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周江】斗图这件小事26-30(完)

完结啦~可见今天是个好日子=w=

前文:1-7/8-14/15-20/21-25

======================


26

周泽楷早上起来,枕头上掉了三根头发,他无可奈何地挠了挠额头,捻起头发扔进了垃圾筐里,扔之前还默念了一声“缘分已尽,一路走好”。周泽楷其实挺擅长交流的,只不过是跟不会回应他的死物们。他漫不经心又十分周到地向他用过的账号电脑甚至是一张桌子道谢,他习惯了默不作声地在心里对世界讲话,甚至早早地就对自己说就算没有人能听见也不打紧。

毕竟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谁有义务来听你想说的话,亦没有人有义务来关照你理解你。周泽楷一直觉得自己活得比较明白,什么因有什么果,什么样的选择就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既然无法直接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那么要求别人的倾听如何不是强人所难呢?周泽楷觉得自己十分讲道理。

可是江波涛出现了,江波涛十分地不讲道理,他莫名其妙地就可以理解周泽楷的一举一动,不知为何就能听到周泽楷内心里无声的诉求。全联盟都不太懂他们靠什么交流,连周泽楷自己都不太懂,为什么在自己这么明白地接受了现实里与人相处的准则之时,江波涛就可以像小说像电视剧像童话故事一般给现实生活带来奇迹。

他想了半天,大概就像粉丝们唱的“当你得意洋洋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当周泽楷自认为踏踏实实诚恳生活的时候,直接来了个小仙女——小仙男带他起飞。

毕竟是海的女儿,很不一般,很梦幻,很罗曼蒂克。

海的女儿今天是要上天入地呢,还是要翻江倒海呢?周泽楷临出门前想到这,突然笑了起来,笑了整整一秒,又一瞬间收起来了。

他昨天到底在群里搞什么鬼!没搞清楚这一点周队长简直寝食难安。

 

27

方奶爸给他媳妇儿发短信:宝宝,我怎么这么苦啊?

嫂夫人说:怎么了baby,有你队正副队的新糖吗?

方明华:……你又知道了!

方夫人:那是,我也得像江副对周队一样做你的知音呀。

方明华颇为感动:取其精华就好,不要都学,他俩太折腾。

方夫人:行,再说你跟周队也不一样嘛。

方奶爸自豪:是的,周队话少点。

方夫人:主要是好看点。

“…………………………………………”方明华冷漠地放下手机,一抬头就看见好看的周队长坐在他对面,连发愁的样子都……挺好看的。

周泽楷眨眨大眼睛,安安分分地等待有家有室的方大奶有时间搭理他,遵纪守法到惹人怜爱,气场又实在是无法忽略。方明华叹了口气,问:“怎么了队长?是不是江副又惹你了?”

周泽楷想这是怎么说,不是我惹他了吗?但是这种反问句的表达过于麻烦复杂,他就顺水推舟地点了点头:“嗯。”

完了又觉得这样也太不厚道,连忙减轻一点程度:“没有又。”

方明华摸摸鼻子,把笑憋回去了,好心肠地帮江副队问:“他到底怎么惹你生气了?”

他撩完我结果就是为了几张黑图!!!周泽楷在心中无声地呐喊。当然他肯定不会这么说,只想弄明白江波涛到底在群里搞什么幺蛾子:“昨天群里。”

“昨天群里气氛不是挺好的吗?”方明华心想这军功章还有我的一半呢,“大家都很热情嘛!”

“……”周泽楷斟酌了一下,“过于热情。”

原来如此,是把我们队长吓着了。方明华伸手拍拍周泽楷的肩:“队长不要多想,这是大家表达对你的爱戴的方式嘛。”

“江也?”

江波涛也爱戴我吗?方明华咂摸着周泽楷大概是这么个意思,连连点头:“那当然!江副对您的心意那可真是天地可证,日月可鉴!不信回头看!”

“……”周泽楷回头一看,江波涛从走廊上路过,从敞开的房门口探头进来,带着他平日里那股温和活泼的笑:“说什么呢?什么回头看?”

周泽楷不知怎地,面皮突然涨红,从两颊到耳朵根都是热的。他还是第一次开口和人说自己关于江波涛的喜怒哀乐,结果第一次说就被正主逮到了。周泽楷立刻就想避出门去,奈何江波涛正倚在门边,视线还刷着胶一般瞥过来,他简直不知如何是好,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突然想起这是在一楼。

周泽楷长腿跨了两步,利落地从窗子里翻出去了。

 

28

江波涛:“……”

方明华:“……”

江波涛:“他这么讨厌我?”

方明华头疼地看着江波涛非常自然地坐在了刚刚周泽楷的位置上,更加自然地开始了苦闷的倾诉,觉得自己非常像他们的妈妈,或者隔壁王大爷。他又情不自禁地给自个儿媳妇儿发信息请求支援。

不一会儿方夫人回复了,方明华宣读夫人圣旨,以期对江波涛有一些精神或者肉体上的帮助:“多喝热水。”

江波涛心中有很多小情绪,不由得回忆起青春年少时候看过的疼痛句子:“唉,喜欢一个人,就是喝下热水,变成眼泪。”

“……”方明华真的没脾气了,“喜欢他就去跟他说吧,你这样也不是个事儿啊!”

“那怎么行!你没看他都嫌我嫌成这样了!在群里赞美他也没有用!”

“搞那些花的当然没有用,”方明华突然有点生起气来,“平时聪明怎么这个时候这么傻?”

