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碰瓷11-12

前文:1-2/3-4/5-6/7-8/9-10

======================


11

肖时钦下了班准备出发去赴孙翔的约,走到公司停车场的时候路过了陶轩停在他车子旁边的奥迪,不知是不是前几天跟人说起过奥迪的原因,不自觉多瞟了陶轩的车几眼。

说起来他的现任老板陶轩也是个“妙人”,白手起家跟人一起办起了嘉世公司,在同类市场上也算是个呼风唤雨的存在。可富贵久了大概是烧屁股,到了功成名就的阶段还能没头没脑地瞎折腾,把老搭档叶修也折腾走了,公司差点折腾散了,跟着他启山林的旧部走了一半,能共苦不能同甘的时代典范。可怜肖时钦当初为了更好的发展跳槽到嘉世,刚来没几天就赶上这么一出勾心斗角八点档,还因为跟叶修私交甚好被陶轩又用又防,跟陶轩谈一次工作比跟个傻X团长开荒百人本还累,就剩个还没到期的合同吊着他最后一口气。

他有时候实在是想不通陶轩到底是图什么,一个能白手起家的人物,怎么就变得这么好高骛远,刚愎自用,一意孤行。越急于揽在手里的东西越得不到,反倒把已经有的也一点一点败了出去。

可肖时钦又觉得自己好像也没资格说陶轩,毕竟雷霆也是他亲手放开的。

“小肖,下班了啊?”陶轩走进停车场跟肖时钦打招呼,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见肖时钦的视线落在他的车上,还语带揶揄,“想换车了吗?”

“是啊,想换辆不那么烧机油的,变速器什么的零件也不容易坏的。”肖时钦随口说,上了自己的车,“明天见啊陶总。”

 

“小事情!”孙翔一见肖时钦进包厢就开始嚷嚷,手里本来正跟谁打着电话,急急忙忙地说了两句就要挂,肖时钦连忙示意他:“不用管我,你打你的电话。”

“没事,就跟我妈说一声让她给我弄个实习证明。”孙翔还是把电话挂了,大声宣布,“我想喝酒!”

肖时钦见孙翔面前煮着个鸳鸯锅,左边是肥牛嫩羊猪五花,右边是黄喉肚片墨鱼滑,面前一打酒好似横批:一起哈啤。

“喝什么酒,我待会儿还要开车。”肖时钦嫌弃,“别喝了,下回找你的小伙伴们喝去。”

“我今天就想喝。”孙翔坚持,想了一想,又说,“而且我没有别的小伙伴,要么是我嫌他们,要么是他们嫌我。”

相看两相厌,何苦互折磨。

肖时钦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的孙翔,叹了口气,脱了外套坐下了:“那你喝酒吧,我喝茶陪你。”

“卧槽你这个小事情这么不够意思的吗?”

“干杯扯淡吃火锅,杯里是什么不都一样?”肖时钦拿过杯子来倒了杯水,“说吧,怎么不高兴了?”

孙翔撑起脑袋看他:“你怎么知道我不高兴?”

因为我长着眼睛。肖时钦这么想,没太直接这么说:“那你是高兴?”

“我不高兴!”

“这不就得了。”

“……”孙翔被他绕了两句话,有点晕,更不高兴了,“哼!”

有出息了?还哼?肖时钦懒得搭理他,慢条斯理地夹了一筷子羊肉进锅涮,等着孙翔小同学开口。孙翔小同学别扭好一会儿,给自己倒了杯酒,放下酒罐的时候肖时钦的肉涮好了,放到了孙翔碗里,然后再夹一筷子进锅,才是自己的。

孙翔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眼前刚倒的这杯啤酒,有小小的气泡飞速地翻腾上升炸裂,他鼻子有点酸,一时竟不知道先从哪句说起,只好随口捡一句说:“小事情,我真不喜欢学校。”

“怎么了?又被老师骂了?”

“我今天又逃课了,”孙翔叽叽喳喳地说,“唉,是因为那个老师讲课没意思,我不想听。还有哦,我们专业有些傻B三观十分不怎么样,看着就心烦。还有,学校里每天都有拉拉扯扯的谈恋爱的,虐狗。还有,今天突然说我们这一届又有新规定,要实习一个月以上才能毕业。唉,烦……”

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东拉西扯,鸡毛蒜皮,却唯独不敢说真话。他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自己委屈,又本能地恐惧着这份委屈,毕竟他心底里最深处一直知道,没有人要管他委不委屈。

孙翔噼里啪啦的,自己也不知道说到了哪里,终于停了嘴。肖时钦耐心地听完了他的抱怨,隔着火锅腾腾的热气看着孙翔神色低沉的眉眼,似乎还有很多没说出来也说不出来的余音,似乎是世间各人自己尝到才自己知道有多苦的苦。

肖时钦又捞了一筷子菜放到孙翔碗里,问他:“要听听关于我的事吗?”

