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王方ABO】小不幸(一)

可能是咸丰年间答应 @倾斜角 老师的王方ABO

心怀愧疚地日更五千字

有一点()沫儿希望不会被()

下文不知道有没有

========================


1

王杰希年少无知的时候,也算是个倒霉孩子里的高素质人才,他比较内敛,比较克制,比较三思而后熊,除了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并且时常纠结为什么霍格沃茨的猫头鹰还不来以外,基本上没有其他的毛病。可能正因为他叛逆得比较合法捣蛋得比较端庄,故而周围人多把他归类为那种令人放心的先进少年,恨不能给他发一面“顽强学习,建立功勋”的锦旗才能配得上他那茁壮的身条和一双深邃的眼睛。

只有方士谦从来不按寻常角度出牌,看王杰希第一眼就转头跟林杰老队长说:“这小子看着就蔫儿坏。”

可惜这人天生少根筋,用基友们的话说是有点智障,当面儿说人还忘了压低点声音,被林杰摁着后脑训了一句:“瞎说什么呢。”

方士谦委屈,我哪儿知道我今儿声音这么洪亮,莫不是食堂阿姨给投喂的早饭里加了响声丸?但他向来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好汉,既然是自己嘴贱理亏在先,就不能不负起责任来把这事儿摆平了,于是他一跨步过去,端着上身清了清嗓子,瘪着嘴说:“对不住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谁知王杰希用他那深邃的眼睛盯住方士谦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你就是那个意思。”

哈?这人干嘛?跟我杠上了?方士谦皱着眉头,嗨!还是个刺儿头!他正待发作,准备愤怒,蓄势生气,突然被眼前人拉住了手握了握:“很高兴认识你。”

王杰希甚至还“纡尊降贵”地露出了一点儿诚恳的笑意。

有病吧这个人?方士谦一头一脸的莫名其妙,正待来一点鞭辟入里的吐槽,突然被林杰的两声咳嗽打断了。

“刚刚忘了介绍,”林杰说,“王杰希是一位Alpha。”

哦。

“哈??????????”方士谦一把甩开了王杰希的手。

 

2

“卧槽队长你怎么能搞一个Alpha来我们队!你明知道!你明知道我是——”方士谦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了,“我是……我是很讨厌Alpha的!!”

林杰站住了,劈手拍了拍一直撵在他身后抱怨的方士谦的额头:“你干嘛老是对Alpha这么有敌意?你不是个Beta吗?人家A不A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方士谦一时语塞,疯狂找词,“那我就是不喜欢他们啊?我、我嫉妒他们不行吗?凭什么他们A就条件那么好啊,就天生干什么都厉害!我就不服不行吗!!”

“行行行……”林杰无语,“但是人家小王都已经进队了呀……”

方士谦叫嚣:“王炸!王炸!”

林杰叹了口气,摁在方士谦脑袋上那只手揉了揉他的头毛:“你可是我们微草的当家选手了,这么排斥新成员怎么行?比赛难道不是靠大家齐心协力才能赢的吗?队伍整体的氛围很重要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方士谦咬着下嘴唇鼓着腮帮子半天也没但是出个所以然来,他只要被林杰用这种期待而信任的眼神一注视就油然而生一股热血澎湃青春无悔的使命感,仿佛要他现在立刻扑到王杰希身上来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他都没有问题。

不,算了,熊抱还是有问题。方士谦苦涩地站在原地想:做人怎么这么难啊……

偏偏林杰还不放过他,还向他提出了进一步的期待:“杰希实力很强的,以后肯定也是我们微草的支柱,你要跟他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啊,而且他性格也特别好,你多和他相处相处吧。”

做人怎么这么难啊……

 

3

姓名:方士谦。

性别:Omega。

现状:正在全力装B中。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方士谦抱着腿坐在床上思考人生,首先思考的就是为什么自己生来是一个Omega呢?为什么不是一个Alpha呢?那样虽然生活过程中有一点这样那样的干扰,但是天生就比别人多几十点天赋点啊!为什么不是一个Beta呢?那样虽然没能多带天赋点,但是也没有这样那样的干扰啊!为什么就偏偏是个Omega呢?不但没有光环还生活不便,真的是非常不幸了。

非常不幸的方士谦脱力地倒在床上,认真地开始想以后到底要怎么跟一个Alpha朝夕相处。王杰希虽然还没有正式注册出道,但是已经搬进主训练室训练了,而且位置就夹在林杰跟方士谦中间,队伍俨然一副将他当作未来大佬来培养的架势。方士谦冷眼旁观过他训练,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真的很强,是微草将来成绩更进一步的希望所在,但!是!

但是他是个Alpha啊!他身上那股若隐若现的A味儿!啊!窒息!方士谦在床上打了两个滚儿,一边想一边觉得鼻尖跟味蕾都活泛了起来,王杰希身上那股子淡淡的带点儿苦又带点儿青草味儿的不知道什么味儿好像就萦绕在方士谦鼻腔里跟舌尖儿上,逼得他想动手打人。还要跟他搞好关系!我要怎么跟他搞好关系???让我呆在一个Alpha身边跟让我抱着一个炸弹有什么区别!!!!!啊——!!!!!!!!

