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禁止转载到站外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11-12(完,附印调)

前文:00-01/02/03/04/05/06/07/08/09/10

==============================


11

“打什么赌?”喻文州听见自己这样问。他捉住在自己手掌心里乱动的黄少天的手指,却捉不住自己的声音,他知道他本应该一口回绝这个包含了太丰富可能性的提议,他既然不准备拿自己和黄少天的关系冒险,又何苦在这最后一点点时间里把自己逼上功亏一篑的险境之中。

可他居然无法控制自己,居然失却了被旁人笑称是“引以为豪的”自制力,他甚至不动声色地问道“不会是赌我会不会在这一个礼拜之内爱上你吧”,自己开口把话题往他不想面对的方向上引,好一次完美的自我爆破。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忍不住,明明只要再等一个礼拜他们就会回到原本的定位与生活轨迹之中,明明只有一个礼拜了,只有一个礼拜了,因为只有一个礼拜了。

只剩一个礼拜,黄少天就又要离开他了。喻文州突然觉得泄气,好似爆炸的烈火将他的心一寸一寸地燃成了灰烬,被人一呵就飞散了。那股自暴自弃般的勇气并没能支撑他太久便难以为继,他总是事事都想得很清楚,自己便模糊了。

黄少天不知道眼前人的内心在一息之间经过了几许转折起伏,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喻文州在认真与玩笑两可之间的锋芒,眼一闭心一横:“就赌,谁的被子叠得快叠得整齐?”

“…………………………”喻文州把手抽了回来,后退了两步,“可以,你等我走到房间再开始啊,不能犯规抢跑啊,抢跑的以后下本永远不出装备啊。”

 

“综上所述……”黄少天放下手里的茶杯。

“综上所述?”王杰希坐在他对面,他们坐在茶馆二楼靠窗的包厢,午后的阳光客客气气地铺垫进来,恰到好处地把黄少天藏在墙边的阴影里。王杰希呷了一口茶:“综上所述,你们俩的人生重来一次算了。”

“咳咳,你这个亡我大蓝雨之心不死的心态就很不对嘛。”黄少天一摊手,“你应该有一个广阔的胸襟,包容,懂伐?”

“我要不包容我早用正义的扫把旋风糊你一脸了。啧啧啧啧,怎么我就年年最受欢迎CP都输给你俩呢?很气啊。”

“……”黄少天服气,“这么些解放前的乡下评选,您还记着呢?”

“少哔哔些没有用的,你俩到底准备怎样?你这儿跟我一通絮絮叨叨,四舍五入一下基本上就是一颗红心向着喻呗。我跟你说,也就是你今儿个的听众脾气好,要是换了我们搞事谦早就套麻袋一顿胖揍关一块儿表白了。”王杰希拿指关节敲敲茶几,“有点儿自觉性啊你们。”

黄少天跟沙发里换了个坐姿,真挚地感叹:“你们方神性格多好啊。”

王杰希一脸的不可置信:“敢情你这意思是搞事谦比心脏喻性格好?你少说一句吧你不怕被雷劈了?我再怎么偏心我也不敢这么觉得啊。”

黄少天一拍沙发坐垫儿:“你们方神傻得好啊!”

“……哦。”

“一拽就走,不撞南墙不回头,就算撞了也不怎么懂得要回头。我不是说他比文州性格好,”黄少天靠在沙发背上抬头盯着窗户里透进来的阳光,“是比我好,我太差劲了。”

是我没资格说喻文州退役之后转换不来角色,是我比他还贪恋旧日,黄少天想。是我一直觉得日子过得虚,好像是过去十多年已经把最踏实最刺激的事情都做完了,往后遇到什么都越不过去了。是我回到喻文州身边之后才又觉得踏实,到现在还不能确定自己究竟是想留住喻文州还是想留住……

逝去的青春。黄少天自我嘲讽般地摇了摇头,伸手遮住了眼睛。那段和喻文州密不可分的时间成为支撑他前行的力量,成为他幸福的负荷和生命的营养,原本他靠这些就足够离开喻文州开始新的生活了。

谁还不知道曲终人便散吗?谁还不知道相遇即离别之始吗?谁还不知道分别之后各有人生吗?谁不懂这世上自有徒劳无功和无可奈何,谁不是再不舍得也要和往日告别,谁不曾劝过自己好好为明天做准备?可是……

“可是,”黄少天说,“我很想念他。”

我离他越远,便越想念他,可我离他越近,也越想念他。我不想离开,又怕留下来,我好像在逼迫他,如果他因为这样而放弃他轻松的人生怎么办呢,如果我们后悔了怎么办呢?都已经分开这么久了,再在一起还必要吗?可是如果不是这次,以后大概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黄少天停顿了许久:“王大眼你说,我是不是特别自私?”

