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06

前文:00-01/02/03/04/05

有一点王方请注意

===================


06

“所以,”王杰希对着电话重复,“你到了B市两周以后才想起我也在B市?嗯?”

“不是不是不是!没有没有没有!我哪儿能想不起来你在B市!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王大眼在B市乎?什么什么什么乎?对不对!我是一饭不敢忘大眼啊!我那不是怕你像你粉丝们说得一样去霍格沃茨出差了嘛!”黄少天听到王杰希一声冷笑,连忙描补,“晚上这顿我请好吧!地点你定!”

傍晚五点他们坐在王杰希选定的馆子里,黄少天正啧啧称奇:“平时喊你刷个本你都又是堵车又是加班推三阻四的,今天倒是来得很准时嘛!果然能讹人饭就是不一样哈?”

王杰希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水,尽情享受这讹黄少天饭的过程,随口解释道:“没上班当然不加班,我去了趟士谦那刚回来,还没销假呢。”

“嚯,那不还是霍格沃茨嘛!”黄少天感叹道,被王杰希似笑非笑地瞪了一眼以后回过味儿来了,“卧槽,那你跟我装模作样什么呢!你自己前几天都不在B市现在还来敲诈我?!”

“自己蠢能怪我吗?都是命啊。”王杰希愉快地说,“文州怎么还没到?你不会没喊他吧?不可能啊!”

“待会儿就到,加班,他要上班啊。谁跟你似的无所事事!诶这里什么菜好吃啊?你点,不是你推荐的嘛!”黄少天把菜单推到王杰希面前,有那么一丝欲言又止,“文州他……”

“他?”

“他最近有点奇怪。”

王杰希好不容易把那句“他哪天不奇怪”给咽了回去:“他怎么了?奇怪到你都开始说短句了?”

“他最近总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我,”黄少天给他形容,“就是那种看储备粮的目光,那种,你刚刚盯着菜单上蹄髈的图片的那种目光……笑屁笑!!!”

王杰希咳嗽了两声,正色道:“难道文州终于发现了?”

“啊??什么?发现了什么???”

“发现你除了会说话以外跟一块猪肉没什么区别。”

“大眼你信不信我一剑扎死你——”黄少天的口头反击被进包厢来给他们点菜的服务员小姐姐打断了,他怒火中烧了三秒钟,下一秒又立刻将这怒火丢开去,泄了气一般地撑着脸长叹一声:“唉——”

“干嘛?”王杰希点完菜把手里的菜单递给服务员,敷衍地抬了抬眼皮瞥了黄少天一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跟我倾诉恋爱烦恼呢。”

黄少天吓得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只得到王杰希一句嗤之以鼻的“浮夸”作为评价,他只得悻悻地又坐回去继续说:“我觉得他是在跟郑轩打了一次电话以后变得奇怪的。”

王杰希终于有了一点求知的兴趣:“他们说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听到他们电话……”黄少天看起来很郁闷,“你觉得他们会说什么?”

王杰希挑了挑眉:“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能猜到他们会说什么?”

“我觉得你比较……有经验。”黄少天吞吞吐吐地说,他和王杰希对视了一眼,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沉默在他们之间悄悄融化开,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明白了什么,但确实是明白了什么。黄少天转着筷子问:“你很厉害啊,你怎么能七八年前就跟方神在一起呢?”

“我还十年前就在B市买了房子呢。”王杰希坦然接受了黄少天的“夸奖”,“如果确实是你想的那样,而不是你的人生三大错觉之一,那你打算怎么办?”

黄少天竟然好像丧失了他引以为豪的语言功能,他默然良久,问:“大眼啊,你觉得我跟队长,跟你跟方神……有可比性吗?”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说:“如果你想要这样比较的话。” 

“说什么呢怎么这么严肃?”喻文州跟在服务员的背后进来,“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啊。”

黄少天抢在王杰希面前答话:“没什么我们说方神呢!是不是啊大眼?”

