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碰瓷21-22

悄摸儿更新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


21

孙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地灌了好几瓶酒下去,酒精就好像直接淹进了他的脑仁子,后浪拍着前浪地卷着他那铺天盖地的丧走了,也同时把他脑子里一切正常运转的东西连根拔起,都冲没了影,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当机,根本还不够时间重启。

至于为什么他只过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要重启,他自己也不知道。

时间是清晨天刚亮不久,外面隐约有早起的人声——他尽力认知着环境——地点是在S大宿舍,他喝多了,借了杜明一条床单在自己堆满杂物的床上扒开一条缝嵌进去睡了。人物是眼前的煞笔杜明,事件是……

杜明说:“翔翔,我想了很久,我们还是来探讨一下人生吧。”

“……”孙翔头疼欲裂地抄起腿边的一本旧教材砸向杜明,问出了那句每回他俩对对方无语的时候就要互相诘问至今也没得出结论到底是谁有病的问题,“wcnm杜明你有病吗??”

不知道是生气的人还没清醒还是手下留情,飞出去的教材准头十分有限,跟杜明隔了快六十度的角降落在地板上,震起封面上的一层灰。杜明非常不惊险地躲过袭击,拉了把椅子老神在在地坐在孙翔床边:“急什么,反正按你去实习的时间算你也该起了,我这还能帮助你提前躲开早高峰,难道不算是救命之恩?”

“怎么着?还需要我以身相许吗?”孙翔没好气地翻了个身,给了杜明一个冷漠的背影,“实什么习,你什么时候变成陶轩的孝子贤孙了,我一天不去实习还能给他造成什么损失吗?不去!”

这带着起床气的话一出口,他不知怎么又想起肖时钦给他指点过一番的“不想好好上班的叛逆青年的感觉”,不禁一个愣神,宿醉的脑壳更痛了,只好蜷起身子来缓过去。杜明却没能感同身受他的苦逼,还在苦口婆心地跟他“探讨人生”:“我虽然不知道你的临时顶头上司是位怎样神通广大的姐姐……”

呵。孙翔甚至还分出神来在心里感叹了一番杜明的天真。

“……能把你实习了一天就逼回来当鸵鸟。”杜明继续说,“但是你就这么轻易地打算放弃了吗?”

不然呢?孙翔破罐子破摔地想,我好歹长着这么大,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被我这样的人喜欢,难道不是他的……负担吗?

“我认识的孙翔并不是这样一个轻易就放弃的人。”杜明还在坚持不懈地使用电视剧里的蹩脚嘴炮台词逼逼,说到这儿终于停顿了一下,接着一段听来像是录音的声音从杜明的方向传来,那声音低沉又无精打采的,还带着醉意,孙翔第一时间都没听出来是自己的声音。

“他太好了……我大概,不太配得上他……”那录音凄凄惨惨戚戚地说。

“我靠!”孙翔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飞身去夺杜明手里的手机。宿醉加上睡了几个小时的床单遮木板让他浑身上下酸疼得像被高铁碾过一样,南村杜明欺他老无力,公然抱着手机挪开去,还真情实感地感叹一句:“你听听,这像是你孙翔说的话吗?”

现代大学教育都培养出些个什么玩意儿,一天天过着吃瓜路的瘾,操着真爱粉的心,一言以蔽之,都TM是闲的。孙翔愤愤地想,已然忘却自己今天不打算去实习,准备躺尸,是最闲的一个。他哑着声音,顶着一头乱得跟他的破木板床相得益彰的鸟窝,有点动了真火:“你要干嘛?”

“不干嘛。”杜明却把手机扔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重新坐回孙翔床前的椅子里,“我也不认识那个X,你说她好,那我就以她好为前提吧。按你的说法,X既然是个真诚没有花花肠子的人,又是个优秀的社会人,那你能追就追,不能追就算,你逃什么呢?她下班前跟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明天见。”

“是啊,‘明天见’。”杜明运行着他不知从哪里下载来的知心大哥补丁包,一字一句竟也称得上是鞭辟入里,好似他那两万五千里的追女神历程给他加载了什么银武级金边,“人家把你当朋友当同事,你把人家当洪水猛兽当心胸狭窄的俗人?呵。”

杜明总结道:“你可真有出息。”

“……”孙翔伸手去打他,挥了个空,色厉内荏地开口接话时竟带了丝自己都没察觉的无措,“你给我好好说话,少跟我阴阳怪气!那你说,我怎么办?”

