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喻黄】怀风05

前文:00-04

===============


05

黄少天哐当一声把一个清洁机器人关在了门外,小机器人颇有些宠辱不惊地“滴滴嘟嘟”地走远了,喻文州靠在病床上说他:“你小点声,王老师还在对面病房静养呢。”

“我看见它们就来气。”黄少天压低声音抱怨,“不行你不能呆在这个学校里了,太不安全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没有死于非命吗?”喻文州安抚道,“深呼吸,放轻松。”

“我怎么放轻松我简直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黄少天焦躁得在病房里来来回回地转圈,“一颗炸弹,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埋在你的办公室里,卧槽。你昨天没死属于命大,从昨天到今天还没死可能属于有一个英俊潇洒一个打十个的同伴在保护你。”

喻文州做惊讶状,四处看了看:“哪里?”

“这里。”黄少天捧着喻文州的脸让他转过来看着自己,“我说真的喻老师,在这个地图里对我们很不利,对方拥有以上帝视角为代表的一系列特权。”

黄少天的手很暖和,手掌和指尖都有厚厚的茧,喻文州莫名觉得这触感很熟悉,正待回想的那一刻他的耳鸣却又不客气地造访了,伴随而来的是大脑里仿佛被重击般的疼痛和空白恍惚。

“抱歉。”喻文州狠狠地掐着自己维持神智,“我有点不好。”

黄少天连忙放开手,站得远远的恨不得把自己折叠起来塞进墙缝里:“好吧你说的对,你也许是应该乖乖呆在校医院里哪儿都不要去。”

喻文州的头疼在对他进行了一波猛烈的攻击之后慢慢地撤退了,他多少有点虚弱地侧卧在床上,怀里楼着个枕头。恢复了正常思考的大脑思忖了一番他没弄明白的被机器人掌控到了行踪却没有影响爆炸时间的问题,他有一种预感,他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我们要去哪里,”喻文州把自己包装回平日里的冷静之中,“最需要搞清楚的一点是,他们为什么要对我动手。”

为什么一个普普通通勤劳质朴,喻文州坚持这样认为,的人民教师会招来这样明火执仗的杀身之祸?喻文州自认为在他成为老师以来十分地善良守序循规蹈矩,属于不签到不点名吸引人来上课纯靠人格魅力的那种,期末考前还给划重点。而在成为老师之前的记忆又太模糊晦涩,喻文州甚至不知道那是真是假。

“我在那个,蓝雨小队的时候,有没有做过什么会让我有生命危险的事情?”喻文州开口问道,他把黄少天轻微的尴尬看在眼中,“……不会是每一件吧?”

“不至于。”黄少天强辩道,“呃,但是也差不远。”

“好吧,那我换一个问法。”喻文州说,“如果以前的事情确实像你说的那样,那么我为什么失忆了?我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我本来以为你会更早一些问这个问题,看来王老师受伤带给你的冲击帮我拖延了时间。我其实编好了好几个版本的瞎话,想先让你缓一缓好恢复能力和记忆,鉴于我亲眼目睹过你对于追查那件事情的不要命程度。”黄少天终于挪出了角落,病房里的灯光带着温吞的暖黄色,和他脸上的担忧及无奈混合搅拌在了一起,“但是我没想到有人会想杀你,也许直面这些事情然后找出答案才是正确的选择。”

“我会一五一十地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的。”黄少天坦陈,“但是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先对你那个脆弱的脑子做一点保护的工作。我先联系一下上级部门,看看医疗组那边能不能提供什么防护措施。”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挥手就隔空拿起了挂在门后的外套,不禁好奇地问:“你们互相之间都怎么联系的?”

“怎么联系?就……”黄少天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还关爱地看了他一眼,“打电话啊,你没用过手机吗?要不要我教你?”

“……”

 

按照喻文州往日里办手续跑盖章的经验,所谓向上级部门请示,时间一般都不会小于三天,于是他毫无心理负担地早早上床睡觉,然后第二天一早就被出现在病房门口的陌生人吓了一跳。

那人很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打扰了,我是异能部的防风,可以进来吗?”

