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叶喻】宁拆一座庙

@晴空万里 生日快乐!!!!给你要求的叶喻!

快来给我爱的么么哒!!!!

=====================

    1

叶修坐在下午三点半的咖啡馆里,澄澈的阳光透过临街的落地窗踱步进来,迈过格子桌布、迈过白瓷杯子、迈过插着花瓣卷起来玫瑰的花瓶和小勺子磕在托盘上的清脆声音,也没照到他身上。

他半边脸隐在用来隔开雅座的植物藩篱的阴影里,不动声色地盯着斜对面座的一对男女,半晌不耐地换个姿势,没有烟抽。

简直短命、短命,少抽一支烟少活二十年。叶修放弃治疗地长叹一口气,裤兜里摸出手机来,白色机身淡粉的壳子,一股点亮整个咖啡馆的少女之气炸开来,衬得他点屏幕的动作更加英俊不凡。

「计划二。」

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来了,并不是斜对面座的男生的手机,叶修就说怎么觉得这“嗡嗡”的动静儿特别贴近,一看,撂在对面座位上呢。

亲妈嘞,这猪队友。叶修恨不得抄起那个贴膜角都翘起来了的手机砸进它主人面前的咖啡杯里。但是不行,得忍住,谁叫人顾客是上帝呢。

不过这位上帝比往日来得更麻烦一些,可能是抽肋骨造夏娃的时候不小心把处女作亚当折腾死了,所以特别厌恶女性,特指厌恶跟女性的交往,再进一步特指跟家里二老张罗的相亲对象的女性的交往。

“你跟她说,你是个GAY。”叶修一边剪着指甲一边对着愁眉不展瘫在会客室沙发上的顾客上帝说。

“那怎么行,就是因为她是我妈朋友圈里的人家里的孩子,我才搞这么麻烦还特地来找你们的。我就是怕她瞎嚷嚷,嚼点有的没的舌根。”上帝急忙地摆手,说完了停顿了几秒,想起来什么,“还有我不是GAY!”

叶修打了一个哈欠:“那您是要怎样?”

“我要求也不是太高,就是达到那种让女方真心觉得我很好,但是还是决定不跟我在一起,让她心中充满温情地跟我告别就好了。”

“呵呵,您还是回去专门找扯淡电视剧大团圆的结尾看吧,比较容易满足。”

“要多少钱我都付!”

“呵呵,您早说嘛,您放心,办得妥妥的!”

结果没想到,比想象中麻烦一点,不过这一点还难不倒兴欣的顶梁柱叶不修,他毫无声息地离座,半点儿不引人注意地绕进了咖啡馆的后台,老板还在前台撑着脑袋打瞌睡,叶修从休息室里顺了一件黑色小马甲,套在白衬衫上一看,还挺像模像样的。

略微有点儿的小肚子收一收,黑眼圈也乐观地不碍观瞻,叶服务生拿起一份菜单,摸摸早上特地刮过的下巴,精神抖擞。大大方方地走回店里,殷勤地朝目标走过去:“这位先生……”

“服务生,麻烦过来一下。”斜右前方的客人突然开口叫他。

“好的您稍等一下,我帮这位先生点完以后马上过来。”叶修朝那边笑一笑。

“啊,没关系的,我们这边没什么要加的。”猪队友头都没抬起来,紧张兮兮地还看着对面的女性,特别好脾气地说。

“……”叶修从菜单本里抽出背面写好了台词的小卡片,临走前搁到男生手边,随口掩饰一下,“这是店里的积分卡……”

然后他就在朝叫他的客人那桌走的时候看到队友把卡片不屑地扔进了桌下的垃圾桶里。

“……”

不知为何,叶修觉得这个智商的人一定会得到幸福的。

 

2

“请问先生您需要加点儿什么?”叶修装模作样地拿着纸笔问。

客人慢条斯理地一页页地翻着单子,一页要看个一两分钟,在叶修以为自己要就这么微微前倾地站到地老天荒的时候,客人终于开口了:“我记得你们以前有绿茶咖啡来着,怎么找不到了?”

