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禁止转载到站外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05

写完啦合志的稿子可以继续填坑啦!(舞动双手

前文:00-01/02/03/04

不要怕题目,题目参见第2节,你喻不会秃的,你们担心得好多啊

==========================


05

就算在自带时光减速buff的郑轩看来,第三赛季这一年也是过得飞快的。

他在青训营里渐渐领悟和习惯了职业选手和普通玩家的天差地别,喜欢的事情突然实打实压在了肩膀上。他每天训练八个小时以上,开心也有枯燥也有,累得想GG的时候也有,身边的小伙伴走了一个又一个,但他还是坚持下来了。

然后就像一个养精蓄锐的夜晚不知怎么就过去了,睁开眼睛已经是三赛季的末尾,方世镜要从训练营里选出几位新人注册成为正式队员。

黄少天和喻文州几乎是早已内定的,郑轩也稍晚一步被喻文州叫进了小会议室,一推开门就听到黄少天哔哔:“我就知道是这小子!”

郑轩心想,你啥都知道,你咋不知道你桌上的巧克力是喻文州吃完的呢。

方世镜坐在靠窗那边,喻文州走过去,和黄少天一左一右坐在他旁边,一齐对着郑轩微笑。方世镜说:“坐。”

郑轩紧张得差点就原地坐地上了。

“不要紧张,没什么别的事。”方世镜安抚他,“就是队里希望让你注册成为正式选手,问问你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有点要命……郑轩嘴里有点发干:“队长,我……我可以吗?”

“你的成绩很足够了,正好队里也正需要一个中远距离的主力输出。”方世镜笑着摇摇头,“郑轩,你要更相信自己一点。”

“就是!”黄少天在一边帮腔,“你就是心态太缩,活得像个八十岁的老头子!年轻人啊,怎么没有一点青春的活力!”

郑轩朝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喻文州也笑笑:“我都可以,你当然可以。”

郑轩白眼翻不下去了,低着头研究了一会儿桌面的纹路,抬起视线对方世镜点了点头:“好。”

他确实有被喻文州宽慰到,倒不是因为觉得喻文州比自己更可能掉链子,而是因为跟喻文州在一块儿呆久了,老觉得“管他呢,总会有办法”,正如几年以后他在采访里说:“我们蓝雨的人,都有一股谜之自信。”

“好好好,那就决定了。”方世镜很是满意,侧头交代喻文州,“文州你帮我把这几张推荐表送到经理那里去。”

“我——”黄少天跳起来似乎想跟着去,被方世镜瞥了一眼,瞬间改口道,“去倒杯水!你们还喝不喝?”

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出门送东西去了,黄少天端着个杯子悻悻地转了一圈,陪着笑蹭回来:“嘿嘿,队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

“算你还比较机灵。”方世镜白他一眼,招呼黄少天和郑轩坐好,“我这个赛季打完就要离队了。”

黄少天和郑轩都沉默了下来。

方世镜笑着摇摇头,顿了一顿,又说:“我退役以后,会由文州接任队长,少天来当副队。”

“这个我们知道!”黄少天接话,“坚决拥护!”

“你真是消停不了三秒钟,”方世镜头疼,“听我把话说完。文州的情况你们也知道,虽然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缺点也摆在那里,新人上场就当队长本来压力就很大,更何况是他。所以我希望……我希望,你们两位和他一起出道的队友,无论如何,一定要站在他这边。”

郑轩和黄少天郑重其事地点头,方世镜接着问他们:“那么,如果,如果文州在场上的指挥出现了错误怎么办?”

方世镜的目光注视着郑轩,郑轩苦恼地揉了揉后脑勺:“那我和他商量着改变策略?”

方世镜又看了看黄少天,黄少天则飞快地回答:“文州不会有错!文州永远正确!”

“很好。”方世镜微笑着朝他们眨了眨眼睛,“记住你们成为职业选手以后的第一课:赛场上没有犹豫的空间。”

 

故事不知怎么就演变成了,郑轩给喻文州打来一个电话。

“喂?”喻文州接通了电话,转进了自己的房间,语气里带着笑,“不是在跟方锐大大吃烧烤吗怎么想起我来了,小蝌蚪找妈妈?”

“抬头看见月色不错连忙要向您汇报啊,苟利队长生死以……”

喻文州翻了个白眼:“哦闭嘴吧我亲爱的朋友!”

郑轩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来,他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我跟方锐大大的聚餐已经结束了。”

“所以就来祸害我了?”

