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碰瓷17-18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15-16

===============


17

雷霆两个字,可以让人想到很多,想到万钧之势令人不及掩耳,想到狂风暴雨无情的摧折,甚至想到威严冷面震得人心魂颤栗,唯独想不到是活泼又轻快的女孩子,背着光哒哒哒哒地跑过来,看着肖时钦的时候眼睛都在发亮,带着笑喊他“部长!”。

孙翔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视线在两人之间打了个转,有意思的没意思的各种念头在心里浮起又沉下,他像根旗杆似的立在原地,脑子里一大片不知所措随风飘扬。还没等他理出个一二三四来,突然被拽了拽胳膊肘,肖时钦拉着他跟小姑娘介绍:“……戴妍琦,是我之前的同事。小戴,这是我现在带的实习生,叫孙翔。”

孙翔回过神来,像个社会人一般跟戴妍琦握手:“你好你好……”

还应该说什么,他就不知道了。或许是他脸上的表情太过局促,戴妍琦宽慰地握着他的手晃了晃:“你好你好,小伙子看着挺有前途的,加油!”

肖时钦扑哧一声笑出来:“你是不是很想当前辈了,这么会讲。”

“是啊,”戴妍琦也笑,“部长你快回来带几个新孩子,让我也狐假虎威一下当当前辈呗。”

肖时钦没有答话,戴妍琦也没再多说什么。她手机噼里啪啦地一阵新消息响,都是催她回去干活儿的呼唤,急匆匆地跟两个人打完招呼拎着刚买的煎饼又跑回去,隔了好几步路孙翔还能听到她摁开微信语音开开心心地说刚刚遇到肖时钦了。

“她好喜欢你哦。”孙翔突然说。

“啊?”肖时钦有些迷茫地推了推眼镜,侧头看着孙翔,几个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却有点反应不过来,条件反射地问,“什么?”

“没什么!”孙翔也是话说出口以后才觉得不对,怎么就听着好像在闹什么花里胡哨的情绪一样。他其实不是那意思,虽然深究下去说不定也有那么几分那意思,但总归占大头的不是那意思……脑子里这意思那意思地转了半天,也搞不清楚自己是哪个意思了,只好老老实实地有一句说一句:“我说,你以前的同事,感觉好喜欢你。”

场面有几秒的尴尬,肖时钦跟孙翔对望着,一个想着“我靠这个逼到底在说什么”一个想着“我靠我TM到底在说什么”,都有一些害怕,相顾无言。还是肖时钦先找到缓解冷场的切入点:“也不是,其实是好久没见,又这么巧遇到,所以过来打个招呼吧……”

这么说不会是像心虚在解释什么吧?肖时钦有些绝望地想,又因为自己居然会想到这一步而愈发绝望,决定回去就暴打一顿方学才以正视听。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掩饰情绪,张嘴准备顾左右而言他,却被孙翔大声打断:“不是的。”

肖时钦再次傻眼:“啊?”

“她不是只是客套,”孙翔说。

我也没说她只是客套啊……肖时钦想。

“她真心喜欢你的,我那什么……我看她面相就知道!”孙翔说。

厉害得你,都会看面相了。肖时钦想。

“你也不要紧张,不要尴尬,”孙翔十分自来熟地揽过肖时钦的肩膀,“我也没说是那种意思的喜欢,我只是说你人挺好,我是在夸赞你你知道吧,你用心体会一下。”

肖时钦迷迷瞪瞪地被拖着往前走,心想这都什么事儿啊,带娃就带娃还要被方学才等吃瓜群众怀疑性向,被怀疑就被怀疑还要被小年轻一天发三张好人卡,我上哪儿说理去。可还没等他吐槽出一句半句的,孙翔却又突然放开了他,垂着头自己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是叹了口气,怎么看都很是低落的样子。这人十成十像个小孩子,情绪来得太快换得太快,一眨眼能转三转,肖时钦脑仁儿疼,可也没办法,过去揪他后脖子:“又怎么了?”

