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黄喻】一件大事

男神生日快乐。:゚(。ノω\。)゚・。

来一发愉快的傻白甜www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看黄少跟你一起打打电脑。【【【【【

======================

 @繁华落尽 刷子太太……我只有这种程度……能……图文互换吗?【妈呀心都要跳出喉咙了ORZZZZZZZ

=====================

01

黄少天最近有点焦虑,焦虑到嘴上都起了个火泡,哇啦哇啦说话的时候像被谁一刀剌去半拉嘴,说一句话里夹三声吸气声:“嘶……嘶……嘶……”

“……”叶修听着都脑壳疼,“你那儿煤气漏了啊怎么还不熏死你。”

“别废话别废话别废话!!!!嘶……快给我支个招我都嘶……病急乱投医了为了这牺牲你也得帮我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啊嘶——————”

“啧啧,你还敢说别人别废话呢。”叶修喷了口烟,“都说了送手套,反正文州那个手速,戴上手套打也是一样的。”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叶修从善如流地迅速关掉了QQ语音。

「神烦向您发起了语音通话」。「卧槽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不然本剑圣披挂上阵去抢BOSS啊砍不死你我也累死你累不死你我也要用亲切的文字泡包围你啊你感受一下我的决心!!!!!」

叶修神烦地打开了神烦的语音:“那我说手套你又不满意。”

“手套去年送过了你给我来点儿新的!!说好的你的战术素养呢?!嘶……”

“哥的战术素养是用来帮你把汉的吗?!”

“吵吵啥呢有八卦?”魏琛叼着烟过来探头探脑看叶修的电脑屏。

“你徒儿纠结送喻文州什么生日礼物呢。”叶修干脆把耳麦拔了,死道友不死贫道。

“就一个生日,年年过的有什么好纠结的……”魏琛翻了个白眼,“是他队长啊还是他对象啊?”

“………………”叶修跟黄少天一起沉默了,叶修震惊地看着魏琛,“你开玩笑的吧?”

“……………………”魏琛更震惊地看着叶修,“你开玩笑的吧?”

“喂喂喂喂喂喂喂有人理理我吗?!!!!”黄少天在电脑那边问。

“你干脆把自己打包让喻文州上了你好不好?”叶修揉着太阳穴。

“咳咳咳咳咳咳!!”魏琛被烟呛着了。

“队长平时都这么劳累了这种体力活儿还是我来干好了。”

“你听到了你魏老大三观破碎的声音吗?”

“不是吧魏老大嘶……你真不知道?我没告诉你吗?要我现在告诉你吗?嘶……我跟队——”

魏琛扑上去摁掉了语音:“我要知道我当年就该拿煤气熏死你!!!”

叶修翘起腿来很惬意:“我说你也太迟钝了吧,就算你退了这么久不太清楚蓝雨内部问题,回来一年也看到他俩每天怎么秀恩爱了吧?”

“不知道不知道别跟我说!我不爱知道那个!”

“唔,他俩十六岁就在一块儿了啊……”

“……”

“你还在队里的时候就在你眼皮底下私定终身了啊……”

“……”

“还是少天追的文州啊……”

“我给你一千八百万你能不能闭嘴?”

“能!”

“做梦!!!”

 

02

其实也不是非得搞得特别隆重特别特意特别不得了,只是平时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倒也算了,二月十号嘛,年年都是刚过完年假的时候,一整个年假都琢磨着怎么着也得给喻文州一点……表示吧。

不能太没创意,不能太没内涵,不能跟以前的重了。孙哲平说送钱,可喻文州又不缺钱;张佳乐叫他送花,还发来了几个花店的链接,一打开一条巨大的条幅“培育优质苗木造福全人类”;王杰希神神秘秘地掐着指头给他算了一卦,说北边儿不好使,东方偏南才有给他答疑解惑的人;叶修就在东方偏南,嗤笑着说大眼儿那是嫌你烦呢还真信啊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负数黄少天你是不是知道自己智商低所以才早恋进行掩盖啊?

吵吵嚷嚷大半个晚上,还是没得出啥结论,还剩不够一个礼拜,黄少天掐了一下嘴上的火泡,疼得出房门的时候一跤绊倒在沙发上,把正在打毛线的黄妈妈的毛线筐撞出去三四米。

“……”黄妈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眼睁睁看毛线球拖着线一路从客厅滚到餐厅,白了儿子一眼,“还好你不爱闯红灯,不然就你这平地都能摔的德行,我趁早再生一个。”

黄少天捂着嘴捡了毛线球灰溜溜地回来了,干笑几声:“哈哈哈妈你又说笑,你儿子我可是堂堂剑圣啊是不是多能耐啊给你长脸!再生个哪儿能有我好!”

