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禁止转载到站外

【王方ABO】小不幸(二)

向鹅老师比心第二发

前文:(一)

================


7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方士谦大字型瘫在床上,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上一点儿陈年的污脏,仿佛要用眼睛把那一块墙皮抠下来似的。半晌他翻了个身,把侧脸埋进枕头里长长地叹了口气,心想:活了小二十年,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只是在这闷起来一呼一吸的当口,方士谦又跟被点着了尾巴似的从床上弹起来,他折腾了一个早上也去不掉的王杰希的味道从他皮肤的每一个毛孔里透出来,不依不饶地宣示着主权。方士谦阴沉着脸摸了摸侧颈,腺体上那一口牙印还清晰可见,从小到大多少也学过些生理知识,他知道就是这个临时标记把王杰希的信息素像印章一样盖在了他身上,在往后的两到三天里,霸道的Alpha信息素会一直环绕在被标记者周身,盖不住也消不掉。

问题还不止是信息素的味道,毕竟队里其他人都是Beta对味道并不敏感。可其他人虽然鼻下能留情,却还有双眼睛,方士谦发情期里体温高,连眼角都挑着红晕,更别说脖子上的痕迹。方士谦夏天里领子最高的衣服也就是队服了,堪堪能拿来遮牙印,谁料到王小队长实在是不太客气,用方士谦的话来说就是臭不要脸,趁着方士谦迷迷瞪瞪的时候还在他下颌与侧颈相交的那一块软肉上留了个吻痕……

方士谦越想越气,趿着拖鞋哒哒哒上了阳台,抄起他可拉伸的晾衣杆全当丈八蛇矛,“哐”地敲到了隔壁的玻璃门上:“王杰希!”

王杰希屋子里窸窸窣窣响了几声,阳台门终还是打开了,王小队长脖子上搭了条毛巾走出来,话还没说一句,先往后退了一步。

不知是身体上有些关联导致心里也有点相通还是怎么的,方士谦莫名就读懂了王杰希的潜台词:你不是说以后不准我靠近你吗?

“嗯?”方士谦把他的丈八蛇矛往地上一拄,瞪圆了眼睛。

王杰希又乖乖地往前挪了一步。

“哼。”方士谦这一声冷哼里带着五分恼怒四分不屑与三分得意洋洋,合起来是十二分的颐指气使,“给我带这两天的饭!”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晨光里方士谦的尊容,眨着眼睛不骄不躁,连嘴角都没挑上去半分,还一副又疑惑又关心的姿态:“怎么了,前辈还不舒服吗?”

“没有不舒服!”方士谦倒是怕王杰希又翻过来搞事情,连忙否认,拉了拉自己的领口,“但是这个样子被他们看到总归是麻烦……”

一边念叨一边终于想起来生气了:“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是是是……”王杰希诚恳地低头道歉,“是我不对……”

总算是这人态度很端正,心也细,早先被半强迫着每天跟方士谦同桌吃饭,倒是留意了他惯来爱吃的菜,午饭时提了两大袋子上门,居然连饭后酸奶都捎带手拎来了,拿脚尖轻轻磕了磕方士谦的房门:“前辈,我手里端着汤呢,不走阳台了吧。”

“谁特么让你走阳台了?”方士谦开了门,不知怎么的居然让人自自然然地进来了,自己只顾着盯着汤碗,“什么汤?”

“萝卜排骨……”方士谦随手掩上了门,王杰希低声回答的絮语也都被掩在房里了。方士谦理所当然地享受了两天的特殊待遇,第三天终于能美滋滋地出房门了,还收到了林杰老队长的慰问消息。

「听说你生病了小王衣不解带地照顾你?他人都瘦了五斤?」

方士谦:“……呸!”

 

8

食堂的陈阿姨也算是微草的开国元老了,夏休期队里的队员和工作人员回家了大半,她便留下来主管着厨房的琐事照顾留队人员的饮食。这一天几日不见的方士谦终于进了食堂,她笑眯了眼睛朝他招手:“小方身体好些了吗?不发烧了吧?”

