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王方ABO】小不幸(三)

前文:(一)/(二)

后半段在链接里你们懂的_(:3

====================


11

都怪空调停了,方士谦想,都怪空调,怪突如其来的停电,不然屋子里怎么会这样热,这样闷,怎么会这样叫人透不过气来。他实在受不了这无形的威压与凝滞,推搡着王杰希从他身上起来,王杰希的手还撑在方士谦身后,稍稍抬起了上身看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背对着透过阳台门照进来的纱一般的月光,眼睛居然还是那么亮,他还带着柔和的调了蜜糖般的笑容,和他身上那股清苦的味道揉在一起,撞得方士谦晕头转向。方士谦所见的Alpha不多,这味道却好似在说他已经见得足够,好似正气定神闲地说服他:不需要再知道什么别的Alpha了,王杰希这个人就已经足够好了。

这都是Alpha的阴谋!方士谦在心里对自己大喊。哇噻你看到了没有!他们Alpha都是这么给人洗脑的!方士谦你有点出息啊,你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他盯着王杰希衬衫领口里露出来的喉结看了半晌,绝望地想:完了,说不定我还真是一个这么肤浅的人。

“王杰希……”方士谦稳了稳自己的声音,“你、你不热吗?”

王杰希拿额头碰了碰方士谦的前额:“热,热极了。”

方士谦被他围困在床头避无可避,还以为要发生什么,半是顺势半是认命地闭上了眼睛,结果等了半天只被碰了额头,没忍住掀起一边眼皮来看王杰希,伸手揪住了眼前人的领子:“谁叫你大热天的还穿长袖衬衫装逼?热死活该。”

“那我,可以脱了吗?”

“哦……那就……反正随便你!”方士谦松开了王杰希的领子,收回来的手居然没地方可放,他看着王杰希一颗一颗解开衬衫扣子露出上身,垂死挣扎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噗……”王杰希轻声发笑。

“笑个屁,”方士谦反手又去捂王杰希的眼睛,王杰希也不躲,任他遮着自己的眼睛,解完了扣子的右手放在床上,摸索到方士谦的另一只手,勾了勾他的手指。

可能是没能被霍格沃茨发掘到的那一份魔法才华终于在此刻产生了效力,方士谦如同中了一个魅惑的法术,慢慢朝王杰希靠过去,吻上了他看中已久的喉结。这喉结在他嘴唇下上下滑动了一下,被他叼住一点皮肉,探出温热的舌尖毫无章法地舔舐。王杰希似乎被他弄得很痒,喉咙里颤着低笑,方士谦啃了一口他的下巴:“说了不准笑。”

他直起一点身子,堵住了王杰希的嘴,让他彻底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反正又不是没亲过,方士谦豁出去地想,大不了就算个一回生二回熟嘛,上一次是个什么步骤来着?我是不是应该伸一下舌头?

方士谦脑子里憋着乱转,嘴上却迟钝了好几拍,从嘴唇上传来的酥麻感让他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像漂浮在半空里使不上劲儿,他顾不上分析现状,也分不清进退,凭着本能侧了一点头,鼻子避开王杰希的鼻子,拿舌尖去舔王杰希的嘴角。

王杰希是静的,静得连信息素都像是竭力收拢在身侧,他安安静静地任由方士谦蜻蜓点水般地吻他,直到在此刻含住了方士谦探进来的舌尖。Omega的信息素搅得方士谦嘴里的津液都是甜腻的,让王杰希想起他没能吃到的那份草莓酱。王杰希伸手握住方士谦的手腕,移开眼前遮挡的手掌,他看见方士谦慌乱地与自己对视一眼便飞快地闭紧了眼睛,王杰希终于没能忍住,任全身的信息素肆意地流散开来。

强大的Alpha气息像浪潮般朝方士谦涌来,他此时此刻才知道什么是Alpha的压制力。方士谦好似一瞬间没入水下,沉进令他不知所措的无边深海之中,连急促的喘息间也全是王杰希的味道,呛得他眼前发花。在这铺天盖地的威压之中,只有王杰希的身体是一根浮木,让方士谦情不自禁地伸手抓牢。他被王杰希压得上身陷在床头松软的枕头里,还不肯放松与王杰希纠缠的接吻,年轻的Alpha和Omega的身体在唇舌的交缠间渐渐熟悉磨合,这看似不可能再升温的窒热夏夜竟然又翻高了几度。

在满室的Alpha信息素之中,有什么变化悄无声息地发生了。方士谦的信息素被压至最底,不知不觉不再鼓起声势与王杰希的信息素相对抗,他那带着甜味儿的信息素一点一点与侵蚀过来的Alpha信息素交融,似破土的种子般在两人周围伸展开新生的枝叶。这柔韧的枝条攀上王杰希的手臂,引着他摸索到方士谦T恤的下摆,探进去抚摸他的腰肢。

“唔!”后腰上的触感让方士谦整个人都软得要塌下去,他条件反射地推拒着王杰希,却退无可退地被他环在怀里。王杰希的手指沿着他后脊的凹陷一骨节一骨节地推揉上去,方士谦臊得简直要原地自燃,还特别顽强地搂着王杰希的脖子在他耳边吐槽:“您这是盲人按摩呢?”

王杰希侧头咬住了方士谦的耳垂,早先被方士谦断言过的那份蔫儿坏终于露出一点端倪,撑着腔调打趣:“那可不敢,那不是说得要瞎了才会看上前辈吗?”

“嘶,你长出息了?”方士谦扬起眉毛反问,两根手指隔着裤子点在王杰希兴奋起来的那话儿上就要使力往下按,“说话小心点儿,先想想再开口,别拿自己命根开玩笑啊。”

“咳咳……”王杰希似乎僵了僵,在方士谦耳边小声嘟囔,“前辈不会忍心的吧?”

方士谦兴致勃勃地一只手由下往上地划过王杰希的腹胸锁骨,轻佻地抬起他的下巴:“那要看你表现咯,来,先给爷表演一个星星折线?”

“这我倒是会,”王杰希煞有介事地说,手掌抚上方士谦的前胸,摩挲着左侧的凸起,“落点有指定吗?这里?”

“……”方士谦被这种操作震惊了,这人哪儿能这么能耍流氓?


http://weibo.com/1714515031/F5gSYdELT?ref=home&type=comment#_rnd1495995352638


=====

(四)END

评论(56)
热度(990)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