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ABO】爱你,怕了12-15

前文:01-06/07-11

征用一下顶楼广告位:《一场风花雪月的233》参加703武汉全职O场贩,摊位在Q2“可以这很咸鱼”,这次的场贩本亦为微瑕本,封面的UV工艺有少许偏离,所以降价至42元外加补偿一张明信片,其他方面没有问题,想场贩的GN可以关注下

以及余本通贩也上架了~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0952093174&spm=a310v.4.88.1

==============


12

肖时钦还记得他到嘉世以后第一次打训练赛,孙翔皱着眉头说:“我不跟你一边。”

看来这位爷确实如同传闻一般难搞,肖时钦想。不过他出了名的脾气好,还是问:“孙队为什么不想跟我一起?我觉得我们还是尝试配合一下看看效果比较好。”

翔爷很不高兴的样子:“你不是很厉害吗?那跟你一边一下子就赢了,没意思。”

“……”肖时钦一时居然分不清孙翔是在夸他还是在骂他,“但是作为队友我们以后还是要上赛场一起对敌的,平时也需要配合……”

“哎呀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肯定会配合你的。”孙翔有点不耐烦地打断他,“百分之百,啊,百分之八十吧,九十,有的时候万一我觉得有机会我也会自己上的。”

肖时钦想,这个人究竟是太轻狂自大还是太缺心眼儿,是一个问题,很具有迷惑性。

孙翔坐在了电脑前,插上了帐号卡,侧过脑袋来露出牙来朝肖时钦笑:“来solo一把吧,我还挺想跟你打的,以前没机会。”

肖时钦很诡异地萌生出一种“卧槽这位爷以前还知道我”的荣幸,也坐了下来:“以前比赛的时候确实没怎么跟孙队单独交过手。”

“私下也没有啊,好友都没加。”孙翔突然较起真来,“你们互相之间玩得比较好。”

你们?谁们?怎么,没加你好友也要怪我???肖时钦在心里一脸懵逼,还是微笑着掏出手机:“那加个好友?什么好友,游戏的还是微信?还是QQ?”

“要加就都加了呗!还搞得那么麻烦!”孙翔掏出自己的手机来解了锁推到肖时钦面前,“加完来solo哦!”

还要我自己动手啊……肖时钦突然有点忍不住笑:“讲道理——”

“别跟我讲道理,我不讲道理。”孙翔很明显被自己的冷笑话逗乐了,“哈哈哈哈哈!!!”

“……”有毛病吧。

 

13

此时此刻肖时钦突然一手摁灭了台灯,坐在漆黑的房间里想要冷静一下。房外暑热未褪,房里空调的冷风正对着他吹,邀他打了个寒颤。录音里乱七八糟的搬椅子声脚步声还混着沙沙的杂音在他耳边响着,他脑子里却只有孙翔那几句话。

有时候他会想,孙翔的话实在是当不得真,比如他曾经干脆爽快地说百分之九十会听肖时钦的指挥,结果也并没有做到。这倒不是因为心怀不满或者故意找茬,甚至都不能说他狂妄自大很有脾气不合作,只是因为他强而已。越靠近相处就越能直观地体会到,孙翔是真的很强,建立在常规条件之上的规划根本不适合他,他拥有那份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能力。

如果龙抬头也不足够了,那就龙回头,如果面前有一堵高墙,那就破墙而出,他强得不讲道理。

肖时钦直到今天也依旧是一个隐藏的翔吹,他甚至觉得自己会喜欢上孙翔也是因为他足够强,正如他当时会选择去嘉世一般,而孙翔的强并不是最适合他的所以他也应该认清现实放手了,正如他终究又无法在嘉世待下去一样。

可是孙翔的话还是像一阵狂风,像轰然而起的火焰,像静夜里一声枪响,被击中的肖时钦甚至怕自己的信息素失控,怕落进凄凄惨惨需要孙翔来抚慰他的恶俗套路,连忙摸到床头的药盒子摸黑含了一片抑制剂,效果堪比速效救心丸。

人总是不经念叨,怕谁谁来,房门突然被敲了两下,接着是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门被推开一条小缝,走廊上的光线探了几道进来,伴随着孙翔的声音:“小事情,你睡了吗?我来拿点东西。”

肖时钦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重睁开眼的时候摸到床头的开关把灯打开了:“没睡,刚躺下,你要什么?”

“刚在做手操,发现手霜没了,上次去买东西我是买了支备用吧?”孙翔走到他自己胡乱堆了一堆东西的床边弯下腰翻找,“你怎么这么早就躺下了,说好的电子竞技没有早睡呢?不舒服?”

“没有。”肖时钦仿佛对自己的手机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专心致志地刷微博首页,“困了而已。”

孙翔直起身子来瞥了肖时钦一眼:“困了?”

“………………怎么,”肖时钦被他盯得心里发毛,“不能困吗?”

“困当然能困,但是,”孙翔弯起一侧嘴角笑了笑,指着床头柜上拆开的药,“你困了吃避孕药干什么?”