“起床,洗脸,上班。”杜明叉着腰指点江山,“新的一天从新时代健康向上的社畜开始。追求的追也是追,追赶的追也是追,不管你是哪个追,但是你觉得人家好就得追啊,见贤那个思齐焉,是不是这个道理?”

孙翔盘腿坐在床板上抬头看着杜明,按故事发展此情此景主人公的狐朋狗友智囊团应该有各种行之有效的巧妙谋划可以帮人“见贤思齐”。只见杜明后退几步,面色凝重地坐在了自己的床上,两人一时无话,早晨的阳光从没拉紧的窗帘缝里踱进来,小心翼翼地落在夜不归宿的刘皓的空床上,缩在床角观察房间里沉默的两人。

“所以说,”杜明一抬脚躺回了自己床上,薄被子直接拉到脑袋上,“去上班吧翔翔,我睡了。”

孙翔:“……”

 

22

从S大到嘉世一路上没有好吃的煎饼摊子,包子铺倒是不少。孙翔起得虽然挺早,被杜明老哥故弄了半天的玄虚,还是赶上了命中注定的早高峰,被挤成一片人干从地铁上飘下来,在嘉世楼下买了整两提的包子。

“早啊小事情。”孙翔拎着包子踱进肖时钦的办公室,“吃早饭了吗?我买了包子,还是热乎的。”

肖时钦盯着眼前两座“包山”观察了一会儿:“你这是买了你一礼拜的储备粮?”

“哪儿能啊,都是给你的,我这不是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馅的包子,所以每一样买了几个嘛!”孙翔笑眯眯地说,要不是肖时钦之前了解他的为人,几乎要让人误以为这是昨天告白失败的报复。

告白失败,行吧。肖时钦想起这茬来,有些不自在地在椅子里挪动了一下。他是真心觉得昨天那段插曲属于年轻人一时鬼迷心窍的错觉,虽然理智上态度坚定地拒绝了但情感上还是有些挥之不去的愧疚,今天见到孙翔精神抖擞——好吧,黑眼圈重得像热花了的烟熏妆,好像也不是很抖擞。一股排遣不去的过意不去涌上肖时钦的心头,与他小时候不小心把墨水打翻到他表弟心爱的故事书上时的坐立不安不遑多让。

“你……要不要躺沙发上睡会儿?上午没什么事……”肖时钦把一句话搁心里反复了三遍才敢出声,语气轻得跟站在ICU里一样,生怕说错一句话造成什么扎心效果逼得孙翔原地给他表演一个心电图骤平。

“没事儿!不用!熬完夜精神!”孙翔大手一挥,十分潇洒,“我才不睡,我还等着我室友骂我呢!”

这又是什么沙雕年轻人的时髦新爱好?中老年肖时钦咬了一口手里的蘑菇青菜包子,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这么回事……”孙翔慷慨地与他分享,他的室友杜明同学扰人清梦一大早把他床上薅起来,自己居然还妄图假装无事发生过地回去暴睡,被机智的孙翔识破他的阴谋,翻出杜同学女神唐同学的微信,称杜同学学业不顺心情很糟,窝在寝室当空巢老人,闻者伤心见者落泪,能不能烦请唐同学带他出门开阔一下心情。话音刚落孙翔的微信就震起来,锁屏上跳出一条新消息:「孙翔你个畜生!!」

“嘿,刚说完他就开麦了,这不巧了嘛。”孙翔美滋滋地回消息:「不用谢,我打助攻不留名。」

“小事情……”孙翔猝不及防地凑到肖时钦近前来。他看到眼前人突然被吓了一跳似的往后仰,手里的包子不是青菜的就是酸菜的,连个肉末都没有,好像冥冥中注定不多拿孙翔一针一线似的。孙翔不知道是被命运扼住了喉咙还是被杜明刺激了,他突然特别不服气。

“小事情,我要追你。”他说。

“不了吧,”肖时钦苦口婆心地劝谏他,“不会有结果,没有意义。”

“你说过的,”孙翔定定地看着他,“越是艰难,越要向上。”

“我——”肖时钦服了,当代青年挖坑埋自己优秀案例,“这句话是让你这样用的吗?!”


评论(25)
热度(402)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