方士谦居安思危地打开他上着锁的小抽屉,里面屯满了抑制剂缓和剂还有装B神器去味儿喷雾,满满的库存让他心安了片刻,头疼地走到阳台上透气。他拉开通往阳台的玻璃门,隔壁屋的住客正隔着一道到腰的栏杆在旁边阳台上晾衣服,那人用力地抖了抖手上的衣服,抬起头来时一双不怎么对称的眼睛撞到了僵直的方士谦眼里。

“前辈好。”王杰希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卧槽谁让他住在我隔壁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

真的是没法儿活了,这是方士谦接下去一个礼拜的心理感受。

他训练坐在王杰希旁边,宿舍就在王杰希隔壁,去吃个饭,林杰也要带着他跟坐王杰希坐一桌,连打个训练赛都不管怎么分组反正就要他跟王杰希一组。林杰仿佛是逮住了方士谦的不满和赌气,硬掰都非要把方士谦掰成一个跟王杰希和睦相处的安定团结型选手。

我不是真的只是嫉妒Alpha啊!我是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啊!方士谦有苦说不出,谁叫他当时为了方便加入战队而装Beta。而且……方士谦悄悄地看了看林杰,又看了看王杰希,而且他凭什么初出茅庐的就能用王不留行啊……

他早就知道了王不留行马上就要被转交给王杰希了,心里千般万般地不是滋味儿,王不留行是队长的,我是队长拿王不留行辛辛苦苦地带起来的,凭什么要给这个小子啊?是,你是很强,你很强就要一来就抢走王不留行吗?就像你是Alpha你就能对身边的Omega这样那样吗?凭什么啊!

可能是方士谦的视线太过明显,王杰希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朝他微笑了一下。那是一个标准的和善客气的微笑,可方士谦偏偏能从中看出一点如他锋利的操作一般的强硬来。

正如方士谦自己一样。

他叹了口气,好吧,就算是为了微草,他也必须踏出真正好好相处的第一步了。

“队长,我要跟你坦白个事儿。”方士谦训练结束之后去了林杰的办公室,眼一闭,心一横,牙一咬。

“我其实……是个Omega。”

办公室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5

方士谦低着头不敢去看林杰的神色,一股脑儿把要说的话都倒了出来:“一直瞒着大家很对不起,当时是因为怕Omega不能入队才撒谎的,但是既然队里要有Alpha了,这事儿也瞒不住了,还是要说。我也不是要搞什么特权,就是不方便还是不方便,我以后就尽量躲着点儿王杰希吧,当然要打比赛还是一样地打……”

他竹筒倒豆一般balabala说了一通,连林杰的回复都没敢听就又冲出了办公室,他很怕林杰对他失望,或者要为他的隐瞒收拾烂摊子而感到心累。他认真地讨厌起自己,捎带脚嫌弃了一下王杰希,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来食堂小包厢吃晚饭吧,我们谈一谈。」方士谦的手机震了震,弹出一条林杰的信息,他有点害怕地回复了个“好”。

王杰希!!!你给我记住!!!!这都是我为你吃的苦!!!!

他拖着步子地往食堂挪动,大堂里难得空无一人,隔着半扇窗看小包厢里还没亮灯,估计林杰还没来。方士谦疲惫地推开了包厢门,突然黑暗里响起几声带着彩条小礼炮欢呼,跟方士谦被吓到的“卧槽!!”混杂在一起:“Surprise!!!”

“热烈欢迎我队高贵的Omega方士谦方奶妈!”林杰摁开包厢灯的开关,手里还拿着小礼炮的残骸,“哎呀不得了,我们队有稀有性别出现了呢!”

方士谦:“……”

“对啊对啊!”队员们七嘴八舌地附和,“不止有Beta了,我们也可以跟其他队吹牛逼了!”

方士谦:“……”

林杰“慈爱”地点点头说:“为了保守这个秘密可憋坏了吧?看得我们都急死了。”

方士谦僵硬地开口了:“你们……早就知道?”

“是啊,谁叫你自己在包里放抑制剂还落在大巴上,你那个抑制剂也不要多吃,对身体很不好。”

艹……

“所以你也不要针对杰希了,是我们为了帮你正视自己的性别,让杰希假扮Alpha的,他一个Beta每天往身上喷味道喷雾装A也是很辛苦的。”

人群中的王杰希依旧客气地微笑,林杰跟其他队员很开心地问方士谦:“惊喜吗?”