“我没事,退烧了。”方士谦打点起精神来跟陈阿姨问好,回头瞥了身后的王杰希一眼,语气里就格外带了一点咬牙切齿,“小队长是不是夸大了我的病情啊?怎么大家都觉得我弱不禁风的样子?”

“嘿,就算是寻常的感冒发烧天气这么热也是难好,小王队长也是关心你嘛!年轻时不知道保养身体到老了就后悔,”陈阿姨手里利落地给方士谦盛了个三菜一汤,眼睛倒是盯上了他餐盘里一大碗碎刨冰,“刚退烧可少吃凉东西!”

“……”方士谦话也不敢多说一句,眼睁睁地看着他那碗浇了满满的酸奶和草莓酱的刨冰被没收了,连带着那上面洒着的坚果沫儿都像是他的心肝肉一般牵着他心口疼。他艰涩地谢过了陈阿姨的关心,转身狠狠地白了王杰希一眼,端着餐盘气鼓鼓地找位置去了。王杰希慢他一步,居然迎难而上地坐在了方士谦对面。

方士谦虽然对眼前人诸多意见,也没想过当众给新队长没脸,瘪着嘴看了一眼王杰希的刨冰,低下头去老实扮他的大病初愈去了,不过嘴上还是要反抗一下撑起架子来,压低声音冷嘲热讽的:“您这一招伺机报复使得真不错啊。”

王杰希四平八稳端方正直地回答他:“前辈又没对我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做什么要报复前辈?”

我怎么没做过?我讨厌过你是个Alpha,还反感过你要用王不留行,还反对过你当队长……方士谦倒是自己先心虚起来,摸了摸鼻尖:“我前两天踢了你好几脚啊。”

“哦,”王杰希语气冷淡地说,“那倒是,都青了。”

“青了?不能吧?”方士谦吓了一跳,“我……我用了那么大力气?”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去不言不语地吃饭了。方士谦愣了半晌,发现眼前人要么对着饭要么侧着头瞟打饭的窗口,竟是半天再没理自己了,不禁愤怒地一口撕了小半个鸡腿下来,搭着一盘子生菜嚼得脆响。

嚯,还跟我这儿摆起谱来了,真当自己是位爷呢!方士谦拿筷子戳着饭粒儿,白眼翻到天上。说我踢你,那也不是无缘无故踢你啊,那也是……那也是那什么不是吗?虽然那什么也是有一定原因的,但是,但是吧,但是……艹,怎么搞得好像我怎么都没理他怎么都有理了?我当时不是也没多想吗?我有用那么大劲儿?别是驴我的吧?我是不是得跟他道个歉?不对,我凭什么跟他道歉啊……

方士谦十分不舒坦地咳嗽了一声,差点被自己呛着,王杰希倒是终于抬起头来了,结果视线没在方士谦脸上停留一秒又转开去往左边看了。

是有什么好看的?方士谦皱着眉头也往那边瞄了一眼,就看见三三两两吃饭的同事,以及窗口里收拾起东西退到后厨的陈阿姨。方士谦百思不得其解:这难道是什么新鲜景儿?

等他转回来的时候王杰希却已经起身了:“我吃好了,前辈慢用,我先去训练室了。”

他端着餐盘走得干净利落,只留一碗微微有点化了的刨冰挪到了方士谦的餐盘上,隔了酸奶草莓酱和坚果沫儿还在炎炎夏日里傻兮兮地冒着凉气。

 

9

这、这其中,一定有……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总而言之,方士谦是这么想的。

难道,难道这刨冰里有毒?方士谦满心怀疑地试了一口毒,等了三十秒也没见自己毒发身亡,才颤颤巍巍地吃了第二口。实在不是他贪图王杰希这一口吃的,问题是王杰希人都走了,他不吃也是浪费不是?王杰希这个人也真是的,不吃干嘛要拿?总不会是要讨好我吧?他干嘛要讨好我?

