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春白

请勿转载到站外

【孙肖】碰瓷19-20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


19

杜明饿得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塞着耳机在看球赛回放,运球的人过了几个人他的胃就垂死挣扎般地响了几声,随着一个三分投篮而拖长了尾音:咕噜——

啪。球进了,是个空心,同时也有个温热还带着香味儿的东西砸在了他自诩“值得投保八百万的”帅气脸庞上,他伸手摸下来看了看,是个还有热乎气儿的煎饼:“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帅到天上掉馅饼吗?”

“看来我在臭不要脸的道路上还有很多需要向你学习的地方。”孙翔靠在上下铺之间的梯子边上踹杜明的床,“跟这儿躺尼玛的尸呢?”

“翔翔!!!翔哥!!!翔翔哥哥!!!”杜明一跃而起,很会全方位肉麻,“你怎么来了?煎饼给我吃的吗?你怎么这么好!我怎么这么爱你呢!么么哒!”

孙翔劈手把杜明摁着脑袋给掀到墙上了:“我怎么来了?我正正经经在回家的地铁上呢,这不是看到某些人在寝室群里喊饿到快升天了吗?也就是学校在我回家的半路上,不然我就开开心心明天来给你收尸。”

“嘿嘿嘿嘿……”杜明端正坐在桌前,咬一口煎饼,情绪到位,“真香!”

孙翔看着有点头疼:“干嘛不吃饭?又作什么妖?”

“哎呀,我这不是……啊哈哈这个饼真好吃,哪里买的?”

“你给我老实点儿!”

“是!”杜明差点被噎住了,“啊哈哈……那啥……我也不是故意不吃饭的……”

“又是为了你女神?”孙翔气不打一处来,“你俩已经准备要演到人鬼情未了了?”

“不是,不是,翔哥您误会了,我这是误伤了自己,你听我讲述一下这个曲折的故事。”

这个曲折的故事总结一下其实非常简单明了,就像把长颈鹿放进冰箱里一样只需要四步。第一步,杜明看见唐柔室友的朋友圈说寝室有姑娘心情不好饭都不太乐意吃;第二步,杜明翻了一下唐柔最近的竞技场成绩觉得这个姑娘很可能就是唐柔;第三步,杜明怕唐柔万一饿了会找自己出去吃饭所以想先等等再说;第四步,这一等一不小心就等到现在。

“……”孙翔服了,“你不会自己去找她吃饭啊??”

“那不行,”杜明据理力争,自有一套逻辑,“我前天才跟她吃了饭,我比较了解她了,她是那种不喜欢别人太黏她的类型,这才隔了一天我怕我给她太大压力,那样反倒会降低好感度的。”

孙翔看起来有些惊呆:“你们搞对象的时候都想这么多的吗?”

杜明冲他挤眉弄眼,装腔作势:“唉,可能这就叫患得患失吧……”

好吧。孙翔沉默着,盯着对面自己的空铺发呆,那里早积满了灰,乱七八糟地堆着寝室里其他人的杂物。他思索了一会儿究竟是杜明哪句话又戳到了自己的命门,发现是“我比较了解她”这一句。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算太了解肖时钦,除了肖时钦很好之外基本无法把握他细枝末节的情绪,对他的一举一动也没那么能解读。这感情多么像是只凭借着一腔孤勇,空中楼阁,好似天生不如小伙伴来得脚踏实地。

孙翔垂下眼睛,喊了声:“杜明同学。”

杜明同学狼吞虎咽地吃完了煎饼,正在找水喝,在咕咚咕咚的间隙里抽空答应他:“咋?”

孙翔:“我一个小时之前跟别人告白被拒绝了。”

“噗——”

“……”走位不及的孙翔从脸到前襟被滋了一身水,“卧槽杜明你TM欠抽是吧?!?”

 

20

直到两个人坐在了校门口小饭馆的包厢里杜明还在喋喋不休地追问:“翔翔!翔翔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偷摸的……??嗯?还能不能当兄弟了?是谁?what happened?坦白从宽!”

孙翔被杜明突然加大的音量吓了一跳,拎着菜单瞪了杜明一眼,杜从心立刻收回拍桌子的手小声哔哔:“抗拒……最好还是不要……”

“给你厉害的,”孙翔翻着菜单,“也没啥大事,京酱肉丝吃不吃?”

“吃吃吃吃吃!没啥大事是什么事?”

“就正常告白,正常被拒,一路顺下来的流程,一时竟找不出有什么问题。蚝油生菜呢?”

“也吃,也吃!为什么被拒?她不喜欢你?谁家的姑娘,怎么这么没有眼光啊?”

“人家就没看上过我,是我一厢情愿行了吧?红烧羊肉?”

“你别问我,我啥都吃,你说故事!”

“故尼玛故事,让你吃SHI你也吃是吧?你不是不吃羊肉的吗?”