黄少天肩膀上搭着一条浅蓝色的毛巾,从单人病房的洗手间里走出来,朝防风伸出一只手:“你好,我是蓝雨的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喻文州品咂了一下这个代号,感觉实在是很契合黄少天。在他晃神的一瞬间,防风已经从大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证件,放进了喻文州以为是伸出去握手的黄少天的手中。

黄少天的手指在证件上轻轻一拂,一个小小的银灰色圆圈出现在了半空中,黄少天眯起一只眼睛,似乎是透过它朝防风看了一眼,那标记凌空快速地旋转了几圈,最后完全变成了纯白色。“这代表是他本人,如果不是的话会变成黑色,这是根据每个人独特的异能波动来判断的,就算换一具躯体也骗不了人。”黄少天还有时间语速飞快地为喻文州讲解一二,他把证件还给了防风,这一次真正地和他握了握手,“感谢专门跑这一趟。”

“不用客气,我出外勤也是有加班费的。”防风推了推金属边的眼镜,他笑起来一侧脸上有酒窝。

黄少天搬了把椅子放在喻文州的病床前,期间用余光看护着喻文州披上外套坐了起来:“我原来以为会派医疗小组的人或者从蓝雨把我们的队医灵魂语者喊来,但是您好像不是医生?”

“我算是,不过和医生们的方向不一样,他们救助,我们预防和保护。”防风在喻文州面前坐了下来,“我们组,怎么说呢……”

“像是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一类的?”喻文州贴心地给他提供了参照物。

“对,没错,就是这样。”防风点头,“部里研究了一下你现在的情况,基础医疗我们都已经提供了,你现在需要的是一层坚实的保护。所以我要在你的大脑里设置一道屏障。”

“一道什么?”

“屏障,喻队长。”防风安抚地拍了拍喻文州的手背,他的指尖蓄起银色的光点,点在喻文州微微皱起的眉心上,“等到展开了这层屏障,隔绝了外界信息对你脑神经的直接冲击,这个称呼就不会再成为你的负担了。”

喻文州好似被防风的指尖定在了原地,那一点清凉融进他的前额,似一股流水滑进了他干涸脆弱的大脑之中。喻文州感觉有什么顽石坚壁一寸一寸地被侵蚀而后崩塌,新的秩序无声地被建立,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法阵中。

“圣盾术。”防风收回了手,半空中环绕着他们的法阵随着防风的动作黯淡下去,“第一期。”

“还有几个疗程?”喻文州晃了晃脑袋。

“这要看你恢复的情况,如果你不放弃治疗的话应该还有三到四个。”防风轻描淡写地说,“现在外界的的信息已经不会对你造成直接的损伤了,但是恢复记忆和能力还要一步一步慢慢来。这段时间里有恶心呕吐等等都是正常的后遗症,记得要,咳咳,多喝热水。”

喻文州弯了弯嘴角,觉得这位防风大概会和王杰希十分投缘,不禁诚心诚意地恳求了一下:“我记住了。能不能再麻烦您去诊视一下我的一位受伤的同事?”

“他受的伤与特殊能力无关,普通的治疗已经足够了。”防风拎过他的公文包起了身,一副严谨繁忙的公务员模样,“我就先行告辞了。”

“再见,非常感谢。”喻文州眯起眼睛笑着说。

 

黄少天从窗户外面冒出头来:“午饭的粥你要咸的还是甜的?”

喻文州被他吓得手里的报纸差点没拿住:“这里四楼诶,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的,你这么秀你的超能力不合适吧,这不是国家机密吗?”

“不要慌,”黄少天又往上升了一点,露出小型飞行器的操作盘,“我只是在练习这个。你先决定一下要吃什么,还是你想放弃这个喝粥的机会继续回到营养剂的怀抱里?”

喻文州立刻点菜:“有鱼片粥吗?”

“啊哈,我猜对了。”黄少天举起手里的粥盒,腿一迈从窗户外面跨了进来,把飞行器栓在了窗外大红字刷着“丢失自负”的临时停靠杆上,“新鲜的黑鱼片…………队长。”

他回过身来,小心翼翼地瞥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收起了报纸,点着自己的太阳穴笑了笑:“没事的,要不要我给你表演一套脑门碎大石?”