“惊……喜……………………”方士谦觉得这个队的人怕是都是些傻子。

 

6

自从方士谦回归Omega身之后,微草的队规立刻顺应需求地有了一些改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关于如何保护方士谦的几项措施,首先,一个Omega不宜饮酒、不宜在临近发情期之时情绪太过波动、也不宜在此期间一点抑制剂不带就出门。

但方士谦在日常生活里实在是一个很感情用事的人,正如他输了比赛以后会失落到连包都落在大巴上,在林杰离队那天,他把Omega禁做的二三事全部抛在了脑后,一个人跑出俱乐部买了一打啤酒坐在阳台上对着月亮喝。

那天的月亮特别圆,他记得,圆得仿佛在嘲讽人世间居然还有感伤的分离。方士谦像个穷困潦倒的老农一样搜刮着记忆仓库里那少得可怜的存粮,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快离别就到了眼前。他心里难受,可就连独处的时候也拉不下脸来哭,只好喝水一般地喝酒,第一回知道自己酒量好像还行。

真的还行,他数着地上的罐子,你看我喝了六罐……不是,是十二……嗯,多少罐……一、二、四、五、三……不对不对,一、三、四……

醉了!怕是醉了!方士谦开心地想,像是完成了什么惊天伟业一般。他拍着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往屋里走,结果一头撞在了玻璃门上。

“我日……欺负人是不是……”方士谦嘴上一边碎碎念着,一边伸手去推门,他脑子里姑且还算是清醒,手上却怎么都没有力气。他的身子一直往下沉,重的不像自己的,还有一股空虚难耐的躁动在身体深处叫嚣,那隐约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在他耳边汇成两个字:“前辈。”

“前辈。”王杰希站在栏杆另一边的阳台上看着方士谦,“你喝酒了。”

“要你管!”方士谦没好气地靠在玻璃门上喘息着。

王杰希皱着眉头看了他一会儿,指出一个更加严重的事实:“你发情了。”

方士谦这才反应过来周遭早已经弥漫起了他自己那闻起来仿佛暴雨将至般的信息素,抑制剂,抑制剂,他绝望地想支起身子,却更加无力地往下滑,嘴里兀自迁怒着点破他的王杰希:“滚!”

王杰希终于行动了起来,当然他没有那么听话地滚,他手一撑栏杆,称得上是十分帅气地越过了栏杆,伸手搂住了方士谦。

“你干什——唔!”方士谦话没能说完,老套地被强吻住了,他感觉到王杰希的舌头勾住了他的,王杰希身上一时间散发出强大的Alpha信息素,是他熟悉的淡淡的苦味儿,涌入他的鼻腔之后苦涩褪去又有一股悠长的清甘。方士谦滚烫的身体紧紧地贴在冰冷的玻璃门上,被王杰希的信息素耐心地安抚着。他几乎不能呼吸,张开嘴任王杰希搅动他的唇舌,甚至用大腿抵着方士谦的下身摩擦来满足他的躁动。王杰希顺着方士谦的下颌一直舔舐到喉结,拿牙齿轻轻蹭着他脖子上的腺体,方士谦仿佛受不了这隔靴搔痒般的挑逗,情迷意乱地抬起头把侧颈送到王杰希的嘴边,他的双手伸进王杰希T恤的下摆里乱抓一气,信息素浓烈而黏稠地与王杰希纠缠。

方士谦掐着王杰希的后腰,喘息着咬牙切齿:“跟我这儿装B呢是吧……”

王杰希终于不再客气,一口咬住了方士谦的腺体,方士谦像濒死的鸟儿一样发出一声哀鸣,紧紧地搂住了王杰希,感受着那狂躁不安的信息素渐渐散去,王杰希的味道包裹着他。

“一个临时标记,”王杰希哑着声音说,“这样前辈会好受一点。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适量地服用一些抑制剂。”

方士谦咬着牙地松开了抱着王杰希的手,扶着玻璃门站直了身子,一脚踹向了王杰希的小腿:“厉害了啊。”

“之前没有明说,是我不对。”王杰希没有辩解什么,“很抱歉把前辈蒙在鼓里。”

“呵呵,你以为我是那群傻白甜啊?”方士谦翻了个白眼,“Beta们闻不出来,我还闻不出来真假?我早就知道你这个人有问题。”

王杰希眨了眨眼睛,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那前辈还没有揭穿我?”

“笑屁笑,我那是为了微草的大局着想!”方士谦气急败坏,“你以后不许靠近我!”

“是,我以后会注意的,不过,如果前辈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

方士谦又是一脚:“需要尼玛!”

王杰希任他踹了好几脚,还贴心地帮眼前人推开了阳台的玻璃推拉门,看着方士谦十分无情地冲进了屋里,一反手就把门关上了,还把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

“前辈记得吃那种新的抑制剂,没有那么大的副作用。”王杰希在阳台上最后叮嘱了一句。

不但没有回答,这下子连屋里的灯都关了。

王杰希呼吸着阳台上还没来得及被晚风吹散的交合的信息素的味道,蹲下去揉小腿:别的不说,劲儿是真的大。



=======

(二)

评论(58)
热度(1465)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