杜明跌坐在椅子里拈茶杯微笑:“为了你,骚就骚一回吧。”

孙翔:“……”

孙翔喊了服务员进来点完了菜,又端起茶杯给自己续了杯茶,想了点事儿想到续的这杯茶都快喝完了,抬头发现杜明还眼巴巴地看着他,满脸可怜兮兮的求知若渴。

行吧,孙翔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到有点委屈了,眼角眉梢都耷拉下来,闷声闷气地跟杜明讲:“加两瓶酒吧?我想喝。”

“成!加几瓶都行,兄弟请你。”杜明屁颠颠地跑出包厢去要酒,左一瓶右一瓶胳膊下还夹两瓶,又撞门进来了,“知道你酒量不好,先来四瓶吧,不够再加。”

切,说得你酒量多好似的,孙翔从鼻子里笑了一声。玻璃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让孙翔想起他跟肖时钦谈心的火锅店夜晚,不过才过去了一礼拜,却好似已经隔了一道望不到头的河,暗涌的流水打着旋要把孙翔吞下去淹没。

“虽然听起来有点肉麻,但我对他算是一见钟情,”孙翔终还是开始讲了,“后来因为一些巧合,加上我使用了一些有谋略的小技巧……”

“有谋略的小技巧。”杜明重复了一句,上下打量了一番孙翔。

“……你还听不听?!”

“听听听听!有谋略的小技巧!一听就是我们翔翔的正常操作!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认识了。”

“啥?之后才认识?你可真是能一见钟情啊?再往后呢?”

再往后,孙翔就给杜明从撞车扭脚讲到“没有可是”,还给肖时钦取了个“X”的诨名。中间为了隐去X的性别身份,保不齐还有几处卡壳,几处搪塞,还好杜明有些被这份新鲜八卦冲昏头脑,十分好糊弄,孙翔给他指东就是东,指西就是西,光顾着给孙翔分析现状出谋划策了:“你说吧,今天跟着X晃荡,遇到那么多这这那那的人,你是不是吃醋?是不是受刺激了?”

“是也不是……”孙翔灌下去一大口酒,冰凉的啤酒浸没他的喉与胃,有点苦,却好似必须要这样沉甸甸的酒的份量才能将他钉在地面上,叫他不至于被窗缝儿里吹进来的晚风吹散了。他把下巴搁在桌面上,学着主人公X做过的自我剖析,也认真分析一下自己:“我挺着急的。”

他平日里不想也不说这些,这几个字说出口,却好似堵在心口的封盖一揭,后面的话也就自然地流出来了:“快毕业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干嘛,想去干嘛。别人都挺明确的,比我们还矮一年级的实习生也好,小……X自己也好,他们都知道自己要干嘛……”

十几年校园生活就快走到尽头,他期待的独立终于快要到来,可无形却又无比沉重的压力也一点点攀上他的肩头,压得他着实有些心慌意乱了。他原是想着从实习开始一点一点改善自己,可偏又这样巧把他安排在肖时钦身边,叫他这样直观地看到肖时钦作为一个社会人成熟优秀得有多出类拔萃,他的旧部爱戴他,竞争对手尊敬亲近他,就连嘉世虽不能用他明面上却也始终礼遇他。孙翔觉得自己的喜欢这样平淡无奇,甚至怀疑会否在对方看来不值一提,又觉得自己离肖时钦特别远,远到他迈大步跑也追不及,何况他现在连步子都不知道怎么迈。

“我就想着,我必须跟他讲。”孙翔手边一瓶酒已经见底了,杯子里还有一口,一饮而尽,“如果我讲都不讲,他连知都不知道,那就更什么也没发生,什么证据也没有了。”

杜明似乎是被孙翔这一连串的正常而深入的思虑吓着了,静静地陪在一边不敢乱接话。他们终究是没点红烧羊肉,换了一大海碗水煮肉,肉片共豆芽齐飞,辣汤共红油一色。眼前的嘴里的都是香味与美味,耳边却听孙翔低落着声音问:“杜明同学,不管怎么样,他想起我来的时候会跟想起别人来不一样吧?你说,会不一样吧?”

杜明吃不下了,竟比他自己遇到事时还堵心,自己遇到事时有多难受总归自己心里有数,朋友的心伤到何种程度却只能从旁窥见而后干着急。他不擅长安慰人,憋了半天,只憋出来一句:“当然不一样,你非常特别。”

孙翔抬眼看他,等他下文。

“你特别……”杜明搜肠刮肚,誓要找出孙翔在那位X那边特别的闪光点。回想一番孙翔叙述的碰瓷操作,有了!他一拍大腿:“你特别不要脸!”

“……”

“你听我解释,我这是在夸你!”

“闭嘴吃饭吧。”

“我真的是在夸——”

“吃饭!”

“哦……”


评论(14)
热度(415)

© 一路春白 | Powered by LOFTER