“算了吧,我还得去找大石。”黄少天清了清嗓子,顺手拖了把椅子坐下了,“一边吃,我们一边讲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

“需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讲起?”

“因为要给读者好好讲一下设定。”

“……哦。”

很久很久以前,其实也没有多久,大概是十数年以前,国家上层机构里悄悄地多了一个部门,叫作“国家异能力统筹作战部”。这个部门管理并雇佣利用着国内的特殊能力者,将他们编入小队之中行动,完成各种保卫公共安全,特别是涉及特殊能力的违法使用的任务。喻文州是蓝雨支队的队长,虽然在异能上并不如其他行动员一般优秀,但是靠着出众的头脑数年以来带领蓝雨解决了各种各样的难题。直到两年前,蓝雨受命调查一起异能者连环杀人案,喻文州在追查凶手的过程中,推断出凶手将提前开始下一次行凶,时间太过紧急,他只能独自前往现场阻止,在抓捕凶手的过程中,凶手情绪激动,引爆自身能力引起大规模爆炸,喻文州……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脸,手里的一勺粥又放回了碗里,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殉职。”

“殉职?”喻文州呆了呆,“那……”

“没错,是殉职。”黄少天几乎要抓断手里的勺子,勺柄的侧棱被深深掐进他的手掌里,“当时负责现场急救的医护人员发现了你的尸体,因为距离爆炸中心太近,已经面目全非,但是经过残存的能力检测以及常规的DNA检测都确定那就是你,所以当时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殉职了。”

喻文州叼着勺子笑了一笑:“那我现在可算是一个奇迹了。”

“你一直都算是一个奇迹。”黄少天被他逗得也笑起来,“确实,上个月异能部的顾问,也算是我们俩的师父,把我叫过去,说你还活着,并且异能力开始复苏了,真是像奇迹一样。总而言之,你现在已经被移交给了我们蓝雨保护,三百六十度全方位保护你恢复能力重新归队为止!”

“我有几个小问题。”喻文州举手。

“是不是想问两年前那具尸体到底是谁?师父说他去调查清楚了,就是一位不幸卷入爆炸的路人,身上的能力残存是沾到了你那时的混乱之雨,所以显示为你的能力,DNA则是检测人员搞错了。”

“这么巧?”

“是啊,就是这么巧。”黄少天叹了口气,“因为当时你将凶手逼入一处荒无人烟的废弃厂房里,我们都以为那里没有别人了,当时现场发现两具尸体就已经令人绝望了,又经过了异能检测,显示确实是你。将尸体的DNA样本送去检测的时候,检测员因为私事而心神不宁,将样本污染了,为了遮掩工作失误,他自作主张地伪造了检测结果。这些都是我自己去找他问出来的,他现在已经被停职了。”

“直到最近你的能力恢复,附近的监测站产生了波动,”黄少天接着说,“部里需要掌握国内所有异能者的基本情况,以为又有新的异能者产生了,结果过来时,才发现是你。”

他的目光变得柔和深沉,眨了眨眼睛:“当时过来的就是蓝雨的人,他回去直接在队里大哭了一场。”

喻文州歪了歪头:“不会就是你吧?”

“当然不是我!”黄少天据理力争,“我当时在外面出任务!”

“你的表情可不像啊,你可以拿出你的苹果二百五来照一下。”

“二十五!”

“好好好,你说是几就是几。”喻文州喝完最后一口粥,“我也有名字吗?”

“啊?”

“就是像夜雨声烦那种。”

“有呀,代号是每位行动员的证件和钥匙,其实真名倒是只有少数人才知道,代号才像是我们的名字。代号可以新取,也可以是老队员退役之后传给继任者的,你的代号是从师父那里继承下来的。”

黄少天目光灼灼地看着喻文州:“你叫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喻文州默念这个名字,熟悉的安稳感漫过他的后脊,他奇妙地放松下来,像靠在暖气烘热的家里的沙发上。感觉是个很不错的代号,只有一点可以称得上遗憾的地方。

“跟你的代号不怎么搭调呀。”他低声感叹道。


评论(29)
热度(740)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