黄妈妈打完一行,没抬眼:“再不好也能给我娶个儿媳妇生个孙子回来。”

黄少天哑了,火泡不知是被他掐破了还是怎么的,辣辣地疼。跟喻文州向家里出柜是几年前的事儿了,两边家里都要死要活的,可死缠烂打的不同意也奈何不了两人,十五六岁就离家进了训练营,还当了当年洪水猛兽般的职业打游戏的,你说有多重视世俗流言那是不可能的。两边家长也都不是演大戏的,干不出来什么勾心斗角两败俱伤的事儿,就这么耗着一耗耗了两年多了,平淡日常像棉花里藏了针,不注意就扎他一下。

怪疼的。黄少天揉揉嘴想。

“还揉呢还揉呢!”黄妈妈瞪他,“明天就要去队里了你怎么跟肿了嘴的猪八戒一样你这么见人好不好意思啊!哎呀!别揉了破了皮感染了会烂的!自己削个梨吃!家里还有清热去火的药,自己找点儿吃!”

黄少天嘻嘻笑地洗了个梨回来直接带皮就啃了,凑到黄妈妈跟前研究她在打的那条白底有蓝色条纹的围巾:“妈,你这速度围巾副本今晚上推得完推不完啊?我明天上午八点就出门了,要不你寄快递给我??”

黄妈妈很嫌弃他:“谁说啦是打给你的啊?”

“切……这么说我还白高兴一场……”黄少天瘪瘪嘴,眼珠子一转又闹腾起来,“对了妈,你跟我说说,我爸这么多年送给你的最喜欢的礼物是啥?”

“你问这干嘛?”黄妈妈瞥他一眼。

“聊天!聊个天嘛!我姑妄一问!妈你姑妄一说!来来来来来!你看我嘴巴都烂了妈你就陪我说说话呗!”

嘴巴都烂了还说什么话……黄妈妈翻了个白眼,倒还真的开始仔细想:“唔……你爸也没送过我什么礼物啊……我想想……大概是有一年生日,他送了我个钱包……”

“钱包???很贵?很好看?不对,还是很贵?好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妈你别打我手下留情!!接着说接着说!钱包!然后呢?”

“然后我打开一看,里面有九块钱。”

黄少天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一看就不是我爸的主意!”

还真不是……“你又知道啦?”

“那可不!就我爸这个不苟言笑的死板劲头还能玩出这样的浪漫?别骗我我可不信!现在人人都说我话太多嫌我烦呢殊不知我这是有苦衷的!你说从小我爸这样一天到晚板着张脸我还不活跃一下气氛家里多沉闷啊是不是!我这都是为了挽救我们家的氛围向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进发所做出的不懈的努力……哎哟哎哟……”

“嘴疼啊?疼的好。”黄妈妈无情地说,“吃完了梨快去洗洗睡,不然你明早上起不来回队里挨你那个队长的骂。”

“不会不会!队长不会骂我的嘿嘿嘿嘿……”黄少天叼着梨核跑了,黄妈妈继续打围巾,听得梨核“哐当”一声被扔进垃圾桶里,水池里响起哗哗的洗手声,没一会儿黄少天“噔噔噔噔”地跑回房里拿衣服,又“噔噔噔噔”地刮进浴室里洗澡,带起一阵风。

又有半年听不见这声响了。黄妈妈揉了揉眼睛,想这真是人老了,眼睛都开始花。孩子都是满帆的新船,父母是静候的港,小时候怕他不能好好起航,现在老了没出息,看着孩子走远了倒是心里泛酸。

其实没说真话,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是有一年母亲节他爸接他放学回来,一大一小手里拿着康乃馨,就听见六七岁的黄少天不大点儿人叨叨叨叨嚷嚷一堆有的没的,扑上来祝她节日快乐。

如今一晃快二十年,这话也不必对他讲,世上难走的路千千万,这孩子就挑中了最难走的那一条。黄妈妈扯了扯毛线,浅蓝色的线团在筐里骨碌转了个圈。

自己挑的路,只能让他自己走完。

 

03

结果第二天早上还是烂着嘴巴回了队里,迎面第一个看到的是徐景熙,一看他的嘴就笑了场,连跑带跳欢天喜地地去找大部队报喜,没有半点儿一个治疗应有的矜持。

“哈哈哈哈哈战友们快来看啊!!黄少嘴烂了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呼啦一下蓝雨的男……男老少全都挤到走廊上来了,上到战队经理下到转来转去的保安大叔,看熊猫一样来看黄少天“天道好轮回”。“……”黄少天想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落难的剑圣大家劈天妒英才世态炎凉感受不到一点队友爱了活个球球球不如死死死当然不能我一个人死这么多年好队友了大家陪我一块儿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好笑,嘴烂了,影响说话吗?天塌了也不影响我说话啊!