王杰希难得没有开口怼他,沉默地叹了口气:“我觉得你们已经很难回到轻松的人生了。为一个人这样地设想过,对后来的人,就不公平了。”

黄少天终于无话可说,他坐了一会儿,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两下。

“好像确实机会渺茫,文州要现在出发出差几天,正好我走那天晚上他才能赶回来。”黄少天挑了挑眉毛转述了一下信息内容,似乎是觉得这样的巧合十分有趣,甚至还笑了起来,“你说得对,离开他以后,我就尝试着孤独终老吧。”

“反正在职业寿命里也算是经历过生老病死,就算是我跟喻文州,已经白头偕老过一回了吧。”

 

喻文州看了一眼手表,五点零五分,黄少天大概已经登机了,可他还被困在这里,困在平稳地驶向B市的飞机上。路过的空姐微笑着告诉过道那边的乘客这段旅途还需要一个小时,喻文州把眼罩拉下来盖住眼睛,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甚至自己遮掩住光线,他好似现代社会里一处沉默荒芜的孤岛,是无法开口的黯淡背景,安分守己地和黄少天擦肩而过。

黄少天终于又一次离开了他的生活,而他两次都没能目送,甚至于曾经直到黄少天出发陪父母小住时他才真正意识到黄少天已经退役了,必须开始新的人生阶段,不再需要昏天黑地地训练,陪喻文州打BOSS刷材料也不是理所应当的了。喻文州觉得自己做得挺好的,他自此之后有意地切割自己对黄少天的依赖,所以他再也不等着有人给他带早饭,不等人监督他早点睡觉,也不再随口随手地跟黄少天吐槽几句日常,好像除了耽误对方的时间以外也没什么其他的效果。他自己将这戏称作精神范畴的第二次成年,他总归是要习惯这场必然会到来的分道扬镳,从此黄少天成为他遥远的光源。

如果不是这次巧合的长差,他追根究底地想,如果不是郑轩的电话,如果不是恰巧的玫瑰花……如果他们没有这样清晰地意识到对方就要彻底远离,也许就会顺其自然地各自走远。这样想想,好像也并无什么大碍,无非是同过去一样,算得上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

他掀开眼罩,转头看窗外的夕阳,同行的两位女同事在小声讨论新看的恋爱小说,偶尔有一言半语的“真心”呀“喜欢”呀落入他的耳朵里,他安静地靠在座椅上,心里全部是黄少天的样子。

漂亮的空姐声音温柔地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调直椅背,飞机即将下降。喻文州照例有轻微的耳鸣,他感到外界的空气挤压着他,将他摁在与世隔绝的狭窄缝隙里。他闭上眼睛攥紧了双手,第一次觉得难受,如同整个人都蜷缩凹陷下去,连呼吸都被禁止。然后这世界将他挤压到只剩一颗心脏,终于无法再前进一步,因为那里装载了太多黄少天,那样紧密坚实,缓慢而安定地跳动着,供给他温热的血液。

少天。他张开嘴无声地发出这两个音节,几年前黄少天退役时候他悄悄掉过的眼泪又流回了他的眼睛里,被他紧紧地锁在眼睫之下,随着飞机落地的小小颠簸溢出一两滴,飞快地滑过他的侧脸,冰凉地没入他的衣领之中。

手机重新开机,喻文州划开通话记录,最顶上那条便是黄少天的号码,他突然想:万一他的飞机晚点了呢?

万一他还在机场呢?万一我还来得及去送他一下,万一我还来得及……留住他,或者万一我还来得及买一张去G市的机票。

在喻文州反应过来之前,他的电话已经拨出去了,居然真的接通,拉长的嘟嘟声研磨着喻文州的神经,压过了周遭的一切嘈杂。他边往外走,边听见提示音蓦地停顿,电话被接起来了:“喂,队长?你到B市了啊。”

喻文州撞到了拐角的座椅扶手:“唔——嗯,你还没上飞机?晚点了吧。”

“呃……”

“你在机场吧?”喻文州没等他说完,急匆匆地插话,“在哪里?你等我一下,我就过去。”

“没……”

“没?”喻文州无声地向同事示意有事要先走一步,快步地穿越人群。

“我没在机场。”黄少天解释道,“我还在,我还在你家呢。”

喻文州站住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黄少天说,“只是单纯地没走而已。你先回来再说,好吗?”