“不好意思,我们换了咖啡师,新来的咖啡师不喜欢那股东洋风味儿,绿茶粉都给倒了。”

客人笑了笑:“你们的咖啡师个性还挺强的嘛。”

“是是是。”叶修张口就来,“不如以前的咖啡师稳重。”

一边应承着,一边瞅空去瞄队友那桌,只盼着能再多延长着说会儿话拖到叶修这边脱了身以后再徐徐图之。结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叶修心里的话都还没在脑海里回荡完,队友就已经要起身去柜台结账走人了,叶修觉着他回去一定要找街对面的大眼算命祛祛邪气。

现在赶上去指不定还来得及,叶修心里默算一下,微笑得更灿烂地催促点单的客人:“请问您决定好了要点什么吗?”

客人也笑,抬头看着他:“有什么好决定的,反正无论我点什么,你也端不上来,不是吗?”

空气静默了一秒,叶修饶有兴趣地挑起右眉:“哦?客人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声音仍旧是温和而波澜不惊的,“这家店以前也没有绿茶咖啡。”

叶修盯了眼前人一小会儿,他笑得很好看,放下了单子双手放在桌上,修长的十指交叉,身上是白衬衫加灰色开襟针织衫,一副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的样子,专门坏事儿的那种。

所以说呢,叶修一屁股坐在揭穿他的男子对面,解开最上面那颗扣得整整齐齐的扣子,直接拿过那人面前几乎没动过的咖啡来喝,知识越高越反动。

“您不准备说说您这么辛苦扮成服务生的动机吗?”对面的人不咸不淡地开口了,“一直在观察着刚离开的那一对客人吧?”

“先生这么打听人的隐私不好吧?如果我不乐意说呢?”

“那就只能拜托别人替我探听这个八卦了,毕竟您身上的马甲也不是自己带的吧。”

“嗬哟,找店长?报警抓小偷?”

“倒是这么考虑过一下。”

叶修啧啧一声,把空了的咖啡杯放回原位,抹一把嘴挺解渴,还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名片,推到对面人面前:“啊哈哈,这个皱是我们特地做出来的效果哈。”

那人把名片拿起来一看,白色底色上画着大红的装饰图案,上面印着三行字,第一行:「兴欣婚恋事务所」,第二行:「叶修」,第三行:「分手助理」。

好家伙,这年头的善良公民们为了减轻国家负担提高就业率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活儿都愿意干。拿着名片的人有点僵硬地抬起头来:“您能稍微讲解一下吗?”

“那您能稍微讲解一下吗?”叶修笑笑,“从进来到现在您也坐了一个多小时了吧?咖啡一口没动倒是都便宜我了,您总不会是来拉动内需的。”

对面人眨眨眼睛:“还真被猜中了其实我就是来……”

“呵呵。”

“咳,好吧。”那人笑着后靠在沙发背上,“我叫喻文州,也跟着来看看那俩人的情况,反正不是什么可疑的人。”

“可疑的人都这么说。”

“只有你没有资格说我。”

战斗力不错。叶修撑着右脸再打量一遍喻文州:“这么说,是同行?还是说是宿命的敌手?”

喻文州连忙摇摇头:“不不不,我才不要那种宿命。”

一瞬间差点没憋住笑,不过还是没憋住反射性的反击:“你妹啊……”

对面的喻文州看过来,微笑着:“没错,就是我妹啊,刚那是我堂妹。”

完了,事儿坏了,还没闹起来呢被家属抓住了。叶修长叹一声。还好这是堂哥不是表哥呢,不然不知道怎么一场大片年度巨献。

叶修语重心长地敲敲桌子:“小喻啊,你说你妹都这么大人了,你还这么跟着宠着溺爱着的不对啊,不让孩子自己去面对这个残酷的社会他们怎么能成长呢……”

小喻堂哥还是好脾气地笑:“没有,就是我妹不太想跟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往下发展,但是是熟人介绍的,不好驳面子,托我来想个法子体面一点地结束。”

叶修握起喻文州的手摇一摇,苦尽甘来:“原来是战友,好说,好说。”怎么看都是这个队友更能信任一点,捡到宝了。

“那咱们现在不用追出去?”喻战友问。

“追啥,你有安排吧?”叶修摸摸下巴,看着微笑的喻文州勾勾嘴角,“不过,大概有点变数。”

话音刚落,咖啡馆的门又开了,门上挂着的铃一响,老板从柜台后面探出脑袋来一看,连忙招呼着:“诶,先生您是来找手机的吧,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喻文州的手机震起来,打开来一看是他堂妹的短信:「哥,我们没按时到地铁站,他把手机落在咖啡馆了。」对面的叶修笑一笑:“总是有了解得不全面的信息不是吗?”