王杰希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嗯,是。”

 

喻文州的一只手还藏在背后,他故作神秘地说:“给你们带了礼物。”活像个轻松愉快的小年轻。

“希望不要是你亲手做的吃的,”王杰希和黄少天两个人一唱一和地说,“还有比那个更有毒的吗?”

“好吧,你确实又在有毒的道路上走远了一步。”他们看见喻文州伸出手来,是两支玫瑰花。喻文州不由分说地塞给他们一人一支:“办公室的同事给我的。”

“同事?男的女的?多大年纪?单身?送玫瑰花?啧啧啧啧……”黄少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人家送你的心意你不好转送的吧?”

“啧啧啧啧……”王杰希在双重意义上感叹着。

喻文州不以为意地脱了外套搭在椅背上坐下:“什么啊,办公室里人人都有,她们买来插瓶装饰的,我想着晚上要跟你们吃饭还特意多要了一支,总不好厚此薄彼是吧。”

 “我申请您将我彻底忘怀。”王杰希将那支玫瑰顺手插在自己身后的外套口袋里,听起来非常想置身事外。

喻文州语气温柔地说:“怎么可能呢?到下辈子我都记得您。”

“是不是想挑事啊?残残?”

黄少天属于摇旗呐喊唯恐天下不乱派,举着他的花当话筒:“现在为您转播的是,第二百五十届蓝雨微草队长互撕现场,在我左手边的,是英明神武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的喻文州选手,在我右手边的,是勉勉强强还是个人凑活着过的王杰希选手……”

王杰希笑着翻了个白眼:“打住吧,这么多年了还来二打一,将臭不要脸进行到底啊。”

“那没办法,谁叫队长送了我花呢,”黄少天将玫瑰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我觉得队长送我的花特别香。”

他语气里带笑,叫人分不清是出自调侃抑或真心。

 

“又是二打一啊?”中草堂的一个魔道号上传来王杰希的声音,“怎么样喻队,敢不敢来一场赌上这个野图BOSS的一对一啊?”

“那可不行,”蓝溪阁的小术士说,“一对一我打不过你啊。”

“我最不欣赏你这份自知之明,”王杰希无奈地笑,“你这个人就没有冲动上头的时候吗?”

“战绩不理想哪里敢冲动上头啊?事不过三,我们队这都已经四连跪了。”喻文州叹一口气,“王队,我们队这么惨,这个野图BOSS你就让给我们呗!”

“谁没连跪啊我们队前段时间也连跪啊,而且小比分比你们还惨,还是喻队您高抬贵手,让我们一手吧。”

“你俩凑在一起怎么每次都这么能废话啊!比惨大会?”不远不近处传来潜伏着的黄少天不耐烦的声音,“还打不打?”

“打。”王杰希不再多废话,一拨扫把几乎令人反应不过来地骤升空中,朝黄少天藏身的地方投过去一个熔岩烧瓶,又接着往他可能转移的附近甩过星星射线,彻底封锁黄少天的走位。他看见那片火焰之中伏着一个略显狼狈的身影,刚刚松一口气,突然被背后一剑刺得僵直,黄少天的声音从他角色身后传来:“哈哈被我们队长的妙计骗了吧,我不能开两个小号啊?乃义务啊!”

“脏还是你们脏。”王杰希不得不承认自己一时大意,手上操作却丝毫不含糊,拨转扫把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反手就是一个扫把旋风,黄少天却在一击得手之后毫不恋战地退开了,喻文州的术士抓住这几秒钟的机会已经控制了战场,将王杰希的魔道置于自己的重重控制技能之下。

“BOSS倒了!”王杰希刚准备也换一个号直接去BOSS混战处就听到有人在喊,原来黄少天已经启用了他安排在附近的第三个小号,带着蓝溪阁守下了中草堂的最后一波攻击。王杰希跟喻文州同时停了手,王杰希一边密聊工会团长解散中草堂来抢BOSS的帮众,一边跟喻文州闲聊了几句:“出了什么?这周跟你们的比赛我们是不是要小心夜雨声烦的属性提升啊?”