“所以就为刚刚祸害了你来随便表示一下歉意。”

喻文州脑子转了一转,立刻反应过来郑轩在说刚刚的消息里喜欢不喜欢的事情,他不置可否地弯了一下嘴角:“不是很懂你们的脑回路……”

“没有什么脑回路,不过是觉得你们很合适罢了。”郑轩说,“方锐大大也是这样觉得的,你的每一个向你提过这种事情的朋友应该也是这样觉得的。”

“怎么合适?”喻文州问,“性别就不太合适啊。”

“说得好像你真的很在意这一点一样。”郑轩用一种仿佛他很了解喻文州似的语调说,“少来这套啊,我可是知道你的,你哪里有看起来那样循规蹈矩。”

如果真的那么循规蹈矩你也不会成为我们队长了,至少为了你真正热爱的事物你才不会管什么别人的目光,郑轩在心里补充道,只听喻文州说:“你确实挺了解我的。”

“我有的时候,”他接着说,好似看出了郑轩心里想说的话,“不那么在乎别人的目光,和意见,虚心接受。”

“坚决不改。”

“没错,谢谢。”

“并没有谁在表扬你。”郑轩啧了一声,“虽然那确实是因为你对大部分事情都有很成熟敏锐的想法。”

 “这回是在表扬我吧?”喻文州语气轻快,“对这事我也有成熟敏锐的想法。”

“不,你没有。你甚至没去想,你只是习惯了。”

喻文州不得不承认郑轩真是一个哲学家,因为他总是懒得出头,掩在众人之中,所以更能看见许多走得太快的人看不见的事。他击中了喻文州的软肋,而喻文州居然在被他击中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这一处软肋。

只是习惯了。喻文州咀嚼着这句话。他确实习惯了,黄少天的存在理所当然,甚至性别为他们增添了一道保险,他们是朋友,战友,知己,这样的关系已经足够舒适,所以没有动力也没有契机或者勇气往进一步去想。

郑轩察觉了这略长一些的停顿,懒懒散散地问道:“怎么,难道顿悟了?”

“照你这样说,”喻文州觉得自己有些头疼,“我只是还没意识到我对少……”

喻文州望了一眼路过客厅的黄少天,把声音压低了:“没意识到我对少天的感情?但是说实在的,在你给我打这个电话之前我确定我已经意识得很清楚了,而且这么多年来都是这样意识的。”

“朋友?”

“好朋友。”

“那我算是你的好朋友吗?你可别说不是啊,不然我立刻从我们家九楼往下跳。”

“你是,”喻文州笑道,“你当然是。”

“那在你心里我和黄少一样吗?”

喻文州挺想干脆地说“当然一样”的,但是他不知为何就是说不出口。他心情复杂地看着黄少天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盘着腿对着电脑飞快地敲字,身上的睡衣还是两三年前喻文州一块儿买的,和自己的同款。不管他再怎样镇压,那几个字还是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黄少天是不一样的。

黄少天是不一样的,喻文州想。就算他们各自退役,天各一方,黄少天依然是他陷入困境时候放在心里悄悄想念的那一个人。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你知道他会了解你,他懂你每一个眼神的含义,你知道他会支持你,他永远站在你这一边。喻文州甚至不需要见到黄少天的面,不需要听到他的声音,不需要和他通消息,他只要想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着黄少天这样一个人,他就觉得命运实在待他不薄,就又可以打起精神来。

就算离开了蓝雨,黄少天也依然是喻文州的后盾。

“你知道吗,曾经方队为你钦点了两个骑士,黄少和我。”郑轩笑着向喻文州说了一段往事,“黄少做得真彻底啊,就算下了赛场你在他心里也是最重要的,你绝不会有错。而我呢,只能跟喻队长商量着来了。”

“我会认真考虑的——放心,不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那套,”喻文州阖上自己的房门,隔绝自己看向黄少天的视线,“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想清楚,大家都这个年纪了,有的时候也许不要太伤筋动骨比较好。”

“正是因为大家都这个年纪了,人生也该进入下个阶段了,再不动就来不及了。当然这要靠你自己选择,只要你不会觉得后悔就好了。”郑轩说到这里,突然有点心虚。他应该知道喻文州是个不怎么会后悔的人,他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尽力过得洒脱,既然已经习惯了当朋友,那是不是一生都蒙着眼睛当朋友也不错呢?

队长,你敢不敢赌一下?郑轩挂了电话,抬头从他家九楼的窗口看着那轮圆月亮。

你敢不敢赌,就像你当年带我去小会议室见方队的路上曾经对我说:“郑轩,你敢不敢赌上你的职业生涯,留在蓝雨,我会带你拿到冠军的。”






=======

06

评论(51)
热度(1518)
  1. 尤纳菲一路春白 转载了此文字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