“感觉老板也挺配合的啊。”

“哈哈,文州啊,这家店以前是真的有绿茶咖啡的,因为原来那个咖啡师挺喜欢的。”叶修起身把黑马甲脱下来撂在柜台上,转身朝向他走过来的喻文州眨了一下左眼,“巧的是,我就是那个原来的咖啡师了。”

咖啡馆老板靠在柜台上问:“这么久不见也不跟我好好说说话,老叶你最近搞啥呢?”

“搞对象呢。”叶修一手牵过喻文州一手在兜里掏烟,急匆匆地走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老板。

“卧槽你一个人不结账不够还要带着对象来蹭咖啡喝啊?!”

 

3

“其实既然两边都有这个意思,不如就直接摊开了说谋得一个共同发展和平分手回家交差就好了嘛……”叶修叼着烟跟喻文州一起不紧不慢地保持距离尾随着前面那对男女。

“这样对女孩子不太礼貌吧,挺伤人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万一你妹是那种比较无所谓的豁达款呢,她还乐得省事儿呢。”

“她平时确实是的。”喻文州苦笑一下,“不过,刚刚结束一段很失败的感情,状态很不好。算我拜托你,别直接告诉她相亲对象也看不上她。”

“被你这么一措辞好像还真挺残酷的,你妹要是平时都被你这么说话的话那还是真豁达……”叶修搔搔后脑,“行,那就瞒着来吧,这点儿小事儿还难不倒哥。”

“哦?叶先生什么打算?”

“你回去告诉你妹直接甩人吧,表情保持微笑就好了,应付那货的智商足够了。”

“……”喻文州觉得顾客还挺可怜的,以及,“这样叶先生能够交差?”

叶修无所谓地盯着前面人的背影:“只要交差的话对付那个智商我有一万个更无耻的处理方式,不过哥是个善良的有责任心的人。还有嘛,文州你怎么老是叶先生叶先生地叫得这么生疏,你可以叫我叶哥叶神叶老师啊什么的,亲昵一点儿嘛。”

“您还是老师?”

“对啊,我还是教科书呢。”叶修得意地笑,“语文教科书,专门教体育的。”

喻文州礼貌地笑笑:“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变成‘文州’的,我记得我们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

“你说得的是这辈子。”叶修很严肃,悲怆地长叹一声,“算了,反正你也不记得了,这样吧,作为我叫你‘文州’的回礼,你可以叫我‘修修’。”

“……不,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叶修还待说什么,突然看到前面那两人在广场上停了下来,四点半钟,广场正中的音乐喷泉开起来了,小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躲到云层后面去了,在阴下来的天色和吹起来的凉风里有一群快乐的小孩子打闹着扑到喷泉边上去,在不断变换方向的水柱的背景下哈哈哈地吹肥皂泡。

妹子站了一会儿,长发被吹得飘起来,开始抹眼睛,看样子是哭了。叶修“呃”了一声:“看来是不太好啊……”

喻文州有点着急地想走上去,刚迈步又停下来了,只见小伙子手忙脚乱地拍了拍姑娘的肩膀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浑身上下都摸了一遍也没找到纸巾,赶忙去找了个卖零碎东西的小推车买纸巾,结账的时候,又买了一瓶吹泡泡水,一起递到妹子面前。

“你知道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吗?”叶修问。

“阻止他把好感度刷到过犹不及的程度?”

“不,我们应该另找一个地方好好培养一下我们之间的感情,感觉就要输掉了。”

“我拒绝参加这种比赛。”

“那好吧,我们应该另找一个地方好好培养一下我们之间的感情,我感觉他俩的事儿会是一场持久战。”

喻文州的手机又震起来,妹妹的短信来了:「哥,你先回去吧,我跟他吃个晚饭,我要刷刷好感度然后就好甩人了╰( ̄▽ ̄)╮」

还甩人呢,喻文州看着在广场上开始吹泡泡的堂妹的背影笑着摇摇头,侧头看向叶修:“行吧,我觉得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另找一个地方修改一下我们的作战计划。”

“文州请晚饭吗?”

“文州不爱吃晚饭。”

“那你看着,我吃。”

“你不是要跟我培养感情吗?那就从不吃晚饭开始吧。”

叶修严肃地掏出他少女风的手机:“不行了,我要上论坛发帖了,名字叫【求助】追求没下限的心脏男友怎么这么难?”