清了清嗓子张开了嘴,黄少天刚准备发音,就瞟见喻文州神色镇定地背着手打众人后边儿过,神色镇定地偏头瞧了被围观的黄少天一眼,又神色镇定地背着手准备走了。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像五天没吃饭的饿汉看到大白米了一样嗷呜就扑上去了,直接把喻文州摁到了墙上,有点脸红地说:“哎呀,劲儿使大了……”

喻文州没憋住笑出了声,围观群众呼啦一下又四散而去了,黄少天挺惊讶:“哎哟这帮本剑圣的大黑粉都知道给我们腾地方留点空间了啊?”

“人家听见你能出声了,能不跑吗?”

“嘿嘿,队长怎么不跑啊?”

“手残呗,不能摆臂跑不快啊。”喻文州笑着摸了摸黄少天的嘴角,“怎么了?上火了?”

“在家辣椒吃多了……”

“说实话。”

“好吧最近有点着急上火。”黄少天挠挠后脑勺说。

艾玛原来还真有实话啊……喻文州保持着高深莫测的笑容:“着什么急急成这个样子?”

“………………”

“没事儿,不想说算了。”

“说说说你别走心咋这么脏呢……队长,我问你啊,你最近缺啥不?想要啥不?”

喻文州反应过来了:“生日礼物啊?唔…………这样吧,那天你答应我一件事就好了。”

“啊?什么什么什么???”

“到时候再说。”

“什么什么什么???队长你说吧你别吊我胃口啊这么说话说一半最讨厌了你体会一下我悲痛沉重抓耳挠腮的心情啊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

喻文州回头朝他比了一个V字:“知道这是什么吗?”

“啊?二?耶?落叶?胜利?手指?食指和中指?树杈?two?加V?实名认证?”

“九点半到队集合,少天迟到了两分钟。”喻文州笑眯眯,“但是少天的嘴疼嘛,身体不适迟到可以原谅。你现在嘴还疼不疼了?”

黄少天拉上了嘴链,往死里点头。

 

04

二月十号那天队里给喻文州放了半天假,也是逢着队员过生日时候的惯例了。黄少天跟着挥挥手也走了,理由是进队第一年的时候就找好了的:“为什么大家都放假就因为我生日在夏休就不放假!我强烈要求给我补半天假就二月十号那天吧我还没过过冬天的生日呢我好好体会一把!”

“……”蓝雨众人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谈起恋爱来这么不要脸的。

“……”不要脸的黄少天也很难得地无语了,他趴在喻文州宿舍的桌子上看人拆队友送的生日礼物,俩人一起对着卢瀚文送的飞刀剑的手办沉默着。

“队长对不起我把盒子拿错了!!!!!”卢瀚文急匆匆地拿着夜雨声烦的手办追过来,把飞刀剑换回来又一溜烟地跑了,“队长黄少你们继续!!!”

继续什么啊就继续咱们这个未成年人教育问题是不是得好好抓一抓啊……黄少天好笑地看着卢瀚文跑远了,回头想起了正事儿:“队长,那天说的事,你要我干嘛啊?”

“哦……………………那就,少天开车,我们去兜风吧?”

敢情你这也是临时想起来的啊……黄少天晃着椅子:“我们也没车啊?”

“不是有经理吗?”

“…………开着经理去???”

“……开着经理的车去。”

经理在办公室里打了个喷嚏,一刻钟以后他惊恐地拉着喻文州的手:“黄少有驾照吗?是本人吗?没有鼠标键盘会开车吗?记得自己挂了以后没有复活点吗?”

“经理你放心。”喻文州笑着说。

放什么心啊你驾照都没有还不如黄少天呢你哪儿来的这种自信啊?经理觉得这日子过得真吓人,直到黄少天集中一波语音攻击才颤颤巍巍地交出车钥匙,扒在窗台上目送两人上了车,还寻思着要不要找几辆车跟在前面开道后面护航,保卫战队重要财产。

两笔重要财产此时没能体会到经理的心累,坐在车里正在熟悉场地。黄少天抽出车里的地图册来翻:“队长队长,你想去哪儿?”

“哪儿都行。”

“来个大致构想?万一你想到深山野林里跟我啪啪啪我给开到闹市区了怎么办?”

“那就这里吧。”喻文州看都没看,随手在地图册上一点。

“这个车大概没有漂洋过海的功能……”黄少天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队长,这页是世界地图……咱们真的要开到太平洋里去吗?”