江波涛被骂得有点懵懵的,不知所措地挠了挠鬓角,听见方明华问他:“你觉得处对象的时候最打动人的是什么?”

他感觉到方明华这是要开情感小课堂了,连忙端正态度:“浪漫?”

方明华微微笑了一下:“答案并不唯一,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但我觉得你跟队长之间需要诚意。”

江波涛局促地在椅子上换了个坐姿:“我也没有很过分轻浮吧……”

“当然没有,你总是很体贴周到的。”方明华温和地望着他,“但是你平时最能懂队长想说什么,真的是有什么脑电波或者特殊能力吗?不是的,不过是你无时无刻都在意着观察着队长,认真地体会他的意思罢了。”

江波涛本不曾把他和周泽楷之间的默契想得这样清楚抬得这样高,听方明华这样说,不禁有点郑重又不好意思:“所以原本就没什么神奇的,大家都做得到的。”

“是啊,大家都做得到的,但是只有你做到了,大家偶尔也能一时做到,但是只有你一直做到了。”方明华撑着侧脸看着眼前人,“所以对队长来说,大家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你江波涛,格外更好些。”

江波涛似是一惊,抬了眼睛盯着方明华看,眼睫不知是欢喜还是惊疑地连眨了四五下,须臾,他仿佛泄了力气一般,往后瘫倒在椅子里,摇着头自嘲地笑起来:“枉我搞了几天闹剧……”

方明华已经开始摁手机了:“懂了?”

“懂了,我顾着自己烦恼,自己胡思乱想,反而把长处扔了是不是?”

“还有呢?”

“还有……还有我一直能懂小周想什么,其实是因为他只是不善言辞但从不有意遮掩,我知道他其实比他知道我多,他吃亏多了。”

“这种事情有什么吃亏不吃亏的。”情感前辈方明华不置可否。

江波涛笑起来,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凑到方明华面前低声问:“那我也该坦诚相待,应该怀着诚意告诉他我喜欢他?”

“你怕什么?”

是啊,自己怕什么呢,为什么总是好似说出口就像被捏住了弱点,为什么先迈一步朝喜欢的人靠近都那么心虚,为什么要隐藏在众人之中才觉得安全,为什么总是贪恋做那个什么时候都胸有成竹黄雀在后的江波涛,就算这份喜欢真的是弱点,为什么江波涛就不能有弱点?

明明知道无论周泽楷能否回应这份感情,他也一定会真诚地珍惜别人对他的喜欢,明明江波涛自诩为最理解周泽楷的人。

江波涛站起身来,曲起手指敲敲桌子:“我要去找小周了,前辈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方明华咳嗽两声:“以防万一……地点最好选在一楼吧?”

“……”

 

29

周泽楷快步地上楼往自己的房间走,脸上的温度走了一路也没怎么降下来,他有些纳闷自己到底怎么了,每天都要见面的,今天居然紧张成这样。他甚至有点怪江波涛怎么到现在还没看出来自己喜欢他,他一直等着江波涛来问是不是,那他就只要负责点头就可以了。

可是他一直不来。周泽楷有些泄气。是江波涛不知道,还是他已经有了答案,所以装作不知道?

周泽楷在一瞬间,已经从尴尬害羞到期待再到忐忑又到失落转了好几个心思,他放缓了脚步沿着走廊慢慢走,一直走到那颗躁动的心脏又回复规律的跳动,往日里安抚着他的念头又占据了脑海:他已经给江波涛添了太多的麻烦,不能再加上这最致命的一桩。

然后他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屋子里照旧地简单干净,只从他昨晚留的一线窗缝里透进来丝丝的春风,靠窗的地方是一张书桌,上面放着他的电脑,蒙着窗外树树繁花漂亮活泼的影子。周泽楷走近窗边,忽见从窗缝里飘进来一片花瓣,静静地伏在他的键盘上。

周泽楷怔了一下,突然觉得鼻子发酸,就算窗子只留了一点缝隙,终还是有花飘进来了,就算心里只留了一点缝隙,也还是有江波涛不畏艰难不辞辛苦地走到最里面来了。他来得太神奇太温情脉脉,竟然把周泽楷惯得连告白都只想负责点头了。

“小周!”周泽楷突然听见江波涛在院子里喊他,连忙拉开了窗户探出身子去,暖风卷着更多的落花飘进他的房间,他情不自禁地发出声音应答:“嗯?”

江波涛抬头看着周泽楷,在他的眼睛里连阳光落在周泽楷身上时都是温柔的,他想自己究竟在怕什么呢,无非是怕被伤害到而已,可是他面对的是周泽楷啊,有什么好怕的呢?

江波涛把手搭在嘴边:“小周你下来一趟,我有话要对你说。”

周泽楷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举起手里的手机挥了挥:“等,做个表情。”

这个时候你特么还要做个表情????江波涛震惊到笑出声来。不过小周又不知道我是要告白又不知道是个什么时候……哎呀我们小周真的可爱……

 

30

周泽楷把视线从院子里的江波涛身上收回来,眼前却还是风抚过江波涛发梢的样子,他有点失落又跃跃欲试地想:江都不知道我想跟他说喜欢他。

不能这样了,他想。不能喜欢得这样没有底气没有诚意,童话里再怎么因缘巧合,王子不拿着水晶鞋找遍全国,亦不会再见到灰姑娘。最少最少,应该让江波涛知道自己一直想说的话。

周泽楷点开群聊天记录找图,找到了昨天的最后一张表情,他抹掉了图下的一行字,写上他想告诉江波涛的。

我爱你,爱你使我快乐。


评论(49)
热度(1722)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