知道了!方士谦一拍桌子。他是怕他新队长上任有人不服他。心机啊,知道要笼络治疗啊……方士谦舀刨冰的动作一下子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心里想着算了,王杰希要示好就随他去,反正自己本来也没打算给他使什么绊子,还答应了林队要好好帮王杰希的忙呢,虽然对王杰希这个人本身不太满意,但是答应了要照顾后辈就要做到……

方士谦自觉也老大不小了,于人情世故上也比以前更明白了些。王杰希既然向他示好,那就受着,不接受反倒让王杰希以为自己真的对他意见很大不能跟他好好合作,两边都膈应,越想越岔,怕是要把队伍搞散了。现在王杰希先退了一步,不如就顺着台阶下来了,也是有益无害的事情,毕竟自己还把他腿踹青了呢。

这么想着,方士谦又觉得自己理亏了,这还好是王杰希没啥怪习惯,这要是跟有些人一样边打游戏边抖腿脚底下跟踩了个缝纫机似的现在指不定多恼了。他急匆匆地挖完了一碗刨冰,踱进了训练室,站在王杰希背后咳嗽了几声:“咳嗯!”

王杰希似乎听出了他的声音,头也没回,只伸出一只手来捏了捏方士谦的胳膊:“BOSS刷了,快上个治疗号。”

“要什么职业?”方士谦随手一拉旁边的椅子就在隔壁位子坐下了,手里飞快地开机找账号卡。

“都行,呃,还是守护天使吧,副T不在,只有一个主T。霸图跟呼啸的人好像也到了,扛得住吗?”

“呵。”方士谦一扬眉毛,“我怕他们?又不是要我去跟老韩线下打架。”

“线下打架你也不一定输。”王杰希的嘟囔里好似带着笑。

“你说什么?”方士谦拉开一边耳麦侧过头来问。

“我说,”王杰希严肃起来,“找个时间,我要和前辈好好谈谈。”

 

10

这个好好谈谈的时间好像一直都没能找到,不过方士谦也不着急,毕竟他胸有成竹,已经参透了跟王杰希相处的主旨:好好合作。唉,怎么说呢,好歹是我要罩着的人嘛!

有了这样的心理铺垫,连夏休期队里人员稀少他俩常同进同出的现状也忍了,方士谦倒是考虑着什么时候回家一趟,突然又记起来,不行,发情期又快要到了。

这可真是货真价实地令人头疼。方士谦最近也渐渐琢磨过来了,自打他进了二十岁,这小半年来他的发情期是一次赛着一次的声势浩大,所谓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身体的发育,Omega的发情期会变得难以独自度过”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心里却没什么成算,只好庆幸还没到打不下去那步田地,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虽然暂时不能回家了,但毕竟夏休期有夏休期的好处,不用请假就能在宿舍里躺着,躲起来嗑几天抑制剂也是美滋滋。方士谦盘腿坐在床上开始纠结这个月到底要嗑哪种抑制剂,旧的那种吧,吃下去实在是犯恶心,头晕想吐还容易真的发烧,新的那种吧,副作用倒是轻点,但是又怕没什么效果,上个月效果好,主要是……主要是那谁那啥的那什么……

怎么说人都不经念叨呢,念叨着念叨着就念叨来了。王杰希客客气气地在方士谦房门上敲了三下:“前辈?方便说话吗?”

“进来吧。”方士谦把两盒抑制剂往空调被下面一塞,冲着推门进来的王杰希打了个哈欠,“这么晚了,什么事啊?坐。”

王杰希看了一眼方士谦那堆着衣服、背包、零食还有粉丝送的玩偶的椅子,实在是有点无处下屁股,在原地站了几秒钟还是坐在了方士谦床上:“上次跟前辈说的,我们要好好谈谈。”

“谈,谈。”方士谦很写意地一挥手,“唉,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你不用顾忌我,我方士谦说到做到,我当时也跟老队长打过包票了对他的安排没有意见,我说过的话总归是算数的。”

“我知道前辈不是什么背后使绊子的小人,我不是要谈这个。”王杰希却是摇了摇头,“我想谈谈我们俩的性别问题。”

“哦……”方士谦这才破开这个月来和平的假象想起眼前这个人是个令他讨厌的Alpha,立刻皱起了眉,“你嫌我拖后腿也没办法,我反正离你远一点就是了。”

“我没有嫌前辈的意思,”王杰希顿了顿,似乎深吸了一口气,“而且我希望前辈无论是外出比赛还是在队里,都能离我近一点,最好尽量跟我一起行动。”

“哈?我一个Omega每天跟你个Alpha一起行动??”方士谦目瞪口呆,“你也发烧了?”

