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一年生/KA】Kong先生(1-3)

Kongphop×Arthit,架空编辑部paro

标题用了真人Sing先生的梗(6w<)☆~

==============================


1

这年头编辑也算是高危工种了,Arthit边拖着虚浮的步子一寸一寸往编辑部挪边想。他顶着一头赶来上班路上被吹出来的乱毛,挂着两个特大号的黑眼圈,手里还拎着刚在楼下买的热腾腾的早饭。

和我冰凉的内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皱着鼻子默念道,靠在电梯壁上神思恍惚地想摁下关门键,一个没看清就摁成开门了。

“……Shi——”没等他把那个尾音发出来,一个年轻人快步进了电梯,带着称得上是过于灿烂的笑容朝Arthit双手合十:“非常感谢。”

“哦,没什么……”Arthit咳嗽了两声,顺势应承下了这一番歪打正着的日行一善,歪头打量了年轻人一眼。那人穿着灰白格子的休闲衬衫,袖子往上折了两折,戴着金属框架的眼镜,背着帅气的摄影包,一笑露一口大白牙,青春潇洒得像是刚从菜地里拔出来的水灵灵的大萝卜一样。

Arthit收回了目光,电梯从一楼到六楼这十几二十秒里他自由的大脑转了好几里路,将眼前这活力充沛的年轻人定义为了刚工作没多久的新鲜社畜,还没被繁重的加班和糟心的上司或者同事或者甲方折磨到怀疑人生。

真好啊,Arthit咂咂嘴,我也曾经有过那样的时候吗?

怀着一股追忆往昔的感伤,Arthit从他拎着的早饭袋子里掏出帮Bright带的豆浆,鬼使神差一般地递给了眼前人。年轻人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呃,给我的吗?”

“嗯,买多了。”Arthit冷淡地举起自己的那一份示意。

“啊……好,谢谢!”电梯到了六楼,年轻人伸手扶住打开的电梯门,示意Arthit先出去,“谢谢,您也在六楼工作吗?是SOTUS杂志吗?您好我叫Kongphop。”

Arthit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到Bright一声具有穿透力的催命呼唤隔了半个走廊传过来:“A——r——t——h——i——t——!!!!”

“叫魂啊!”Arthit没好气地大吼一声,边走边回头对Kongphop点了点头,“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

“哦对了,”他回头对还站在几步开外的Kongphop指了指自己。

“Arthit。”他说,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2

“你是走到清迈去买早饭了吗??”Bright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哼哼唧唧,“步行去了清迈,所以花了大概一年的时间?”

“爱吃不吃!”Arthit把早饭扔在Bright手边的茶几上,“因为卖豆浆那里很多人排队才晚了的。”

Bright拎过袋子来打开端详许久:“所以,豆浆呢?”

“呃……”Arthit终于想起来他随手把Bright的豆浆送人了,“哼唧什么,人太多了一直排不到所以没买,要不你喝我的冻奶好了。”

“我才不要那甜得要死的玩意儿!”

“挑三拣四,我还不想给你喝呢!自己喝水!”

“哎呀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Bright念念叨叨地开始吃油条,“作者拖稿印厂出错吃不好睡不好饿着肚子等小伙伴投喂结果连吃油条都没豆浆,真是命——苦——啊——”

“行了行了我的错我的错好吧,你能不能闭上嘴消停一会儿?别再提醒我一遍作者拖稿印厂出错了行不行……我欠你一顿饭好吧?”

“好的。”Bright立刻翻身从沙发上坐起来,乖巧地回答道,获得了Arthit的一个超大级别白眼。

“诶我说真的Arthit,”Bright咬着油条说,“这次我们临时把本来为下个月准备的稿子给发了,那下个月怎么办?我看那个拖稿作者的状态,我打赌他下个月也写不完。”

“还能怎么办,联系备用作者呗,储备粮就是这种时候用的。”Arthit头疼地揉着太阳穴,“但是就怕备用作者也来不及,我知道的就有一个出去度假了,还有一个忙着自己的工作升职,而且要换下个月的主题稿,整本的设计又要从头规划,封面、插图照片全部要重新来过……”

“啊啊啊啊啊啊——”Arthit糟心得粉红冻奶都喝不下去,“都说了你不要提醒我了!!!让我先给这个月的烂摊子收完尾好吗??!!”

“好好好……您息怒……”Bright连忙安慰道,“而且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封面插图什么的不是归Plame他们管吗?”

“Plame自己手上就还有两套图没拍完修完呢,要我说他们摄影组也太人丁单薄了一点吧,我们社是再多招个会作图的就会破产还是怎么样?”

所谓说人人到,Arthit话音刚落,Plame就从他们办公室门口探头进来,挥手打了个招呼:“哟呵,暗搓搓躲办公室说我们组什么呢?”

“说你快去捡几个孩子来充实一下门楣吧Plame兄,”Arthit没好气地呛他,“那样可以多活几年。”

“嘿,你说的还是十分应景的。”Plame打了个响指,一个迈步跨进了Arthit和Bright的办公室,从背后拉出一个人来,“我来介绍一下我们摄影组新招的小朋友,今天刚来报道,Kongphop。”

 

3

Arthit觉得自己应该惊讶一下,但是可能是连着好几天都没怎么睡觉,他的精神系统已经不能支撑他做出“惊讶”这种情绪波动的反应了,所以他只是靠在椅子上,抬手对着Kongphop晃了晃:“哈,你好。”

倒是他看见Kongphop一瞬间又带上他那过分灿烂的笑容,有种喜上眉梢的雀跃感,十分自来熟地打招呼:“Arthit前辈!”

“哦?”Plame惊奇地发问,“你们认识吗?”

Arthit嘟了嘟嘴:“差不多半小时前,在电梯里认识的。”

“是的,前辈还给了我豆浆呢,”Kongphop高兴地说,“谢谢前辈的豆浆!”

Arthit:嘶……

Bright:???

“Arthit,”Bright挤出一个笑容,“你不是没买到豆浆吗?”

Arthit举起手边的杂志挡住Bright飞过来的眼刀:“四舍五入一下以后,不是就约等于没有买到吗……”

“呔!——”Bright大喝一声,“好你个Arthit!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同甘共苦的战友的!怎么?你是想用豆浆撩小哥哥啊?”

“滚滚滚滚滚!”Arthit拿杂志挥打他,“说了请你吃饭!别哔哔了,这事翻篇,翻篇!”

“吃饭?吃什么饭?”Plame立刻凑热闹,“听者有份的吧?”

“你们两个是无血无泪的吸血鬼吗???”

在三个老同事打打闹闹吵作一团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Kongphop从包里掏出了笔和一个小笔记本,刷刷刷地写了几行字,然后撕下了那一页放在了Arthit的桌子上。

“什么?”Arthit狐疑地拿起那张纸。

“我的联系方式,Arthit前辈。”Kongphop微笑,“如果前辈有意愿的话,其实我还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

“……………………”办公室里死一般的寂静,Bright和Plame像两座雕像一样凝固在了原地,剩四个眼珠子在疯狂乱转地交流信息。

但可能又是因为连着好几天都没怎么睡觉,他的精神系统已经不能支撑他做出“生气”这种情绪波动的反应了,Arthit情绪十分稳定,平静地放下了那张纸。

大萝卜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可能脑子有点毛病,他认真地想。



==============

(4-6)

评论(34)
热度(292)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