“我就把这当表扬了。”喻文州笑着摊手,“下次请吧,我刚发现今天穿错了外套,没带钱包,兜里只有这枚硬币了。”

叶修眼神发亮地掏出口袋里的零钱陈在掌心上:“够了够了,敢情好,我身上的钱买烟就差一块钱!”

喻文州沉吟一下:“如果你更有诚意地请求我一下的话……”

叶修戏感非常好地在广场上单膝跪下了,招得旁边路过的小姑娘倒吸一口凉气捂住嘴,掏出肾五来遮着掩着拍照。叶修大大非常诚恳地一手捂着前胸一手托着他的零钱:“喻文州,你愿意借我一块钱吗?”

“不愿意。”喻文州扫走了叶修手上的钱,“不过我现在能请你吃晚饭了。”

心脏啊,真脏,脏到令人心寒。叶修站起身来拍拍裤子上的灰,面若寒冰:“那个,我的那碗能多加一根火腿肠吗?●▽●”

 

4

叶修坐在王杰希的算命铺子门口跟王半仙一起端着茶晒太阳,舒服地长舒一口气。王杰希瞪了他一眼。

叶修很不满地喝口茶:“大眼你能不能不乱瞪人,每次被你瞪一眼都感觉……被瞪了两眼一样。”

“那你别来。”王杰希冷冷地说,“你手上那个相亲分手的活儿干完了没有啊你就每天偷懒摸鱼。”

“诶诶诶,”叶修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很有兴致地从椅背上直起身子来,“你帮我算算,来来来,是需要手相写字摸骨还是只看看面相就好?”

“你要测什么?”

“姻缘。”

王杰希饶有兴趣地抬起眼皮打量了叶修一会儿,意味深长地笑起来:“唔,不妙啊,你最近招惹上一个妖孽。”

叶修刚张开嘴要说什么,就听见王半仙又说了:“不过没关系,你自己也是个妖孽,负负得正,吉相。”

叶修乐滋滋地回去了,一进兴欣的门就看见喻文州坐在他的位子上,正在给苏沐橙搁在他桌子上的仙人掌浇水。“什么时候来的?我刚刚一直在下面怎么没看见你?”

“在你在躺椅上睡得四仰八叉的时候。”喻文州放下小水壶说,“我看你睡得那么香,没忍心叫醒你。”

“总觉得你实际上没这么善良。”叶修怀疑地说。

“没错。”喻文州点点头,“实际上,是承认认识你真是太丢脸了。”

看,妖孽。叶修坚定了要为民除害绝不能放这等祸害再在外面为患人间的决心,拉过一张椅子来在喻文州面前坐下:“你妹最近怎么样?”

喻文州摇摇头:“完全是陷入恋爱状态,嗯,自己还不知道。”

叶修笑了:“你俩不愧是一个爷爷。”

喻文州眯起眼睛来看他,说什么都像是欲盖弥彰的样子,熟悉起来只花了半个小时,莫名其妙地三天两头就见面,对方找过来或者,自己找上来,借口老妹的终身大事问题其实说不定只是……

叶修拿出两盒围棋棋子,铺好棋盘,朝喻文州招手:“来来来,陪我下五子棋。”

不,肯定不是的。

 

“四颗了四颗了,已经四颗了哦,文州你快认输吧,你已经没机会了。”

“^ ^我再看看。”

“看什么看啊,手慢脑子也慢吗?你再看也开不出花来的,放弃抵抗,从了哥吧。”

“那个……”坐在一边很久了的顾客终于出声了,“叶师傅,你把我叫到这儿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叶修终于看到人了,“最近怎么样啊?是不是准备分手了啊?”

“嗯……我觉得还、还差一点儿。”

“还差?还差就别分了,在一块儿呗,皆大欢喜。”

“不不!”客人慌忙地否定,“我不行的!我、我不喜欢她!”

叶修打起火来点烟,叼着烟笑:“是不喜欢,还是不敢喜欢啊?”

“这怎么说的,根本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你这是什么,激将法啊?是不是达不到我的要求想蒙混过关啊?”