夕阳已经完全地没入地平线之下,只留下灰黑的暮色一层接一层地堆叠,喻文州看着机场巨幅的玻璃墙之外反抗着黑夜的灯火,才知道那颗太阳原来并没有赶往另一个城市,他的太阳还在家里等着他。

“好,那你等我回来。”

 

黄少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里放着乱哄哄的节目,他也没看进去,一两分钟就要看一次手机,看时间,看新消息,或者不知道看什么。

终于门咔嗒一声轻响,喻文州回来了。黄少天站起身来迎过去,斜靠在墙侧看喻文州换上家居的拖鞋,长风衣外套随手搭在鞋柜上,气息不稳地站在他身前问:“少天,怎么了?”

“没事,”黄少天摇头,“你别一脸担忧,总之是没发生什么让我去不了机场的突发事件,是我自己不想走了。”

“你又怎么不——”喻文州话问到一半顿住了,他有点透不过来气,他认为这是自己一路着急赶回来的缘故。可他甚至鼻腔里发酸,这股酸意令他的声音都不得不放轻放缓,令他全身泛出深切的疲惫,他一下都不想动,连站都不想站着,什么狗屁的“克制”“理智”“保持距离”模式全部无法加载,只剩下一个脑子,姑且算是明白事理。

他看着黄少天的眼睛想:原来我还是不想放过黄少天,黄少天也还是不想放过我。

他终于伸手抱住了黄少天。

“少天。”喻文州的额头抵在黄少天的肩膀上,“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黄少天伸手揉他的后脑:“不然呢?”

“我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好。”

“我知道。”

“你也不礼貌性地否定一下。”

“怕你嫌我废话多。”

“也许我只是恰好比较早遇到你。”

“‘早’前面用‘非常’修饰会比较好吧。”

“也许你以后会遇到更合适的人。”

“迟到的人怎么算合适呢?”

“我除了……”喻文州停顿了好一会儿,“我除了十分喜欢你之外,便一无是处了。”

黄少天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他说他原本想过许多说法,特别是他前几天才在叠被子上赢过喻文州,喻文州答应过要允诺他一件事情,这个由头很值得拿出来胁迫一下喻文州答应他的表白。他说他就是万万没有想到,喻文州自己先说了。

黄少天自觉敌不过他,只好吐槽:“你说这话,喻粉可不爱听。”

“这里又没有喻粉。”

“怎么没有?我就是喻粉啊。你应该像我这么说。”

“你怎么说?”

“我有很多优点,其中最大的优点就是十分喜欢你。”

“……”喻文州笑了出来,诚恳地发问,“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

“怎样?”

“令人功亏一篑。”

“没有办法啊,你晓得吗,我前两天跟大眼喝茶告别的时候把我们俩的事跟他说了。”

“他开导你了?”

“也没怎么成功开导。”黄少天啧啧两声,“但是……”

“但是?”

“但是那天回来之后我才想清楚,我去找他说这些事情,也许是希望在我走了以后,他能告诉你,我很喜欢你。”

黄少天在壁灯昏黄的辉光里看着喻文州:“也许我希望他会告诉你,我很为你着想,我离开你以后会过得不好,我想跟你在一起。然后,然后你就会过来找我。”

他的眼睛那样亮,一笑就有眼泪落下来,他抬起胳膊拿家居服的袖子随手擦了两把脸,反手就都抹喻文州身上了,还是十分霸道地捡起旧茬来:“上次叠被子是我赢了!”

 

12

你有好好的第一名不去当,为什么要来当吊车尾?

因为我爱荣耀这个游戏。

你有更简单平坦的路可以走,为什么要选这条艰难的呢?

因为我爱你。




===============

我们喻生日快乐QWQ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0108490194&qq-pf-to=pcqq.c2c

照惯例会有一个暂不公开番外在本子里,可以随便期待一下(

评论(148)
热度(3036)
  1. 尤纳菲一路春白 转载了此文字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