王杰希半低着头,脸上的表情低沉晦暗,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就在方士谦被这沉默的氛围逼得要跳起来的时候,王杰希终于开口了:“前辈,对不起。”

“啊?呃,也不用……也不用对不起吧……啊,你别这样?你好好说话……”

“真的很对不起。”王杰希抬起了头看着方士谦的眼睛说,“当时林队找我的时候,我已经知道队里有Omega,但我还是隐瞒了自己是Alpha。”

“呃,你是怕进不了队吧?”方士谦倒是能推己及人,“我也是……唉,也没什么,就是不方便一点而已,又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事情,不用这么郑重吧。”

“是我不自量力了,”王杰希继续承认错误,“是我认为我可以完全跟前辈划清界线,结果还是越界了。”

联盟著名吃软不吃硬型选手方士谦简直有点手足无措了:“呃,你也是情急之下帮我的忙啊,而且完全划清界线多无情啊是不是啊哈哈……”

王杰希好似终于被方士谦干瘪的笑话逗得露出一个笑容,随即又消隐在了他严肃沉着的表情之中,他挺起了后脊,重新端正起了作为队长的气势,却依然拿商量的口吻对方士谦说:“前辈,过去的事情确实是我的不对,但是或许我们还可以从这不对里发掘出一点价值。我知道渐渐成熟的Omega的发情期是很难一个人度过的,抑制剂可以管得了一时,可终究是对身体有害,有我在,可以做一个临时标记,至少前辈能好过一点。而且在外比赛,有时候也不能料到会遇到什么人,前辈在我身边人身安全是能够保障的。”

方士谦半靠在床头上,听得直咬下嘴唇,他正待要开口驳斥,却被王杰希打断了:“我知道前辈忌讳什么,可我不觉得Omega需要借助一些别人的力量度过发情期什么的就很弱小了,就好像我们团队赛的时候输出再强,能不带治疗就上赛场吗?治疗虽然没有太多输出能力,也是一样可以成为队伍核心的。”

有那么五六秒钟,屋子里只剩了空调嗡嗡的声响,方士谦盯着坚定地望着他的王杰希,好像还能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他没说出口那句话:前辈是个Omega不错,可是前辈也是我所知道的最厉害的治疗选手了。

他终于软下去,终于知道了他这位新队长的厉害,终于对他纠结了一个晚上的抑制剂从心底里翻起来一股腻烦,择日不如撞日,方士谦干脆扒拉扒拉了领口,露出自己的肩窝和侧颈来:“那就先试用一下吧。”

王杰希:“……”

“啧,您一看就是诚信卖家,总是要七天包退换的吧?上次我喝了酒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影响,这次我这个麻烦期刚刚要开始,先试一下这个临时标记能有多大效果。咱们该咬就咬,甭客气,但是先说好,只能咬关键部位啊,赠品就不用了好吧?我身上地儿小,您给的赠品搁不下。”

诚信卖家王杰希差点没憋住笑,好在他物流也快,从床尾到床头只花了几秒,待他的嘴唇贴上方士谦的侧颈时还听见这人嘟囔了一句:“怎么好像等着吸血鬼给我打针似的。”

王杰希想:诶,不想当卖家了,哪儿有方士谦卖,给我买一个吧。

可能是这个愿望颇有点难度,国家电网听了都要爆炸,王杰希这口还没咬下去,屋子里的灯突然和空调一起齐齐咽气了,走廊上传来几声询问和回答,有人说:“停电啦!”

方士谦就着王杰希半压在他身上的姿势,鼻尖上绕着他已经闻惯了的王杰希的气息,他耳边的呼吸声在静寂与黑暗里如此明显,好似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和注意。他不知怎么就开了口,每发出一个音节身上的信息素就腻一分:“连那种新的抑制剂,也不想吃了。”

王杰希贴着方士谦回话,嘴唇的开合仿佛是拂在他的心脏上,压低了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挠着方士谦的后脊,又像是对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让他到手指尖都是麻的。

“前辈说不吃,那就不吃了。”



=====

下节终于要肉了!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节(

评论(54)
热度(1023)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