 

12

“我还在念大学的时候,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个朋友。”肖时钦整理着自己的旧事,慢慢地说,“他那个时候开了家小公司,就叫L公司吧。L公司那时候开张不久,万事都不算上了正轨,正是缺人的时期。我专业学得不错,恰好对他们的口,还在上学的时候就算半个正式员工,毕业以后,当然就名正言顺地进了L公司,老板对我很信任,也给了我很大的自由,一进去就是技术部的部长。

“我在L公司干了几年,干得还带得过去,渐渐在行业里累积了一点名声。但是我也渐渐发现,L公司在行业里的地位总是不上不下,不尴不尬,我的朋友没什么丰厚的家底,也没什么能借到的东风,能利用的资源。他本人也不像那些窜得高的人精,没那么八面玲珑。同行业竞争很激烈,L公司能开出的条件被别人一比就显不出什么吸引力,招不到特别优秀的人才。我那个时候突然意识到,L公司的上限可能就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有一家大公司来挖我。大公司创业得早,干什么都是创新领头,早赚得盆满钵满。良性循环,他们有更多的资金来投入到新的研究里,有吸引人的优厚待遇,有让他们敢险中求胜的本钱。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创业者是专业的天才人物,还有一个,就是那种长袖善舞的社交达人,三杯酒下肚就能跟体制内称兄道弟亲如一家。大公司前途光明,充满可能性,只要我去了,我就能获得更多的机会,大概就会有更好的发展。”

“那你去了吗?”孙翔问他。

“我去了,此处没有但是。”肖时钦自嘲似的笑了笑,“说不定我这个人骨子里就是怕苦怕累,所以想选择简单一点的路。可是我去了以后才慢慢发现,大公司的老板之所以要挖我,就是因为他其实已经跟他的老搭档,就是那个天才,离心了。他想培养自己的人,想把公司最重要的技术部门完全捏在自己的手里,而我就是那个被他找来跟天才打擂台的外援。他们闹了好几场,终于彻底撕破了脸,天才只能带了一些人离开了大公司自立门户。”

“那是你赢了?”

“这算什么赢。”肖时钦笑,“大公司经过这一番折腾,离心离德,元气大伤,大不如前。而我本来也不是来参加他们的明争暗斗的,加上我确实佩服天才的为人,跟天才关系不错,老板也就不信任我了,也是人之常情。”

“怎么能这样!”孙翔生气,“明明是他们的问题,关你什么事?”

“是啊,关我什么事呢?我一开始也这么想。可是当然关我的事,是我自己要来的,别说要来的时候没发现他们的矛盾已经到了那么严重的地步是我的疏忽,就算是当时他们还同心同德,等到我去了之后才卷进这无妄之灾里,那也关我的事,因为是我决定要来的。命中注定也好,运气不佳也好,我踏出了这一步就是我踏出的。是怎样的人,都是自己,走到怎样的地步,都是自己走的。

“我不能自由地指挥我的下属,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进行我的工作,我很多时候没法跟老板沟通,我想做的事情归根到底都没有做成。我想我不能烂在大公司里,于是开始私下里寻找出路,可是如果问我后不后悔跳到大公司里来,我却是不后悔的。到了这里来之后,我才更切实地体会到了L公司给我的信任和自由,才再一次定义了对我而言最值得珍重的东西。我痛恨自己的肤浅,是我擅自将L公司的可能性在我心里掐死,是我自以为是地给它下定义,放弃它,是我遇到艰难,选了随波逐流。

“我很想回L公司去,我当时想,就算是别人笑我,骂我,看不起我,我也要回去,要重新鼓起勇气,再堂堂正正地面对一遍曾经的困难。我也想,就算是别人笑我,骂我,看不起我,我也不能笑自己,骂自己,看不起自己,因为我没有立场站在旁人的角度上点评自己,我不能自暴自弃,我无处可逃,我的面前越是艰难,我越要向上。”

孙翔第一次知道肖时钦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他不急不缓,娓娓道来,仿佛这些话是在他脑中,心里,在他每一个睡不着的夜里反反复复,来来回回,一字一句磨砺出来的。是他朝自己的内心看,看那个原形毕露无处躲避的自我,把每一分好与坏,每一分勇敢和懦弱都称出份量之后,才郑重写下来的结论。

“孙翔,我虽然长你几岁,却也没什么丰富的人生经验。”孙翔听见肖时钦继续说,“我知道人生的快乐和悲苦不是靠年龄来衡量的,也许你有什么我根本体会不到的难过,也许我说的话听来只是旁观者无关痛痒的心灵鸡汤,很苍白无力,对你根本没有用。可是我不太会说漂亮的话,表达不出什么深刻的思想,我只能跟你说我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人生体悟。”

肖时钦拿起杯子碰了一下孙翔的酒杯:“孙翔,越是艰难,越要向上。”



=========

肝不动了,休息两天

13-14

评论(48)
热度(727)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