我的声名有没有这么狼藉啊心里能不能阳光一点儿?叶修瞪了一眼旁边笑起来的喻文州,清清嗓子:“你俩是校友吧,你初中的时候。”

客人一下子哑了,抿着嘴唇不说话。

“你暗恋过她,还给她塞过情书,但你那个时候是小胖子,被拒绝了。”

“但是过了这么多年再见,机缘巧合被安排跟她相亲,你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她,却没有自信。正好你知道她最近失恋了,你就想能相相亲然后和平分手,自己这边能觉得这回是自己甩她了,她那边你希望她能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好的人可以选择,她还看不上呢。想两全其美,对不对?”

畏首畏尾的老好人。叶修摇着头:“试都不试一试,你甘心啊?最多不过是没在一起罢了,不跟原来一样吗?”

客人攥着裤子侧边儿:“可我不知道要怎么试……”

“嘿哟,这还不简单,你请我帮你参谋啊!”叶修一乐,从桌上的小盒子拿出来一张名片,白色底色上画着粉红的装饰图案,上面还是印着三行字,前两行跟喻文州见过的那张一样,第三行改成了:「恋爱顾问」。

“……”喻文州斜叶修一眼,“这回怎么没皱起来的效果了啊?”

叶修很从容:“这都是没经过哥二次加工的半成品,不过人是老主顾嘛,不在乎这一点儿半点儿的。”

客人感激地接过名片:“对了,叶师傅怎么知道我以前的事儿的啊?”

“你当年塞给姑娘的情书还混在人一堆旧课本里没丢呢。”叶修抽口烟,“厉害吧,我可是认得内部人士呢。”

“厉害!厉害!那我就、就放心了。”

“这么厉害,再加点儿工资呗!”

喻文州捂住脸叹了口气。

 

5

顾客小伙跟喻文州家的妹子婚礼那天,恋爱顾问叶修应邀穿得人模人样地去参加。

“小伙子还是不错的!”叶修鼓励地拍拍新郎官的肩。

新郎笑得眼睛都没了:“都是托叶哥的福!多谢叶哥今天来捧场!”

叶修夹着烟会场里扫了一圈,瞄见了喻文州正在招呼客人,嘿嘿一笑:“新娘子他哥长得挺好看的啊。”

“……我不是GAY。”

“……”叶修恨不能一巴掌掴晕他,“是也轮不到你!”

懒懒散散地迈步过去,趁乱捎了人就跑,喻文州在过道里甩了他的手:“你能不能有点抢婚的职业道德,我妹结婚呢又不是我。”

“那哪儿能呢,我好不容易撮合的我又闹崩,我有病啊?”

“你可不是有病嘛。”

“是哦,”叶修笑着朝喻文州逼近,“相思病。”

喻文州往他后脑上扇了一掌:“别折腾,我得看我妹嫁人。”

“知识分子还打人啊!”

“呵呵,降龙还十巴掌呢。”

“就你那手速你打得完十巴掌吗?”叶修嘿嘿笑,“行,等你妹嫁完人咱们再来。”

“你怎么又跟进来了啊?”

“哥可是有正规请帖的!”

“那你随了礼没有啊?”

“随了随了,你自己去看,礼单上第九页。”

“……我们没记礼单。”

 

叶修等到热热闹闹的婚宴完了之后终于勾搭到新娘子他哥了,喝了点儿酒,还说不上醉,不过人有点怔怔的,站在叶修面前半天没说话,打了个酒嗝。

“抱歉……”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叶修帮他穿上外套,风吹着眼前人的头发乱乱的:“你叔你婶哭得真动情,你爷爷都抹眼泪了吧。”

“就这么一个闺女能不哭吗?我家三代都只这个一个女孩子。”

叶修笑起来,拉过喻文州往街上走:“高兴的事儿呢,嫁得也不远,走走走,哥带你去散散心。”

走着走着就走到那天那个咖啡馆门口了,跟昨天似的,喻文州被拖进去,门铃“啷当”地响起来,迎面还是那股好闻的咖啡香。老板从柜台后面探出头来,看到叶修,非常不爽地从台子后面拿出一块牌子来,上书几个大字:「叶修及其对象不得入内」。

“……”叶修跟喻文州感伤地转身走了。

“不对啊。”喻文州走出五十步开外了,突然走出了思维误区,“我不是你对象啊。”

叶修潇洒地吐一口烟,把人的手挽过来,夹在胳膊下:“反应太慢,跑不掉了。”

 

评论(37)
热度(1142)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