“我想在海里跟你啪啪啪啊。”喻文州严肃地说。

“回来滚浴缸。”黄少天眨着眼睛发动了车子。

 

喻文州在车上睡着了。

阳光特别好,世界一派春回大地风和日丽的暖意,黄少天一边开车一边说话,扯别的车开得好是不好、抱怨工作日路上怎么这么多车、说起来年假在家发生的好笑的事,熟悉的声音和语速,配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不知怎么,就是安心。

安心到有点过,醒过来的时候黄少天刚停稳车,瞥见他睁开眼睛转过头来朝他一笑:“队长队长,下车看海!”

喻文州吓呆了一秒钟,下车一看才发现是开到了不知哪个水库,一大顷碧波里徘徊着天光云影,耀眼得如同仙境入口,平静的水面到了坝口又被剪碎,气势如虹地跌下去,怒涛卷挟着白沫翻腾吼叫着向前奔去。

黄少天从他身后拥上来,咬了咬喻文州的耳廓,有点得意:“送给队长的生日礼物,好看吗好看吗队长不拍个照吗?”

“还好我说出来兜风,不然少天的礼物就送不出来了。”喻文州笑。

被拆穿是临时起意的黄少天也不恼,挺一本正经地松开喻文州站到他面前:“我倒是想送你新房子钥匙,怕你不敢接啊。”

“你要送我有什么不敢接的。^ ^”

“那我可送了啊!我真的送了啊!前方高能预警啊!这不是演习!我再重复一边这不是演习!”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搁兜里的手掏出来,“当当当当!”

还真是钥匙,小小的一枚串在钥匙环里。

“你家新房子安的储物柜的门呀?”喻文州靠在围栏上笑出声。

黄少天朝他挤眉弄眼:“是给队长的礼物在俱乐部的储物柜里!期待吗期待吗期待吗?”

“期待啊,少天能不能告诉我里面放了什么?”

“诶嘿嘿,回去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喻文州,微笑地,盯着他。

“………………好吧,有……戒指玫瑰花巧克力九块钱买房广告还——”

“啊多么痛的领悟~~~~”突然一声鬼哭狼嚎插了进来,喻文州摸出手机接通了经理的电话报平安。

“队长你这个铃声怪吓人的还特别耻……”黄少天啧啧嘴对打完电话的喻文州说。

“怎么会,我觉得少天唱得特别好听。”笑眯眯,“刚刚说到哪儿了?还有什么?”

“没有什么了。”

“我不相信少天这么有创造力的人会满足于大家都想得到的礼物。”

“那是!还有我的蓝雨队徽!”

哎呀,黄剑圣,就算你对象是战术大师,你也不能一个激将法就上当啊……黄少天自我检讨,但是话都说出口了,那就说完吧。

“咳咳,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打打电脑。”

“队长,我们来交换队徽吧。”

“我想……想……想把你的队徽扣在胸口,和你一起打荣耀。”

“生日快乐,队长。”

像是世间万物一起推着喻文州向前,流动的难以言明的快乐载着他吻上黄少天的唇角,闭了眼睛阳光透过眼帘一片金红色,温暖柔软的触感带着兴奋的颤栗传导到末梢神经……

“啊多么痛的————”

“……喂?”

“您好,喻先生吗?有一个您的快递请到蓝雨俱乐部门口查收。”

 

05

喻文州第二天早上爬起床来穿衣服,感伤地发现他的高领毛衣洗了还没干。

“队长你就穿你的V领毛衣呗怕什么呀不就几点吻痕吗我相信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在他床上抱着被子翻来滚去。

喻文州斜了他一眼,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表情从柜子里拿出条围巾,妥妥地围上了,十分儒雅。

白底的,蓝色条纹的围巾。

黄少天趴着不动了,揉两下眼睛,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你妈妈昨天寄过来的。”

“哦。”

“还附了张小纸条说叫我看着你少吃有火气的东西。”

“嗯。”

“起床吧,去食堂吃早饭。”

“好。”

黄少天从床上坐起来,手速飞快地穿衣服,眼眶发热。他想他至今为止的人生里不过三件大事,父母、荣耀、喻文州。

现在他们合为一件了。

“说起来魏队也送了个礼物给我。”喻文州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坐在床边把个漂亮的小盒子放在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兴致勃勃地打开了,赫然弹出一个小丑头,还录着魏琛粗犷的声音:“臭小鬼!!!能不能好好带着蓝雨打比赛了!!!”

“…………………………”

 

06

“喂喂喂魏老大吗你幼不幼稚幼不幼稚幼不幼稚你今年几岁了还玩这种把戏你丢不丢人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丢人你听听那个录音我都听到苏妹子的笑声了好吗你这么可爱是不是已经成了兴欣的笑柄逗乐开心果了呸你骄傲个球啊!!!”

“少天,替我谢谢魏队。”

“队长说谢谢你把本剑圣带到他身边让他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真爱!!!”

“……我没说。”

黄少天猛地转头看他。

“……嗯,我说了。”


评论(72)
热度(1662)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