 

14

肖时钦:“……”

孙翔:“啧啧啧。”

肖时钦:“……………………”

孙翔:“哼哼~”

肖时钦:“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避孕药先动的手……”

孙翔:“我确实不信。”

肖时钦:“……………………”

“小事情啊!——”孙翔突然大声感叹起来,“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想用避孕药,把我留下来!”

“你好好说话!”

“我好好说话,”孙翔把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扔,走过来坐在肖时钦床上,一只手撑住了床头,“你现在有三秒钟可以让我出去,三。”

肖时钦愣了愣,逐客令在嘴边转了一圈,却谜一般开不了口。

“二。”

孙翔在录音里那句喜欢好像盖过了其他的一切声音,在肖时钦的脑海里带着特效旋转跳跃,孙翔的脸凑过来很近,近到如往日亲昵,如此熟悉。

“一。”

肖时钦心想,那就算了吧,就当是药都吃了,就不要浪费了吧。

“时间到,我不走了。”孙翔压低声音说,突然直起身子来,腼腆地笑了笑,“那我们来谈谈心吧。”

懵逼的肖时钦懵逼地翻了一个懵逼的白眼,总而言之是懵逼得很淋漓尽致。

神特么来谈谈心吧。

 

15

谈恋爱好比请客吃饭,好比绘画绣花,一定要你情我愿,要文质彬彬,没有心创造心也要瞎几把谈心。

孙翔坐在床边沉吟片刻:“我们从头开始谈吧,你是哪里人?”

“……W——”

“啊哈,对的W市,这个我怎么会不知道呢!那生日?血型?身高?”

“623,A,180。”

“好厉害啊跟百〇百科上的一样诶!你今天准备得很充足,背了题吗?对自己很了解啊!那我们来第三题,你的梦想是?”

“呵呵,”肖时钦冷笑一声,“打你一顿吧。孙翔,你别跟我瞎闹。”

“谁跟你瞎闹,你不是说要分手吗?我正在重新追你啊!”孙翔振振有词,“你不喜欢太简单粗暴的,我们这次可以迂回着来。”

“你还很有经验。”

“我没有经验,我们副队教我的。”孙翔说,说完挠了挠头,“哦,江波涛教我的。”

“这有什么好注释的……我当然知道你们副队是江波涛。”

“可是江波涛让我在你面前最好不要说‘我们副队’之类的,因为原来我副队是你。”

心思真的细腻啊这个江副,脑子里都是狗血剧本。

孙翔突然躺了下来,后脑勺枕在肖时钦腿上,抬起头看他:“你是不是因为不在嘉世了才要跟我分手的。”

“不是……”

“因为在一个队里也没打出成绩,所以觉得不太适合。”

“都说了不是……”

“因为我有的时候不听你指挥。”

肖时钦很无语,伸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撩孙翔的刘海:“你最近内心戏怎么这么足?跟你们江副学的?”

“我们江副今天问我喜欢你啥?”孙翔汇报道。

“喜欢啥?”

孙翔想了半天:“我那个时候以为……”

“嗯?”

那个时候,孙翔以为自己可以成为嘉世的救世主,可以凭他一己之力,扭转整个队伍的败局。他很自信地以为像叶修那样旧日权威的时代已经过去,而他自己可以成为英雄。可是他失败了,在众人瞩目之中跌了一跤,比起外界的嘲讽或惋惜他更难面对的是自己内心的疑问,自己这样的状态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叶修说过的金句,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之类,孙翔并不是不懂,只是不那么放在心上,因为他周围少有人跟得上他,他也没想过要等别人。孙翔的团队精神和叶修的不太一样,叶修觉得发挥整个队伍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孙翔觉得如果连我都不能神发挥这个队伍就玩完了吧。

直到肖时钦来,孙翔凭直觉觉得这人对他心无芥蒂,又有能力正面一敌,离得不很远亦不很近,甚至一心一意想把自己编进他的战术体系里,成为队伍的一个部件。他有时候听肖时钦的,有时候又反抗肖指挥的“绝对权威”,就算私下的关系从队友变成了伴侣也依旧如此,然后再在肖时钦好脾气的分析和劝告里磕磕碰碰地前进。

曾经所有人都希望他能成长一点,可是只有肖时钦陪他走过这段路途,就算他们没办法以嘉世的名义走到终点。

孙翔离开嘉世的时候也是夜里,他曾经在夜里到达这里又在夜里离开,他没能成为嘉世的英雄。

他拖着行李箱走了十几步了,突然又转身回来,抬头对着嘉世大门上的队徽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对不起”。

孙翔又看了一眼俱乐部的大楼,那个总是充满着战术、套路、小抱怨和安稳键盘声的房间没有亮灯,肖时钦下午已经回去了。他转过身,背对着嘉世,背对着一年多以来的日常生活,背对着肖时钦的气息,渐渐地走远了。

“我喜欢你身上的书卷气。”孙翔捏着自己的下巴沉吟道。

“滚,”肖时钦一脚把他蹬开了,“你再这样我真的要报警了。”

=====

16-20(完

评论(43)
热度(1033)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