“不管出没出什么你们都要小心少天啊,他可是潜力无限的天才。”喻文州随口说。只听王杰希那边突然插进方士谦的声音:“好啊王杰希,抢BOSS不叫我!”

“你不是睡了吗?”王杰希声音含含糊糊地回答,“大半夜的乱跑什么,早点睡,明早还要训练呢。”

「下回说不定就不是二打一了?」喻文州密王杰希道。

「哈,借你吉言。」

 

“出了!出了!”眼看着野图BOSS掉了他们等待已久的稀有材料,黄少天兴奋得直晃喻文州的椅子,“现在数量够了!”

“好好好……”喻文州好脾气地被他晃来晃去,嘴里还安排着工会的人把材料拿去技术部改良冰雨。他心里默算着游离和冰雨的材料都攒够了,其他的下周再说,这周必须要调整状态准备比赛了……对战微草之前必须要把那个隔绝对方阵型的套路拿出来练,关键是对方神的走位限制……他考虑设想了半天,回过神来发现黄少天还坐在他旁边,也看着他出神,不由地拿肩膀撞了黄少天一下:“干嘛?怎么还不去睡?”

“睡,睡,这不等你一起嘛。”黄少天挤出一个笑容,近看时可以发现喻文州顶着明显的青黑眼圈,疲惫而充实地还在筹划着几个小时以后的训练安排。黄少天想这个人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呢?他不会感到疲劳或者压抑吗?最近蓝雨因为各种原因而遭遇了四连跪,喻文州这个新上任的队长又成为了风口浪尖的众矢之的,可他甚至比平时还要镇定,安静,故作活泼。喻文州的沉稳维系着整个队伍的自信,所有人都积极地相信着马上就会好转,总会有办法,相信喻文州带领着他们坚实地往好的方向迈进,甚至大部分人都忘记了喻文州比他们还小,还不满二十岁。

“少天你先回去睡吧,我再看一下——”黄少天就知道喻文州要这么说,一把把人拽起来打断了他:“看什么看,睡觉!你不累啊?”

似乎是为了弥补曾经对黄少天乱发脾气,自那以后喻文州对黄少天向来没什么脾气,他被拽着往宿舍走,脚步虚浮地小声承认:“累啊,累得快要吐了。”

黄少天回头瞪了他一眼:“磨刀不误砍柴功懂不懂?”

喻文州看似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可黄少天知道他一定在心里说什么“如果我不尽量把身上最后一滴价值榨出来我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呢”之类,喻文州这几年成长得温和得多,内里却还是一样的固执,他全靠这执拗才在这里留下来,今后也会靠着这执拗撑着蓝雨往前走。黄少天感到一阵令人沮丧的无力,他被嘱托过要好好帮助喻文州,如今却只能看着他要献祭自己一般地咬牙死撑。

“队长,你要记得你还有我们。”黄少天用力握着喻文州的手,仿佛不这样喻文州就听不到似的。

喻文州愣了愣:“我当然记得还有你们,没有你们我怎么可能——”

“没有我们你也可以做得很好,”黄少天打断他,“但是你要记得还有我们,特别是我,你的副队。”

“呃……嗯。”喻文州有点手足无措地点了点头,一阵沉默笼罩了他们两秒,他开口转移话题,“这周对战微草,有信心吗?”

“不怕,大眼走得再风骚飘忽我也能把他掀翻。”

“他不一定会风骚飘忽了,你没发现他渐渐开始隐藏他的魔术师打法回归团队了吗?特别是他跟方神的配合,已经比上个赛季有明显的改善,完全称得上默契了。”

“那也是半道才开始的默契,跟我们能比吗?”黄少天把喻文州推进房间里,抱着胳膊“监视”他铺床刷牙,“我打个比方啊……”

“都学会打比方了。”喻文州叼着牙刷笑他。

“大眼跟方神,那就是最近才追到的,不像我们,我们是指腹为婚啊!”

喻文州笑精神了。



====

指腹为婚还没人家杰西卡有效率……崽,阿爸对你很失望.jpg

(还不是你设定的锅!

07

评论(49)
热度(1792)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