啧道:“你自己说的,做人就是要盲目相信自己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

黄少天还在洗手,喻文州站在桌边夹了一筷子茄子煲,下锅太久了一点,刀工也不够好看,茄子的样子看着有点凄惨,不过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他突然有点满足,不知道是满足于今天的晚饭,还是满足于做晚饭的人。

“…………你老盯着我干什么?”黄少天擦干净手出来,被喻文州盯得有点毛骨悚然。

喻文州捂着胸口:“我看看我有没有心跳加速。”

黄少天饶有兴致:“有吗?”

喻文州诚实地摇摇头:“没有。”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突然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喻文州,搂着他的腰用力地把他抱离地面快速地原地转了两圈半。喻文州被他吓得惊呼一声,差点带翻了椅子:“你干嘛??”

黄少天放他下来,自己先喘起了气,哈哈大笑:“现在加速了吗?”

 

魏琛离开蓝雨的时候悄无声息。

在二赛季蓝雨征途结束之后的某一天,魏琛就从俱乐部消失了,行李不见,电话换了,QQ再也没上过线,难过潇洒又决绝。

黄少天气得在寝室里砸东西,再流着眼泪把滚到喻文州那边的残骸踢回自己这边来。喻文州开门进来的时候看着黄少天又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地板上乱七八糟的全是杂物,自己这边倒是干干净净的。

他叹了口气,把打包的晚饭放在黄少天的桌子上,又过去那边帮他收拾。

过了好一会儿,裹着黄少天的那一团被子里突然发出了声音:“你为什么不说话?”

喻文州说:“你想我说什么?”

“说魏老大真是个混蛋,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以为不告而别很帅,其实逊毙了。”

喻文州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来:“他没有。”

黄少天拉开了自己的被子,才看到喻文州在帮他收拾东西:“你别收,就乱着吧,我本来就很乱,学那个老鬼的。”

喻文州停了手,指了指桌上的晚饭:“吃点东西吧。”

寝室里保持了好一阵的安静,黄少天从床上坐起来,坐在床边上,声音里还带着很重的鼻音,蹬着拖鞋盯着地板。

“他把我带到这里来,然后不说一声就走了。”

喻文州接不上来话,只能沉默以对。

“喻文州,”黄少天突然叫他,“索克萨尔以后是要给你的吧?”

“嗯,是吧。”

“你可以打得像魏老大一样好吗?”

“我会努力的。”

“你可以跟我一起给蓝雨拿冠军吗?”

“一定可以。”

“拿了冠军给那个老鬼看,叫他跑。”

“好。”

黄少天抬起头来看喻文州,他其实一直很不理解:“喻文州,为什么你每次都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魏老大就这么走了,打这个游戏就是这么残酷,你还能这么相信自己吗?”

他想问,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你有没有像我这样害怕。

他说:“算了你不用说,我知道因为你心理很强大。”

“不是啊。”喻文州笑了笑,说,“我只是觉得,如果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相信我了吧。”



========

04

评论(63)
热度(1502)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