孙翔回过头来跟他叹口气:“唉……”

“……”

“是不是有蒜味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计了!!”

肖时钦今天也很累。

 

18

孙翔嚼着薄荷口香糖踢踢踏踏地跟在肖时钦后面,时不时还妄图吹一个泡泡,可能是用力太大,每回都鼓起一点儿就破了。他一只手插在裤口袋里,另一只拎着两个煎饼,肖时钦叫他买一个带回去吃就差不多够了,他非得买俩,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什么心理,好像跟肖时钦有关的事情他总要多做一点,多收集一些,好供以后追忆回想。他从前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这么悲观的,不知道为什么就要在心里作跟肖时钦分道扬镳的准备,是因为肖时钦太好了吧,他想。

肖时钦不止自己看到的这么好,应该比他知道得还更好些,孙翔想,看兴欣的人和雷霆的人态度就知道,大概是业务能力很强,待人也真诚和善,大概谁都乐意与他呆在一起,大概大家都信任他。肖时钦看起来和孙翔那么不一样,所有原则的棱角都包裹在柔软之下,是肉包着骨头,看起来才鲜活亲切,光支棱着骨架怎么行,光支棱着骨架容易……

骨裂。这又像是个闯进脑海里的冷笑话,孙翔自顾自乐起来,收获肖时钦白眼×1。

“小事情。”孙翔喊他。

肖时钦回头:“嗯?”

孙翔顿了顿,又说:“没什么。”

他俩顺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往地铁站走,肖时钦不想引起任何可能的注意,没开车过来。身边每个人都行色匆匆的,大家各有各的目的地要去,这条街上好似单只有孙翔是无所谓去哪儿的,回嘉世,回学校,回家,接下来去哪儿好像都行。他想追上肖时钦,只是需要他往前跨两步的事,这两步却好像需要他走上好几光年。

“小事情。”孙翔又喊。

肖时钦只好又回头:“又怎么了?”

孙翔看了他好一会儿,还是说:“没什么。”

肖时钦看起来很想打人,孙翔连忙躲开了,蹦蹦跳跳转了一圈还是缀回肖时钦身后两步的位置。通往地铁站的路上还有最后一个马路口,红灯适时地亮起将他们堵在斑马线这头,孙翔终于站定在肖时钦身边,他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知来由的赌气,可能是因为他确实向来不是一个那么能藏住心事的人,可能是因为肖时钦是他此时此刻唯一能够确定的目的地,也可能他所有的隐约不安都来源于他对于自己忍耐到了极限的确知,他侧过头,第三次喊:“小事——”

“你最好真的有事。”肖时钦横了他一眼,“到底干嘛?”

“真的有事,”孙翔深吸了一口气,凑过去在肖时钦的耳朵边说,“我喜欢你。”

他手里还捏着两块煎饼,这个瞬间世上的一切好似都离他远去,只有还热乎着的饼是真实的,暖和着他的掌心。肖时钦站在他面前,皱着眉头,似乎问了一句是哪种意义上的,他紧张得冒汗,晕晕乎乎地答了一句“那种”,肖时钦的眉头越皱越深,对着他摇了摇头。

“你没有,”肖时钦说。绿灯亮了,他带着孙翔往前走,马路上穿梭来往的车辆都安分地停在两侧像是等人检阅,肖时钦平稳又坚定地走过去,一切都不会太过远离他的掌握,他总是对的。

“你没有喜欢……你只是被你自己造出的幻觉骗了,你只是不知道你的人生里还会出现很多很多让你真正喜欢的人和事情。”肖时钦把孙翔带到了马路对面,松开了扶在孙翔背后的手,“我还要回趟嘉世,你可以下班了。”

“可是——”

“没有可是。”肖时钦挥了挥手,“明天见。”


==========

19-20

评论(22)
热度(432)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